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驯君记 第48章 震憾一幕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8章 震憾一幕

小说:宠妃驯君记 作者:醉流酥

    “需要救吗?”楼柒语速无比飞快地低声问了一句。

    而沉煞也是瞬间就回了她:“救。”

    “送我过去。”

    楼柒的脚在栏杆上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同时,沉煞扣住了她的腰,双臂一扬,将她整个人朝那雪山白鹰王抛了过去。

    他们之间的交流和这一系列动作只不过是在眨眼之间,没有人注意到,等他们注意到那雪山白鹰王的背上突然间多了一个人出来,并且迅速地扣住了北芙蓉的腰带,将她重新提了上去时,都愣住了。

    这人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这,这是女人?

    在帝君身边并排坐着的那位,三重殿的近身大侍女?

    她这是想出来送死吗?

    “不不不,不对,她刚刚救了北苍大公主啊!”有人叫了起来。

    是啊是啊,摆在眼前的事实,他们怎么能忽略?但是,她是怎么做到的?

    鹰背上,楼柒扣着北芙蓉的腰带,将她朝着沉煞那个方向抛了过去,出手的时候还对他眨了眨眼睛。瞧,你把我抛出来,我再送还个美人给你哟,可要接好了,这位可很有可能是你以后的帝妃呀!

    大概地看明白了她的意思,沉煞脸黑得快要滴下墨汁来,不爽,极度不开心,他的女人,怎能这样愉悦地把别的女人送到他的身边?

    他不喜欢她这个样子,不喜欢。

    “玉太子,劳烦你接住北苍大公主。”沉煞突然向后一退,同时,一手将东时玉拉了一下,东时玉便站在了他原来的位置上。

    东时玉已经来不及说什么也来不及反应,北芙蓉已经朝着他飞了过来,众目睽睽之下他总不能不管不顾任她摔死去,所以东时玉只能伸手一捞,将北芙蓉接住了,

    但是他这一接,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奇怪的感觉,本来,如果内力深厚,在情急之下将一个人抛过来,冲力肯定是很大的,要接住的人还得先化去一部分力道,否则自己都有可能会受伤。而要是内力不够,又没有办法将这么一个大活人生生地抛到这么远来。可是他接住北芙蓉的时候,只觉得力道好像是正正好,就好像计算得刚好一样,冲势到了这里正好结束,人就只是落下来而已。

    他顾不上先看北芙蓉的情形,立即就扭头看向了那雪山白鹰王那里。

    鹰王的身形庞大,足够两个人坐在它的背上,何况现在只是一个楼柒。不管鹰山怎么发狂,楼柒也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整个人趴在它的背上,伸手摸向它的头,嘴唇轻动着,但是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

    这绝对是楼柒遇到过的一个大挑战之一。

    雪山白鹰王的王性天生强悍,它并不乐意被驯服,所以,她遇到了自己驯兽历史上最强悍的抵抗。她唱出来的其实是一种带有咒术的音攻,因为频率与人类耳朵能听到的不一样,所以只要稍微离得远了一点,便没有人能够听到她的声音,其实还是有声音的,这声音对于动物来说却是相当响亮和清晰。

    当年,她为了学会发出这种一音攻,差点把一张嘴巴给练残了。楼柒也是一个相当倔强的人,当年臭老道跟她说过,这种功夫,据他所知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学得会,就连臭老道研究了二十几年都没有学会。她是有天赋,但是单有天赋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楼柒偏不信邪,人家越是说不可能的事情,她越是要试。就这么一直练一直练,为了练这个她还找了生物学家,动物学专家,还有物理学家,以及对人类的各项器官都了若指掌的怪医生,一群人整天关在实验室里,用各种仪器帮着她练。

    她的那群伙伴都说她疯了,说她是神经病,但是当她练成,出任务在热带雨林里,直接就驯服了一大片的鳄鱼,让它们乖乖地浮在河面上,任由他们踩它们背上过河时,那群伙伴的下巴都掉了下来,整整三天没合上去过。

    雪山白鹰王仰头长鸣,身子凶猛地晃动着,想要将楼柒从身上甩下来,但是不管它怎么甩,楼柒就跟整个人粘在了它的背上一样,几乎连半点移位都没用,而她的嘴唇越动越快,越动越快。

    她不是要催眠它,也不是要以武力打垮它,她用的是精神,是意志,是一种比它更为飙悍的王者霸气,威压,以音攻的形式,传达到了它的脑里!

    臣服于我!

    否则,必死无疑!

