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驯君记 第31章 她是奸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1章 她是奸细

小说:宠妃驯君记 作者:醉流酥
第30章 见令如见君←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32章 指责

    “戒酒戒荤腥,戒女色,不许运用内力,这几点,能做到吧?”她又重复了一遍。

    沉煞微微点了点头。

    “还有一个要求,答应了我才动手。”

    “说。”

    “等会我动手,只许看不许问。”

    “好。”沉煞并不知道她要怎么做,但是肯定是他们不常见的手法,又或是称得上诡异的。她不让问,他便不问。

    “很好,我现在替你压制咒术,可能会有点痛,你忍着。”

    楼柒的话音见落,立即就挥起破杀,冰冰寒芒朝他的胸膛就要刺下去。在这个过程中,楼柒看着沉煞的眼睛,她这么个动作,一般人肯定都是下意识的起了防备或是害怕之意的,瞳孔会有变化。但是破杀的刃口已经碰到了他的胸膛,他还是很平静的样子,瞳孔没有变化。

    楼柒不禁一扬唇。这家伙是不是太过信任她了?这种信任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

    破杀到底没有刺进他的胸膛,只是在他的胸口刻划了一阵。在身上雕画的滋味能有多好?痛,是真痛。但是沉煞硬是忍着,一声都不吭。

    而就在他已经只是这样便是完了的时候,却见她一手执着破杀,一手举到他胸口上方,破杀在她的食指指腹上飞快一划,鲜红的血珠一下子就滴了下来。刚才胸膛被划出一张图来都脸色没变的沉煞,在这时却眸光一闪。

    楼柒滴血的指腹自他胸膛上的符画一笔一笔地描了过去,等于是用她的血将那个图形再绘了一遍。

    沉煞只觉得在她的指手划过的同时,有什么体里的寒气和表面的炙热都在飞速地退去,一种让人觉得异常舒服的清凉自她的手指传进他的身体,如同一个气势惊人的将军,逼得敌人节节败退。

    他眼里的血丝已经退去,那双眸子恢复了幽深的黑。他看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看着她眉目如画,看着她红唇紧抿,看着她的脸色缓缓地变得苍白,看着她眸子里的专注与认真,心里某一处突然悄然崩塌了。

    这是上天赐给他的吧。

    一定是。

    楼柒终于以自己的画绘制完最后一笔,她收回手,也不见她怎么做的,本来一直在流血的手指就突然止血了。

    这时,她叫了一声神医。

    早已经把药丸化好的神医站在外边不敢打扰,听到她的叫声才应了一下。

    “拿来。”

    楼柒伸出手去,神医忙把那药水递给了她。

    楼柒接过来,并没有立即用上,而是端到了鼻下,仔细地嗅了嗅,神色明显一松。药水没问题,至少神医是可信的。她看了沉煞一眼,表达了这个意思。

    然后,她坐到一旁,以一手将沉煞扶坐起来,把碗凑到他唇边,道:“喝两口,不要全喝完,还有用。”

    “嗯。”沉煞没有半分犹豫,就着她的手喝了两口。他原本以为这药水会是异常难喝,没有想到入口却竟然是甘甜的,不由得讶然地看了一眼楼柒。

    楼柒知道他的意思,耸了耸肩道:“我的怪僻,我不喜欢苦的东西。”所以,什么药她都改良过了,虽然不一定味道好,但是至少不苦,有一些还很甜。像是刚才那一颗,明明是药性很霸道的药,也给她改良成了甜的。

    沉煞一阵无语,但是又觉得这丫头很特别。“你的意思是,这药是你自己制的?”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楼柒一滞,得,她又自己暴露了。

    “躺下!”恼怒之下,她的语气就差了起来,只听得帐外的神医和鹰嘴角一抽。

    沉煞倒是没有计较,躺了下去,就见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一只毛笔,笔筒很短,毫毛又白很累,用那笔蘸了药水,然后又再次在他胸膛上描画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牢区后山却遇到了破域三年来最厉害的一次进攻和危机。

    曾流云一转头就看到了扶着雪卫正从水牢里出来的月卫,立即就迎了过去,担心地看着雪卫,道:“雪卫没事吧?”

    雪卫面色不愉,看着他道:“曾流云,你速去抵挡外敌,本卫不需要你担心!”

    刚刚说完,一侍卫的身子被人拍飞了过来,正好重重地落在他们面前,砰的一声,那侍卫痛苦地喷着血,全身抽了几下,彻底地死去。

    曾流云的脸色大变,那是他手下的精英!

