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驯君记 第37章 请命杀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7章 请命杀人

小说:宠妃驯君记 作者:醉流酥

    两人一同浮出了水面,急喘着换气。

    天影喘过气来,立即对楼柒道:“感谢楼姑娘救命之恩。”

    “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呢,原来是个笨蛋。急有什么用?”楼柒瞪了他一眼,刚才只要她再慢上半秒钟,他就要被那怪虫咬到了,不是她恐吓他的,是被那种怪虫咬到,确实是药石无医!臭老道说他研究了很多年都没有研究出来!

    说完,她又深吸了口气,再度潜回了水里。天影立即也跟了下去。

    每一株阴阳草的根部只会有一条怪虫,已经被楼柒杀了。天影见楼柒拿着匕首,在自己的手指上刮了一刀,将鲜血凑了过去,点上那株阴阳草。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阴阳草竟然瞬间好像活起来了一样,开始吸着楼柒的鲜血!天影似乎还能够听到咕噜咕噜好像在大口吞咽的声音!

    这真是诡异得他无法相信!

    以这吸血的速度,那得要吸掉多少血?

    但是这时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帮她的忙,也不知道怎么帮忙!想了想,他也咬破自己的手指头,正要伸过去,楼柒却摇了摇头。

    他并不敢自做主张,只能看着那株阴阳草继续疯狂地吸着她的血。

    过了一会,楼柒才把手抽开,将匕首收了起来,手指将那株阴阳草挖了出来。天影只觉得她的手法也有点儿特别,是这边挖两下,那边挖两下,好像是在摸着那草的根须一样。

    这的确是一个经验活,一定要有过实际操作才能学会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教得会。

    终于把那株阴阳草挖了出来,她将它放入了瓶子里,顺便装满了水,将盖子盖上。

    两人终于出了水面,楼柒才算是松了口气。

    但是天影这个时候却不知道说什么,因为楼柒的脸色很是苍白!

    需要在他的帮忙下,她才能够爬上那石头。上去之后,她直接躺倒在上面喘着粗气,连动都动不了了。

    如果只是失血过多,也许不至于这么弱,所以,那株阴阳草吸血肯定还没有这么简单!但是天影动了动嘴皮,没有问出来,他的性子本来就是比较闷的,身为暗卫,只是服从,只是执行命令,却不会多话多问。

    他心里虽然着急,但也觉得这样的情况下总得让楼柒休息一下。

    不过,他立即就看到了楼柒颤抖着手指,从腰间摸出了一颗药丸塞进了嘴里,然后勾了勾手指对他说道:“走,带我出去。你还行吧?”

    身为闷嘴暗卫,同样也是在意被人说行不行的!

    天影自然行。

    带着她飞身出洞,外面天亮果然已经大亮。天影为了节省时间,索性就背上了她,一路施展轻功出林子。等他们出了林子,阳光也开始灿烂了起来,但是看在他们眼里却不是好事。

    楼柒吹了一声响哨,踏雪立即从不远处飞奔而来,天影的那一匹马跟在后面。

    两人翻身上马,立即朝着九霄殿飞驰而去。

    九霄殿议事厅,沉煞坐在主位,脸色沉沉地看着下面跪着众人,眸子里怒火已经积聚。

    跪在最前面的是曾流云和雪卫。而在他们后面,是九霄殿里的其他各大主事。

    雪卫和曾流云夜里进不得三重殿去,便跪到了议事厅外面,天一把事情禀报了给了他。他本不想理会,但是这两人都身受重伤,也是跟了他最久的人,他还是来了。

    “帝君,请下令甲乙两组追捕奸细楼柒!”

    曾流云继续重复着这一句话。这话他已经重复了三次,但是沉煞只是沉沉地看着他没有回话。好,很好,他们这么一跪的目的,竟然是逼他下令追捕楼柒。

    “主子,楼柒混入九霄殿,破了茶山七杀阵,放了西疆王子西长离上山,杀我牢区守卫十一人,伤了曾将军和华统领,若不是帝君功夫强悍,后果不堪设想!如此大恶大奸之人,我破域如何能容她继续活在这世上?”雪卫白着脸,看起来精神极差,但还是一脸倔强地跪在那里说道。

    “哦,那你说说,抓到了她之后要如何?”

    “自然是杀了!”

    沉煞的目光掠过其他人,沉沉地问道:“你们也是这个意思?”

