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二宠 60 白小姐你怎么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60 白小姐你怎么了?

小说:一婚二宠 作者:一锅大馒头

    白祺低低地哦了一声,白皙的脸蛋又笑了笑,“天翊哥哥你就不肯留下来陪我一会儿吗?”

    陈天翊心疼的看着满脸期待的白祺,但又不想给她更多的希望,抬了抬眼说,“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等明天我一定会来看你。”

    望着陈天翊决然离去的挺拔背影,白祺坐在床上,脸上慢慢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意,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

    此刻的唐雅正准备睡觉,等电话响起来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

    接通后,电话里的女声似乎有些熟悉,显得很脆弱,还带着微弱的哭腔,“唐雅,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和天翊哥哥……”

    “白小姐?”唐雅蹙了一下眉毛,称呼陈天翊为天翊哥哥的也只有她了。

    “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和天翊吧,求求你了唐雅。”白祺不仅有点语无伦次,而且声音不太正常,有种病态的低喃道:“我感觉自己的心好痛,喘不过气……”

    唐雅觉到了什么不对,紧张地问:“白小姐你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白祺在电话里剧烈的咳嗽,痛苦的喘气。

    “白小姐,你住在哪里?”唐雅急了。

    白祺没有一丝迟疑,马上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那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唐雅挂断电话就冲出了房门,下楼打个出租车过去了。

    到了位置,找到楼牌号,发现这是一栋豪华的别墅楼,别墅楼的门已经开了,她走进去就看到,白祺挂着满脸的泪痕失神的坐在地上。

    “白小姐你怎么了?”

    白祺茫然的抬头,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唐雅,“你来啦,唐雅。”

    “地上多凉啊,赶紧起来上床上坐着。”唐雅轻轻扶起白祺,把他扶到了床边。

    白祺刚坐下,就急忙。着唐雅的胳膊说:“求求你,放开天翊哥哥吧,我真的好爱他。”

    唐雅感觉白祺是挺可怜的一个人,唐雅叹息对她说:“其实爱情不是单方面决定的,有时候需要学会放手。”

    白祺听到这话哭得越来越厉害了,就像小女孩受了很大的委屈,完全不顾形象地在哭泣。

    唐雅真的感觉到她的精神状态有了问题,不由紧张的问道:“白小姐,有没有乱吃什么东西?”

    说话的时候唐雅正好看到了床上有一个小药盒,拿起来一看惊讶异的看了一眼白祺,“白小姐你怎么会吃堕胎药?”

    说完以后唐雅又有点后悔。这牵扯到个人的隐私,脸上不由出现了尴尬。

    “你说呢?”白祺目光直直的看着唐雅,仿佛自言自语地说,“我怀了他的孩子,可是刚才他竟然到要让我打掉,孩子毕竟是我身上的一块肉啊……”

    白祺哭了起来,“他怎么会有这么狠的心呢!”

    “你说的人是谁?”唐雅不可思议地瞪圆了眼睛,“不会是陈天翊?”

    白祺泪眼模糊的抬起头:“傍晚的时候我告诉天翊怀孕的事情,我以为他会心疼我,没想到他来了以后,让我把孩子打掉。

    唐雅恍然大悟,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陈天翊会去药房买药,原来是去给白祺买的堕胎药。他不仅和白祺有染,而且还是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唐雅的身体带着恐惧,发抖、发寒,拾起了床上的一张诊断书,上面有着怀孕三个月的字样。她已经说不上话来了,只是眉心渐拢,盯着上面的字渐渐变冷。

    “我该怎么办呢?”白祺偷偷端详着唐雅的表情变化,掩饰住心里的想法,嘴里发出的声音依然显得是那样的无助和绝望。

    唐雅看着她,长长叹了口气,“白小姐,不管怎么样,你要保护好身体。大人和孩子都不能出事,至于这堕胎药绝对不能吃。”

    白祺眼底露出一丝惊讶,没想到唐雅有这么一颗正直的心灵,但是戏必须要继续演下去,微微顿了一下抬头哽咽说道:”一切都晚了,我已经吃下了堕胎药。”

    “你怎么能这样做,这是对你和孩子的不负责任,你现在必须要去医院马上去,否则身体会出问题!”

    白天轻轻推动唐雅的手臂,倔强的说道;“你别管我了,天翊都不肯要我了,那就让我去死了吧……呜呜……”

    唐雅不管白祺怎么拒绝,还是把她轻轻的拉下了床,虽然她的心里也有着无限的痛苦,但却在对白祺冷冷的说道:“你不能为了一个男人就把身体就不要了,你要理智一点,跟我去医院!”

