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上书,席上人 195 落幕(大结局)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195 落幕(大结局)

小说:枕上书,席上人 作者:桐陌
194←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有些东西确实变了,可又具体分不清哪里变了,我们的关系如步履冰,仿佛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破碎!小心翼翼的,向他示好,讨好着他,给他自己自认为最美的笑容。

    张小娴的书里有句话到现在都印象深刻---人在得不到的时候,什么都可以不介意;得到之后,什么都有点介意。这是爱情,也许,我们都开始在意了。

    时间并没有给我太多时间去在意,因为一个月后,我怀孕了……

    当我看到验孕棒里显示两条红线的时候,我激动得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笑,不敢相信的一次又一次的看着手里的验孕棒,真真切切的,显示着两条红线。

    真真切切的,我怀孕了。

    就那一次……

    那天去医院的前一晚怀上的。

    这个好消息冲斥着我全身的细胞,拿着想要拨打给符红兵的时候,又僵在了那里,告诉他这个结果会是什么?我不敢去想。如果他的母亲知道了,会怎么样?

    又重新放下,整个人的血液都是沸腾的!

    这种感觉,比起中五百万还要激动。

    我没有什么朋友,当初跟夏惜很好,现在她人去了国外,我们一直没有联络过;读书的时候跟卫海珍交好,最后却得到了背叛,被闺蜜背叛过的人,再也不敢跟其它同学深交心,何况,像我这种有不光彩过去的女人,更没有多少人愿意跟我交心。

    这个消息,只能我慢慢消化,只能我自己偷着乐。

    所有的一切都顺着我想要的方向发展,只是二年后,我真的会死吗?我死了,孩子怎么办?孩子没有母亲会很可怜,没有母家的孩子,会很让人心疼,如果孩子又回到符红兵身边,他跟白凌梦在一起,那不是我的孩子要叫她一声妈?

    她那么讨厌我,怎么会对我的孩子好?

    心里全是各式各样的否定,脑海里全是那种后妈虐待孩子的画面……我突然整个都不好了。

    这种心疼跟不舍就这样纠缠着我的心……夜里,符红兵想要缠绵的时候,我都推开了他,说自己很累!他伏在我身上,僵硬的退到身边,哑声问,“跳舞很累就别去了,我不是养不起自己女人的男人。”

    全是大男人主义的话。

    我哦了声,在夜里显得特别轻。

    符红兵没有继续,呼吸声不是很平衡,关着灯,我也知道他没有睡。而我也因为怀孕的消息冲斥着一点睡意都没有,我突然开口问道,“符红兵,如果我离开了,你会怎么办?会跟白凌梦结婚吗?”

    只听到他喉结耸动的声音,接着整个人又重新压在我身上,抓着我的手腕他问,“怎么?又想着离开了?我对你不好?”

    眼里似乎有了几分暴戾!我急忙摇头,“不是,我只是……”

    “只是问问也不许!林溪,话我再说一次,你要敢离开,后果不是你能预想!”声音冷了几分,我的心也跟着一凉!没有想到他反映这么大。双手环在他脖子上,主动吻上他的唇,嘴他纠缠起来,“只要你不赶我走,我就赖死你。”

    每一次都抵在我的灵魂深处,我知道前期不能动作那么大,可是连我自己都甘心沉沦着。

    无比配合着他。

    浓情之处,我说了句,“如果我死了呢?”

    符红兵咬住我的唇,接下来根本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结束后,真的很累,他进了浴室,而我在整理着自己!每次,都是这样。事后他就去了洗澡,从来不帮我做什么……忘记在哪里看到过,一个男人真的爱你,会在欢爱后拥着彼此,在他最理智的时候告诉你,你是他的唯一。

    还会亲自帮你做着清理工作。

    就像我会用嘴去解决他的需求,但是他的唇只会吻到我胸前,再下去一点都不会……

    有些事,都是自己细细的去想了,就会觉得有太多的问题!归要到底,因为我不清白,因为我……深深吸口气,符红兵出来的时候,我已经收敛好了自己。

    符母又约我了。像上次一样,挑的地方也是那里。

    静静的坐了好一会儿,符母笑着说,“林溪,最近看到红兵跟凌梦走得很近,谢谢你。”

    “我其实也没有做什么。”我笑着回答,心里一片苦涩。

    符母可不认为我没有做什么,反而把全部功劳都推到我身上,“哪里没有做什么啊,红兵都说了,是因为你!看到这样的发展,我也心宽了。不管怎么样,两人都交往。”

    自始自终,我都像个外人……

    “林溪,离开红兵后,你有什么打算?”符母问道。

    我摇头。

    “如果你想出国,你可以告诉我,我可以托关系给你办手续。”

    我嗯了声!

