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1章 :交换婚姻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章 :交换婚姻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2章 :宋家

    疼。

    楚天意赫然睁开双眸,翻身而起,起身时拉扯到身上的伤痕,疼的皱了眉;低头一看,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的花色,破破烂烂的衣袖中,依稀露出的手臂上伤痕累累。

    她记得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短袖,怎么她身上的衣服却这么烂?搞得像难民堆里爬出来的一样。不对,这件衣服怎得这么眼熟?

    这不是娘还没死的时候,有一年过节她撒泼耍赖央求娘买的吗?为此还被娘好一顿骂;这件衣服已经扔了几十年了,如今,怎么会穿在她身上?

    莫非……

    楚天意大惊失色,左右一看之下,脑中一片空白;她这是做梦了吧?居然回到她住了十八年的农家小院。

    “死丫头,给老子滚起来,以为装死就不用嫁给葛强了?想的美,给老子做饭去;等葛强把钱送来你们就登记结婚,不想嫁也得嫁。”沉重地一脚硬生生踹在她的腰侧。

    “嘶……疼。”楚天意疼得下意识捂住被踹的腰,抬头一看,大吃一惊,居然是年轻了几十岁的大哥,“你凭什么踹我?”

    “唉,我说你这死丫头,还学会顶嘴了;今儿老子打死你就当替爹教训你了。”一脚再次落下,猛的踢在她的手上。

    楚天意顾不得全身上下的疼痛,翻身而起;拉起他还未来得及缩回的脚,一个过肩摔。

    “啊……砰……”尖叫声与闷响声,同时响起。

    院子里的泥沙瞬间侵染上鲜红的血液,楚天意吓了一跳,走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死!不过,任由他的血这么流下去,离死也不远了。

    为了不让他死,楚天意认命地拖着他进了屋子,气喘吁吁的将他仍在地上,瞪着瘫倒在地的大汉,提脚狠命踹他,“我让你打我,我让你打我……”

    一番踢踹下来,楚天意累的满头大汗,双手撑在膝盖上,急促的喘息,指着他的鼻子,“人渣,贱男,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大哥。”

    楚天意出了气,喘着粗气去厨房的灰槽里抓了一把草木灰,给他洒在流血的额头上,又从他身上撕下一条衣角来,给他绑上伤口。

    楚天意累的身体虚软无力,跌坐在地,“身体太弱了。”低头看着这张年轻了几十岁的脸,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抬起手看了看上面的淤青,低叹一口气;她这是回到了十八岁这一年,她记得很清楚这一年大哥喝醉酒,把她从房间里拖出来好一顿毒打。

    惨遭毒打的她在院子里躺了一整晚,凉气和地气、湿气汇聚在她的体内。

    而,待她身上的淤青消散后的第二天,又被大哥以五百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四十五岁的老鳏夫——葛强。

    葛强那畜生开始那几天对她很好,可以说千依百顺;可新婚一过,他的本性就暴露了出来。

    一天三顿打都是轻的,经常被******。连续不断的毒打和虐待,得不到好的治疗,再加上之前的寒气入体没及时驱寒。从此身体落下了病根,一到阴雨天,全身骨关节都疼痛难忍。

    楚天意凄冷一笑,她可不想身体再次落下病根。挣扎着起身,出了楚伯成的房间,找到小半瓶楚伯成喝剩下的酒;走进厨房,拿出一个大碗,把酒全部倒在里面。

    擦燃火柴,放进碗里;碗里的烈酒骤然间,熊熊燃烧。

    楚天意端着碗回房,脱下破破烂烂的衣服,就着燃烧的烈酒;将身体擦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碗里的烈酒被用光,方才停了下来。

    从衣柜里找出一套干净衣服穿上,回身的瞬间,目光落在桌面的木头人偶上;瞳孔猛地一缩,那是葛强为了讨好她,找人做出来送给她的。

    不!她不要再嫁给葛强。

    既然老天爷给了她一次机会,那她便不能再落入那个魔窟。

    楚天意定了定神,从衣柜翻出一个小布包,胡乱塞了两套干净衣服进去;提着小布包冲出房间,来到楚伯成的房间。左右翻找下,从楚伯成上身的衣兜里找到七块八毛钱。

    楚天意将这些钱塞进衣兜里,走出农家小院;一路躲躲藏藏的走出村子,沿着坑坑洼洼的大路走;天边的夕阳,似烈火燃烧般,就如此刻心急火燎的她一般。

    楚天意脚步急促的赶路,伸手打开小布包,看了看里面褶皱斑斑的换洗衣服;又摸出衣兜里揣着的七块八毛钱,默默叹了口气,“这些钱连在外面租一间像样的屋子都不够,还要准备用品什么的……算了,稳定下来再做打算吧!以后也不能回村子了。”

    系好小布包的袋子,把钱装好;抬头间,楚天意猛然停下前进的脚步,往草丛里窜去。

    楚天意伸长脖子往外看,前方夕阳下,一人杵着拐杖提了个大行李包,一瘸一拐的走来。待那人走近后,楚天意紧张的抓紧了衣角,呼吸有些粗重——是雷策!

