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驯君记 第64章 取消选妃大典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4章 取消选妃大典

小说:宠妃驯君记 作者:醉流酥

    “什么时候,本帝君的决定需要你来置疑了?”沉煞的声音冷沉如同冰水,那目光中射出来的冷芒如同实质,让雪卫身形晃了一晃。

    她心中无限凄苦,不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以前的主子虽然也是冷酷,但是对她不至于这样的。她的脑海里闪过楼柒的样子。

    是她,都是她!是因为楼柒来了之后,主子才变成这个样子。

    她一定要杀了楼柒!

    雪敛下神色,低首垂眉道:“是属下逾越了。”

    月卫眼睛微一眯,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再说话。

    “明天的选妃大典取消。”沉煞这一句一说出来,把三人都震惊在当场,半天没能反应过来。

    选妃大典取消?这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他们准备了那么久,各国美人也都来了,还有前来道贺的宾客,在今天也都已经抵达,一重殿及九霄殿外,包括二重殿,都已经住了上人。明天的一切也都安排好了,就连问天山的人都带着贺礼前来,这个时候要是取消选妃大典,这,这让破域怎么跟那些人交代?

    “交代?本帝君做事,从来不需要向别人交代。”沉煞冷冷地说道。

    鹰一急,道:“帝君,这不妥啊,要是贸然取消选妃大典,各国会大怒的,咱们现在根基未稳,再树立敌人......”

    月打断了他的话,他沉吟着道:“取消选妃大典,可能结果也不会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差,至少有一个人是乐意的。”

    雪是女人,一下子就想通了,“你是说,纳兰画心?”

    “没错。”月看了她一眼道:“没有女人愿意跟任何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要是主子不选妃,纳兰画心应该是最高兴的,但是,这么一来,主子就应该直接封她为后了,这样,问天山才会站在我们这边,各国美人使臣才不敢有意见。”

    “嗯,你刚才那句话再说一次。”沉煞突然说道。

    月微一怔,便重复道:“主子就该直接封纳兰画心为后了,这样,问天山才会站在我们这边......”

    “前面那句。”

    “要是主子不选妃,纳兰画心应该是最高兴......”

    “前面那句。”

    月顿了顿,心头一惊,那一句?“没有女人愿意跟任何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老天,不会是他所想的那个样子吧,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不该说这一句话啊,能不能收回重说?

    但是老天没有听到他的祈祷。

    沉煞皱了皱眉,突然道:“就这么决定了,明天的选妃大典取消!”

    “主子......”

    “主子,那?”要不要封纳兰画心为后啊?她虽然没来,但是,以她对主子的迷恋,直接封了她也只有欢喜的。

    “没有其他。”

    沉煞手一挥,直接下令讨论取消选妃大典之后的应对事宜。

    “什么?取消选妃大典?”

    花园深处,月影幢幢。楼柒被月和鹰拽到了这个角落,还来不及炸毛,就听到这令她大为意外的消息。“为什么?”

    好端端的,一切都准备好了,明天就是大选的日子了,现在突然说取消,考虑过影响吗?楼柒摇了摇头,只觉得那沉大杀器不仅是喜怒无常,还唯恐天下不乱。人家公主都奔着你选妃大典来了,愿意屈尊降贵跟其她的美人一起来被你挑选,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毕竟,在她这几天的了解中知道,破域现在还是风雨飘摇内患重重,要再得罪外敌,到时候内外攻夹,纵使沉煞一人可挡万夫,也敌不过人家人海战术。

    楼柒皱起眉。

    月却深深地看着她,道:“这个或许楼姑娘知道原因。”

    “我知道什么啊,我不知道。”楼柒瞪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不去好好劝他,却偷偷藏在净房附近来截我!”

    tnnd,她就是出来上个厕所,这两个人像采花贼似地冒出来,把她吓了一跳。

    她这么一说,两个男人却有点儿不好意思了,鹰的脸甚至还开始发热。这事在现代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在这里,在净房附近截一女子,那真的是可以当成采花贼了。

    可是他们没办法啊,早间,楼柒是自己去了偏殿睡,但是他们议事出来,帝君就直接去捞人了,直接把人扛进了他寝殿里,他们哪里有机会?连靠近一点点,天一和地二就冒出来了。

    只能守在这净房附近,只希望楼柒会起夜。因为他们通过二灵知道,楼柒跟帝君一般,是用不惯殿里的夜壶的。咳咳。

    好在楼柒果然出来了,否则他们真是莫可奈何。

    “帝君决定的事,我们劝得了吗?”鹰压着声音叫。

    楼柒顿时就气乐了:“咦,那就奇了怪了,既然知道劝不了,你们还来找我做什么?快去洗洗睡吧。”她挥了挥手就准备回去继续睡。今天她也是很累的好不好。

    “楼柒。”月叫住她:“帝君是因为你才取消选妃大典的。”

