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驯君记 第69章 干卿底事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9章 干卿底事

小说:宠妃驯君记 作者:醉流酥

    “帝君!我们不服,我们不服!”一个美人叫了起来,转过身直扑在地上跪下,又抬起头怒瞪着楼柒,“她到底是什么人?若她是帝君的侍女,那么,身为一名侍女,可以这般随便放肆的吗?这如何为三殿其她侍女做好表率?”

    楼柒倒是点了点头,对啊,这位美人问得对,哪有侍女是这样做的?

    那么,她是侍姬?

    刚想到这里,雪卫便好似替她以及沉煞解围地道:“楼姑娘可以提为帝君的侍姬。”

    侍你妹。

    楼柒可不领情。

    侍姬是什么?如果说帝妃只能算是小妾的话,那么,侍姬就只能算是男人的玩物!

    她楼柒什么时候要沦为一个男人的玩物了?说出去,那些曾经败在她手里的家伙们估计都得笑掉大牙!她翻了个白眼,对雪卫道:“雪卫大人说错了,楼柒从来不是侍姬,也绝对不会成为帝君的侍姬。”

    雪咬牙,瞪着她,压低声音道:“平时你只管胡闹,在这种场合,你最好给我收敛一点!否则,你置主子于何地?”

    “本帝君的女人,不需要收敛。”沉煞说道,“楼柒也要遵守刚才所说的条件,接下来,她会寸步不离地跟在本帝君身边,陪着本帝君征战四方,与本帝君一样,许流血,不许流泪。待她立下功劳,本帝君将封她为妃,不论身世。”

    “咳咳咳。”

    楼柒差点被刚刚二灵又递过来的一块水果给噎死。

    这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没有这样的!这一段,他们之前的计划中是没有的!说了只管把那些美人打发了,只管让她们知难而退,她哪里有说过也要参加?愿意陪着他,把他当成自己的男人是一回事,但是这样大白于天下,在天下人面前明明白白地说出来,还表明她以后将与他寸步不离,征战四方,流血不流泪,这样子她不要啊!

    狐狸!狡诈!自私!霸道!

    她瞪着沉煞,心里狠狠地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样子知道对她而言代表着什么吗?

    代表着全天下人都知道她的存在,她的身份了!全天下的人都会视她为沉煞的女人!要除他,也许会连她也除去!看到她就像是看到了沉煞!他的所有敌人,还有,那些爱慕他的女人,都将成为她的敌人!一下子,她就被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现在,她可以说站得比他还高,往她身上刮来的风比他还大!

    混蛋,混蛋,不带这样玩她的,她根本就没有答应过,没有!

    还有,以后就算她真的跟他在一起,每立下一个功劳,人家肯定会说,呀,这是为了当上帝妃啊,拼了,拼了命地立功劳!

    混蛋,混蛋,那会让人觉得她很想嫁他好不好?

    楼柒扁着嘴,委屈地看着沉煞,“主子,能不能收回刚才的话?”

    一道冷冷的目光扫了过来,她立即就住了嘴,他那眼底的意思她明白,她明白,这个男人是不接受她的任何抵抗情绪的,她应该以他为天!

    该死地以他为天,哪天,看她把这天扯下来狠狠地揍!

    沉煞的话却是一下子堵住了那些美人的嘴。如果楼柒自愿遵守这个规则,她们有什么可说的?本来她们也有机会的啊,只要她们愿意!

    只有某些人发现其中玄妙的问题。

    本来,楼柒的身份绝对是不可能当上帝妃的,但是现在有了这么一个规则,她就有了机会,如果她真的立下了功劳,那么沉煞就得封她为妃,君无戏言。而如果她真的能够立下功劳,相信破域的人也会服她,不会反对立她为妃!

    只除了,问天山。

    沉煞随便封几名帝妃,问天山的那一位可能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若是原本冷酷无情的沉煞突然宠起一名女子来,问天山的那一位还坐得住吗?

    “别说问天山的那一位,就是沉煞的那位师姐,啧啧。”角落里,有人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本来还想着怎么对付她呢,这么一看,她还没怎么着呢,强大的敌人已经不少了,用不着他们再出手,用不着。

    角落里的人,看着楼柒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楼柒心中微一动,目光有意无意地就朝着那一边扫了过去。只有一瞬间,只有一瞬间的波动,异样的目光她绝对不会感觉错误的。

    是谁?

    看来,这九霄殿,这破域,真的是牛鬼蛇神一大堆啊。

    她很是哀怨,这不,刚刚说完,她感觉到事儿就来了,就不能让她过过安逸的日子吗?就不能让她混吃等死吗?

    沉煞搂紧她的腰,完全无视她的哀怨,“身为本帝君的女人,自当与本帝君并肩。”

    “可是......”

