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第78章 不知道,你还好吗?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8章 不知道,你还好吗?

小说:邪瞳狂妃之妻上霸下 作者:蓝珏儿

    八年来,步锦阳已经十二岁了,没有步霖的准许下,步渊竟从来没有来看过他的儿子一眼。在步锦阳的印象中,关于父母的样子早已经模糊的不成样子,零星的记忆也一点一点的几乎消失殆尽了。所以,对于即将要见到他的父母,他没有一点该有的喜悦和激动。步璃雪认真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孩子,有着超乎这个年纪该有的智慧和理智,来到金乾城近两个月,她却是一点人脉都没有建立,而这孩子居然能够打探出这么多消息,步渊他们三天内会到金乾城,就是说现在至少还是在千里之外,难道步锦阳的眼线已经布置的那么远了?步璃雪甚至有些怀疑,这孩子不会也是穿越的吧。忽的盯着步锦阳开口问道:“锦阳你知道电话吗?”“什么?”步锦阳疑惑的抬眸看向步璃雪,很明显的不明所以。步璃雪耸了耸肩道:“哦,没什么,我是在想,三叔他们怎么会突然回来,难道是步霖下令让他回来的?”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其实在这世家大院之中,从小在夹缝中生存下来的孩子更不容易,不论是萧桃夭,萧潋滟,还是面前的步锦阳,每个人都活得十分艰难,为了生存,以弱示人,卧薪尝胆,聪明的暗中建立了自己的势力或许有朝一日扬眉吐气,若是愚钝点的,怕是连尸骸都剩不下来。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却被逼着终日不见笑颜,深谋远虑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转头看了看床上躺着的步璃月,步璃雪想至少这个身体的原主有个简单而快乐的童年吧。“没有,我父亲这次一定是知道步家要发生大事了,所以才回来。”步锦阳的语气十分的笃定。“难道三叔他想要推翻步霖当家主?”步璃雪心中一动,如果这样的话,也未尝不可,虽然从未见过这个三叔,但想到步锦阳,至少,这个三叔应该不会为难自己。但步锦阳接下来的话却令步璃雪的想法瞬间破碎。“按照我对我父亲的调查,他应该不会想当家主,这次回来,定是不希望步家出事,想要回来阻止些什么吧……”关于步渊的事迹并不多,尽管已经记不清步渊的模样,步渊的性格步锦阳还是记得的。只是,阻止的了吗?“璃雪堂姐,我要回步家一趟,步家不能乱,至少现在还不能乱。”步锦阳忽的郑重其事的抬头对步璃雪开口。步家乱不乱,步璃雪一点都不在乎,但她知道步璃月一定是在乎的,看着步锦阳昂着头认真的样子,步璃雪点了点头道:“明天一早,我们一起回去。”“恩,那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步锦阳彬彬有礼的朝步璃雪告辞后离开了房间。步璃雪躺在了萧潋滟的之前的床上,抬起手镯,看着那漆黑如墨的玉镯,第一次主动的传了一段话给那个佩戴着双生玉佩的男人。“我要去五行星海。”墨色手镯发出幽幽的光芒。很快男人的声音便传进了步璃雪的心中。“等你很久了。”步璃雪嘴角微微上扬,等把这边的事情查清楚,暗中害她姐姐的人找到后,她就会去五行星海寻找菩提子。眼睛微闭,一串古老的字符跳到步璃雪的眼前,步璃雪忽的睁开眼睛,立刻起身双腿盘起,按照古书上的下一章开始修炼。自从突破中降龙后,步璃雪已经不如曾经那般刻苦了,但相对应的,实力也没有任何提升,要拽紧把荒废的时间全部都补上了。天下第一城。一双紫罗兰色眸子的男人双臂背后,笔直修长的身子站立在一座城楼之上,一袭墨色黑袍在劲风之中飒飒作响。将手中的羊脂白玉佩重新放与腰间,刚毅的唇瓣微微上扬。城楼之下,如同不夜城一般,厮杀声震耳欲聋。两军交战,一守一攻,攻者死伤无数,守者应付自如。“报,攻不下了,我们撤吧,再继续下去,我们的人马就要死光了。”一身负重伤血染铠甲的男子对面前脚踏青雁的领头者开口道。领头者死死的瞪着城墙上那道醒目笔直的黑色身影,转眸看了看脚下血流成河的己方尸首,恶狠狠的振臂一呼道:“退!”一身着白色长衫的儒雅面色的男子见状,眼中大喜之色溢于言表,抬手接过雷鼓人手中的鼓槌,挥臂猛捶。