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60章 拜毒圣,我叫锦阳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0章 拜毒圣,我叫锦阳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长生楼的规矩时分严谨,一旦触犯条例,管你是皇帝神仙还是谁,长生楼的丹师都会第一时间将人踢出楼外,永不在收取。三日期限到了之后,又是一个三年的新人入楼时间,熙熙攘攘的人群把整个长生楼的新人大厅挤的水泄不通。但与当日报名去死亡山脉的人数来比却是少了一半不止。没来的人十有八九都只是为了借着长生楼的名义去死亡山脉玩一玩,而近日,进入长生楼的人,则都是怀揣着一颗期待已久的心,希望自己能够拜在长生楼门下,成为一名丹师。“你们猜,萧小姐拿到了多少药草?”一名身着颇为普通的少年,吃惊的看着那在众人簇拥下洋洋得意的肥硕女子。“听说萧家几个高手陪着她去了第三峰,药草肯定比我们多,不过你跟萧家比什么,我们哪里比得起。”“哎,我听说这萧小姐最后可是被抬出来的,差一点就命丧死亡山脉了,为了能够入学,她也真是蛮拼的。”“靠!我是不是眼花了?你们看,齐丹师轻点的那堆药草都是什么!”突然有人惊讶的开口。一大群人立刻停下闲聊,全部朝着长生楼这次负责招揽新生的齐丹师看去。齐丹师此时正在轻点每一队伍在死亡山脉历练三日的成果,而他面前放着的便是步璃雪这一队的战果。“辟谷丹,雪颜丹,筑根练绝丸,生血丸,还有缓养丹,这这这……”齐丹师看着一堆花花绿绿的草药,却是张口报出一堆丹药的名字,整张脸上都写着不可置信,伸出手指指着面前的一堆药草,半天才说出下一句话。“这是那个队伍的?”一个身穿红衣绿裤的消瘦小男孩走上前来。“怎么可能!谁家的孩子啊这是跑出来乱认!”见到一个小孩子站出来,立刻有人不相信的提出质疑,甚至认为是谁家的孩子跑出来捣乱。人群中又是一片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步景阳年仅十二岁,但心智却是成熟的颇早,纵使面对众人的质疑和猜忌,稚嫩的面孔上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直视着刚刚提问的齐丹师。“这孩子……”齐丹师心中一怔,能如此淡定的孩子果然做到了这个年纪很难做到的事情,心中倒是有几分相信了。却依旧再次问了一遍,“这些草药都是你们的队伍找到的?”“回丹师大人,是的。”步景阳彬彬有礼低头小大人般的开口,随后缓缓抬头道:“还有破障丹,大人忘记说了。”齐丹师一怔,转头看向那数种草药,微愣一下后,眼眸顿时放大,一拍手道:“好好好,果然是后生可畏!”“你叫什么名字?”“步锦阳。”步景阳目光坚定而自豪,大声的道出了自己的名字。步璃雪在人群中看着众人之前的孩子,那挺直的后背,微昂的头颅,眼中颇为满意。步景阳这孩子她没有看错,日后若是自己离开步家,他也定会为自己照顾好姐姐的……“这该死的小杂碎,什么时候懂药草还懂丹药了?”步锦浣在人群当中朝着步景阳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就是,他刚刚他叫说什么,步锦阳?真是太久不修理,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了!”跟着步锦浣的话,身边的步锦潼也跟着开口,眼中更是火辣辣的极度之色。本就距离不远,步璃雪与步锦浣兄弟都是在步家子弟之中,他们的话毫无疑问的落在了步璃雪的耳中。刚刚她还没有留意,现在再回想起来,才发现步景阳刚刚说的的确是“步锦阳”三个字。在世家之中,尤其是步家这样的超级大世家,同一个辈分的一脉兄弟或是姐妹通长都会在名字中顺一个字,比如她和姐姐步璃月,名字中都带有一个“璃”字,这个“璃”字不是步家所有的这一辈分的女子都可以叫的,而是主系一脉,也就是步荆步霖步渊三兄弟的血肉才能称呼这个字,其他的同辈旁系女子,名字则是以“俪”或是“汐”为主,而“璃”这个字在步家便是代表了一定的尊贵地位。步锦浣这一辈的男子中顺的便是“锦”这个字,旁系子弟则是多为“景”“钦”等字眼。