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驯君记 第34章 疑惑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4章 疑惑

小说:宠妃驯君记 作者:醉流酥
第33章 西疆王子←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35章 咒术有解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沉煞至少会应酬多两句的时候,某人身影如同苍鹰一般向着西长离就冲了过去!

    楼柒根本就来不及拉住他!

    该死,说了不许动用内力,他竟然当耳边风!

    楼柒这一怒,手里两颗药丸就射向了那两名拎着人质的男人嘴里。

    那两个男人正注意着瞬间与沉煞打在一起,身形拔高了几米的西长离,嘴巴正好不约而同地有些微张,楼柒的力道很强,两颗药精准地射入了他们嘴巴里。待他们意识过来时,那入嘴即化的药丸早就已经化了,吐也吐不出来。

    “救人!”她立即就对月和鹰喝道。

    月卫和鹰卫刚才就看到了她的动作,现在见那两个男人好像突然晕迷了一样站在原地就倒了下去,两人都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但是听到了楼柒的话之后他们迅速回过神,立即就飞扑了过去。

    那两个男人吃了楼柒的药几乎是立即就晕倒了,自然也就没有办法抓住华于存和曾流云,另外那些人过来之前也是经过一番恶斗的,三十六人剩下这二十八人,不可能连一点疲倦都没有。侍卫们不是他们的敌手,但是现在可是四卫之二,鹰和月的功夫要甩他们一条街!所以虽然他们虽然都极快地反应过来,却还是比鹰和月慢了一步。

    鹰和月配合默契,竟然不是一个人救一个,月双掌疾快拍出,将围在旁边的人拍得退了两米远,鹰则一手一个,将人抓着,飞身射向寝殿,楼柒已经早一步掠过去推开门,他便用巧劲将人抛了进去。

    “神医,看看他们!”

    抛了一句之后,他又转身回掠,加入月卫。

    暗二守着殿门,天一的注意力只在沉煞身上,楼柒看了一眼,道:“你去帮鹰卫和月卫。”

    她是拥有帝君令牌的,而且刚才天一也看到了,帝君竟然允许她站在背后,所以她的话便如同帝君的命令。

    “是!”

    天一应着,持剑杀了过去。

    他的剑法凌厉,功夫与月卫不相上下,三人对二十六名西疆高手也没有落于下风,而且还有高处数十弓箭手严阵以待。楼柒心里微松,这场面算是控制住了。

    她的注意力便只放在了沉煞和西长离身上。

    沉大杀嚣的功夫她是早就见识过的,西长离竟然可以与他对上,功夫也是一等一地高!两人身影飞掠,足尖不时在树枝上或是假山石上点过,竟是从未落地过。

    两人都没有用兵器,四掌相对,掌风如同实质,拍过的地方飞砂走石,地面上的青砖都寸寸开裂。

    楼柒却看得暗惊,如果说沉煞没有中咒术的话她一点儿都不担心,但是他所中的咒术很是霸道,虽然被她压制住,但是动用内力的话会有可能冲破压制,到时候咒术会加强,怕他根本就承受不住。但是她明白他为什么要动手,因为西长离的功夫在月和鹰之上!如果他不动手,他们根本就不是西长离的敌手!

    楼柒也对他的骄傲有了更深一层认识,既然要动手,那肯定是他先出手,绝不会被动地给人压着打!

    西长离面对沉煞,那本来一直自得的脸色也不复存在了,而是一脸凝重。十年前他们之前有过一次比试,那时沉煞略输他一筹,但是现在,他却发现沉煞已经胜过他不止一筹!

    沉煞改掌为拳,一拳朝着他的脸直直轰了过来,西长离心中一凛,身形急晃,但是沉煞竟然像是算准了他要往那边闪一样,那一拳是虚招,另一拳紧接而上,正正往他闪避的方向轰了过去。

    砰的一声,那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西长离脸上。

    西长离的身形直接被揍得斜飞了出去,在半空中,楼柒见到了他的脸,沉煞那一拳的力道,直接让他的脸立即就红肿了起来,俊美的脸马上打了大大的折扣。

    哼,别以为他没看到,之前,那女人看着这张脸的时候,目光竟然是欣赏的!

    如此,他便为这张脸添上一些颜色!

    沉煞一击得手,根本没有半秒犹豫,立即又飞射而上,一掌再度拍出!掌风凌厉霸道中带着一丝几乎毁天灭地的气势,西长离心中一凛,不由得叫了出来:“争天掌!”

    “离王子小心了。”霸气的攻击中,沉煞还似是很有风度地提醒了人家一句。

    在他的掌风之下,空气似乎都有些波动扭曲,那手掌眨眼间便已经拍到了西长离的胸前。西长离终于是脸色大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避开!争天掌,大成之后,掌风自带粘力,霸道性烈,能够锁定对手,巨大的慑力会阻止对手逃避,无可奈何逃脱不得地站在原地等着被一掌拍成肉酱!

