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诱惑 第33章 鬼才中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3章 鬼才中医

小说:前妻的诱惑 作者:柒世风流

    乔夏泪流满面,双手捂着眼睛,趴在膝盖上,已经失了声。</p>

    爸,你一定要等我,还有,你说了不管走哪里,你都会牵着我走的。</p>

    你说了啊,就算我已经大了,你跟不上我的脚步,你也会慢慢跟在我身后,看着我走的。</p>

    可是我现在的人生,不过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你难道就忍心不再看着我牵着我,忍心让我一个人再也没有依靠的走下去吗?</p>

    不要,不要这样,你要等我。</p>

    爸,我都还没有好好的孝敬过你,你一向捧在手心里的臭丫头,都还没有给你看最好的成绩单呀。</p>

    爸……</p>

    爸……</p>

    你要等我,求你,一定要等我。</p>

    求你了!</p>

    老天!</p>

    “乔夏。”头顶,是那道再熟悉不过的清冽声线。</p>

    她闷闷的止住哭泣,可是泪水还是不要命的从眼眶里蹦跶而出。</p>

    她抬起头,泪水依旧肆意。</p>

    简直看呆了他。</p>

    严辰冽深吸了一口气,眉间也有着一抹沉重。</p>

    也许除了乔夏,再也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乔寒山到底有多爱乔夏,有多心疼乔夏,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之重,让曾经一度心间荒无人烟的他重新感受了这个世界。</p>

    也为此,他曾经有多嫉妒乔夏。</p>

    “跟我走,我带你去见他。”</p>

    “真的吗?”她看他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最近的锋利,而是,让他有些心疼的懵懂。</p>

    她的视线一定是模糊不清的,这从她抓他的手,却抓空了就能看出。</p>

    她终于抓住了他的手,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是不是真的?”</p>

    “真的,我带你去,那边飞机已经联系好了。”他软下了声,主动握住她的手。</p>

    十多年来,他牵住她的手,第一次这般十指紧扣。</p>

    她得到了他的确认,再次泪流满面。</p>

    ……</p>

    三个小时后,乔夏终于到了欧阳叔叔所说的x市解放区重症监护室。</p>

    监护室外站满了人,有很多人穿着军服,警服,手臂上粘贴着几星的官级标志。</p>

    欧阳康健看到她跌撞的跑过来,也在第一时间认出了乔夏。</p>

    “乔夏,你终于来了,你爸爸现在……哎.”</p>

    “出来了!”</p>

    众人的惊呼声打断了欧阳康健的话。</p>

    两人赶紧抬头望去。</p>

    乔夏远远的看到一个医生和两个助理模样的人走出来,而她的父亲,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脚下发软,却还是冲了上去。</p>

    “医生,我爸他现在怎么样了,我爸他……我要进去看看我爸!”</p>

    她说着就要冲进去,却被那两个助理模样的人一把拦住。</p>

    “这位小姐,你不能进去。”</p>

    “乔夏,等等,先听听情况。”严辰冽一把将已经失控的她搂在了怀里。</p>

    她动弹的厉害,不见他放就咬他手,抓他脸,企图让他松开对她的挟制。</p>

    他闷哼着,抱住她,怎么都不松手。</p>

    “先听情况。”他冷厉的声音此刻也显得苍白无力。</p>

    他真的从未见过这种模样的她,原来,一直理智看起来好像无坚不摧,什么东西都无法将她打倒的人,一脆弱起来竟然是这般致命的模样。</p>

    “你松开我,松开我,我要看我爸爸,我要爸爸。”她委屈的怎么都不听她。</p>

    闹得实在太厉害,旁边的人都已经看不过去。</p>

    刚出来的那个医生一把摘掉了帽子很口罩,是个头发花白神情严肃的老者。</p>

    “不要在这里吵吵闹闹的,不能进就是不能进,就算你是他女儿也一样,他现在这种情况,是在吊命,你这个满身都是细菌的人进去了,就是在害他!”</p>

    乔夏顿时惊慌失措,“我,我怎么会害我爸,他是我爸,是我最亲最亲的家人,我怎么会害他,我想见他,求你,我想见我爸。”</p>

    “乔夏!”严辰冽突然一把推开了她。</p>

    啪……</p>

    一个响亮的巴掌,毫不留情的扇在乔夏的脸上。</p>

    不仅乔夏懵了,在重症室外所有的人都被严辰冽扇的这一巴掌给扇懵了。</p>

    这还真敢扇啊!</p>

    这可是乔寒山最宝贝的闺女,竟然还真的有人敢扇她啊!</p>

    “老寒,你看到了么,有人扇了你宝贝闺女一巴掌啊!!你还不起来!!"所有乔寒山的战友,都在心里狂呼。</p>

    乔夏终于安静下来。</p>

    捂着瞬间红肿的脸,看了严辰冽一眼,半响后,她的声音很沙哑:“谢谢。”</p>

    这句谢谢,真心实意。</p>

    她多想给爸爸看她人生最好的答卷,可是现在,竟然在爸爸的门外,给了最差的姿态。</p>

    爸爸说过,他这一生最大的骄傲不是破案抓匪无数,而是他教导出了她这样一个稳重自强的闺女。</p>

    她现在这是怎么了,一点都不稳重,一点都不沉着。</p>

    她眼里的泪又是落下。</p>

    严辰冽眼里的疼惜越重。</p>

    闷哼一声,上前,想要重新将她搂在怀里。</p>

    可是,乔夏却避开了。</p>

    她走到那医生面前:“爷爷,我爸爸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他……存活的几率还有几分?”</p>

    x市解放区第一医院的院长叹了口气:“刚才说了,他现在就是靠着药物在吊命,对于体内那奇毒,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p>