咚咚咚!咚咚咚!是进击的鼓声!被压抑了这么久的众人听到这振奋人心的鼓声后,立刻有人开始大声高呼,“我们胜利了!杀,杀光这些强盗!”“冲啊,杀!”“酒旗军师亲自雷鼓助威,兄弟们杀啊!”紫眸男子嘴角带着些许嗜血的笑意,冷冷的站在高楼之处,看着城楼之下,被追杀的屁滚尿流的队伍,再看挥汗如雨雷鼓的酒旗,收尽天下的眼眸,越加深邃了几分。城楼之下想要进攻他们天下第一城的一方队伍是这火域这一片领域之中所剩下的最后一支势力,东龙殿。数月之中,火域这一片地域的大大小小的势力要么主动归顺了天下第一城,要么飞蛾扑火不自量力的选择进攻天下第一城,而如今,火域的最后一方势力,也将自此消失。“酒旗。”听到传唤,酒旗立刻将手中的的鼓槌交到身边的击鼓人手中,一身闪现出现在城楼上男子的身前,拱手低头应道:“王。”“把东龙殿的名字划去,从者恕,抗者斩。”蓝墨卿紫色眼眸之中的决然神情一片冷凛肃杀。“是!”酒旗得令,白色雅袍高举斩下,城内龙者杀气浓浓淹过城楼下方,已决胜之姿强压而去。蓝墨卿没有再去看城楼之下的战场,与他而言,这是一场必胜的战争,蓝墨卿潇洒转身,消失于夜色之中。璃雪,这边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等急了吧。她一个人在新云大陆,不知道有没有受欺负,这么久了,应该已经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了吧,不知道有没有到达中降龙境界,不知道……暗夜之中的一双紫眸带着淡淡的笑意,摇了摇头,不是很快就可以见到了吗。……尽管三大超级世家内部已经翻腾出不小的浪花,但金乾城内的大街依旧车水马龙,叫卖声不绝于耳。一辆十分普通的马车缓缓从街口驶离。步璃雪与步锦阳坐在马车内正朝着步家的方向驶去。“停!”步璃雪忽的开口叫停了马车,从车窗探出的清冷目光盯着远处的人头攒动的人群。“璃雪堂姐?”步锦阳也顺着车窗看去,却是没发现什么,低低的疑惑开口。步璃雪从马车内出来,对步锦阳道:“我有些事情去处理一下,你先不要回步家,等我一起。”“嗯。”步锦阳点了点头,他知道步璃雪是担心他一个人回到步家受欺负。步璃雪拍了下步锦阳的小肩膀后,转身便消失在了马车旁边。如果刚刚她没有看错的话,那个人应该就是萧家大长老萧允铜,而和他并肩的那个人似乎是欧阳铅尘。难怪萧家如此庞大的势力这么久都没有找到萧允铜父女,原来是躲进了欧阳家。想来这欧阳铅尘是背着欧阳凌和欧阳家主私自藏匿萧允铜父女的吧,毕竟,三大家族之间早有明文约定,一家通缉,三家不理。如果欧阳家遇到萧家通缉族人物要么帮忙抓了,给萧家一个人情,要么睁眼瞎就当没看见。但绝对不会藏匿对方,否则这很容易引起两家敌对。这是步璃雪刚刚回到步家后,便由昊老告诉的规矩,她不信,欧阳铅尘不知道。一路隐藏气息跟着萧允铜和欧阳铅尘,却是越走越偏,渐渐的竟走到了死亡山脉的山脚下。“跟来了吗?”萧允铜开口对欧阳铅华问道。欧阳铅华脚步不停,小声的回答:“太子殿下说了,只要我们不回头,一直朝前走,她一定会跟来,小心,她实力在你我之上,跟来了我们也不会发现。”步璃雪侧身隐在暗处,为了避免欧阳铅华发现,跟的颇远,因此只看到他们二人似乎是在交谈,却并没有听清楚说些什么。眼看着二人踏进了死亡山脉的第一峰,步璃雪眉头蹙了蹙,暗想是应该通知萧桃夭还是先进去打探一番呢?先打探下虚实吧,如果对方人多,她再偷偷出来找萧桃夭也不迟。想着,步璃雪便抬腿跟了上去。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这一脚便直接踏进了早已经为她准备好的棺材。第一峰和第二峰时,遇见了几只跳骚般弱小的一二级妖兽,被欧阳铅尘切萝卜一样咔嚓咔嚓切掉。第三峰,萧允铜和欧阳铅华联手才解决掉了一些妖兽。步璃雪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直到来到第五峰,二人才放慢了脚步,并且就在步璃雪的面前硬生生的消失了。步璃雪诧异的瞪大了眼睛,面前的二人怎么会向前走着走着就消失了?忽的想起在千骨渊时候的事情,难道这里也存在类似幻天河一样的东西?不会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陷入了幻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