    符母话里的意思我也听懂了,越快离开符红兵越好!到底去哪里,我能去哪里呢?我也不知道。

    我跟符红兵说想回家看看爸妈!他答应了,说要送我回去,我拒绝了。

    他那么忙,我自己回去就好。

    家里完全变了,不再是以前的土砖屋,不知道什么时候盖好的农村小别墅,我显些有些认不出来!是我爸看到我叫我名字的。

    他脸上的笑容有些浓,从我妈的嘴里我才知道,是符红兵出钱盖的这房子,在他们眼里,我跟符红兵就像夫妻一样!看到他们过得那么好,我心里很安慰。

    我妈说村里的媒婆都来跟林勋做介绍,我们家房子有了,我又那么有出息,有个好老公,所以很多女孩都想跟我弟认识。

    当初,那些女孩是有多远就躲多远。

    我问我林勋在外面谈了女朋友没有,问林勋怎么没有一起回来,那么久没有见到林勋,他们都很想了!我说林勋很忙,符红兵给他安排了很重要的工作,等空下来就会回家了。

    接着我妈问我跟符红兵什么时候结婚,跟我说我都已经不小了,结婚要在两人最有感情的时候结婚才好!不然久了就会腻,旧鞋穿久了就会想换新鞋,要懂得把握好时机。

    这是我妈第一次跟我讲这么有道理的话,倒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毕竟以前她从来没有说过。

    我敷衍的说好,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妈跟我爸都在不远处的工厂里上班,很轻松的工作,一个打扫厂里的院里,一个当保安,很轻松,有稳定收入,还买社保之类的福利,总之比以前干起农活来不知道好多少倍。

    我妈带我去我的房间,看到装修得那么豪华,我都有些不认识。

    我知道,这又是托符红兵的福,家里弄得这么好,无非是想着有一天符红兵来了,也不会失面子!真是用心良苦啊!跟我妈说我很累了,想休息,她便下了楼。

    我站在阳台那里,所望之处是后面的山,风景倒是真的很好。

    手覆在自己腹部,这个孩子,该怎么办?

    没有的时候,就盼着他来;现在终于来了,却彷徨不安着!人总是这样充满矛盾的心理,却又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

    午饭的时候。我妈特意做了鱼,又煲了鸡汤,丰富得不像话!我一点胃口都没有,看着鸡汤上那一层油腻飘着的东西,胃里翻滚得厉害,最后跑到洗手间去吐了。

    全是干呕,我没有吃早餐,所以什么都没有吐出来。

    我妈站在洗手间门口问我怎么样……我摇着头说没事,她疑惑的问,“溪溪,你是不是怀孕了?”

    出来的时候,身体晃了晃,刚好是假肢吻合的位置好像出了点问题!我没有回答我妈的话,一拐一拐的上楼。我妈在后面担心的问,“溪溪,你的腿怎么了?”

    是啊……我车祸的事,他们都不知道!

    刚才上楼我也有些不适,可是,我妈却没有看出来!

    当我脱鞋子的时候,我妈彻底震惊了,她几乎是跑到我身边来的,手刚碰到我的右腿,突然觉得手感不对,颤抖着声音问,“溪溪,你这是怎么了?”

    推开我的手,她把我的裤角提起来,看到的是一只假腿……她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声音已经染上了哭腔,“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为什么腿会没有!”说着又急急忙忙去摸我的左腿,摸到是肌肉的感觉她才松了口气,看着我,抬高音量问,“林溪,你的腿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断的?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

    “怕你们担心。”

    摸着我的右腿,我妈竟然哭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一直在低喃重复着这句话,我心里听着也很不是滋味,当得知我没有腿的时候。我都没有哭,反而很坦然的接受着这个事实。

    “妈,我没事,都已经过去了,而且现在我也适应了假肢,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不然,你也不会现在才知道,是不是?”我笑着说。

    我妈摇着头,“怎么会没有事,现在你是残疾人啊。”

    残疾人也是人啊!只要活着,就不算太有事!因为腿的事,我妈把之前我吐的事给忘记了,这也好,说了好多好话,告诉着他符红兵并没有因为我腿的事而疏忽我,冷落我,一直对我很好。

    说了好久,我妈才平静过来!把我的裤子扯下,“这件事情让别人知道,不能让别人知道。”

    扯了扯唇角,我妈是害怕别人知道后让我们家有位残疾人吧!

    明明自己就是,可听到这样的答案竟然有些难过!