    白祺在唐雅的劝服下去了医院妇科,一名女大夫似乎认识白祺,远远的点了下头,等白棋走进他,她笑着问:“白小姐,你肚子里的孩子最近有没有什么反应?”

    说到这个话题,白祺的眼眶又湿了,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豆大的泪珠已经滚下。

    唐雅急忙替她说道:“大夫,她刚刚吃了堕胎药,你赶紧帮她看看,会不会出现流血的状况?”

    大夫吓了一跳,急忙看去白祺,“你怎么不进医院就自己打胎,这对身体的损害可能会影响以后的生育。”说着,她急忙请白祺走去了办公室,临进门的时候,白祺回头看了看唐雅,神色感激道:“唐雅谢谢你,现在我都到医院了,你先回去吧!”

    唐雅看了看逐渐恢复理智的白祺,这才点了点头,带着复杂的心情转身离开。

    唐雅没走多久,办公室的门开了,一脸复杂的白祺走了出来,看着唐雅垂头消失的背影,眸中冷笑。随手把怀孕的诊疗书扔进了垃圾桶里。

    外面的夜起了寒风,唐雅感到了阵阵寒意,全身瑟瑟发抖。紧了紧衣服,走在漆黑的路上,空前的迷茫了起来,在不久前,陈天翊还对自己呵护倍加,为自己做饭,为自己牵肠挂肚。这才没过多久就出现逆转,现实就是这么残酷,这一切都是假象!

    不否认的是,陈天翊对她可能有感情,也许逼白祺堕胎就想和她在一起。但是,唐雅不会这么自私,不会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是时候选择放手了,五年后的相遇其实只是一场荒诞的邂逅!

    夜如此深沉,唐雅的梦里除了痛苦,只剩下了伤害!

    第二天,唐雅上了班,这也是休假以来的第一天上班。

    经理曲娜还有倩倩等人都有些躲闪唐雅,毕竟他们曾教唆高伟非礼过唐雅的,不过,幸好的是没人知道真相。而且,高伟入狱后,也没把他们出卖,这是因为曲娜比较聪明,只是暗示性的提示高伟。

    唐雅现在哪有心情去想那些事情,唯一想的就是该怎么面对陈天翊,她和陈天翊有过合同,必须要给他工作一年。如果不知道陈天翊让白祺堕胎的事情还好,但现在唐雅是彻底无法再继续下去了,如此薄情寡义之人,还值得她唐雅去爱吗?

    工作了一上午,唐雅一直心不在焉的,不过曲娜心中有愧,自然也没来指责她的工作,唐雅在大厅里面听到了一些议论声,原来白祺这次是回mg工作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没有上任。

    唐雅当然知道原因,白祺是爱疯了陈天翊,甚至昨晚陈天翊让她吃了堕胎药,她还是留恋这陈天翊。

    唐雅决定要和陈天翊摊牌,至于那份合同看能不能用金钱方式补偿,当然需要还款时间要稍微延长一点,唐雅毕竟破产了。

    她来到了总裁办公室,总裁办公室的门半开着,里面一个威风凛凛的中年人正在大声指责陈天颖。那男人穿着高档的黑色西服,虽然已有五十岁,但是头发黑油光亮,严峻的脸上肌肉绷紧,目中仿佛爆发者怒火,一举一动中浑然天成一股气势。

    他指着陈天翊,火冒三丈骂道:“我问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祺祺会那么伤心?”

    面对这个男人语气不善的指责,陈天翊竟然收敛身上的气势,尽量委婉的说道:“uncle,是祺祺始终沉浸在过去里,你也知道我和祺祺是不可能的,我已经结了婚了。”

    男人阴沉着脸,猛然一拍办公桌,“别跟我提你结婚的事,谁允许你结婚的,你父亲还是你母亲?既然祺祺非你不嫁,那你就去离婚,我们两家人又是这种世交,我绝对不允许你对不起祺祺。

    陈天翊淡淡的一笑,也不说话,只是待在那里看着男人。

    两个人似乎沉默了起来,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可以看出来两个人心里都有火气。

    唐雅见此情景,悄悄的离去,那个中年男人听话风十有八九是白祺的父亲。

    办公室里中年男人换了个口吻,缓缓道:“天翊,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祺祺也从小就想嫁给你,世上也只有祺祺能配得上你,你尽快去和那个女人把婚离了。”

    陈天翊刚想反驳。这时候电话响起来,接起电话,里面响起了白祺肝肠寸断的一句哭声,“天翊哥哥……我们来世再见吧。”

    望着挂断的电话,陈天翊怔了怔,猛然撒腿往门外跑,他怎么会听不出电话里决然的意思!

    中年男人当然也听到了这句话,他更是心急如焚,因为白祺是他的宝贝女儿,他紧跟着冲出了办公室。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