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神域 第五十六章 来嘛,师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六章 来嘛,师父

小说:天荒神域 作者:夏日蝉鸣

    风龙城,李家沸腾。

    经过一夜的搜寻,他们屁的信息也没有得到。

    他们累的要死要活的,真正的事主吴风和秦淮却是呼呼大睡,根本就没把这事情放心上。但是这一次李家也展现出了他们的手段和地位。

    封城!

    只要是玄士,只要是龙腾境界以上的,任何人都不得随便出去。

    其他势力虽然不爽,可还是给了李家这点面子。现在谁不知道李家都被人给偷完了。这让其他人暗暗提防,据说有强者去看过之后就说了一句话。“太他娘的狠了,连一两银子都没有留。”

    李家的实力在风龙城绝对是拔尖的,连他们都遭到了这种程度的偷窃。而且还是无声无息的,一直到被偷完之后才发现,就可以知道那贼人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了。

    搞不好就是天玄级别以上的大高手啊。

    什么叫兔死狐悲?

    现在就是了,各大家族都纷纷派出了一些人手寻找这个潜藏的贼人。

    他们互相之间都知根知底,以他们的实力,是绝对做不到无声无息的。要知道,那可是藏有财富的地方啊,肯定设有各种机关的。但是对方却没有触碰任何一处,而且那么多东西,到底是怎么带走的?

    如果说是玄神级别的高手,可玄神级别的高手应该不会在乎那点金钱才对啊?而且还专门对付一个李家。李家虽然不错,但还没有办法落入人家玄神的眼中啊。

    再则说了,如果是玄神,人家说一句话,就是不偷你的,大部分人都乖乖的去送钱啊。谁不想拉点关系什么的?

    吴风心大啊,一觉睡到正午。

    他心情爽啊,一夜暴富。

    吴风洗漱之后,就看到秦淮不断偷笑,鬼鬼祟祟,猥琐的很。

    “干啥啊?”

    吴风上前拍了他一巴掌,同时向外看去。

    真的是够乱的,到处都在排查。

    秦淮强忍笑意,“师父,笑死我了。李家现在和疯狗似的,到处乱跑。”

    “嘘,别说疯狗,否则狗哥会咬你的。”

    吴风善意的提醒了一下,同时也看到很多人行色匆匆,到处都在排查。

    秦淮吃吃笑了起来,“太好玩了,现在他们都乱套了。都说可能是一个天玄级别的高手,甚至可能是玄神。你说,狗大爷怎么就那么厉害呢?连机关什么的都没有用呢?”

    吴风左手握住神狱指环,脖子一扬,“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养的狗。”

    “牛啊。”

    秦淮嘿嘿一笑,“师父,要不要吃点好的?庆祝一下?”

    吴风眼睛一亮,“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这么好的事情,我们不庆祝的话,那对的起我们自己吗?”

    秦淮兴奋的都快跳起来了,“我去叫姑奶奶。”

    吴风颔首,“我去要钱。”

    废话,这钱都在哈巴狗那呢,谁拿的出来。

    两人又急匆匆的各自回房,吴风到了房间就对着神狱指环不断呼唤着,“狗哥?天下第一的狗哥?举世无双的狗哥?你在吗?你老可睡醒了吗?”

    “干啥?”

    哈巴狗的声音响起,不过却并没有出来。

    吴风搓手,“小弟想去吃点好的,你看?”

    “嘭!”

    一块金锭子直接砸在了吴风的脑门上,吴风伸手接过,也不生气,又道:“狗哥哥,帅气的狗哥哥,不够的说。”

    “嘭!”

    “嘭!”

    “……要不,再来点?”

    “……那啥,你砸个痛快行吗?”

    “再给点呗?”

    “滚!”

    哈巴狗不耐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想什么呢,这钱就够你吃好多顿了。”

    吴风撇嘴,呸了一声,“小家子气,好歹我也是合伙人行吗?”

    哈巴狗不再理他,随便他怎么说都没有了反应。

    吴风摸了摸额头,已经起了几个红包,这该死的野狗,也真够狠的。吴风低头看向手中的一堆金元宝,又咧嘴笑了起来。

    老子有钱了!

    吴风连忙收拾了一下出了房门,刚好秦淮叫了萱菲。

    秦淮诧异,“师父,你脑子被门挤了?怎么多那么多包?”

    吴风一恼,一把抓住秦淮往门上撞,“你在脑门上挤几个包我看看?”

    萱菲好看的眉毛微皱,“你这是怎么了?又去打架了?”

    吴风嘿嘿一笑,揽住秦淮的肩膀,“哪啊,我多老实啊,就是刚才进房间的时候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谁知道,刚站起来的时候就又摔了一个跟头,本来以为没事了,谁知道出门的时候一不小心又撞上了。”

    “你也太不小心了。”

    萱菲轻语,走到了吴风身前,伸手抚摸,“疼吗?”