    这句说完,他又是一叹:“现在存活率还剩下百分之三四,等再过个一周,若是那个人还是不肯出手,恐怕就没有什么存活率了!”</p>

    “那个人?”乔夏原本沉到谷底的心,突然悬空卡住。</p>

    老院长点点头,“那个人,是中医界最鬼才的泰山北斗,号称中医圣手,恐怕这世界上也只有他那个神乎其神的针灸之法,才有几分解救老乔性命的可能了。”</p>

    ……</p>

    “那个人现在在哪里?他为什么不愿意出手救我父亲,还是说他有什么为难人的要求?”</p>

    “他就在x市,他说,他出手救乔寒山,诊资一个亿。”</p>

    一亿诊金,这是个什么天文数字。</p>

    乔夏和严辰冽经营wy投资公司数年,如今市值也不过二个亿,乔夏如今所能运用的资金和储蓄,也不过一两千万。</p>

    她已经是普通人家眼中的超级富豪,可是一下子面对那个数字,她也有些无能为力。</p>

    可是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不会轻易的放弃。</p>

    老院长帮她牵线联系那个鬼才神医,花了两天时间费劲口舌那人才答应明天早上八点在他公寓和她见一面。</p>

    乔夏终于进了重症房见了父亲,他瘦了太多太多,国字脸都变得棱角分明,原本健壮的身体也变的消瘦。</p>

    180+的个子,看起来竟然还没有100斤。</p>

    乔夏握着父亲的手,心疼的不得了。</p>

    她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只希望自己的爸爸身体能够康健起来,不管老天要她拿什么东西交换,她都在所不惜!</p>

    “爸,我一定会让那个人出手的,你要撑住,等你好了,我带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家。”</p>

    人都有一死,亲人也都会一个一个离开自己,这个道理谁都懂,可是当这一刻真的发生并且迫在眉睫,看着亲人躺在病床上忍受痛苦和折磨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时候,真的恨不得时间能够重来一次,让自己从小学医,让自己再面对这一幕时不再束手无策。</p>

    如果生命能够重来一次,乔夏想,她一定会去学医的,至少等这种事发生的时候,不会如现在这样仓皇无措。</p>

    ……</p>

    “二姨,你现在手头,有宽松的资金么。”乔夏抿着唇,思量再三,才说出了借钱的话。</p>

    她想在明天见那鬼才之前,多筹点钱再说。</p>

    一亿诊金,她这两天好凑歹凑也不过凑到了四千万。</p>

    她没办法,能借的人都借了,她认识的一些关系较好的也都不过中产阶级的人,手头宽松的也最多不过一两千万,可人家也不可能把手头全部的资金都给她。</p>

    而这些人之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借钱给她。</p>

    在听说她需要一个亿的时候,大都表示如果她筹到了大头的资金,他们才会助她一臂之力。</p>

    这些人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们的钱不会借给如今已经负债累累的她。</p>

    朋友全都借过了,她就找上了有能力的亲戚。</p>

    比如眼前这位穿戴奢华的二姨。</p>

    她妈妈有两个姐妹,妈妈是家里的老大,但是却不是刘家亲生的,而且也只有她当年一意孤行嫁给了她爸爸这个军人穷小子。</p>

    另外两个刘家姐妹,却是都嫁给了和刘家门当户对的富商。</p>

    外婆还在的时候,她家和另外两家的关系也不过是维持在春节这类特殊的节日里在外婆那里吃上一顿团圆饭,而自从外婆去世之后,她家和那两家最多也不过一年几通电话了。</p>

    而二十多年前,妈妈走了之后,她家和这两家几乎不再联络。</p>

    现在找这位二姨借钱,乔夏心里着实也是没底的。</p>

    但是她知道,如果这位二姨肯借钱给她,她这辈子都会感恩戴德。</p>

    这位二姨夫家身家几个亿,她想,看在妈妈的份上,她应该会帮助她的吧。</p>

    一边,全神的注视着这位二姨的神情。</p>

    她二姨刘璇一怔。  </p>

    “二姨,我想问你,借点资金,三千万。”她怀着希冀,赶紧说道。</p>

    “乔夏啊,你爸爸的情况我也是刚听你三姨说起的。”刘璇理了理额前的刘海,无名指上鸽子蛋大小的钻戒闪闪发光,“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p>

    她没有选择直接回答,从心理学上来说,说明她不是很接受对方提出的意见。</p>

    乔夏心里一沉。</p>

    这两天,她已经遇到太多次这种状况了。</p>

    她强笑一声,“还是老样子,躺在那里,等着我找人来救呢。”</p>

    刘璇点了点头,低头喝了口咖啡,这才慢悠悠的道:“乔夏啊,我现在手头没有那么多钱,你知道吗?你二姨夫前段时间刚投资了国外的一个大品牌,我手下的那些公司的流转资金都转过去了,现在手头上,实在拿不出这个钱,不过,我可以给你个建议,你要是实在没办法,倒是可以去找找你自己外公。”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