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74章 琚小染,巧遇萧母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4章 琚小染,巧遇萧母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随便找了张桌子坐下,叫了一壶茶一碟小菜,却没有心思吃,扫眼望去,不只是萧家的人,这间酒楼内不乏他们步家还有欧阳家的人。两个侃侃而谈的萧家人,并没有注意到步璃雪正侧耳听着,依旧继续谈话。“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这次不光是我们家主,还有步家的老宗祖,欧阳家的老宗祖也都被叫到了宫中,听说好像是关乎到我们子都国全国人的安危。”“这么严重?你没看玩笑吧!”“这事谁敢开玩笑,所以说你就放心的喝吧,现在家主哪里还有闲心管我们这么小虾米。”“哈哈哈,也对,来,喝。”步璃雪忽的想起黎九辞跟自己说过,爷爷会去漠海,看来十有八九是真的了,而现在爷爷还没有走,姐姐就已经出事了,看来,黎九辞说的事情,的确要发生了!走到萧家大院附近,远远地便感受到一股威严。门口有数名萧家侍卫把手,高墙足有三米多余。步璃雪并没有直接上前,想到萧云升不在,萧家定是萧羽柔的父亲萧大长老当家,她这样走过去的话,无异于自寻死路。“要帮忙吗?”突然一声低沉的声音响彻在步璃雪的身后,步璃雪立刻回头,眼眸微挑,“韩饮湖?”“要帮忙吗?”韩饮湖没有理会步璃雪的疑问,而是冷冰冰的又一次询问道。步璃雪点了点头,当然需要,只是这等戒备,如果有宁颜开或是宁静在的话,她或许能轻而易举的避开所有人的目光进入,但拥有纵横眼的人不在,想要进去太难了。“跟着我。”韩饮湖话落,便大摇大摆的直接朝着萧家大门而去。步璃雪有些愣,他不会打算就这么直接杀进去吧!要知道那可是三大超级世家之一的萧家啊!就算你实力再强,最终也会因为双拳难敌四手吧,更何况,韩饮湖的实力……如果没记错,韩饮湖还是她的手下败将的吧。然而令步璃雪震惊的是,韩饮湖大摇大摆的走到大门口后,不知道从哪掏出一块令牌,门口的侍卫立刻毕恭毕敬的朝着韩饮湖点头哈腰。“跟上!”韩饮湖冷冷的朝身后的步璃雪开口。步璃雪二话不说,直接踏步上前,尾随着韩饮湖进入了萧家,心中却对韩饮湖开始有些猜测,他难道只是浮屠阁的杀手这么简单吗?萧家大院无论是气魄还是规模都不亚于步家,可以说是不分伯仲,步璃雪和韩饮湖来到前院后,韩饮湖直接提了一下人来问:“潋滟小姐的院子在哪?”潋滟?萧潋滟?“你是来找萧潋滟的?”步璃雪开口问道。“我的事不用你管,现在,你可以去办你自己的事了。”韩饮湖直接下了逐客令,冷冷的开口。步璃雪挑了挑眉,表示她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任何意思,“好,那就此分道扬镳,不过还是谢谢你。”韩饮湖朝步璃雪快速离去消失的背影看了一眼,转身便也向着下人告知的萧潋滟的院子方向走去。第064章琚小染,桃夭母亲韩饮湖没有发现,在他离开不久,步璃雪再次返回这里,眼神微沉,接着,紧随韩饮湖离开的方向追去。但由于韩饮湖的速度比较快,并且路途中要躲避萧家的下人,转了两个弯后,便将韩饮湖跟丢了。步璃雪蹙了蹙没,看着面前荒芜的小路微停两步,随后便抬步继续走去,小路的尽头,出现一直一间小院,步璃雪来到小院的门前,仰头看了一眼院子门口处的牌匾“青庄园”。这里是萧潋滟住的地方?步璃雪不禁诧异,这哪里像是一个主系大小姐该住的地方?连下人都没有见到一个,院子内的荒草更是长的半人高,院子里面的房屋看起来似乎也很久没有装修过。荒芜一片。尽管朴素的荒芜,院子内除了那一处看起来杂乱无章的草丛外,倒还是十分的干净利落的,院子内之有一把椅子摆在房门前,看上去很是宁静祥和。倒像是一座废弃的庄园。然而韩饮湖的身影的确是在前一段路上消失,也不排除是进了这屋子的可能,想起在长生楼报道那日,萧潋滟身边的那丫鬟趾高气昂的样子,与今日所见,全然无法相联系。不管这是不是萧潋滟的院子,她总觉得这个地方有些诡异。步璃雪四下看了下,确定无人后,才轻手轻脚的走进院子内,院门是虚掩着的,步璃雪随手一推,院子门便开了。“嘎吱。”“有人来了吗?”