    人就是这样,总是爱听美好的话,拒绝去听关于自己不好的谣言,我很庆幸我在夜暮上班的事在村里没有人知道,要是有人知道,都不知道我妈的脸往哪搁。

    “妈。你先出去一下,腿有点松了。”

    我妈抽泣着离开了房间!整理好自己后自己才下楼吃午饭,菜太多油一点都吃不下,只能硬逼着自己吃了点白饭,我这些举动,我妈都看在眼里,在我爸出去后,她才问起之前的话,“刚才吐得那么厉害,是不是怀孕了?”

    “没有怀孕呢。”

    “那刚才吐得……”

    “妈,我肠胃不好,吃饭吃多了,饿到极点的时候都会吐。”

    我妈将信半疑的看着我,见我很平静的吃着午饭,似乎相信了我的话。

    在家里呆了两天,只在晚上十点的时候符红兵打过一次电话给我,除此之外,并没有再找过我!这个家四周都充斥着陌生的味道,在第二天午饭后,我跟我爸妈告别。

    我让我爸妈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自己坐车离开了家……

    没有回宁城,也没有回江城……

    兜兜转转坐了一天一夜的车,到了北方。

    卡换了,也换了,彻底的消失在了符红兵的视线里。

    世界这么大,终究还是有我的容身之处……

    在家里的时候,自己已经选择了去哪个城市,然后在网上租下了房子,到达海城之后。直接坐车到了那里,租下了一房一厅的房子。

    符红兵应该不知道我不见了吧……

    应该还以为我在家里吧。

    我在旁边的超市里找了份整货员的工作,很轻松,我的肚子也慢慢大了起来,我很高兴自己现在自己这样的生活,很充实,就像没有过去一样,脑海里,只有孩子。

    我也没有刻意去关注过符红兵的消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直到我那天上网翻阅新闻的时候,看到网络上扑天盖地的全是符家少爷跟白家千金订婚的消息,那一刻,我感觉肚子里的胎儿跳动得特别快,像能感觉到什么似的。

    关了网页。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自己的心情!

    摸着肚子,我跟孩子说,没事,妈妈在呢,妈妈会疼着你,宠着你!孩子像有反映似的,在肚子里滚着还是伸手出来摸我的手,掌心??的感觉。

    这么调皮,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刚才的难受一扫而尽。

    孩子已经六个月了,我离开符红兵也已经有五个月了,那么久的时间,他应该跟白凌梦有了感情,是一对伉俪情侣了吧!我林溪是不是早就被他遗忘了?

    胎儿很健康,照四维彩照的那张照片,看起来特别的像符红兵!照的时候我在那里叨念着,我女儿是不是长得很漂亮?是不是腿长长的?她爸爸就是这样,女儿爸爸说了……后面的话我还没有说完,照b超医生说,“谁跟你说是女儿的?”

    我愣了愣,接着笑了!心里说,是我自己以为的。

    医生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说错了话,看了我一眼笑道,你故意的吧?

    我没有说话,拿着最后出来的检查报告,笑得无比开心……

    ----

    网上关于符红兵跟白凌梦订婚那天的现场视频传得很厉害,我买给他的那套衣服,最后时刻竟然成了我为他买给与另一个女人的订婚新郎装,颜色那么红。连一身漂亮礼服的白凌梦都给压了下去,我就这样坐在那里看着,眼泪不知不觉的留了下来。

    我骂自己为什么哭,我应该笑着祝福。

    这才是事情该有的结局。

    我哭,是心疼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注定没有爸爸!我不知道当初发生车祸那天的梦是不是真的,但我真的想活下去,我很想再做一个那样的梦,不管要什么样的代价都好,我都愿意付出,只要能陪着孩子成长,可是,那个会变化的房间却一直没有出现过,一直都没有!

    肚子越来越大。我整个人却瘦了,除了肚子,整个人剩得皮包骨头,在超市里的工作也从理货员转到了收银员。

    当林勋找到我的时候,我真的僵在了那里良久,直到顾客催着我问多少钱。

    林勋就站在我收银台对面,身上背着一个背包,身上穿着件衬衣,牛仔长裤,眼里饱含太多的情绪,我不敢去看,直到下班,我才从位置走出去,林勋走到我面前,才看到我耸起的肚子,叫了声姐就把我拥在了怀里,他声音有些哽咽,“为什么?为什么一直不联系我?”

    超市那么多人,林勋却像个大男孩似的流下了泪水,我肩上一片温热。

    “林勋,大家都看着你呢,你冷静点。”

    “姐,你过得好不好?”他松开,把我的包接了过去,扶着我走出超市,外面有些热……我看着林勋说,“你怎么找来这里的?”

    林勋不回答我,反而问道,“姐,你跟符总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要躲着他,还有……这个孩子。”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我便打断,“孩子是我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现在没有,将来也没有,我跟他已经分手了,白小姐才是适合陪他过一辈子的女人,而我……只是他生命里的过客。”

    我很平静的把这话说完!