    “该死!”他愤怒地转过身,却见战场已经递进到了九霄殿内。牢区被攻破了。

    “哈哈哈,我们进来了!破域九霄殿,也不过如此嘛!兄弟们,给我杀。”一道冷邪的声音响了起来。

    月卫定睛看去,三十六人来袭,大战了这么久,对方竟然还剩下三十三人,不过是折损了三人而已!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引他们入阵!”大敌当前,曾流云也的确不敢再顾着雪卫,立即就挥剑冲了过去。

    “你们过来。”月卫对着两名执剑的侍女叫道。

    牢区也会有女犯,所以这里也会有识武功的侍女。

    两名侍女过来之后,月卫将雪卫交给了她们:“带着雪卫大人到三重殿去!”

    “月,你呢?”雪卫被两名侍女一左一右扶着,着急地看了眼月卫。

    “我得暂时留在这里帮华于存和曾流云,去吧。”

    雪卫边走边回头,见月已经冲了上去,与其中一的名黑衣蒙面男人打了起来,不由得咬了咬牙。要不是她被主子打成重伤,这会儿也能够跟月一起冲上去战斗。该死的,竟然敢到九霄殿来撒野!“华于存到底是吃什么的?怎么会这么容易被人攻打上来?”

    其中一名侍女好像是有话憋得久了,听得她这么一问,立即就说道:“雪卫大人,不怪华统领,我们怀疑九霄殿里有内奸!”

    “什么?”雪卫脸色一冷,瞪了她一眼:“胡说八道!九霄殿里从来没有奸细可以混进来!你这话的意思,是把我们四卫当傻瓜吗?”九霄殿里每进一个人,他们都会彻查对方的底细,确认无误,并且还会派专人暗中观察一段时间。

    说九霄殿里有内奸,那岂不是就在说他们的工作不力?

    那侍女见她沉下脸不由一惊,急急解释道:“属下没有这个意思!”

    另一侍女立即接过话道:“我们说的是,楼柒姑娘!”

    楼柒这个名字一出,雪卫就咬牙切齿起来,眼底也浮起了一阵阴郁,“说清楚。”

    “楼柒姑娘是鹰卫大人送到牢区的,但是只关了一个时辰多些,也不知道她使了什么诡计,弄得华统领不得不把她带了出去,还给她准备了一席丰盛午餐!”

    雪卫听得脸越来越沉。

    侍女看了她一眼,又继续说了下去:“午餐之后,我们亲眼见到华统领带着楼柒姑娘去了后山茶阵,因为我们觉得奇怪,也怕华统领要人时找不到,便远远地跟着。后来,我们见到楼柒姑娘把茶阵给破了!”

    “你说什么?”雪卫大惊,“她破了茶山七杀阵?”

    这怎么可能呢?就连她当初试阵的时候都是很狼狈地堪堪从那阵法中闯了出来,不过那个时候她心里清楚得很,她那次是运气好,正好被她撞出了生路!并不是她真的懂得破阵!可是现在她听到了什么?楼柒那个女人,把七杀阵给破了?

    “然后呢?”

    “然后她一个人离开了,华统领在那里研究多了一会才离开。可是接下来,鹰卫到水牢找楼柒姑娘,却发现她失踪了!下午,鹰卫大人和华统领带着人差点把牢区给翻了过来,还是没有找到她!也就是在那个混乱的时候,敌人从破了的七杀阵中闯了上来,攻进了牢区!”

    有这么巧合吗?

    楼柒破了七杀阵,然后闹失踪,以致牢区的守卫们把精力都放在搜寻她这一件事情上,忽略了守卫,然后那些人就攻了上来!

    楼柒是跟着主子回来的,一来就破格进了三重殿!住了一个晚上就出事了,有这么巧合的吗?雪卫想起自己昨晚莫名其妙的毒,早上控制不住的情绪,眼里一下子迸出了火光。

    是她,一定是她!她不知道给她下了什么毒,然后又迷惑了主子带她到议事厅,故意用挑衅的目光激怒自己,然后引自己出手!摔碎了主子最爱的瓷床,设计进了牢区,又使诡计让华于存带她到七杀阵处!

    好狠,好毒。这一步步都是计算好的!

    那个女人一定是奸细!只有她的身份是没有经过他们确认查证的!是她!

    所有的事情在雪卫脑子里梳理了一遍,楼柒的疑点越来越多!最后,她几乎肯定,楼柒就是内奸,就是她把人引出来的!

    她惊叫了一声:“完了,她昨晚在三重殿,一定把三重殿的情况摸清楚了,主子危险!”

    两名侍卫也是脸色一白。

    “快,你们一人扶着我去三重殿就好,另一人速速回去叫月卫大人,那些人先不管,回三重殿保护主子!”

    她语气急切慌张,让两名侍女也紧张不已,当下立即就按她的命令行事。

    月卫接到传话,心中也是大惊,但是他想的是,主子哪里是那么容易被人蒙骗的人!如果说楼柒真的是奸细,那肯定是一个超厉害的对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