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诱惑 第49章 叠罗汉这姿势真好!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9章 叠罗汉这姿势真好!

小说:前妻的诱惑 作者:柒世风流

    乔夏最初被严辰冽带回家见到韩伊婕的时候,韩伊婕待她极为热情,甚至可以说是关怀备至。</p>

    有一次,乔夏在那里吃了饭,白色的外套上不小心沾上了不少油渍,韩伊婕二话不说就让乔夏把外套脱下来,她帮她处理干净。</p>

    那时候,严辰冽和韩伊婕还住在简陋的出租房里。</p>

    他们的房间虽简洁,但是该具备的家电用具,是一件也没有。</p>

    没有洗碗机,没有洗衣机,甚至没有热水器。</p>

    已经时至秋冬了,北方的秋冬已经格外的冷,冷水浸入皮肤也已经有了刺骨感。</p>

    可是韩伊婕坚持不让她动手,而是让她在一边和她聊天。</p>

    那时候,年岁不大,又从小没有感受过母爱的乔夏在她的言语里感觉到了一个母亲的感觉。</p>

    也就是那时候开始,她是真的把韩伊婕当做了一个母亲在疼。</p>

    吃的用的穿的戴的住的,只要她有,她绝都不会对韩伊婕吝啬。</p>

    可是有些不知道知足的人的胃口,一旦被养大,就怎么也不会收缩下去。</p>

    韩伊婕要的越来越过分,到的乔夏和严辰冽结婚三年左右,她更是狮子大开口,说要wy百分之10的原始股份。</p>

    原始股份!</p>

    乔夏这才决定自己应该和韩伊婕谈谈,可就是这么一谈,她们之间的关系彻底僵化。</p>

    韩伊婕在乔夏说明来意之后,当即脸色难看的指着乔夏的鼻子破骂,“乔夏,公司是我儿子的,他才是总裁!你就算占有一半股份那又怎么样,我花我儿子的钱关你什么事?你作为我的儿媳妇,竟然这样跟我说话,这要是传出去,你还要不要脸了!我儿子都还没说我什么,你倒是先来小气一通了,你简直太可笑了!”</p>

    那时候,乔夏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对她破口大骂的女人,是被自己当母亲亲近了五六年的婆婆。</p>

    她耳朵里轰轰的,只有韩伊婕的话在不断的重复““乔夏,那是我儿子的公司,我花的是我儿子的钱!我儿子都还没说什么,你倒是先来小气一通了,你简直太可笑了!”</p>

    太……可笑了吗?</p>

    那你要是知道,你儿子一直抱怨我每个月给你那么多开销,对此时而表示不满,你还会不会觉得可笑?</p>

    那一瞬,她也终于明白严辰冽每次在她一谈到韩伊婕这个婆婆时,那种尴尬的难以启齿的眼神和隐晦的让她别惯着韩伊婕的提议,到底是什么意思。</p>

    她一直看错了,韩伊婕不是她所以为的贤淑良德的婆婆,她的胃口很大,很贪心,她给予的再多也满足不了她。</p>

    她对自己好,并不是因为她真的把自己当做她的儿媳妇,而是因为,她可以暂时当她的提款机。</p>

    她同意严辰冽娶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么多么的好,而是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背景,勉强符合她心里的阶级位置。</p>

    如果严辰冽身边出现一个比自己身份背景好的女人,韩伊婕会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提议让严辰冽和自己离婚。</p>

    往事如数浮上心头,乔夏深深的看了一眼因为自己的话,气的脸色涨红又不知如何回击的女人,轻讽一笑,松开了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一送,把她推向了唐玉儿。</p>

    韩伊婕和唐玉儿都穿着高跟鞋,乔夏这么一送,又送的毫无预兆。</p>

    韩伊婕撞向唐玉儿的时候,尖锐的鞋跟就踩在唐玉儿的脚背上!</p>

    唐玉儿吃痛,下意识的在尖叫过后要推开韩伊婕,可韩伊婕直接压了下来!</p>

    唐玉儿又啊的一声,这下,腰撞到了茶几,人也摔在了绒毯上。</p>

    茶几上的盛着的茶壶被她打翻,却尽数的摔在韩伊婕身上!</p>

    这一连串事故,说起来得好一会儿,可发生却只在瞬息之间。</p>

    等两人回过神来,韩伊婕的裙子前襟处全都被温茶浸湿了,上面还留着不少普洱茶叶,而唐玉儿捂着腰,脸色苍白的喊痛。</p>

    韩伊婕狼狈的站起身,也没想先去扶唐玉儿,当即就对着乔夏大骂:“无法无天,简直无法无天了,乔夏,这里是严家!!严家不是你有资格撒野的地方!!”</p>

    乔夏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脚步都没挪一下,“我知道这是严家,我也没撒野,我家教好,说话声向来如此,谈不上失礼,倒是你,摔倒了把严家客厅弄的一团糟,还不赶紧收拾好不说,还对着客人大吼大叫。”</p>