    “没有可是。”

    沉煞转向还站在场中的两名美人,剩下的两名,正是北苍的大公主和青山寨的秦雨心。

    “两位可是打算一试?”沉煞也有点儿意外,他以为这么一个损招放出来,所有人都会吓跑了,这两个竟然还没跑?

    可是,若是她们以为这样能够让他感动一把,那可就错了,沉煞只是觉得心头漫过一阵厌烦。打击人的是,他的这份厌烦还根本就不加掩饰,直接就流露了出来,一下子伤了两颗美人心。

    秦雨心咬了咬下唇道:“帝君,小女自己未能做这个主,能否让小女回去请示了父亲再做决定?”

    “北苍大公主也是这个意思吗?”

    “回帝君,芙蓉需得与皇妹商量。”北芙蓉说道。

    沉煞道:“准。那就给二位两天时间。”

    “谢帝君。”

    两人退下之后,纳兰丹儿看了楼柒一眼,突然道:“沉煞哥哥,听说楼姑娘之前驯服了一只雪山白鹰王,我师姐一直就想见识雪山白鹰王呢,能不能让我把鹰王带回问天山,让我师姐看看?沉煞哥哥莫要担心,两个月后我师姐就能下山了,到时候她会亲自把白鹰王送回九霄殿来的。”

    问天山的圣女或是借雪鹰王两个月,这个要求还真的是没有什么理由拒绝。

    沉煞暂时也没有想到要靠那只鹰做些什么,闻言点头同意,“可以。”

    纳兰丹儿一喜,正想道谢,月卫已经出声道:“纳兰姑娘要带雪山白鹰王回问天山自是可以,但是雪山白鹰王凶悍无比,万一伤了纳兰姑娘可不好。”

    这的确是个问题,纳兰丹儿虽然功夫厉害,鞭法厉害,但是对上雪山白鹰王那绝对还是只能被虐的份。

    纳兰丹儿的目光转到楼柒身上,楼柒顿时有了点不妙的预感,但是还不等她开口,纳兰丹已经已经说道:“这好办啊,不是说这雪山白鹰王是楼姑娘驯服的吗?就由楼姑娘随行,送鹰王到问天山吧。”说着,她的眼底闪过了一道寒芒。

    沉煞顿时皱起了浓眉,正想拒绝,纳兰丹儿又道:“现在楼姑娘还只是沉煞哥哥的侍女吧?莫非沉煞哥哥现在就想给她帝妃的待遇了?”

    她嘴里虽然一直叫着沉煞哥哥,但是来自于问天山的那种傲气,还是让她说话总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就是对沉煞也是一样的。

    环视一周,在场所有人都在沉默,看来也都习惯了对上问天山时的一种屈服。

    就是月卫和鹰卫等人都似是习惯了一样,只是有点儿担心地看着她。

    楼柒却不爽了。

    她一不爽就不会想太多的该或是不该。大眼斜向了纳兰丹儿,她托着下巴带了点儿不解的看着纳兰丹儿:“纳兰姑娘,我有几个问题不明白,能不能问?”

    “你问。”纳兰丹儿抬抬下巴。

    “破域是我们主子打下来的,还是问天山派了人打下来的?”

    “自然是沉煞哥哥打下来的。”

    “我是主子的侍女,还是问天山的侍女?”

    “自然是沉煞哥哥的侍女。”

    “那请问纳兰姑娘,你是九霄殿的客人,还是主子?”

    打她第一个问题开始就有些尖刻,全场是一片寂静,两名女子的声音清晰异常,到了这时,纳兰丹儿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冷森森之意,“自然是客。”

    她正想着看看楼柒还能怎么接下面的话,要是她敢对问天山不敬,她当场就一鞭子抽死她,看沉煞还敢不敢拦!

    但是还不等她有机会抓楼柒的错误准备发飙,楼柒已经发飙了。

    “既然破域是我们主子的,既然你只是客人,既然我是主子的侍女,那么,主子要给我什么样的待遇,”她顿了顿,极度嚣张地逼视着纳兰丹儿,道:“干卿底事?”

    干卿底事?干卿底事!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楼柒,这楼柒哪里来的胆子?谁给她的胆子!她怎么敢,怎么敢这样对问天山人说话,这个人,还是有着小罗刹之称的大长老的关门弟子纳兰丹儿!

    楼柒怎么敢?

    就是天皇老子来了,她也敢!

    纳兰丹儿气得全身发抖,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话,从来没有!

    “楼柒!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既然纳兰姑娘年纪轻轻的就耳朵不好,那我可以再说一遍。”她站了起来,楼柒的身高比一般的女子要高一些,她一站起来,视线就有点儿向下俯视的意味,她一手按在沉煞肩上,双眸直视纳兰丹儿,半点不躲闪:“我说,在这九霄殿中的事情,干卿底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