    她吐气如兰,让吴风顿时幸福的都快晕过去了,连忙故作呻吟几声,“疼,可难受了,师父你给我揉揉呗。”

    萱菲哪里想到他那点心思?还真依言轻轻的揉了几下,进行所谓的活血化瘀。

    秦淮瘪嘴,这什么师父啊,真够不要脸的。

    吴风享受着萱菲的抚摸,同时右手抓住秦淮肋下,狠狠的拧了一下,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你个老小子要是敢坏我好事,看我怎么折磨你。

    秦淮强忍刺疼,脸色发苦,都快哭了。

    容易吗?

    我好歹那么多年纪了不是吗?

    萱菲也逐渐意识到这样不是很好,便收手,轻声道:“一会买点药敷一下吧。”

    “不嘛,你再揉揉了。”

    吴风连忙把脑袋凑过去。

    萱菲下意识倒退,俏脸一红,“好了,别闹了。”

    吴风这人就是脸皮厚啊,一看萱菲没有直接拒绝再度凑了上去,“来嘛,师父。”

    “不要了。”

    “来嘛,师父。”

    “哎呀,不要了。”

    萱菲背后顶着墙壁,眼见吴风的脸都快凑到自己身上了,下意识的用力一推。

    “嘭!”

    吴风直接倒飞出去,摔的七荤八素。

    秦淮双手捂住嘴巴,都快笑抽了。

    活该!让你不要脸!

    吴风脸色发苦,至于吗?至于这样吗?

    “吴风,你……没事吧?”

    萱菲连忙拉起吴风。

    吴风懊恼,这都什么事啊?眼看秦淮笑的都和小龙虾似的,一时间气不过,直接一脚将秦淮踹了个狗啃泥。“你笑个屁,还要不要吃饭了?”

    “吃,吃,哈哈。”

    秦淮大笑,连忙起身向外跑去。

    吴风眼睛一转,完全把刚才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师父,请。”

    萱菲轻语,“秦淮年龄挺大的,你别老是欺负他。好歹也是你徒弟不是吗?”

    吴风笑嘻嘻的道:“师父,你尽管放心,我记住了。以后会好好疼他的,就好像你对我一样。”

    萱菲轻啐一声,“就知道贫嘴。”

    三人一行一路悠闲,四周到处都是玄士,他们三人也不在意。

    “这是怎么了?”

    萱菲不解,不断看向四周。

    吴风连忙道:“好像是说什么李家被偷了,他们就急眼了。要我说,钱财乃身为之物,有什么好急的?慢慢赚呗。”

    萱菲一怔,想到了吴风和秦淮之前的打算,不由皱眉,“和你们没关系吧?”

    偷窃?她可不喜欢。

    闻言,吴风神色顿时严肃起来,“师父,你可以说我不要脸,你可以说我无耻。但是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做?这可是会损害我玉心派的名声的。”

    “我甚至可以发誓,谁做这个事情,谁不是人!”

    萱菲也就是顺口一说,一看吴风这么较真,顿时就觉的自己错了,觉的自己不该怀疑自己的徒弟,连忙道:“好了,我就是随便问一下了,以后不要乱发誓了,这样不好的。”

    吴风趁此机会抓住萱菲双手,眼神真挚,“师父,你可要相信我啊。我真的就是一个醇厚善良的乡下人,这样的事情肯定都是牛人干的啊。你想啊,这风龙城有多少强者啊?这城里人多会玩啊?搞不好人家根本就没丢东西,就是先展示一下李家的威势呢。你想啊,他们多牛啊,实力那么强。对吧?李家就算再垃圾,就我这点斤两,还不够人家一巴掌拍的,你觉的怎么可能是我呢?”

    萱菲用力挣脱出双手,点头道:“我知道了,下次不会怀疑你了。”

    “嗯嗯,我的人品绝对是日月可鉴的。”

    吴风眼巴巴的看着萱菲,把手凑到了鼻子下闻了几下。

    秦淮摇头,心底暗道:“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我也活了半辈子了,算是知道什么叫不要脸了。发誓和玩似的,说谎和放屁似的。”

    “不过,师父还真的很厉害,我得像他学习啊。”

    吴风一转头,大大咧咧的向前走去,“走,今天吃个痛快!”

    可怜,前方李涛刚一出现,直接掉头转身就走,钻入了一个小巷子里了。直到三人都走进了酒楼,李涛才又带人走了出来。可怜啊,堂堂一个李家的少爷,还得去和下人解释,自己是突然想到小巷子里可能有人。

    什么是土包子进城?

    吴风就是了。

    什么叫暴发户?

    吴风就是了。

    走进酒楼,吴风第一件事情就是,“好酒好菜赶紧的,小爷有的是钱。快点,饿了我师父,我和你们没完。”

    秦淮也道:“对,赶紧的,饿了我师父和姑奶奶,我和你们没完。”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