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诱惑 第35章混世奇葩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5章混世奇葩

小说:前妻的诱惑 作者:柒世风流

    一个穿着简单运动套装,肌肤凝白的男人,正拿着强光手电,在这块石头的边角处照来照去。</p>

    冷面的女管家站在玄关处脱掉鞋子,又在一边拿了塑料薄膜将自己的脚裹上,然后戴上一次性口罩和发网,确保自己的毛发一根都不会沾染到瓷砖,自己的呼吸不会沾染太多这一楼层的空气,这才踏进房间。</p>

    她在男人的身后一米远处停下:“清少,有客人来访,已经在楼下了。”清少肯定没记住自己什么时候有约了人。</p>

    叶清侧过头看了她一眼,近乎冷漠的视线在她整个装束上扫了一圈,这才皱着眉道:</p>

    “今天没空,你快走开,别站在这里。”</p>

    转眼间又埋头研究龙石种去了。</p>

    女管家在这里的规矩是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如果多说的话,患有严重洁癖,完全不能和别人生存在同一片屋檐下的叶清会认为她污染了空气。</p>

    她可不敢惹这个混世奇葩男人不高兴,于是赶紧挪着步子出到门外,往消毒室走去。</p>

    过了一个多小时,女管家才下了楼,看着依旧在等候的两人,女管家的脸色更冷了一些。</p>

    要不是这两个人,她哪用跑消毒室消一个小时的毒啊!</p>

    “当家的今明后几天都没空,你们回去吧!”那极品龙石种是昨晚才运来的,清少铁定得研究三天以上,这段时间这些人来来去去麻烦到的只会是她而已。</p>

    乔夏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皱着眉说:“可是,都已经约好了的啊。”声音里多了一丝急切。</p>

    她是完全没搞清楚这医界鬼手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p>

    “我希望能自己上去和大师接触。”</p>

    女管家冷哼一声:“客人,请出去吧,当家的没空.”</p>

    笑话,这女人以为自己是什么人啊,有什么资格亲自和清少接触!</p>

    “你这是什么态度。”严辰冽站起身,深拧着眉,“我们和大师相约要谈的事,是极其重要的事,你能不能再去通告一下?”</p>

    “当家的已经说了,没空!你们出去。”女管家油米不进。</p>

    压根没给乔夏和严辰冽继续说的机会,传呼机一按,别墅门口瞬间推开。</p>

    四个戴着墨镜的黑衣大汉就上来拽住两人的手,直接拖出去。</p>

    乔夏被拖到了门外,差点摔倒,索性严辰冽扶了她一把。</p>

    “他不见人,看来,当真是和乔家有仇。”</p>

    乔夏咬牙,“就算是死守,这两天我也要见到他。”</p>

    严辰冽叹了口气,“他既然有答应院长的约,说明还卖院长几分面子,可是现在你已经亲自来了,他却压根不见,分明是在戏耍你,我们还是先回去……”</p>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p>

    他看了一眼,走到一边接起,很快,他神色有些错乱的回来,“我有事,得先回z市。”</p>

    乔夏垂了眼眸,声音有些轻:“随便。”</p>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现在的情况已经极差,应该不会继续差下去了,不能差下去,那就是会好起来,我很快就……”</p>

    “你走吧。”乔夏不耐烦的甩手。</p>

    严辰冽咬着牙,这个时候的乔夏很需要她,可是在z市,还有另外一个女人同样需要他。</p>

    他不是没有看出她此刻眼底的疲惫和脆弱,但是哪怕他在这里,也是有心无力。</p>

    终于还是回头快步走了。</p>

    欠她的,他以后慢慢还就是了。</p>

    乔夏没有回头,她盯着别墅的二层,脑子飞速的开始旋转。</p>

    “韩姐,那个男人已经走了,女人留在这里,貌似在守着。”其中一个黑衣大汉冲冷面女管家报告。</p>

    女管家在喝茶,对此丝毫不在意,“随便,守不下了她自己肯定会走。”</p>

    结果,她压根没有想到,门外的女人竟然一守就是三天。</p>

    有一辆房车每天三餐按时过来给她送上饭菜和饮用水,除了必要的生理需求,她也不享用房车内置。</p>

    吃喝都在外面,眼睛压根不离别墅大门。</p>

    每天晚上,也不留房车,直接靠在别墅门口三米外的梧桐树旁,困了就瞌睡,一晚上得醒数次,睡眠最多不过四小时。</p>

    这么垃圾的苦肉计,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盯着别墅里的人,还是以此博取压根不可能得到的同情心。</p>

