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驯君记 第18章 又被坑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8章 又被坑了

小说:宠妃驯君记 作者:醉流酥
第17章 高规格侍女←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19章 下马威

    她梦见臭老道穿着一身金黄帝袍,头戴金冠,胡子都刮干净了,一身威严,气度不凡,却不是坐在金銮殿,而是站在一山之巅,风吹袖袍猎猎,他转过身来,对她说话。

    但是不管她怎么用心去听,却总是听不到他说什么,气得她直跳,叫着臭老道臭老道,你是不是哑了?

    臭老道平时穿着灰扑扑的道袍,胡子拉渣,哪里有过这样光鲜威严的样子。

    她是不是想念臭老道了,所以才会梦见他?

    不过,臭老道有什么可想念的,整天就知道给她布置各种各样的任务,真是讨厌死了。

    “想什么?还不下来!你难道要主子背你进城?”鹰的吼声在耳边炸响,楼柒下意识地就一巴掌扇了过去。该死,她最讨厌还不是十分清醒的时候有人在耳边吵她了!

    而就在她正好一手扇出去的时候,沉煞将她放了下来,所以赶车而来的人并没有看到她刚才是被沉煞背着。

    但是,她挥出的手凛凛向着鹰而去,刚来的人是看到了。

    “扑哧”一声,有人揶揄地笑了起来:“哈哈,鹰,出去一趟,你都讨了恶婆娘了?”

    这声音明快清澈,顿时就让楼柒清醒了过来,循声转过头去,这一看,她的下巴差点掉了下来。她首先看到的就是八匹华丽丽赤色汗血马!身上头上拉结着金光闪闪装饰,拉着一架暗红鎏金奢华无比的马车,车厢极大,尖尖厢顶嵌着硕大一颗夜明珠,车窗上挂着暗黑绣红龙的车帘子,这真是够奢华的啊。

    看完了这一切之后她才看到了坐在车夫位置上的男子。那是一个长得极美貌的男人,鹅脸蛋,肤白如凝脂,眉目如画,穿着白色绣银线的袍子,就是那执着马鞭的手也是白皙修长极为好看。这是与沉煞和鹰不同类型的一个美男,如果说沉煞是帝君霸气,鹰卫是明快俊朗如阳光,那么这一位就是清风明月了。

    陈十忍不住搓了搓手臂,只觉得周边突然气压聚降,开始发寒。仔细观察,这冷气是自家主子身上散发出来的,嗯,原因么......

    “咳咳,楼姑娘!”要不要看月卫看得这么入迷啊!

    楼柒从美色中回过神来,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某帝君,又是下意识地道:“沉煞,你是最帅的!”

    “噗!”

    月卫控制不住喷了,但是却被自己口水噎到,“咳咳咳!这,鹰,你家恶婆娘好大的胆子,竟敢直呼主子姓名!”还有,真是够会拍马屁的!哪里来的这一大胆逗比?穿的那叫什么衣服?怎么能靠主子那么近?

    “我哪来这样的恶婆娘!月,你不要乱喷!这是主子新收的侍女,叫楼柒!”鹰刚才就扣住了楼柒扇过来的手,这时瞪了她一眼,甩开。“这是月卫大人,我警告你啊,别对着月犯花痴!”

    “你才花痴,我这是欣赏,欣赏懂不?”楼柒翻了个白眼,见沉煞已经走向马车,忙跟着走过去,正要上车,鹰卫从后面拎住她的衣领:“我们已经到了破域界内,你最好记着你侍女的本份,这车,是主子的专座,有你的份吗?”

    靠,还有没有人权,她不能上车,难道要走着去?这叫什么破域啊,果然够破的,极目望去都是荒原,远远有巍峨一大山,哪里有城池的踪影?这是要她走到哪里去啊?

    正腹诽着,鹰和陈十都是一声长啸,紧接着,她便听到了哒哒哒哒的马蹄声,然后视野里有几匹骏马正奔驰而来。

    靠之,又是汗血宝马啊!不是说这种宝马难寻吗?怎么在这里跟大白菜似的?要不要这么奢侈啊!

    那几匹马奔了过来,陈十自己走向其中一匹,摸了摸,然后动作潇洒地一跃而上,策马走到马车后。

    “我带你!”鹰扯着楼柒就要走向其中一匹高头大马,他是觉得她应该不会骑马的。虽然他带着个女人,还是奇装异服的女人进城可能会让无数人芳心破碎,但是为了主子,还是忍了。

    已经步上奢华大马车的沉煞身形身一顿,没有回头,声音却沉沉传来:“让她自己骑。”

    鹰一愣,然后幸灾乐祸地看着楼柒道:“帮不了你。”

    主子的话就是圣旨。

    然后他果真不再理会楼柒,转身也跃上一马,策马到马车前去,鹰坐在汗血宝马上面的姿态很是英气,就这样子相信可以迷倒一大片的女人的。但是楼柒只是翻了个白眼,这几天相处下来,她觉得自己跟鹰一定是八字相冲,原谅她不想欣赏他的俊了。