    对于较为温驯的动物野兽,楼柒有时候并不是要它们的臣服,很多时候她只是跟它们沟通希望得到帮助,或许传达一种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愿,让它们不攻击她罢了。

    但是对上这王气测露雪山白鹰王,一开始她的沟通无效,它并不愿意,所以她的索性就不友好沟通了。尼玛的,我只是跟你打个商量你竟然不听,那么,就臣服于我吧!

    音攻里带着重生的威压,朝着雪山白鹰王攻击了过去。

    白鹰王突然又是一声尖锐的长鸣,猛力一个挣扎,只听一声响,白鹰王的两只脚竟然从铁环里完全拉了出来!

    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白鹰王已经冲天而上,拍击长空,身影一下子到了高空之上了!

    “楼姑娘还在上面!”

    二灵一声尖叫,眼前一黑,竟然惊吓得晕了过去。

    “楼柒!”

    “楼柒!”

    沉煞和鹰竟是同时要冲天而上,但是人怎么可能比得上鹰?那是天空的王者!他们也只能够望而兴叹!沉煞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双手紧握成拳,怒火不知道向哪里发。不是,不单是怒力,还有一股令他觉得很陌生的感觉冲击着他的心脏,让他差点连呼吸都没有办法。

    该死,该死!

    他以为她有办法的,他以为!

    他以为她既然开了口,那必定是有把握!他以为!

    他以为她一直就在隐瞒着自己的实力,她应该比他知道的还要厉害,懂得还要更多,他以为!

    现在,人在鹰背上,鹰在高空上!

    夜色,被这花园里的灯火照亮他们还能看到盘旋着的那只鹰王,但是,身影已经很小很小,说明它是在极高的高空上了!

    现在,楼柒就算不掉下来,估计也该吓死了!

    有谁能飞到那样高的高空去?

    雪卫却是差点笑了出来,要不是情况不允许,她都想拍手庆贺!好,好好好!活该,活该!什么都想出风头是吧?她还真当她是什么人呢?连郭奉,连北苍公主都做不到的事,她竟然敢揽到身上!等一会她一定会从高空摔下来的,啧啧,可惜了那如花似玉的容貌了,从那么高的空中摔下来肯定会摔成了稀巴烂,那多难看啊!

    雪卫一边想着,一边叫人侍卫退开一些,不要再站在长廊外了,“等会要是人掉下来砸到你们,命都没有了!”

    她说道,一道目光却突然射了过来,凌厉得像是要把她整个给撕碎。她抬头看去,对上的是鹰的目光。她从来没有见过鹰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这太可怕了。

    “鹰......”

    “主子,不可!”月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却见沉煞冲到了外面花园里,抬着盯着天空,一直在跟着那鹰而快速移动!

    这是要做什么?

    东时玉眸子微微一闪,该不会是想要接住从高空坠落的那个女人吧?难道说,那个女人真的是沉煞心头的人?

    沉煞,也会爱人?

    可惜,难得闯入他心里的一个女人,就这么死了。

    有胆小的女子已经退到了远处,掩着脸滴泪。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直接把人带到了高空上,只要一想像到在那样的高空上面,她们都要吓晕过去。

    沉煞咬着牙,一直盯着天空,那鹰一直在上面盘旋,他不信,他不信那个女人会这样死了,掉下来他也一定会接住她!

    他允许了吗?他允许了吗?身为他的人,没有他的允许,她敢死看看!

    就在这时,高空之上传来了楼柒的大叫:“主子闪开!闪开闪开!”

    沉煞也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感觉,他只觉得自己刚才明明有动作,明明活着,却仿佛死去了一样,但是现在,她的声音,却像是他的救命仙丹,让他一下子又觉得自己真的是活着。

    “主子,楼姑娘没事!”

    鹰和月一左一右地扶住他,迅速地退回到了回廊上。

    天空上,那只巨大的雪白的鹰正俯冲而下,展开的巨大的双翅投下了大片的阴影,刮起了巨大的风,而在它的背上,美人笑颜如花,一手搂着鹰脖,一手拂开了飞散在脸上的发丝,双眼明亮而沉静地看了过来。

    白鹰美人,从天而降。

    那一幕,从此深深刻在这一夜花园里所有人的心中,脑海中,震憾,无比震憾,至死难忘。

    那一幕,自此深深地刻在了沉煞心中,脑海中,至死难忘。

    她没事,她没事,连惊慌的神情都没有,没有。

    她没事,她没事,连半滴眼泪都没有被吓出来,没有。

    好,很好,很好,不愧是他的女人,是他的!

    这一刻,沉煞觉得痛快极了!胸腔里充满了一股难以言述的快意!

    而他紧紧锁定楼柒的目光,也是黑亮如星,竟然让楼柒看得有点儿眼晕,太亮了,太亮了,亮得她的心突然狂跳了一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