    反正,韩梅还真是和乔夏较量上了,她倒是想看看,这乔夏还能这样多久。</p>

    第四天凌晨两点的时候,暴雨倾盆,闪电哗啦哗啦的扑朔在天际,电闪雷鸣好不壮观。</p>

    房车今夜没在,乔夏不敢躲树下,靠近别墅范围又直接遭人驱赶。</p>

    她站在暴雨下,浑身哆嗦的厉害,她感冒了。</p>

    这几天下来,纵然她身体极好,也是有些扛不住的,再加上心里焦急藏着重事,整个人更是暴瘦。</p>

    此刻站在风雨下,她清瘦的肩随时都会垮下去。</p>

    “下了那么大的雨,看外面那个sb女怎么办!自作孽不可活啊!”韩梅站在落地窗口,挑着眉暗自冷哼。</p>

    这时,传呼机里却突然传来了动静。</p>

    “备车,去古斋。”</p>

    韩梅赶忙应了一声。</p>

    乔夏视线恍惚之间好像看到别墅的车库开了,一辆车缓缓的开了出来。</p>

    她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住了,拼着最后一点力气,跌跌撞撞的冲过去,直接扑上了那辆开来的车。</p>

    砰……</p>

    叱……</p>

    异物相撞的声音,轮胎和地面摩擦的声音相继传出。</p>

    车内肌肤胜雪的男人拧眉,摇下了车窗,“怎么回事?”</p>

    “清少,撞到人了。”戴着口罩的司机站在雨中,慌慌张张的说道。</p>

    就算他不说,叶清也看到了。</p>

    车灯下,蜷缩成一团,瘫倒在磅礴大雨中的女人,露出半张惨白的侧脸,一丝一丝血红缓缓流出,顺着磅礴的大雨汇聚在地面,血越流越多。</p>

    叶清揉了揉眉间,不知为何,他竟然觉得这一幕,不是那么的脏。</p>

    这个女人真惨,不会被他的车给撞死了吧。</p>

    万分不情愿,他还是推开了车门。</p>

    ……</p>

    倾盆的大雨,恐怖的电闪雷鸣,虚弱的灵魂在浩荡的天地间扶摇飘荡。</p>

    乔夏觉得自己走了好长好长一段路,走的她饥饿难忍,疲惫不堪,可她却怎么也停不下来,一直在意识的左右下继续走着那一条路。</p>

    直到某一刻,突然之间那条路口处出现了一个光圈岔路口。</p>

    她站在岔路口,猛的一下被一股猛烈的风推向了另外一边。</p>

    病房里,原本双眼紧闭,眉目紧蹙的女人猛的一下睁开了眼睛。</p>

    还是晚上,头顶的灯光刺的她眯了眼。</p>

    与此同时,口干舌燥的感觉充盈了整具身体。</p>

    乔夏四下看了看,才发现自己是在医院。</p>

    她这是怎么了?</p>

    她费力的想要坐起身却无果,浑身跟散架似了的疼,费了好多劲儿才伸手按了床头的呼叫。</p>

    乔夏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在大雨中苦苦等着那个医界鬼手,再后来,她好像被车撞了。</p>

    头疼的厉害。</p>

    几个穿着大白褂的医生推门而入,纷纷看向她。</p>

    为首一人开口就是:“真是奇迹,身体这么虚弱,这么严重的脑震荡竟然只躺了四天。”</p>

    乔夏张了张嘴,发现喉咙哑的厉害,压根说不出什么话。</p>

    她心里可急了,四天,她竟然躺了四天!</p>

    医生恰时给了她一个插着吸管的水杯,看她的眼神亮晶晶的,那眼神好像恨不得把她拆了研究。</p>

    乔夏喝了水,才清了清嗓子虚弱道:“今天几号?”</p>

    “七月十八。”</p>

    轰……</p>

    乔夏脸色猛的一白,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二话不说就掀开了被子,想要站起来。</p>

    坐在床边给她检查的医生吓一跳,一把拉住她,“你现在身子还虚的厉害,暂时不要起身的好。”</p>

    不用他说,乔夏这么一动就觉得眼冒金星,胃里翻涌,恶心的要吐。</p>

    她满头泛着冷汗虚汗,扑在床边就干呕。</p>

    可这几天都是挂的营养液,根本没有进食,她干呕出来的都是胃酸。</p>

    呕的医生们都替她难受。</p>

    恰时,门口又进来一来,“夏夏。”</p>

    声音响亮,中气十足,是欧阳康健。</p>

    乔夏停止干呕,急切的说:“欧阳叔叔,我爸爸他怎么样了,他现在……”她没有等到那个人,爸爸会不会已经…… 百度嫂索#>笔>阁 —前妻的诱惑</p>

    眼眶一红,瞬间就流下泪来。</p>

    欧阳康健见状赶紧说:“你别哭,你爸爸现在还在观察室里,情况没有恶化下去,没什么动静。”</p>

    乔夏提着的心这才放下去一些,“是那个人出手了吗?”</p>

    欧阳康健点头,想到什么,叹了口气,“情况没有差下去,但是那个人说了,他也无能为力,最多只能先保住老乔那匹夫的性命。”</p>

    乔夏黯然,“已经不错了。”刚醒来的时候多怕爸爸已经不在这个世上。</p>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爸爸那儿,我会帮你看着的,倒是你,可不能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要是为了你爸爸拖垮了自己身体,你爸爸以后醒了,恐怕也内疚的闹得要死要活。”乔夏是老乔捧在手心里的人啊。</p>

    可是,还有一件事,他却不得不告诉乔夏,欧阳康健担忧的看着她,“乔夏,wy出事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