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荒神域 第五十八章 咋咋呼呼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五十八章 咋咋呼呼

小说:天荒神域 作者:夏日蝉鸣

    这群人本来是找吴风麻烦的,但是现在四周的人却听的迷糊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不是应该找人麻烦的吗?怎么反而被对方给秋后算账了?而且还咄咄逼人,让那老者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萱菲就站在后边,她虽然不喜欢这些事情,可若是这些人真的出手的话。她肯定要护着自己的弟子的,吴风那点伎俩唬唬外人还行,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就会那一招。

    而且以他的战斗经验而论,如果上去就飓风拳法的话,那几乎和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了。

    吴风是什么人啊?

    说好听了叫能言善辩,说难听了,就是一个尖牙利嘴的泼皮无赖啊。

    一个人一旦不要脸了,什么事情都可以说的天花乱坠。不管你信不信,他都会让你信了,因为他不怕心魔,他敢发誓,和不要钱似的发个没完。

    敢问这天下玄士,谁敢和吴风一样把发誓当放屁?

    见对方不说话,吴风眼睛一转,又朗声道:“如果你想动手,可以,一起上,单挑都行。我就算死了,也自认倒霉,绝对不会说你们以多欺少,也不会说你欺负年轻人。你尽管放心吧,我不是那样的人。”

    老者面颊一阵抽搐,很想破口大骂,放你娘的屁,什么话都让你说了,我能说其他的吗?

    但是他实力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但是既然是在风龙城混迹的,那多少也要注重点颜面。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大概认识他的人凑到了他身边,低声道:“廖飞,你可要小心点了,前不久这个小子一刀斩了一个龙腾境后期的强者,就是莽牛门的祝牛。”

    廖飞勃然变色,低声道:“祝牛就是他杀的?”

    对方点头,低声道:“没错,当时那么多人看着呢,绝对没有人暗中相帮。完全就是一刀,多余的一击都没有。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才虎跃境的修为,但是真正的手段深不可测,恐怕最起码在飞羽境界,而且还可能是后期的水平。”

    廖飞嘴角发苦,心底暗暗后悔起来,怎么没有早点知道这个事情啊?

    这可难办了,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吴风歪头,对方在说什么,他可听不到,见两人说个没完,心底也是担心,难道有人知道自己的情况了吗?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啊。当下咋咋呼呼的大声道:“干嘛啊这是?嘀嘀咕咕说什么啊?既然想说,那就直接大声说出来。”

    那和廖飞说话的男子面色一白,干笑一声转身就退开了。

    他是真的怕,开玩笑呢,一个龙腾境的高手都被他给一刀砍了,谁没事去找这晦气?

    男子的话,无疑形成了一块巨石重重的压在了廖飞的心上。

    他也就是龙腾境后期的人啊,化绵境界以上的是一流高手,还真当这是大白菜啊?龙腾境界的玄士是比较多的。也绝对是相当不错的高手了,但是对方……

    廖飞头皮一阵发麻,这可难办了啊。

    他身后的那蓝衣女子咬牙低声道:“师父,上生死台,杀了他!”

    廖飞苦恼无比,心说你个兔崽子,等回去我就把你给赶走得了。你也别给我惹麻烦了,祝牛都被他一刀砍了,我也就和祝牛差不多而已,你这不是让我去死吗?

    “喂喂喂,我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风神色不悦,“给个痛快话。”

    他也在思考对策啊,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些人商量对策。他吴风可不会给他们这个时间,就让你们没有时间去想,就不让你们想个明白。

    “小娘们,你少给我唧唧歪歪的,不服的话,来打!”

    吴风再度上前一步,没有办法啊,话都说的那么大了,他能退缩吗?

    蓝衣女子本来就很恼怒,她好歹也是龙腾境的玄士了,和她师父是一个境界的,只不过一个是后期一个是前期罢了。但是现在哪里忍的了吴风这话,猛地走前走出几步,怒喝一声,“小贼,看姑奶奶今天不杀了你!”

    “要坏!”

    吴风心底顿时打鼓,如果自己一刀杀不了她的话,那么接下来就是对方杀自己了。

    “好啊,来,来,我看看你这个小娘们的功夫如何。”

    吴风脸皮死厚,愣是一点怯意都没有表现出来,同时眼睛直盯盯的看着蓝衣女子的——胸部。

    一看吴风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廖飞反而慌了,当下一把将蓝衣女子给抓了回来,“够了,别胡闹了!”

    “师父!”

