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63章 莫饮酒,酒后乱情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3章 莫饮酒,酒后乱情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韩饮湖低沉的声音忽的开口。他韩饮湖自从在浮屠阁接任务后,还从未失过手,还没有遇到有人能够不但破了他的这必杀招,反而反将一军,步璃雪,太出乎他的意料。有人想要步璃雪的命,韩饮湖不过是那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所以杀一个他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毒圣看着步璃雪的目光开始灼热,越来的发现这女娃子的与众不同了。于是,因为韩饮湖的这件事情,反而使得毒圣认可了步璃雪。短短三日,在毒圣不分日夜的调教之下,步璃雪终于炼制出了第一瓶毒药,却还没有来得及试验成果,便接到步家的人的消息,赶了回来。他们姐妹初回步家,根本不可能有仇家,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他们姐们挡了谁的路,那么会是谁想要她的命?这件事情与步家大院的这些人绝对脱不了关系。步璃雪将韩饮湖刺杀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给步归山之后,步归山如苍鹰一般犀利的双眼微眯,看来,这些人是不把他这个太久不回家的老宗祖放在眼里了,竟然如此明目张胆的雇佣浮屠阁的人来暗杀他的孙女!“包弥勒!”听完步璃雪的话,步归山暴喝一声。包弥勒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半上前道:“属下在。”“这件事交给你了,去查查是谁想要我步归山孙儿的命。”步归山的目光在堂下一众面上扫过。谁不知步璃雪姐妹二人回来时,他步归山的重视程度,如今,却竟然有人公然去雇佣地下杀手,这不是摆明了要和步归山对着干?“禀老宗祖,时辰不早了,该出发了。”沉静的大厅内气氛格外的压抑,昊老看了眼时辰,最后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来提醒道。步璃雪暗想,这就要走了,手中的新研制出来的处女座毒药还没有见光呢。步归山摆了摆手,今日这事便也算是告一段落了,率先走在前面,并不高大的身影,却是令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直视去打量。“走吧。”步霖跟在步归山的身后,眼中闪过疑惑,朝着众人开口道。这次随着步归山前去皇家赴宴的,都是步璃雪这一辈年轻人。步霖的大儿子步锦沙年纪与步璃月相仿,如今已经成家生子,在步家的一处分院独挡一面了。步霖的二女儿步璃琼出生后没多久便被送去了天外山历练。因此,随着步归山赴宴的只有步锦浣,步锦潼,步璃菲以及步璃雪。步璃雪同步璃菲坐在同一个马车上,透过窗子看着路过的来往人流,或许她从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一日,走在路上,行人避让吧。无视道路两旁不断的行人打量的目光,步璃雪想起还在长生楼的步锦阳。当时收到步璃月的消息时,步锦阳沉默片刻后,告诉步璃雪,他不回去了,如果没有人问就算了,如果有人问起,就说他跟着毒圣学习,脱不开身。而她回来步家后,竟然真的没有一个人问过步锦阳的事情,就连她有着一点好感的爷爷,似乎也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孙子了吧。豪门世家,人心薄凉。其实,若是步归山能分出一点点关心给步锦阳,她或许也不至于被人称为“步景阳”,过着连旁系子弟都不如的日子。步归山独自一个人坐在领头的马车上,一双老眼看着手中的字条,半响,才开口道:“锦阳这孩子定是心生怨恨了。”“宗祖不必伤怀,锦阳少爷还小,等他大了定会理解的。”马车内一黑衣人淡淡的开口宽慰道。“罢了,继续留意着吧。”步归山摆了摆手,手中的字条刹那间化为灰烬。大儿子步荆文武双修,若不是被人暗害,英年早逝,成就定在自己之上,而二儿子步霖虽不如步荆天赋高,倒也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并且做事能以步家的大局为重,而步渊则是他的三儿子当中相对来说最为善良的,然而,善良却注定不适合这个人吃人的世家的,于是,步渊便离开金乾城去了远方。