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婚二宠 61 请带上你的身份证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61 请带上你的身份证

小说:一婚二宠 作者:一锅大馒头

    陈天翊先一步跑出了大厅,而后面的白傲天微微顿了一下脚步,冷着脸扫去大厅里的职员,猛然吼道:“谁是唐雅?”

    所有人在一瞬间都看去了唐雅,白傲天目光也跟着慢慢落到了唐雅的身上。

    唐雅脸上尴尬的通红,直想低头权当没听见,但这可能吗,只好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曲娜听到声音从办公室走出来,看了一眼,急忙来到男人的身边,“白董事怎么回事?”

    白傲天任职至美国mg公司,属于陈天翊公司的总部,他根本没多理睬曲娜的话,而是看着站起身的唐雅逐渐眯起了眼睛。

    唐雅惊愕的看着白傲天,白傲天目光寒如针芒,沉着脸说:“我希望尽快离开陈天翊,不要再勾引他,不要再破坏他和祺祺。”

    这句话一出整个大厅哗然,其实谁都知道白祺和陈天翊间的感情,没想到这个唐雅还是个勾引人的小三儿啊?

    唐雅满面难堪,真是有苦难言,如果知道会发生这些事情,她当初就不应该选择嫁给陈天翊。

    所有人耻笑的眼神似乎洞穿了唐雅的身体,那柔弱的内心更是千疮百孔。

    白傲天想起自己的女儿,因为她而走上了绝路,不由声音愤怒的吼道:“赶紧收拾你的东西,立刻滚出mg公司!“

    唐雅咬着嘴唇,把眼泪憋了回去。这些耻辱是自己应该得的,怪不了白祺,怪不了眼前这个男人,只怪自己认错了陈天翊。

    既然白董事都发话了,曲娜心中欣喜万分,终于可以把唐雅光明正大的赶出去了,于是淡淡看了眼唐雅,“唐雅,既然白董事让你离开mg公司,那么我想你是不可能留在这里了,因为白董事的话,代表了美国总部,连esion都要听从!”

    唐雅没有任何的反驳,只是认真的点了下头,低着头慢慢收拾桌上自己的东西,然后在其他人的鄙夷下,走出了大厅。

    离开了公司。唐雅无悲无喜,只是觉得要和陈天翊交代一下,谈一下关于那纸合同的事情。但拿去电话得手犹豫了下又放下了,等过了这个风口再说吧。

    唐雅心里堵得慌,在这个城市里漫无目的的走,这里没有她的朋友,也没有可以让她逗留一会的地方,这种孤独彻底笼罩着她。

    天黑了,天上下起了蒙蒙的细雨,唐雅芳仿佛毫无所觉依然在茫茫的城市里走着,走着走着,竟然神差鬼使来到了白祺的别墅楼下。

    她微微笑一笑,陈天翊的林肯车就停在楼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是远远的观望着。

    此刻,别墅楼里的情况很糟糕,白祺哭在自己父亲的怀里,陈天翊则站在地上手足无措,地上洒了一大片安眠药,要不是陈天翊来得及时,白祺就把这些药吞了下去。

    白傲天心疼的说道:“祺祺你怎么就这么傻呢?难道不要爸爸了?”

    这一说,白祺哭得更伤心了,在白傲天的怀里哭了整整有十几分钟,这才抬起红肿的眼睛看了下自己的父亲,“爸爸,你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我想和天翊哥哥说说话。”

    白傲天深深看了一眼白祺,起身转向陈天翊说:“你给我看好了祺祺,如果她再有一点事情的话,我非拿你试问不可!”

    陈天翊如玉的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轻轻点点头,对着白傲天低声道:“uncle,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祺祺,你以后要怎么对她要想清楚!”说完白傲天满脸怒气的出了别墅楼。

    陈天翊从小就宠溺白祺,他也从来没想过白祺会走了这条偏激的路,坐到床边轻叹一声,“祺祺,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白祺就像是个可怜的孩子,泪水一颗颗巴巴的往下掉,感觉哭花了妆容,又急忙去抹泪,她太在乎自己在陈天翊心里的形象。

    “天翊哥哥我现在好难看,你别看我。”

    陈天翊轻轻捏捏她的鼻子,“傻丫头,说什么呢?我们从小长到大,你什么样子我没看到。我还清楚记得你小时候跟人打架,鼻青脸肿的样子……”

    想到童年的往事,白祺破涕为笑,看着陈天翊那满目的疼惜,心情忽然变得好多了;柔柔的看了陈天翊一眼,“天翊哥哥,你把电灯关上,我不许你看这么丑的祺祺。”

    陈天翊幽深的眼眸仿佛笑了一下,随手把电灯关上了。

    而在楼外的唐雅看到变成黑暗的玻璃窗,心里忽然难受了起来,陈天翊我真的错看了你,那些曾经以为可以破镜重圆的美梦一瞬间化为泡影,残忍而尖锐的讽刺着唐雅的愚蠢和天真!

