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二宠 3 她是我太太!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3 她是我太太!

小说:一婚二宠 作者:一锅大馒头
2 你还不配知道←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4 姨妈来了

    “草,是谁这么大的口气!”

    西装革履的柳子善从门外慢悠悠的走进来,房间里的手下纷纷弯腰恭敬喊了声少爷。

    唐雅在被子里死捂着脑袋,咬牙切齿的发出了颤抖,就是这个人差点非礼了自己!

    优越的身份让柳子善脸上挂着倨傲的神色,陈天翊却不为所动,只是在床边抱着双臂坐直了身子,冷漠的脸上挂着一丝深深地寒意。

    一名西装男子指去陈天翊,讨好地说:“少爷,就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柳子善当看清了一脸嘲讽看着自己的陈天翊,双眼不可思议的瞪圆,脸上瞬间煞白一片,这不正是风头正劲的mg中国区总裁陈天翊!mg可是个全球金融大厦,陈天翊更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卧槽,怎么会撞了他的房间门,柳子善心里悔意噌噌直冒。

    柳子善脸色变得精彩起来,发现陈天翊正冷眼看着刚才说话的那名男子,赶紧一巴掌抽在了那男子的脸上,“不知天高地厚个你妈啊,这是陈总,还不赶紧问陈总好!”

    手下捂着脸傻乎乎的被打懵了,只见自己的主子正谄媚的对床边那个男子低头笑道:“陈总您好。”

    一帮手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怎么回事,但主子都这样了,那奴才还不得赶紧的,一个个身体成九十度直角弯腰,“陈总好!”

    陈天翊淡淡的看了一眼柳子善,心中立刻感觉到了唐雅为什么会躲进了自己的房间,这柳子善可是做尽了丧尽天良之事,虽然心里这样想着,但却对柳子善发出恍悟的声音,“原来是柳少爷啊,不知道来我房间干什么?”

    这看似平淡的疑问却好像蕴含着狂风暴雨之势,柳子善心中惊慌狂跳,连连鞠躬抖着身体说:“陈总实在对不起,我真不知道您在这里,我们只是……只是追着一个贱货进来的,请陈总见谅。”

    他急忙对身边的西装男子喊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出去!”

    西服男子急忙低头出去,柳子善讪讪笑了几下也打算出门,却听见陈天翊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追的是她吗?”

    陈天翊绕过床边,轻轻把唐雅头上的被子拉了一下,露出那张有些紧张到惨白的小脸蛋。

    唐雅看着一脸淡定从容的陈天翊,大眼睛瞬间冒起了怒火,柳子善都要走了,这个可恶的家伙却在最后关头把自己出卖了!

    柳子善看清唐雅立刻大叫道:“对,就是这个小贱货!”

    陈天翊转头,眼神收紧,面无表情地说:“她是我太太!”

    唐雅身体一愣,真没想到陈天翊会这么说,不过说到底,他们的确还没有离婚。

    这句话让柳子善吃惊的嘴里能塞进鸡蛋,什么?这个女人是陈天翊的老婆?怎么可能!这事情太可怕了,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四处追着总裁夫人在跑?

    “是、是、是陈太太啊。实在对不起。”柳子善预感到了不妙,身子悄无声息的开始往门外退。

    “这就打算走吗?”陈天翊冷笑着朝他走过去,“你似乎和我太太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难道不需要解释一下吗?”

    唐雅此刻心中好奇了起来,这陈天翊现在混得好像很厉害啊,这柳子善本身就是一个很有名气地产商的公子,而陈天翊非但没有一丝畏惧,还有一种来自身份上的深深鄙视。

    陈天翊脸色变得捉摸不定,柳子善勉强笑了笑,可是那笑容却僵硬的像哭一样难看,“陈总,这一切是误会,都是误会。”怎么惹了这个瘟神,在a市几乎就是他陈天翊的天下,走到哪里都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陈天翊来到柳子善面前,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不知柳公子先前是哪只手碰过我太太?”

    柳子善下意识双手急忙背到身后,虽然不知道何来此问,但脸上早已经吓出了冷汗,迟迟不敢言语。

    陈天翊眼神骤然收紧,“说!”

    柳子善颤抖的伸出了右手,陈天翊笑着点头,轻轻拿住柳子善的手,还仔细打量了一番,“柳公子的手倒是生的白嫩啊!“

    说着他把这只手放到了门边,柳子善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陈天翊猛的用力一摔门,一阵疾风刮起,接着便是一声咔嚓骨头断裂声音,柳子善的手掌扭曲的翻了过来,抱着手掌立刻发出了哭爹喊娘的喊叫声。

    唐雅在床上打了个冷颤,讶然的看着陈天翊那冷峻的面孔,他下手真狠啊!可这是为什么?就因为自己和他还是有名无份的夫妻?他的名声不允许一丝玷污?

    柳子善对于陈天翊的报复没敢表现一丝记恨,反而忍着剧痛低了下头,哆嗦着说,“对不起陈总,我先告退了。”

    陈天翊却没打算这样‘轻易’放过他,发出冷笑道:“回去告诉你父亲一声,他的公司三天内离开a市,否则后果自己承担。”

    柳子善僵住,惊恐地看去陈天翊,自己的一切都是靠父亲的家业,如果这一切被陈天翊搞垮的话,那自己也就完了。

    柳子善扑通一声跪在了陈天翊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陈总,我错了,求求您放我一条生路。”

    陈天翊只是淡然一笑:“记住三天时间!”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