而步锦阳当时则以“为孩子将来前程考虑”的借口被步霖强行留在了步家,实则小小年纪的步锦阳则成了人质一般的存在,成为了正是步霖牵制步渊的筹码。这些事,步归山都知道,但是他阻止不了。这就是大世家的生存法则,手心手背都是肉,纵使心疼,为了整个步家考虑,他也会选择站在能够周全步家,强大步家的一方。多年来,若不是有着步归山暗中的照拂,步锦阳一个孩子就算再聪慧,也无法活到这么大。但这些事,除了步归山自己,没有人知道。在一路走马观花,大约一个时辰后,步璃雪一行人,终于到了皇宫的大门口。巍峨的子都国皇宫门口,下了车后发现,除了步家一队人的马车之外,还有竖立着欧阳家,萧家的旗帜的马车。看到还有一些小一点的马车都尽数停在一旁,步璃雪暗想,看来除了三大世家的人之外,金乾城其他一些有些头脸的十几大家族中也有人来。这场宴会似乎十分壮观。在引路太监的笑脸相迎,一路指引下,众人来到了一处十分壮观的大殿之内。金碧辉煌!这是步璃雪对宫殿里面的第一印象。好多人,好多强者!这是她心中的第二感概,宫殿很宽敞,最上面是高高在上紫金色的王座,此刻空荡荡的,那位子都国的帝王还没出现。除了最上面的两处位置,空落无人外,其余的十余张方桌都坐满人,方桌后面还有数十名少年少女,恭敬盘膝而坐。大殿中央,一群舞姬正在翩翩起舞,鼓乐丝竹声悠扬婉转,每张方桌左右都有一名宫女和一名太监侍奉。这就是无上至尊的皇室?步璃雪暗暗心惊,他在大殿内感受到最少有十几位强者,实力估计能达到包弥勒的地步。左边的第二张方桌上,坐着的一个中年男子,右边的第二张桌子上,则是一位体态肥硕的白发老头,二人的气势上并不输于步归山!步归山感觉到一道充满怒火的目光射在自己的身上,却是并未在意,依旧笑意淡淡的带着身后的孙子们朝大殿内走去。“欢迎步家老宗祖归来,可喜可贺。”左边的中年男子率先举起手中的茶杯朝着步归山笑道,坐下的身子却没有起身。跟着中年男子的话,顿时响起了一片附和之声,恭贺归来之话不绝于耳。“萧云升?”看着那有些熟悉的面容,忽的想起十七年前的那个年轻人,步归山开口问道。萧云升曾经与他的大儿子步荆都是金乾城数一数二的公子,而如今,萧云升已经成为了欧阳家的家主,而他的儿子,却命丧黄泉……步归山平静的面色除了对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后,便没有再说些什么,眼中却是因为想起步荆闪过一抹痛色。“正是晚辈。”萧云升朝着空中比了一下,手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尽管自称晚辈,但由于是萧世家的家主,在地位上并不低于步归山,因此言语之中倒也没有多少谦虚之色。“你这个淫贼竟然没有身死异乡,一别十七年,居然又回来了。”突然,一句不大不小却是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正是那位白发苍苍的偏胖的老者。年纪看起来比步归山似乎还要大上一点。此话一出,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步璃雪眼眸一寒,朝着那开口的老者看去,就算她对这便宜爷爷并没有多大感情,但那毕竟是是她和姐姐的爷爷,感激之情也还是有的,她决不允许有人出言不逊。步锦浣和步锦潼一瞬间龙力真气外放,就连步璃菲也是不甘落后的对那开口的老者怒目相视。老者身后同样坐着两男三女的年轻人,此时也同样龙力外放,与步璃雪几个人眼光厮杀了起来。步璃雪的目光对上一双含笑的桃花眼,微微一怔。欧阳铅华!刚刚进来还没有留意,现在才发现欧阳铅华居然也在,这么说来,那位老者便是欧阳家的家主或者宗祖了。接着那气势更是高了一层,与欧阳铅华不甘示弱的拼杀起来,你来我往之间,隐隐可见电光火石。却是毫无杀气。而步归山却似并无怒意,掠过那白发老者的不友善目光,转头对身后的步璃雪等人道:“锦浣,锦潼你们兄弟记着,以后千万不要与欧阳家的男人独自饮酒,万一酒后乱性什么的,就不好了,爷爷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什么?!!男人与男人饮酒……酒后乱性……前车之鉴……步璃雪呆愣片刻后似乎明白了什么,朝那白发老头看去,只见一张咬牙切齿的脸,和一双怒火三千丈的眸子。步锦浣和步锦潼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条件反射的低头应道:“谨记爷爷教诲。”步璃雪看见欧眼铅华后,才开始扫视这殿内的众人,欧阳家主身后除了欧阳铅华之外,还有一男三女。转而看向萧家这一片,步璃雪才后知后觉的眼眸一怔。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