    月卫大人含笑地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挥鞭,那鞭子也没有抽到马身上,八匹宝马却立即就迈开腿跟在鹰后面掉头,向着那巍峨高山驰骋而去,马车在她眼前驰过,端坐在车里的沉煞笔直坐着,也没有转头自窗口看她一眼。

    陈十在后,转头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但是也没有停下。

    这一回,算是她再一次见识沉煞的喜怒无常。

    本来还好好的,突然间好像谁欠了他七八百万似的,一下子翻脸不认人了。原来还愿亲自背她,现在连让她同坐一马车都不肯。

    啧啧,这男人啊,真是让人很想下战书打一架啊。

    看着人和马车远去,似乎真的要把她一个人抛下一样,楼柒撇了撇嘴,几天相处,她算是有点儿明白沉煞其人,要是她这会儿敢真的自己跑掉,估计接下来有得她受的。

    而且,这地方前右左右皆无人烟,她要去哪?

    不就是试探她么?

    不就是试探她么!

    就算让他知道她会骑马,那又怎么样!

    楼柒挑了挑眉,活动了下四肢,对着几匹看似无主实则可能是破域这几个人的座骑的汗血宝马,挑中了其中一匹野性最强的。

    对着那马勾了勾食指,道:“马儿,过来,就是你了。”

    那马低低嘶鸣一声,还真的朝她走了过来。楼柒足尖一点,身子如同飞燕一冲而起,稳稳落在马鞍上,手拉缰绳,伏下身子在马耳朵旁低声说了几句话,手指打了个诀,那马就嘶鸣一声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风在耳边呼呼而过,整个人像在飞。

    楼柒心情大好。

    很久没有这样策马飞驰了,而且从来没有骑过血统这样好、猛得跟传说一样的汗血宝马!说实在的,现代虽然也有汗血,但是也只是比普通马要好,并没有跟传说中的那样传奇。

    但是现在这些汗血宝马,真是让她心花怒放啊!

    哒哒哒,马蹄声自后面追来,伴着女子娇脆的肆意的飞扬的笑声。“哈哈,好马儿!”

    马车内沉煞转过脸,望向窗外,楼柒正与马车并驾齐驱,侧头看了进来,那张脸在早晨的阳光下明媚得几乎能闪花他的眼睛。

    “你会骑马。”他说道。而且,马技还相当地好,更重要的一点是,她竟然选了他的备用坐骑,那马还如此听话。

    楼柒并不知道自己被试出来更多,远不止暴露自己会骑马的事实。

    她这会儿心情正好,便对他挑眉道:“我会骑马,但是骑术一般般而已。”

    一般般?

    沉煞低下头去,没让她看到自己嘴角的那一抹笑意。

    “你到后面跟着陈十一起。”月卫大人看了她一眼,道:“没有人可以跟主子的马车并驾齐驱,你只是个侍女,在破域,记好你的身份。”

    月卫大人说话,内容与鹰其实没有多大区别,不过他说的语气很轻。楼染也不想在这一件事上跟他们一个人吵,不就是到后面去嘛,有什么关系。

    她退了退,让马车过去,自己与陈十并驱前行。

    陈十看着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话就说啊!”

    “楼姑娘,你太厉害了。”

    楼柒就是一惊,滴汗,她怎么又厉害了?“什么意思?我不厉害啊,一点也不。”

    “这匹马叫踏雪,性烈得很,而且曾经以一敌四野狼,四狼全灭,踏雪无半点伤口。四卫没有人能够驯服,只有主子可以。踏雪跟主子的爱马飞痕是同一血脉,不过,主子因为有飞痕了,所以才放任着踏雪在这片荒原继续野着。你这一来就驯服了踏雪,你还说你不厉害?”

    我靠之!!!

    楼柒心里直爆粗。

    原来,沉煞那家伙硬要她自己骑马,还有这么一个坑在这里!她哪里知道这踏雪还有这样的背景和风光战绩!

    太坑人了。实在是太坑人了!防不胜防啊!还是应该说,她本来就是这么出色,难以掩盖自身光芒啊...啊呸!

    楼柒欲哭无泪,本来飞扬的心也瞬间沮丧起来。

    “楼姑娘,你是怎么办到的?”陈十看着她的目光,简直是崇拜了。

    楼柒心里直叹,她不要被崇拜啊,被崇拜可不是什么好事,那代表着,她有可能要做得更多,更累!非她所愿。

    “陈十,你不如跟我讲讲,破域是怎么样的吧。”楼柒决定拉开话题。

    但也正是这个问题,引起了陈十的滔滔不绝,以及他对沉煞如滚滚长江般的崇拜,但是楼柒听了他的讲述,倒是对沉煞也相当佩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