想到这里步璃雪忽的明白了。步景阳,不,步锦阳!步锦阳本是三叔的儿子,自然应当跟随锦字,而所有人都叫他景阳,原因可想而知。“步锦阳?这孩子是步家的人,难怪这般厉害。”“啧啧,若是步家人,这般天才倒也情理之中,只是,这孩子为何红衣绿裤,还这般不合体,难道天才都有些怪癖?”“按照长生楼的考核规矩,你这个队伍已经进入前十,那么跟你同队的队员也一并可以进入。”齐丹师心中暗暗赞叹后,开口道。见已经牵扯到自己,步璃雪从人群中缓步走出,欧阳铅华也从欧阳家的队伍中出来,一同朝着中间的齐丹师那里走去。“欧阳铅华见过齐丹师大人。”“步璃雪见过齐丹师大人。”步璃雪与欧阳铅华同时朝着齐丹师弯腰一拜。齐丹师心中倒是一愣,没想到啊没想到,本以为这次组队会全部是同一个家族一组,演变成家族争夺,却不想还有这样一只两大超级世家联手的队伍。“咦,还少两个人,难道你们是三个人一组吗?”见面前只有步璃雪,欧阳铅华和步锦阳,齐丹师开口问道。“另外两位是黎九陌和黎凤仪,从死亡山脉出来后,二人便临时有事先走一步了,不知可否会影响入楼资格?”步璃雪开口,客气的询问道。二皇子和凤仪公主!这阵仗真不是一般的大啊!“我想起来了,那天组队的时候,二皇子而凤仪公主的确都是加入了步二小姐的队伍。”“谁是步璃雪啊?”突然一声慵懒的声音从大厅的一角处传来,打破了众人的窃窃私语。“我就是。”步璃雪转头看向提问的男人,男人身着一件与齐丹师同样款式却不同颜色的丹师服装,只是袖子不像袖子,领子不像领子,脸上的络腮胡浓密又长,看不出年纪,整个人都显得十分邋遢。“这是谁啊?怎么长生楼会有像乞丐一样的人。”“你们看他穿着丹师服装,不会是个丹师吧。”男子无视众人,目光在那还没有收起的药草上一草而过,上下打量着步璃雪,那个看起来颇为瘦弱的女子,眉头微微皱起。这就是欧阳君楼那家伙推荐给他的“天才女子”?长的虽然是眉清目秀,只是那细胳膊细腿的,估计自己稍微用力就能给捏断了。就这么一个纤细的小丫头,身体怕是一点抗毒性都没有,欧阳君楼那老顽固居然会那般大力推荐,就不怕到了自己的毒居随便一个花花草草的就玩完了?男子百思不得其解。和这女子相比,他反而更加的看好那个小不点,虽然他年纪小,但至少懂药材,识得丹药啊。众人不认识这个看似邋遢疑似乞丐的男人,但当这个男人出现的瞬间,齐丹师浑身的气场便是一瞬间消失,快步走上前来,朝着那邋遢男人恭敬的行礼道:“齐冀见过毒圣大人。”毒圣大人!传言在新云大陆有一位绝世独立的毒圣大人,与丹圣欧阳君楼并驾齐驱,却由于性格古怪,隐于世俗之外,竟不想居然会在长生楼见到他。步璃雪初到金乾城,对毒圣未有耳闻,但见到齐丹师那般恭敬的态度,心中也有了几分思量,却不知这男子叫自己所为何事。毒圣的情绪丝毫没有掩饰,就是两个字“不满。”尽管如此,他还是朝着步璃雪和步景阳开口道“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两个人的指导老师。”“长生楼的规矩就是我的规矩,你们今天就把这规矩给我牢记于心,一旦犯了错,要么你们做得滴水不漏不被任何人发现,要么直接收拾包袱准备离开这里。”毒圣的口气格外的严厉,没有丝毫人情味可言,就算是欧阳君楼推荐的人,他也不会过于留情,他毒圣的性格向来如此。“另外,我的规矩也就是你们的规矩,若是与长生楼的规矩发生冲突,请记住,你们是我的弟子!”步璃雪眉毛微挑,这男人有点意思。“是。”步景阳乖巧的应道。“是。”步璃雪也跟着开口,毒圣?似乎比炼丹更厉害。“小齐,给他们安排房间,明天带去毒居。”毒圣朝着齐丹师说了句话后转身欲走。欧阳铅华眼中闪过急色,“毒圣叔叔,为什么不要我,看在我父亲的份上,也该收了我啊!”步璃雪和步景阳都要了,单单他这个关系非一般的欧阳公子被嫌弃了。“你爹都嫌弃的人我更不会要。”毒圣却是丝毫不给欧阳铅华面子,开口便是一句血淋淋伤人,直戳欧阳铅华痛楚的话。这毒圣不知懂毒,看来还是个毒舌。折腾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长生楼最后收入的十名学生中,除却步璃雪这一对的五人,而萧羽柔那一队尽管药草颇多,却因为超时出来而被取消了资格。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