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席上人 059 赌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059 赌局

小说:枕上书,席上人 作者:桐陌
059 短信←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上架公告

    竟然当着我的面偷情!就算我睡着了,我也会随时可能醒来,把我当死的?

    “出去!”晋隽阳明显在隐忍什么,声音微颤。

    曾绮梦的呜咽轻泣声越来越浓,她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晋隽阳冷漠打断,“曾绮梦,你现在是我弟媳。”

    “那又怎么样?那又怎么样?可我爱的是你啊。”曾绮梦微微有些失控,她指着大床的位置,“所以,你爱上了她?爱上了你弟弟的初恋是不是?”

    擦擦擦,我才不是晋隽贤的初恋好不好?

    “绮梦,小惜在睡觉,麻烦你出去。”晋隽阳的声音即使柔和下来,也透着股寒意。

    曾绮梦显然不甘心如此,弱弱的道,“以前你说的那些好听的话,都是骗我的是不是?”

    “出去!”晋隽阳命令式的口吻,曾绮梦还哭了一下,才出了房间,门被她重重甩上。

    那么大声响,我再不醒就太假了!假意嗯了声,从床上坐起,揉着眼睛低喃,“谁这么讨厌,关门不会小声点啊。”

    眼开眼,如我所料,晋隽阳的脸放在面前,“晋先生,对不起。”

    “听到多少?”晋隽阳直接问。

    “我好像听到曾小姐的声音了,但我没有听清楚她说什么。”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的回答。

    晋隽阳挑起我的下巴,深邃的眸子里倒影着懵懂的我,随即,他覆了过来,狠狠噙住我的唇,用力的吻,像要把我吸之入腹。

    放开我的时,他握住我的手落在了腰下。

    滚烫的让我缩回了手,我拒绝了他!晋隽阳不悦的问,“不乐意?”

    “我心情不好。”

    他反问,“这是理由?”

    房间门外突然传来晨乐的声音,“晋先生,开始了。”

    重新换了套晋隽阳准备的裙子,纯白色,跟我的皮肤的颜色混为一体,既优美又纯洁,脸上的妆容很娇艳,跟白色的裙子是两个极端。

    “脚能行吗?”出门时,他看着我脚上的高跟鞋询问。

    “可以。”

    挽着晋隽阳进去,看到的是豪华装修的会厅,多数都是在财经杂志上出现过的人物,很多人跟晋隽阳打招呼,态度虔诚又礼貌,这种生意上的交际,只有共同利益才有朋友。

    大家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我都回以大方一笑。

    在这里,我见到了韦德明跟周瑶,两人手相挽来跟晋隽阳打招呼,周瑶的脸上是幸福的笑容,看向我的目光,充满感激。晋隽阳找了个借口离开,留下我跟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小惜,这次宴会后,你爷爷会跟媒体宣布你是我韦德明女儿的事实,同时,你也正式写入韦家家谱。”韦德明和善的目光向着我说道,周瑶在他身边频频点头,眼框泛红,许是喜极而泣,苦尽甘来吧。

    “嗯,我知道了。”我没有多大兴趣,应付似的回答。

    韦德明走近一步,压低声音道,“小惜,晋隽阳好像在跟晋家商讨取消他跟他未婚妻的婚约的事,你自己多努力!”

    “你出现在夜暮的那天,是晋隽阳的安排是吗?”我突然问韦德明。

    他微微一愣,脸色复杂!

    ----

    去洗手间的路上,看到晋隽贤跟曾绮梦时,我本能的要躲开,俩人的对话却传到了耳边。

    灯光下,曾绮梦漂亮的脸变得狞狰,“晋隽贤,你娶我的时候说会宠爱我一辈子,为什么,现在你们心心相念的都是那个婊子?”

    晋隽贤厌恶甩开曾绮梦的手,“警告你,夏惜不是婊子!”

    曾绮梦像听到笑话似的冷冷一笑,“一个夜总会的女人,不是婊子那是什么?晋隽阳为她着了魔,甚至你也为她着了魔,她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你们两兄弟这样?我曾绮梦到底哪点比不上她啊?就算你对她心心相念又怎么样?晋隽贤你别忘了,他解除了婚约,就有机会娶她!到时候,你还得叫她一声嫂子!”

