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诱惑 第72章 要带走严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2章 要带走严安

小说:前妻的诱惑 作者:柒世风流

    “那你想要怎么要回?”一直没说话,只顾着抽烟的严辰冽突然站起身,当即冲着唐玉儿低吼。

    唐玉儿被吼的有些懵了,她回来的时候就一直在不平,凭什么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的乔夏能够有资格拥有那种门卡,凭什么她还能和王邪站在一起,凭什么她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因为在z市发生的那些事情而憔悴。

    正常来说,乔夏不应该过的很凄惨吗?

    反倒是她和严辰冽,这一次他们满怀拿下籽料的目的而来,结果呢,不仅没拍到龙石种资料,还看了一出乔夏的花样再度变身秀。

    唐玉儿一想到严行书说的没有拍到籽料,就不许她进严家的话,她就焦躁的不能自抑。

    但是她还是冷静下来,想到了严安身上。

    严行书很喜欢严安的,如果她严安对她很亲,那她是不是还有机会嫁进严家?

    所以她刚才就一直在和严辰冽说着关于严安的问题,可是严辰冽就是一直在抽烟。

    她也看的出来他是在烦躁什么,可是现在还有什么问题是比她不能嫁给他还要严重的吗?

    不仅没有听到提议,还被严辰冽这样吼了一声,唐玉儿当即眼眶一红,“你去直接找乔夏啊,直接找乔夏把我们两的儿子要回来!你们都已经离婚了,在法律上儿子理所应当判给你,凭什么现在严安还跟在她的身边,竟然还跟着来了x市,乔夏想怎样?是想让严安一直跟着她住还是怎么的,她凭什么啊!”

    严辰冽只觉得脑袋突突的跳,伴随着唐玉儿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吵闹,他太阳穴都跳的发疼。

    耳膜更不用说了,被她吵得轰轰响。

    他实在忍无可忍,当即一把把烟灰缸摔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脆响,烟灰缸和大理石地面相触,没摔碎,却也摔坏了一角。

    唐玉儿终于停下了,她不可思议的手指着严辰冽,“你凶我,你竟然凶我!”

    严辰冽深吸了口气,强压下暴怒的气,他指了指浴室的方向,“听话,去洗澡。”

    “严辰冽,我要儿子,我要严安!我说我要严安,你到底听到了没有!”唐玉儿上前一步,紧抓着严辰冽的衬衫,比之之前的尖叫还要中气十足一些,“你说你是不是压根不想去找乔夏要严安,你是不是压根就打算把严安送给乔夏,你怎么还能对乔夏那么仁慈,都是乔夏啊,乔夏害的我不能嫁进你们家,都是她害的啊!”

    “你到底够了没有,越说越离谱,明明是你大哥在中间突然作乱!”严辰冽暴躁的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松了领带,只觉得异常疲惫,他以前和乔夏从来都不吵架的,最多是双方都互不理睬的冷战,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吵架竟然这么让人疲惫。“我今晚很累,我不想跟你吵,你洗洗睡吧,我今晚睡客厅。”

    严安是乔夏的儿子,乔夏怎么可能会让给他?

    再者……

    严辰冽看了陷入情绪中的唐玉儿,此时此刻,他心里突然产生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他觉得,就算是他把严安从乔夏的手中要了过来,唐玉儿也带不好,这对严安来说,是一种耽误。

    严安同样是他的儿子,他不想看到那样。

    沉默的垂眸,严辰冽一如今晚第一次和唐玉儿吵架一般,第一次无视她的情绪,走出了门。

    原地,唐玉儿不断的深呼吸,可还是忍受不住。

    胸腔起伏的厉害,她只觉得一股火气在胸口燃烧的旺盛,要是不发泄,她会被烧死的!

    这么多年来,她也已经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可是今晚……

    严辰冽那么维护乔夏,是不是对乔夏还余情未了?

    唐玉儿突然想到严辰冽那天晚上给乔夏打的七个电话,心口怒气一轰,她气的一把捡起地上的烟灰缸,狠狠的砸向不远处挂在墙上的液晶显示器。

    啪……

    屏幕的碎响,惊扰了刚出去才坐下的严辰冽。

    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进来一看,竟然看到这样的一幕。

    一时间,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脾气如此之大的唐玉儿。

    在他心里,唐玉儿向来都是温婉的女子,清新,美好,做什么都轻描淡写,轻轻柔柔的模样。

    可是今天,不管是她之前抓着他衬衫的模样还是现在这般举措,都将她之前的形象颠覆了。

    他抿着唇,矜傲的下巴微微抬着,可到底,终归没有多说什么。

    男人再次走出去,不过这次,却离开了这个房子。

    汽车轰鸣的声音,由近至远。

    唐玉儿站在窗口,睁着眼眸,眼睁睁的看着车子消失在夜幕下。

    她咬着牙,心里的怨恨简直到达了巅峰,“乔夏,都是你害的!我要你不得好死!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

    欧阳康健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乔夏被他带到谈判组办公室后就走了。

    pnc小组一组四人,但是整个pnc队,现在选出来的却有十组。

    乔夏被分在了1组,接下来的大半个月时间,她将要和这个组里的其他三人一起抽时间接受培训。

    组别淘汰赛,同样激烈。

    听说最后这十足里面,只会剩下五组。

    1组里负责策划的叫阮建,负责搜集资料和物料供应的叫宋子豪,还有一个负责联络的是个姑娘,叫杨梓墨,而她负责一线的谈判。

    一天下来,相处都还算可以。

    乔夏仔细观察了这三个人,阮建深沉内敛不善言谈,宋子豪细心外向和谁都好像能打成一片,至于杨梓墨,她却有点不太喜欢。

    这姑娘长的不错,并且很会利用自己这个优势。

    也许男人会喜欢她的娇柔造作,可是在她看来,那做作的感觉像极了唐玉儿,总之,她不太喜欢这类女人。

    但是,她不会把个人的喜好和工作联系到一起。

    既然被选拔进来,那肯定是有出彩的地方的。

    乔夏从来都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这也是她多年在商场打拼下来的心得。

    三人对她这个刚上位就成重案组成员及谈判成员的人非常感兴趣,下班时候她们这一组还走在一起。

    宋子豪提议今天晚上大家可以聚一下餐,乔夏想了想,觉得可以。

    严安在欧阳康健家一直由他老婆奚美娟在带,对于这个婶婶,她还是很放心的。

    可就在这时,这位让她放心的婶婶突然打来电话,语气焦急,“乔夏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家里来了个女人,说是安安的亲妈妈,要来带走安安啊!”

    乔夏的心,倏然一下提了起来。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