    蓝衣女子恼怒,很是不甘心。

    “闭嘴。”

    廖飞沉声,心说,人家一刀都能够斩了你,你就少给我惹点事吧。当下拱手道:“兄台,这一次的事情我看应该是一个误会,不如就此算了吧。”

    他这是服软了,既然都知道了对方的实力还去上生死台,那就是傻子才干的事情了。很明显,他不是一个傻子。

    吴风心底暗暗松了口气,却依旧道:“可你门下弟子辱骂我师父,你觉的这事能够就这样算了吗?”

    廖飞迟疑,“这个……不如兄台说个解决的办法?”

    吴风扫了一眼他们,叹了口气,“罢了,我师父这个人呢,向来心胸宽广,唯有我这个当弟子的心眼稍微的有些小。不过,我师父喜欢吃一些美食,但是说来也巧,最近我手头也紧的很啊……”

    廖飞顿时恍然,拿出一叠银票走到吴风面前伸手递了过去,笑道:“俗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我门下弟子骂人那是绝对不应该的。这点钱没有别的意思,就算是请诸位吃一顿好的,也算是安抚一下受伤的心灵。不知道兄台,这样可好吗?”

    吴风心底不屑,你要是真清楚小爷的手段,估计你早就开打了,还不打不相识?逗谁呢。当下故作不好意思的接过银票,“你看这事情闹的,这样吧,这钱就算是我借的了,以后肯定还你们。不过,前辈说的有理啊,不打不相识嘛。”

    廖飞哈哈一笑,“兄台这是哪里话?大家都是行走天下之人,谁手头不会出现短缺的情况?”

    吴风捏了捏银票,起码也有个五六百两的样子,便呵呵一笑,“其实这个事情,我也有点不对,不该和年轻人一般见识才是。倒是让前辈见笑了。”

    廖飞爽朗一笑,“罢了,罢了,都过去了,不值一提。”

    他虽然是给钱找台阶下,但是他的话却完全降低了丢面子的几率啊。这要是真打起来,那面子丢完了不说,命也没了。

    吴风嘿嘿一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众位了,就此告辞了。”

    廖飞微笑,“再会。”心说,千万别再碰到你个混蛋。

    “再会。”

    吴风拱手笑道,心底暗骂,可千万别再碰到了这个老杂碎,说不定下次会弄个更厉害的来对付我。

    有些知道吴风的人也觉的廖飞的做法非常的正确,不过就是散了一点钱财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真上了生死台,万一再被人给一刀斩了,那真的是划不来啊。

    吴风带着萱菲以及秦淮向外走去,秦淮脸色严肃,一副有我师父在,谁敢惹我们?

    廖飞目送吴风离开,也是大松一口气,带着其他人匆匆离去。到了人少的地方之后,那几人才不满的道:“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廖飞恨恨的瞪了他们一眼,“你知道他是谁吗?”

    那些人摇头,“不知道啊。”

    “吴风,他就是吴风,那个一刀杀了莽牛门祝牛的吴风。”

    廖飞一阵后怕,还好有人提醒啊。“你们啊,都给我长点心吧,人家上次没杀你们,就已经算是给面子了,别以后没事再招惹人家。既然他在风龙城,我们就得暂时离开这里了,去附近的城吧,也免的碰到他。”

    几人倒吸一口冷气,祝牛他们如何不知道?

    他们也知道被人一刀斩了,没有想到竟然就是那个混蛋做的。

    吴风带着秦淮、萱菲匆匆的赶回了客栈,回到房间就换衣服。

    秦淮也跟着进来了,“师父,你这是?”

    吴风叹了口气,“刚才吃饭吃的太快了,出了一身汗,这不是身上难受嘛,所以赶紧换了,否则的话容易得病。”

    和吃饭有个鸟关系?纯粹是被吓的。 360搜索 妙-筆-阁:天荒神域 更新快

    人家那是一大群人啊。

    秦淮应了一声,他还真的信了。

    过了一会,萱菲敲门走了进来,轻语道:“你怎么样?”

    吴风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我没事啊,很好啊。”

    萱菲蹙眉,“你最近招惹了莽牛门和这个不知道是什么门派的人,总之这是一个麻烦。我看这风龙城还是别待了吧,换个地方也是一样。”

    吴风一怔,这师父倒是心细,他仔细一想,也觉的是这个道理,不能够再碰上了。如果对方再请影煞来干自己的话,那可就倒了八辈子霉了。沉吟道:“这倒也是,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吧,明天出城,就去附近的城得了。”

    秦淮连忙道:“这感情好啊,附近的城我还有认识的人呢。”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