    “他不可能娶她!”晋隽贤口吻筹定!

    “所以,你想娶她?”曾绮梦声音变得尖锐!猩红着眸框,歇斯底里起来。

    “对!”晋隽贤认真执着的口吻!

    我吓得直接僵在了那里!晋隽贤转身就看到我,黑眸一亮,向我走来,几秒后,回过神的我急忙往回跑!

    回到宴会,在人群中找到晋隽阳,因为刚才在跑,气喘吁吁,双颊通红,晋隽阳饶有兴味的看了我一眼,将我拥在身侧。

    陪他应酬完后,他带着我到了另一个地方,赌场。

    看到晋隽阳,符红兵急忙过来迎接,“隽阳,小惜,你们终于来了。”

    方形桌上摆放着色子,四个位置上已经坐了两人---卓津帆,晋隽贤。

    晋隽贤身边是脸色柔和的曾绮梦,跟前一刻在走廊里的她,完全不一样!端庄,闲淑,温婉,坐在晋隽贤身边,轻挽着他的手。

    看到我,晋隽贤神色略显复杂,眼里是我透不懂的深情,甚至还有激动。

    晋隽阳上席位坐下,我当然坐在他身边,符红兵坐在他另一侧,谁都没有说话,晋隽阳把玩着面前的扑克牌,脸上的笑容很养眼。

    “小惜,会玩扑克吗?”符红兵问我。

    “不会。”关于赌博类的所有游戏我都不会!话刚说完,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来自于另一边的晋隽贤。

    我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晋隽贤却看着我浅笑。

    腰间一疼,恶作剧的主人将我拉到他怀里,“怎么,我一个还不够你应付?”

    大门被推开,一身正装的男人被人拥簇着进来,拉开赌桌唯一空位的椅子坐下,田祺十指交叉的放在台面,“人都齐了,开始吧。”

    说话间,他却将视线投在了我身上,玩味地笑笑:“晋总,咱们就换点别的赌注如何?早有耳闻晋总身边的女人不止脸蛋,身材,活儿都有一极棒;在夜暮那里可有人为她而破产,要不,赌注就换成她好了。”

    我脸色瞬间苍白。

    晋隽阳轻笑,声音没有丝毫起伏:“怎么个赌法?”

    晋隽贤阴沉着脸道:“晋隽阳,你别玩火自焚!”

    倒是曾绮梦看戏似地双手环在身前,声音温柔却透着高兴:“隽贤,你怎么对大哥一点信心都没有?一定认为祺哥能赢?大哥那么在乎小惜,怎么舍得小惜受那样的委屈?除非---一个项目在大哥心里,比小惜更重要!”

    我僵硬地看着晋隽阳:“隽阳,我比不上一个项目吗?”

    “如果我赢,祺少会同意我的决定?”晋隽阳的声音像寒冬的风扫过我的心。曾绮梦笑得越发灿烂,招来服务员,低声说了几句。

    “当然,没有问题!”田祺挥手,示意开始。

    握在腰间的手转握住我冰冷的手,摊开掌心,手指在掌心勾出--浩,我胸口像压着什么,难受得喘不过气来!服务员送来一杯果汁,几乎端起来一仰而尽,接下来脑子呈空白状坐在那,始终僵硬的笑,从开始到结束。

    至到坐在他身边的田祺走过来,握住我手,然后落下一个轻吻:“夏惜小姐,很高兴今晚能拥有如此漂亮的你。”

    我僵僵的看着他,感觉身体莫名有些燥热,我咽了口气,压下这种怪异的感觉,侧身想告诉晋隽阳,我不太舒服的时候,田祺却忽然拥上我的肩,贴近我耳边道,“小妖精,今晚你是我的了!”

    烟味和男性特有的气息,一下子让我莫名的兴奋,不止心跳加快,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等反应过来,才反应一直抗拒他碰触的自己,已经被他拥在怀里身侧。

    两侧分别是田祺和晋隽阳,我压下心头这股莫名感觉,手狠狠捏向大腿,撑着最后一点理智直接而又明显的看向晋隽阳,刚要开口,却听到了他极淡的嗓音,“小惜,去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