    林勋听着明显有些吃惊,在那个时候,也许谁都没有想到将来有一天会是这样的结局,毕竟符红兵对我真的很宠的。

    “你呢?过得怎么样?”我笑着问他。

    林勋给我的感觉,不管从任何角度都能看出来。他真的长大了!成长之后的男人透着股男人味!

    林勋过得很好,他在江城分公司那边把公司扩展得很好,符红兵也很赏识发他,但是他现在离职了!

    至于原因,他要来找我!

    “林勋,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我真的忍不住好奇,毕竟我把过去的所有都丢了!连之前的银行卡我都没有动!就是怕符红兵会通过银行卡使用记录找到我!

    林勋拿出,点开朋友圈,是个朋友来我们超市买水的照片,自拍的时候后面是我!只有半张脸!而且有一定距离,不认识看真的看不出来。

    世界就是有那么巧,林勋就是这样找到了我。

    “你怎么知道这个人就是我,毕竟那么不像以前的我。”

    林勋说,“你是我姐啊。我能不认出来吗?就算不是你,我也要来看一下,看到你的那一刻,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吗?”

    他问我。

    我笑着说,“想的是什么都不重要了,反正我们已经见面了,你也知道了我在这里,只要他不知道就好。”

    提到符红兵,林勋还想说什么,但被我阻止,“不要提他,他过得好便好了!我也会过得很好的。”

    他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才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林勋在这里陪了我几天,符红兵跟白凌梦订婚后,网络上又是结婚的消息,像生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他跟白凌梦相亲相爱一样,又是秀婚纱照,又是接受一些网站的采访把两人的采访视频都摆上网上,见过高调秀恩爱的人,却没有见过高调到这个份上的!

    都说秀恩爱死得快,就不怕死吗?

    林勋过来的时候,我急忙把网页关了,他还是看到了我在看什么,他说,“姐,你那么在乎为什么不去找他?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我像没有听到林勋的话,手放在肚子上,孩子动得厉害,我忍不住笑了。

    衣服贴着肚子,都能看到肚子这里?一下,那里?一下!特别的好玩。

    最终,林勋没有再说什么。

    林勋在,我就轻松很多,三餐是他准备的……

    三天后我下班回来的时候,家里多了位阿姨,林勋自己就给我请了保姆,“姐,你现在肚子这么大,一个人做什么都很辛苦,阿姨是我找家政公司请的,什么费用都给了,你只管用就好,到时候孩子出生后,你又没有带过孩子,没有一个人在旁边帮着你怎么行?”

    “嗯,林勋谢谢你。”

    林勋说,“你是我姐,你跟我客气什么?姐,我后天就走,你什么时候预产期?我挑那段时间过来。”

    我把日期给了林勋,那不是孩子的预产期,那是我定的破腹产日子!到了那天,我就要生产,因为,那天是符红兵的生日。

    两父子同一天过生日,他不会寂寞,就像爸爸一直在陪着他似的。

    二天后,林勋走了……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我也不能站着太久,所以把超市的工作给辞了,孕晚期我的腿经常抽筋,有时候半夜醒来就根本睡不着,空荡荡的房间,冰冷的被子里,我只能感觉到自己的温度。

    莫名的,觉得很孤单。

    我以为孩子会等到我想好的那天出来,却没有想到他那么迫不及待,符红兵跟白凌梦的婚礼来得那么猝不及防,看着现场的照片,肚子猛的一抽。林勋急忙问我怎么了。

    我说,好像要生了。

    肚子很疼,好在是保姆是过来人,她安慰着我也安慰着林勋,送去医院的路上,我总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尽似的,总是想要睡。

    都说我要挺住,要挺住……

    隐隐约约,我好像又回到了那间会移动的房间里,那是那个声音……“林溪,时间到了。”

    怎么会时间到了?说好的三年,说好的三年呢?

    却没有跟我解释,身体的疼痛把我从房间里拉了回来,耳边是林勋告诉我要坚强的声音,握住他的手,我说,“林勋,孩子出生后,送到符家,给符红兵。”

    “姐,姐……”

    “林勋,我枕头下有封信,你记得看。”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不真切,视线也在飘忽,最后一切都变得安静,我好像听到孩子的声音了,他哭得很响亮,很响亮。接着听到医生说不好了,不好了的话……

    好累,好累!我好像看到了符红兵,他那着那玫闪耀的戒指套在我的无名指上,他跟我说,林溪,我爱你。林溪,嫁给我。

    我好想告诉他,我也是,然而,我好累……我好想睡觉,好想睡觉……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