    前世那个英姿挺拔,出现在她面前,说‘嫁给我,我娶你’的男人。

    雷策听到了这声粗重的呼吸声,瞟了草丛一眼,淡漠的杵着腋柺,继续往前走。

    楚天意心脏狂跳,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对了,雷策是有一次出任务伤了腿;据说是要瘸的,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治好了。

    猛的窜出去,揽住他的去路,“雷策。”

    雷策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你是谁?”冷漠至极的嗓音,让楚天意五味杂陈,“我是楚家的小女儿,楚天意。”

    “有事?”雷策浅蹙剑眉,鹰眸中情绪未露,依旧是那么冷漠。

    楚天意平复着心头的杂乱,抿了抿唇,摸了摸唇角的青色,艰难的说着,“雷策,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你说说看。”雷策杵着腋柺往回走,走到她的身前,停了下来;深邃的眼底有着一丝心疼。

    楚天意探究的看了他一眼,她不会看错,就是心疼;怎么会是心疼呢?楚天意目光坚定的望着他,“你的腿,医生说是治不好了吧?”

    雷策眉目一滞,冷漠无情的鹰眸盯着她,她怎么知道?

    “我能治好你的腿,恢复如初,甚至比以前还要健康。”楚天意心里藏着紧张,不知道他会不会相信她。

    雷策盯着她坚定的双眸,看了半响后,定定道:“要求!”

    “你娶我。”

    雷策眼底划过一抹喜色,随即,那抹喜色黯淡下来,“我家里的情况,你应该知道。”

    楚天意坚定的摇头,“我不介意,我只想离开楚家。”只要离开了楚家,她就能摆脱楚伯成和葛强。

    雷策深深看了她一眼,垂下眼睑,嘴里苦涩,“楚小妹,我家里的情况,并不比你家好多少,你嫁给我……会更苦。”

    “我说了,我不介意;大不了嫁给你以后和你一起去随军。我也不怕让你知道,我大哥给我定了葛家的亲事,因为大哥要的聘礼钱太多了,对方正在凑钱。”

    “我怕身上的伤一好,就被大哥推出去;今天本来是打算离开这里,去外面找出路的。可是我知道,我一旦走出这个村子,以后就算回来也会被村子里的人各种污蔑,甚至是轻视。如果,你愿意娶我,我就能正大光明的摆脱楚家和葛家。”楚天意坚定不移,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雷策微微动容,眉心微蹙,不疾不徐的轻启薄唇,“为什么选择我?”

    “因为你是当兵的,国家的兵我相信;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只有你,才有和我同等交换的东西。”楚天意心头一松,也不隐瞒其目的,“你的一条腿,交换你的一段婚姻,你敢换吗?”

    这样诚实无畏,充满勇气的楚天意,打动了雷策,“好,我娶你,只望你别后悔。”

    楚天意笑了,“我不会后悔的,再说了我就是个大麻烦,我还怕你后悔呢!”

    雷策看着眼前满脸都是乌青的少女,却并不觉得她丑,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美;看着她,他只觉沉甸甸的心,也轻快了许多。

    楚天意抬头望着比她高出一大截的男人,“我扶着你走吧?”

    “不用。”雷策收回目光,默默杵着腋柺回身往前走。

    楚天意看了看他另一只手上的迷彩行李包,“那我帮你提行李吧!”

    雷策低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低低说道:“不用。”

    楚天意顿时悲愤了,他是瞧不起她这小身板了?咬着唇,跟在他的身侧。

    两人一起走会村口时,雷策沉默了一下,方才开口,“明天我去你家提亲。”说完便走了。

    楚天意眨眨眼,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她怎么觉得雷策比她还急呢?满怀疑惑地回了楚家,将简单的行礼放回房间;去厨房煮了一碗面当晚饭。

    吃了晚饭,走进楚伯成的房间,楚伯成躺在地上,仍旧昏迷不醒。

    楚天意诡秘的展颜一笑,“楚伯成,上辈子,你让我落下一身病根;这辈子,我还给你。”

    楚天意去厨房烧了一锅水,把前一天割好的猪草剁碎喂了家里的两头猪;呵呵笑着走出茅厕,回厨房打水把全身上下都洗了一遍,这才回房,安心的睡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