    “因为我?月卫大人你不要乱开玩笑啊,小女子胆子小,可禁不住这样的玩笑,怕怕。”她拍了拍胸口,一脸不敢领教的样子,只把月和鹰激得牙痒痒。

    鹰现在也是,一开始他还真的被她蒙过去了,装柔弱,装胆小,柔弱胆小的人,敢去驯服雪山白鹰王?能够被鹰王带上高空去然后再俯冲下来还面不改色?

    简直是把他戏耍于股掌之中,岂有此理。

    他没找她算账就好了,竟然还给他继续装,装!

    他举起一掌就想朝她头顶拍下去,月抓住了他的手,阻止了他。鹰不解看向他,月一句低语令他顿时怔在原地。

    “她以后有可能是咱们的主母。”

    主母,主母,楼柒有可能是他们的主母!

    鹰的脑子里一团乱。

    接下来根本就没把月和楼柒的对话听进去了。

    “楼柒,我今天说了一句话,帝君让我重复说了三次。”

    楼柒不得不承认,月是个相当会谈话的人,他知道怎么抓住那个点,至少现在她的心里就猫抓似的被他勾起来了好奇,她眨着眼睛,看着他,“什么话?”对,好奇她就输了,但是她控制不住。

    “没有女人愿意跟任何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

    月温和的声音说出这句话,令楼柒有点儿恍惚,她愣了愣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会说这么一句话?”

    事实上月也想不通当时自己怎以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这句话,是他小时候听他母亲说过的,那个时候他不是很明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就让他一直记在脑海里。

    就是现在想起来他都觉得自己脑子抽风了。

    可惜,他没有办法收回那句话。当时,帝君听了他重复三遍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就知道完了,完了。所以,他只能来说服楼柒。

    “听说,纳兰画心是帝后人选,是纳兰丹儿的师姐,问天山大长老的女儿,身份比很多个小国的公主还要尊贵?”楼柒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月慎重地想了想,才点了点头。

    “所以,主子说不定就是为了她而取消选妃大典的啊,你想想,要不然为什么他之前没有这个想法,却在纳兰丹儿来了之后突然做出这个决定呢?”楼柒双手一摊,“你们又不知道在牢区的时候,主子跟纳兰丹儿说了什么,说不定就是纳兰丹儿提出来的呢。”

    月又是一愣。

    这也是有可能的啊,可是,在说了那话之后,他怎么会第一时间想的就是楼柒,就是她,没有别人,纳兰画心也排不上位置。这是他的直觉,过后也分析过,如果不是因为她,帝君应该会直接地下令封了纳兰画心才对,可是他们讨论半天,他压根就没有提起过纳兰画心这一号人。

    “不管如何,楼柒,你在帝君心里是有着很重要的位置的,这事,希望你能够劝劝帝君,我们这边也做两手准备。”月说着对她深深一鞠躬,“拜托你了,楼柒。现在的九霄殿,还承受不起内外夹攻,还承受不起全天的怒火,帝君走到这一步相当不易,你也不希望他现在的这一切都被别人打落尘里吧?”

    楼柒回到寝殿的时候,推开门,有风瞬间吹进殿里,烛芯正好爆了一下,轻微的一声响,本来睡得好好的沉煞顿时睁开了眼睛,一翻身坐了起来。

    “去了哪里?”见是她,他一身冷酷气息瞬间就松了下来。

    “去净房了,”楼柒走到桌边,挑了挑烛芯,又拿起杯子倒了杯水,咕噜咕噜几下喝了。

    “只是去净房了?”

    沉煞走了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手。入秋了,破域的夜晚很凉,她手冷得像是在外面呆了挺久的样子。再说,一回来就喝水,像是刚说了很多话的样子。

    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送回床上,拉上被子盖好,这才双眸锁定她,“说吧。”

    “你为什么要取消选妃大典啊?”楼柒决定开门见山。

    沉煞看着她,半天没说话,就只是那样看着她,直看得她都有点儿莫名其妙的心虚。“干嘛就这样看着我?”

    “月找了你?”

    “嗯,还有鹰。”楼柒没有半点心理负担地把两人给出卖了。

    “夜半私会本帝君的女人,他们好大的胆子。”沉煞哼了一声。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