    “请帝君下令!我破域之威,怎么能让一个贱人贱踏?属下觉得,只是杀了她还是便宜了她,既然她是西疆王子的人,那应该将她扒光了吊在破域外城楼上!好让那西长离知道,我们破域不是好惹的!”一名大主事愤愤地说道。

    这人叫郭奉,原来破域还只是一个小城池的时候,他是城主府里的管事,后来沉煞打下破域,他倒是也有不小的功劳,所以也成了这九霄殿里的一名大主事。

    郭奉平时就是以雪卫为首,倒不像是曾流云一样对雪卫有着异样心思,他喜欢的是雪卫手下的一名女侍卫。而且也有一种类似于站队投资一样的心理,因为很多人都知道雪卫到时会是帝妃之一,先讨好她,以后便是帝妃心腹!

    他看得出来,雪卫对那个叫楼柒的是恨之入骨,所以自然是要投其所好,把楼柒的罪刑说得越重,雪卫会更欣赏他!

    果然,在他说完之后注意雪卫,便见她的嘴角微微地勾了勾。

    郭奉心里欢喜,头脑便有点儿发热,根本就没有去看沉煞的脸色,又继续说道:“属下不曾见过那个楼柒,但是听说她长得一副狐媚的样子,这样的人当侍女,那是落了帝君的脸面,她定然已经是那个西长离的女人了,帝君的身边怎么能放着这样肮脏的女人存在?”

    “住口!”

    一声沉沉的喝斥,一道掌风紧接着扫了过来,一下子将郭奉给拍了出去!

    鹰卫和月卫不由得双双无语抚额。这些人是不是笨啊?

    鹰在之前听了二英的话之后就到三重殿见过帝君了,出来之后没有传下半道指令,这还不能说明帝君的态度?这些人还非要凑上来,竟然还来了这么一招,全部人跪着请求抓人?

    沉煞听着郭奉的话,只觉得心头一股无名邪火狂烧,特别是听到郭奉说楼柒已经是西长离的女人,还要扒光她吊到城楼上时!他只恨不得当场把郭奉给打杀了!

    那是他的侍女,他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掉到他怀里的,跟那个西长离有毛关系?有毛关系!

    “本帝君只说一遍,楼柒是奉了本帝君之令出去办事去了,你们再有质疑她的,华于存,你看着办,本帝君觉得,他们很想去你的各个牢房里住几天了!”沉煞冷下脸来,威压全放,让所有人肩上都是一重,心中皆是一寒。

    但是这究竟是为什么?不过是一名侍名而已,也许她长得好看些,又或者性格特别一点,新鲜,那也还是一名侍名啊!破例让她进了三重殿,破例当了近身大侍女,已经是对她的一种恩宠了,为什么在这样明明白白摆着的证据面前,还要这样维护她?

    他们不明白!

    若是说极宠,那昨天已经让她进了水牢了啊,说明帝君对她也不是专宠到无法无天的程度。不过,帝君也从来没有宠过哪个女人!

    最无法理解的是雪卫,她受了两回伤,再加上气怒于胸,现在整个人都快要晕倒过去了,只是不下令抓捕那个贱人,她意难平!

    抬头看着沉煞,她知道他心里的那个人,那个人不是楼柒,不是啊。难道说,开始有别的人可以进入到他的心里了吗?不,不,她不同意!

    “是,帝君。”华于存却是叹了口气领了令。

    这里,只有他和鹰卫月卫没跪。

    他虽然在这一次西长离的攻击也被掳,还受了伤,但是他没有把责任推到楼柒身上。昨天下午她那样子的破阵手法,那样子的漫不经心,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奸细!虽然后来怎么也没能将人找到,那么一段时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是帝君相信,他便相信。

    这些人是看不清了,他们帝君十三岁就打天下,如果是那种识人不清,容易被女人蒙蔽的人,能坐到这个位置吗?

    “你们想跪,便在这里跪着。”沉煞站了起来,扫了他们一眼,一甩袖大步走了出去。

    “主子......”

    雪卫望着他的背影,紧紧咬住了下唇,掩去了眼底的一抹恨意。为什么?为什么?就算他要护着那个贱人,就算他不愿意杀她,那么她呢?

    沉煞没有回头。

    留下跪着的众人面面相觑。

    月卫看着他们,沉默片刻,淡淡地道:“帝君掌管破域不过一年,诸位中大部分是原城主府的老人,或是破域中人,后来折服于帝君之威才投到帝君手下,一年时间,可能还不够你们了解帝君吧。不过,很多事情还是要经过脑子好好想想。”

    帝君其人,绝对是最不喜欢有人以下跪来要胁他做任何决定的。

    他走到雪的面前,看着她叹了口气,道:“雪儿,你现在是被遮住了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了,本来,你应该是最了解主子的人。好自为之。”

    雪卫看着他也从自己身边走过,几乎将嘴唇咬出血来。

    她本来应该是沉煞身边唯一的女人才对!那个什么虚幻的影子存在也就罢了,凭什么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贱人可以有这待遇?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