    唐雅彻底被雨淋的的感冒了,她在自己的住处整整躺了两天,没有人去关怀她,也没有人去问他,她感觉自己此刻就当在人间蒸发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她慢慢的爬起身,自嘲的笑笑,她还在幻想什么,难道还在想着陈天翊会不会过来嘘寒问暖一番,那种虚情假意的呵护她还真的需要吗?

    答案是否认的,她唐雅决不允许这个男人再出现自己的生命里!

    唐雅洗了把脸,感觉精神好多了,觉得是时候了断了,这一刻苍白的脸蛋仿佛还轻轻笑了一下,犹豫的拨通了电话。

    “陈先生,你今天有时间吗?”

    陈天翊此刻正在陪白祺,接通电话的时候,还看了白祺一眼,生怕再刺激到白祺的情绪,万一再做出偏激自杀的事情,到时候真的无法对所有人交代。

    白祺在床上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陈天翊,随即假装撇开眼神,但是耳朵却悄悄竖了起来。

    “唐雅,有什么事情吗?”由于白祺在场,陈天翊的语气显得有些生分,当然他也不知道唐雅早已经被白傲天赶出了mg公司。

    “……我想和你……商讨一下离婚的事情。”

    唐雅艰难的措辞,当说出离婚这两个字的时候,身体都在轻微的颤抖,眼泪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但是她还是故意轻笑了一声,表示自己心里其实很放松。

    陈天翊仿佛没听明白这句话,拧眉不确定的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陈先生,我想要和你离婚。”唐雅声音很低,却很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为什么?”陈天翊心里咯噔一声,当时脸色就变了,完全没注意到此刻听到电话里的声音露出满脸得意笑容的白祺。

    来袭正在拿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没有为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结束了。”

    唐雅不想再去说各种各样的理由,那只会让陈天翊编出各种各种各样的话来骗自己。她的心已经死了,让她与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她远远的做不到。

    接下来,她应该冷漠,高傲的活着!

    陈天翊总感觉唐雅说的一切是那么的可笑,怎么几天就发生这种变化,眼中也有了火气,对着电话语气有些凝重的问道:“唐小姐,你确定你在说什么?”

    “陈先生,我已经决定好了,给我们自由好吗?”唐雅毋庸置疑的轻笑,声音里没有出现一点波动,但陈天翊不知道的是,唐雅此刻已经满脸泪珠,死死的捂住嘴巴要发出的哭声。

    “现在吗?”陈天翊黑色的眼眸逐渐露出了冷漠,她终究还是想离开自己,依然像五年前一样,不给任何一句理由的离开!

    “是,就是现在!”唐雅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脱不了身的话,你可以把离婚的事情告诉白小姐一声,我想他会答应出来的。”

    “不用!我立刻就去找你!”陈天翊虽然有些纳闷她怎么知道自己在白祺这里,但是唐雅绝情的话已经让他深深刺痛了,随即对着电话冷笑道:”唐小姐,我去哪里找你?“

    “我在民政局门口等你,还有……请带上你的身份证,还有我们的结婚证……”

    “唐小姐,想得还真是周到!”陈天翊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唐雅和陈天翊在民政局门口碰面了,五年前他们在这里办的结婚证,此刻在这里要办离婚证,他们都觉得是那样的讽刺!

    陈天翊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唐雅,双唇轻轻开启:“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唐雅没有说话,而是踏步走进了政府里面。

    办离婚和办结婚一样都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情,先是提供了自己的结婚证,又是身份证,然后工作人员开始官方的询问:“请问你们确定要离婚吗?”

    陈天翊清俊的眉间轻轻蹙了一下,扭头看去塘雅,唐雅却没有挪开视线,而是对着工作人员用力的点下头。

    唐雅忽然想到了什么,从包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陈天翊桌前,“陈先生,这是上次你在我家的时候你给我的,里面我分文未动,你可以去提款机检查一下。”

    陈天翊白皙的手指轻轻点在银行卡上,却没有拿起来,只是抬头复杂的看着唐雅。

    唐雅在继续说道:“关于我和你签约的那个合同,原先上面所说的,我要为你工作一年时间。但现在我已经毁约了,我咨询过律师,我会在一年之内赔偿您双倍的违约金,也就是两千万,这点请你放心。”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