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的诱惑 第76章 我会上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6章 我会上诉

小说:前妻的诱惑 作者:柒世风流

    大概,这是严辰冽认识唐玉儿以来,见识过她的最让他不可忍受的一面吧。

    至少在此时此刻,严辰冽是如此的嫌恶。

    “我说,走。”三个字,再也没有了之前强破带上的柔软。

    冷冷的,不含感情。

    “辰冽,可是严安还在这里,我要严安啊。”唐玉儿还是抓着他,一个劲儿的摇头。

    今天已经这样闹过了,下次乔夏肯定就会有了警惕。

    何况,严辰冽今天竟然还是表现出,让乔夏带严安的态度,她知道自己今天的行径,或许是让他不高兴了。

    可是,她有什么办法?

    总之今天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带严安走。

    唐玉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子飞转,不一会儿,她看向了对面打开的窗台。

    她盯着窗台,又开口说道:“辰冽,安安是我们的儿子,我们今天要是不带走他,继续让他留在乔夏这里,我们谁都没有办法保证乔夏这个恶毒的女人会把安安教导成什么样子的,刚才安安对我说的那些话,你不是没有听到啊,求你,想想办法,让我们带走安安好不好?”

    “严安现在更喜欢在她这里。”他紧绷了下颚,回了一句。

    唐玉儿的心渐渐凉下去,“那你呢,你怎么想的?你的意思也是让严安留在这里?”

    严辰冽没有回答,可是他的沉默,却给了唐玉儿答案。

    连乔夏都有些诧异的看向了他。

    不过很快,乔夏就冷笑的说了一句,“假好心。”

    严辰冽的身体一僵,望向了他,张了张嘴,终归没有说什么。

    而此时,唐玉儿终于放开了他。

    严辰冽刚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终于能离开这里了的时候,却见唐玉儿直接扑向窗口,纤细柔软的身体直接冲着窗台半仰。

    她只要再一个弯腰,就会掉下去。

    “严辰冽,今天你不带走严安,我也就不走了!”唐玉儿哭着冲着严辰冽说完之后,又看向了乔夏,“今天我要是死在这里,看你还有什么好日子过,乔夏,我瞧不起你啊,别人的儿子你养了那么多年就算了,现在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儿子了,还要养,你这样的女人,抢人家老公,抢人家儿子,你到底还有什么东西是不抢的啊!”

    简直是……颠倒黑白。

    乔夏冷眼看着,冷耳听着,抱着严安,连眼神都决定不再给唐玉儿一分一毫。

    “有的人就是太自以为是了,以为自己跳个楼,所有人的视线都会围绕着她转,也不知道这人知不知道啊,在我们心里,还特么真就巴不得她早死呢,这样的女人活着是给我们广大女性同胞丢脸啊,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她现在有跳楼的觉悟,老娘我还真的是准备鼓掌呢!”奚美娟哼哼的,大声说着吐槽之语。

    在乔夏听来,美娟婶婶真是越发的可爱了。

    是啊,唐玉儿以为她跳个楼,她就会害怕她真的跳下去而把严安让给她?

    让?

    你直接跳吧!

    乔夏饶有性质的看向严辰冽,她们可以不管唐玉儿的死活,可是严辰冽却不行吧。

    唐玉儿跳楼就是为了逼这个男人表态,让他来跟她要孩子。

    呵,看着严辰冽的脸色僵成一线,简直黑到了家里,乔夏真心恨不得给唐玉儿跳楼威胁的举动鼓掌。

    “玉儿,听话,下来,我们回去。”严辰冽咬着牙,放在西装裤里的双手,早已经握成了拳头。

    是,他不能不管唐玉儿。

    哪怕他现在厌恶成这样!

    可是唐玉儿不听,泪眼朦胧的只重复着一句话,“辰冽,我要严安!”

    严安,严安,严安本来有可能被你好好养在身边,可是你自己却不断作死,把严安推的远远的。

    你这样一个动不动就带人过来抢人,现在还以自杀威胁的妈妈,严安怎么可能不怕?怎么可能还待见你?怎么可能还愿意跟你回去?

    严辰冽几乎是用了全力,才没有把上面的话说出口。

    他累了,他也倦了,脑子懵疼,太阳穴处擂鼓声声,仿佛要炸裂开似的!

    “这娘们要不要这样啊,要跳就直接跳,哪里来的这么多话,喂,要不要东哥帮你一把,给你来一枪啊?”叶东挠了挠耳朵,冲着唐玉儿喊了一声。

    这闹剧看的简直眼痛。

    大概是真的有被他这话刺到,唐玉儿看着无动于衷的严辰冽,竟然一急,真的一个挺身,坐上了窗台。

    此刻,窗外的夕阳已经缓缓的落下,大片火红的晚霞照应着整片天空。

    唐玉儿坐在窗口,脸左右两边都肿起,原本盘起的长发有几缕也错落下来,衣衫被拉的不整,像是一个疯子一般。

    毫无形象。

    火红的晚霞照应在她的身后,她起来,甚至有几分渗人的。

    而她却完全不知。

    乔夏在心里默默的摇头,曾经输给这样一个女人,她觉得丢脸。

    就听的唐玉儿突然对严辰冽说:“其实我知道,你一直都不爱我,你爱的,一直都是那个女人,以前我是不介意的,我不会跟那个女人计较什么,可是现在,我真的非常介意,严辰冽,我以死相逼,你依旧无动于衷,你的心里没有我,你的心里还有乔夏,我问你啊,那你的心里还有那个女人吗!你想知道那个女人在走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事吗?恩?你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她吗!”

    乔夏看到,原本微垂着眉眼的严辰冽,猛然一下抬起了头。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喊出了声,“你说什么!”

    唐玉儿狂笑,可她却从窗台上下来了。

    她甚至还拍了拍手,情绪也都稳定下来。

    她指着乔夏,一字一句冲着严辰冽说道:“把孩子从这个女人身边要回来,我就告诉你当年的全部真相,否则,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了。”

    那么多人站着,可是房间里,只剩下唐玉儿一个人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乔夏感觉到严辰冽动了。

    他转头看向了她,沉默了一会儿,微微开口,“乔夏,我知道你不会把严安让给我,但是我会上诉,争夺严安的抚养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