    西长离原以为这说话太过言过其实,现在才知道那说法是真的!他现在整个人被锁定,竟然挣脱不得!

    西长离咬了咬牙,飞快地把手探进腰间。

    楼柒一直就在注意他,见了他这动作心已经是一紧,再看到他拿出来的东西,一只黑木毫毛笔,瞬间脸色就是一变,不由得叫了出来:“小心他那支笔,不要让他点中!”

    她这一声暴喝,的确是提醒了沉煞,同时也让西长离心头暗惊,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过来。是谁,竟然懂得他们西疆咒术?

    高手过招,哪容分神?何况面对的是沉煞!

    沉煞一掌正拍中西长离的胸口,争天掌,未拍中之前气势惊人,却在拍中之后无声无息,甚至软绵无力的样子。可是西长离脸色却是大变,手腕一翻,那支笔就向沉煞的手腕点了过去。

    “中!”

    “想太多。”沉煞冷冷说着,足尖一点,整个人腾空升高,同时,一脚朝他的胸口又踢了过去。

    西长离的确也不是废物,在这样的劣势之下并未慌乱,强压下喉头的腥甜,左手往后一拍,借着这掌风止住了去势,稳住了身形。

    但是刚一站定,那口血却再忍不住,噗的一声狂喷了出来。

    同时,鹰正一剑刺入一个黑衣男人胸口,月正一脚将一人狠狠飞踢了出去,那人摔落在地上,抽搐了一几下,了无生息了。

    这一会功夫,那之前在牢区大杀四方的二十几人,便只剩下了十五六。

    十五六人涌到西子离身边,将他护在身后,一个个紧张地看着沉煞。

    “呵呵,”西长离突然低低笑了起来:“没想到,本王子精心准备了数月之久的计划,还是功亏一篑了!”

    这计划中,最大的失败就是沉煞的咒术竟然没有发作!

    如果他的咒术发作,这里有谁会是他的对手?就连沉煞本人也只能任他鱼肉!

    “九霄殿不是谁都可以肖想的。”沉煞站在那里,看起来还没有尽全力,一副淡淡的模样。

    “我们走!”

    西长离下了令。

    鹰冷哼一声:“想走?”

    “让他们走。”楼柒却走了过来,拦住了他,并举起了手里的令牌,那些在高处的弓箭手都隐了下去。

    “走!”西长离深深地看了楼柒一眼,带着众人立即飞掠离开了。

    沉煞面沉如水,但却依然站在原什么也没有说。

    “主子,我们不追?”鹰很纳闷。

    “西长离虽然受了重伤,但是西疆很多种秘法可以让人在重时间内压制内力,将功力恢复到九成,你觉得你追上去是他的对手吗?”楼柒哼了一声。

    鹰一下子就把矛头对准了她:“你说说,为什么要放他们走?”

    “我刚才说的不是理由?你耳朵是聋了吗?”楼柒白了他一眼。

    沉煞看着她,缓缓说了两个字:“过来。”

    楼柒心知肚明,但是一腔怒火却是压制不住,瞪着他:“混蛋。”

    “你敢辱骂主子?”鹰一手就抓向她,楼柒脚下一错,诡异地闪开了,还是走向了沉煞,刚伸出手去,那高大的身躯就倾向她,把大部分重量都放在了她身上。

    “重死了!”楼柒怒。

    “主子可是咒术又发作了?”鹰大惊失色,就要过来扶住沉煞,沉煞扫了他一眼,他伸出的手僵在半空。

    楼柒扶着他进了寝殿,扫了眼躺在地上的曾流云和华于存,还有坐在一旁脸色苍白的雪卫,扭头对鹰道:“把他们都弄出去!”

    “你什么态度!先看看主子!”

    鹰怒,但还是叫了侍卫进来,把他们抬了出去。神医也被扶了出去。

    月卫若有所思地看着楼柒,问道:“主子怎么样?”

    楼柒索性就不回答了。怎么样?要不是她在这里,那他肯定要死了,但现在她在啊,她是在,可是对于这么不听话的人,她很生气好不好?

    沉煞之所以不下令追杀西长离,也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咒术又有了要发作的迹象。与西长离打斗一场,之前的压制已经松动。

    “你们该做什么去做什么。”她吸了口气,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

    月卫皱起了眉,却见沉煞挥了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等他们都出去之后,寝殿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楼柒立即双手岔腰,怒瞪着他道:“你是不是也怀疑我是奸细?”

    “你不是。”

    如果她奸细,在迷之谷她都有机会杀他了,何不动手?如果她是奸细,这一次不替他压制咒术发作就行了,还要浪费精力?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