屋内传出一声略显沧桑的中年女人的声音,步璃雪身子一惊,但接着便听到房中妇人又自言自语的冷笑一声道:“呵呵,他们都以为我死了,怎么会有人来呢。”步璃雪心中一惊,这说话的女人是谁?不过如此看来这应该不是萧潋滟住的地方,韩饮湖也没有来这边,步璃雪没有打探别人隐私的兴趣,转身欲走。却忽的被一个声音叫停了脚步。“红参?”房间内的中年女子已经走了出来,一手扶在老旧的门框之上,看着步璃雪的背影惊讶的叫出声。红参?那不是她母亲的名字?步璃雪猛地回头,一面色枯黄的女子便出现在了步璃雪的眼睛,女子看起来四十岁左右,虽然偏瘦,身形却依然凹凸有致,一张有些蜡黄色的脸庞上,五官之中仍然可见这女子年轻时定是个美人胚子。“你认识我母亲?”步璃雪开口问道。女子看清步璃雪的容貌后,神色一晃道:“你母亲?你是红参的女儿?月儿吗?”按说,当年自己的母亲红参与父亲步荆曾在金乾城十分有名气,因此认识她父母的人并不在少数,她姐姐当初也因为天赋异禀而被众人所熟知,所以只要她姐姐的人也不少。但奇怪的就是,她们姐妹回来京都已经两月之久,还有人不知道她姐姐双腿残疾,还会将自己认成姐姐?那么可能就是,这个人是在装疯卖傻,要么就是当初她母亲的故人,而近十几年来,一直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才会什么都不知道。面前的女子似乎更贴近于第二种可能。步璃雪也没有否认而是默认的开口道:“您是?”中年女子一见步璃雪没有否认,情绪忽的便的有些激动,上前一步,从房间出来,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步璃雪两眼道:“真的是月儿,与你母亲的确有几分神似,我是琚小染桃夭的母亲,你还记得吗?”萧桃夭的母亲?!步璃雪愣了下后又点了点头,难怪会觉得这女人有些面熟,原来是与萧桃夭长得相像,不过,不是听说萧桃夭的母亲多年前已经去世了吗,怎么还会活着?见到步璃雪有些呆愣,琚小染自嘲的笑了笑道:“也罢,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儿时的事情怕是也都忘记了。月儿,你可有夭儿的消息?自从你父亲母亲出事,你离开京都后,第二年,夭儿便也离开了这里,十几年从未回来看过我,也不知现在在哪?”大多数的母亲,都会在一切尽可能的情况,去关注自己孩子的状况,琚小染也是,在误认为步璃雪就势步璃月后,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询问萧桃夭的事情。步璃雪诧异的很,难道萧桃夭回到萧家这么久,都没有见过他的母亲,也没有人告知她,萧桃夭已经回来了吗?目光从琚小染身上一道而过,想想也是,若是萧桃夭知道自己的母亲,住在这种地方,憔悴成这般样子,怕是要发疯的吧。所有的大家族都总会有一点见不得光的事情,或者说都有些不为人知的故事。步璃雪不知道琚小染在萧家为何会沦为这般境地,现在的情况也不变插手,但与萧桃夭也是朋友一场,这件事,她想还是应该让他知道。“伯母不用担心,他现在很好,不过因为要事脱不开身,等有时间了,他一定回来看你的,我先告辞了。”“等等,月儿可以帮我一个忙吗?”尽管太久没有同人交流,但琚小染的言辞举止中依然没有令人反感,有些气质便是自心底散发而出。看着琚小染有些可怜的乞求神色,步璃雪开口道:“如果我做的到,会尽力去做。”“我很久没有出过这个院子了,不知道拿出果园还在不在,幺儿小时候,我经常待他去那里玩,如果那个果园还在的话,可以摘两个青果给我吗?”琚小染目光之中透露出浓浓的憧憬,言语之中更是带着些期盼。步璃雪点了点头后,按照琚小染的记忆路线在心中记录了一下,不过是摘两个果子,但对于在萧家草木皆兵的步璃雪来说却并不容易,但还是对她点了点头。为了避免她伤心,步璃雪没有告诉她,其实萧桃夭现在已经回来了,而是简单的安慰了她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跟琚小染浪费了小半天的时间,再想要去追韩饮湖已经不可能了。此时的步璃雪走在萧家,如同盗贼一般,处处躲着人走,神识更是一直处于外放的状态,时刻警备,可能由于萧云升不在的原因,整个萧家的戒备前所未有的松懈,隐隐还听到几个萧家下人谈话。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