    她轻笑的摇摇头,做了最后的总结,“所以,是你在撒野。”</p>

    “你……”韩伊婕气的都向后退了一步,谁料这一步,她又刚好踩到好不容易爬起身的唐玉儿脚背上。</p>

    砰……</p>

    两人再次以叠罗汉的形势摔在那……</p>

    乔夏默默别开了眼,嘴角的弧度,高高的弯起。</p>

    来严家,还真是……来对了。</p>

    “怎么回事!”客厅的门再次被推开,严醇风走了进来。</p>

    声音里没有轻佻和邪肆,竟然透着一股子的威严!</p>

    他走向乔夏,在唐玉儿和韩伊婕看来,严醇风就是在特别严肃的看着乔夏!</p>

    当即,韩伊婕心头一喜,心说就算严醇风不喜欢她,甚至是从不正眼看她,可她好歹也是他爸爸的女人!</p>

    这会儿自己被人整惨了,而且还是在严家,不管是出于对严家的脸面考虑还是冲严行书的脸面上想,严醇风对峙乔夏,肯定会给她们出头的!</p>

    当下,她啊的一下的就痛呼了起来,对严醇风告状,“醇风啊,你总算是来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在严家撒野,我和玉儿被她一推,腰都扭了,现在都站不起来!”</p>

    唐玉儿也跟着义愤填膺的说:“严大哥,这位乔小姐太过分了,我和妈好言相劝让她出去,她不仅不领情,还推了我们两次,严大哥,我们严家的人什么时候被一个外来女人这样欺负过!”</p>

    谁料,严醇风不理她们,还是一脸严肃的在乔夏身上打量:“乔夏,你怎么样?有没有被她们欺负了?”</p>

    有没有……被她们欺负了??</p>

    韩伊婕和唐玉儿瞪大了眼,直以为自己听错了!</p>

    不是这样的吧,肯定不是这样的,严醇风怎么会这么说话?她们才是严家的人,乔夏是外人啊!</p>

    唐玉儿见韩伊婕没个什么动静,以为真是自己听错了,于是又说:“严大哥,我们也没多大的事,就是腰扭了,可我们严家人在严家这么被一个外人欺负,你可一定要给我们做主啊!”</p>

    韩伊婕愕然的回头看唐玉儿,“玉儿,你……”她不会神经有毛病吧,严醇风都这样说了,摆明了他要帮的人是乔夏,可是唐玉儿却还这样送上去给他打脸?</p>

    唐玉儿又理解错了韩伊婕眼中的错愕,以为她是嫌自己把话说的轻了,当即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p>

    这下,韩伊婕更呆了。</p>

    那头,乔夏冲着严醇风摇了摇头,“我没事。”</p>

    严醇风这下终于看向了韩伊婕和唐玉儿两人,两人已经相互搀扶着,刚刚站起了身。</p>

    严醇风冷着脸看着她们,寒着声说了句:“严家什么时候有你们这两个人?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也有脸以严家人的身份欺负我的客人,做的太过,别怪我不客气。”</p>

    一语完毕,他连眼神都不再施舍给她们。</p>

    严醇风直接带着乔夏上了楼。</p>

    韩伊婕还听到严醇风一个劲儿的问乔夏怎么样,到底有没有哪里伤到,气的那叫一个酸爽。</p>

    唐玉儿也傻了,原来,刚才还真的不是她出现幻听。</p>

    “妈,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她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转角,当即回过头,阴阴的问韩伊婕。</p>

    韩伊婕气的冷哼,“什么关系?肯定是狗男女关系!这个死不要脸的女人,刚离婚就勾搭了别的男人,勾搭谁我也不管她,可她竟然不要脸的勾搭严醇风,这不是摆明了给我们脸色看吗?!该死的死女人,这样恶心人,总有一天会不得好死的!”</p>

    唐玉儿听了她的话,若有所思,“妈,如果他们真是这样关系的话,爸知道了,一定不会答应的吧,那到时候这乔夏,会被怎么打发呢?”</p>

    还有,如果辰冽也知道,乔夏竟然这样不知廉耻的勾搭上严醇风,那对乔夏的最后一点心,恐怕也终于可以了断了吧!说不准,还会厌恶死她!</p>

    韩伊婕眼睛一亮,“是,老头子是肯定不会答应,也不会容许乔夏这样的小贱人毁了他最宝贝的儿子的!”</p>

    “乔夏这一次,真是太不识好歹了。”竟然自己这样撞到了枪口上,唐玉儿揉着腰,“妈,那,我们先换衣服,等下一起去书房,看看爸和辰冽吧,得提醒他们不要忘了吃午餐的时间呢。” 百度嫂索#>笔>阁 —前妻的诱惑</p>

    “恩!”</p>

    ……</p>

    乔夏被严醇风带到了他的卧室,此刻坐在沙发上,简直被他满屋子的人脑骷髅模型给震的不知道说什么好。</p>

    她好奇的侧过头问摆弄着什么的严醇风:“你晚上睡梦中醒来,开灯去如厕,灯光一照,看到满屋子的骷髅头,就没什么反应?”</p>

    严醇风眨眨眼,“有什么反应?这些宝贝可都是我千辛万苦才淘来的,你看这个,是山顶洞人的头骨,好歹也会古文物,我宝贝还来不及。”</p>

    乔夏呵呵一笑:“反正我刚进来的时候,以为进了骷髅堆里。”</p>

    “……不识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