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6章 :温玉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章 :温玉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5章 :提亲←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7章 :结婚

    “什么!我可答应了葛强的,要把你嫁给他;葛强多好啊!对你也死心塌地的,你怎么还能收宋家的聘礼?”楚伯成惊的想要起身,却无能为力。

    楚天意按了他的肩膀一下,“大哥,你别说笑了,你会为我好?也许四年前我会相信,你是对我好;可四年后,你动不动就打骂我,你看看我身上的伤,你认为我还会信你?”

    楚伯成看着眼前精神头大变样的妹子,满眼诡异,“小妹,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连大哥的话,都敢反驳了。”

    “你没读过**语录吗?有压迫,就有反抗。”楚天意笑眯了眼,“大哥,你现在可是在我的手里,要是我一不小心把你阉了;或者饿死你,也或者再打你一顿什么的,我可不敢保证你不会死,亦或者残废!”

    “你不敢的。”楚伯成佯作镇定,直直瞪着她。

    “你不妨试试,看我敢不敢;我敢把你摔得起不了身,要弄死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儿?”楚天意轻佻秀眉,那半癫半狂的模样,着实让楚伯成心里发憷。

    “你不是那臭丫头,你究竟是什么鬼?为什么要附在她的身上?”楚伯成脑子还算是清醒,楚天意十四岁到十八岁之间,这四年,确实是懦弱;可那也是念在亲情的份上而已。

    “大哥,你不用这么惊慌,我不是鬼;也不是死人,我只是想找你讨债而已。”楚天翼诡秘一笑,笑呵呵的走出了房间。

    留下一脸惊疑不定的楚伯成,眼里的惊慌再也不加掩饰的流露了出来。

    半响后,楚伯成房里传来厉声的咒骂声,声声入耳。

    楚天意笑得非常愉悦,哼着小曲,背着背篓出了门;反身锁上院门,揣上钥匙,往就近的山上出发。

    东道村四面环山,山里有不少蛇虫鼠蚁,剧毒之物和大东西也不少。

    在山上转了一圈,倒是收获颇丰,消炎化瘀的中草药采了不少;回家后,直接处理好,放进大锅里混合着水慢慢熬。

    半个小时后,整个厨房都散发着浓浓的中药味,楚天意掐着药效发挥到极致的时候,退了火。

    楚天意把家里洗衣服的破木盆子找了出来,那时候家里人多,洗衣服不方便;爹就打了这么一个比人还大的木盆,现在倒是方便了她。

    用另一口锅里的热水洗好木盆,把大木盆拉到房里;回到厨房,把锅里的药水一桶接着一桶的提到房间,倒进木盆里。

    等木盆里的水温能进人的时候,楚天意脱下衣服,踏进了木盆里;皮肤上的淤青,因突然解除到药浴,疼痛难忍。

    楚天意抿紧了唇,忍了下来,重伤的肌肤,被药浴泡着;似有无数的溪流流进体内,冲击着她的每一寸肌肤,痛苦而又舒服,痛并快乐着。待身体上的痛苦适应后,她已经香汗淋漓。

    楚天意睁开眼看了看黑黝黝的药水,咬咬牙,把头一起埋进了水里;脸上的痛楚比身上更加清晰,似要将脸皮破开一般。她不仅要忍受治疗的痛苦,还要闭气,不能半途而废。

    一分钟后,楚天意从药水里仰起头,呼吸均匀后;又将头沉进了药水里,如此反复数次,药水温凉后,方才起身冲洗身上的药味儿,穿上干净衣服。

    梳理好滴水的头发,用毛巾简单擦拭了两下后,提着铁桶把木盆里的药水,一桶接着一桶的往外提,倒在阴沟里。

    处理好这些,楚天意只觉身上舒坦了许多,肌肤也不会感觉紧绷难受了;身上的青肿已经消去,淤血也通了小半,再泡个四次左右就差不多了。

    楚天意从换下的衣服里,取出一叠厚厚的青色帕子,打开手帕;里面躺着一叠整整齐齐的大团结,都是十块钱一张的。看着这些钱,她心中有感动,也有感慨。

    雷策还是如前世那般,对她一如既往的好。

    楚天意捏着手里的钱,翻身在床内侧的墙体中掏了掏;取出一个黑色的铁盒子,打开盒子,里面只有零零散散的分分钱,加起来,也就三四毛的样子,这些钱都是她以往存下来的。

    钱的下面是一颗水润的温玉珠和两张布票,温玉珠是她收拾爹娘的遗物时找到的;看着它漂亮,她就私自藏了起来。

    前世嫁出去后,她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铁盒子也就被雪葬了;现在她还能记得这颗珠子,也是因为这颗温玉珠是她上辈子,前二十多年的时间里,看到过的东西中,记忆最深刻的。

    楚天意拿起温玉珠,感受它散发出来的暖意,她不由庆幸遇到了雷策,让她回来了;她走的时候,是没有带这个黑盒子的,她都快忘记它的存在的。

    若非要想办法藏钱,她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想起它。

    把温玉珠放在脸上,暖意直入心扉;让她不由自主的便随着心头的念想,把整张脸都滚了一遍。

    楚天意浑身舒坦的温玉珠,取了那五百块聘礼放进盒子里,“嘶……”楚天看着手背上长长的一条血痕,原来是左手手背挂在铁盒子上了。

    血顺着手掌边沿滴落进铁盒子里,落在那一叠大团结上;又顺着大团结的纹理,流到了旁边的温玉珠上,温玉珠瞬间将滴落的鲜血吸收干净。

    楚天意皱眉,这颗温玉珠还是宝贝?拿起温玉珠放在沾染了血的大团结上;血珠在下一刻被吸收干净,仿佛那处从来没有被血渲染一般。

    她居然因为心结,错过了一件好东西。

    楚天意心头微微有些遗憾,转而又笑了笑,何必为了已经过去的遗憾而遗憾?将温玉珠放在伤口上,温玉珠疯狂的吸收着伤口的鲜血;她的脸色渐渐变得憔悴起来,连那一大片的乌青也掩盖不住。

    “究竟是什么宝物?居然要吸这么多的血。”

    楚天意只觉头晕目眩,几欲呕吐之际,温玉珠停止了吸血,隐入她手背上的伤口内。

    楚天意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床上,心底一阵后怕;再这么被它吸下去,她会成人干的。刚放松下来,她就感觉到体内有东西在移动,而且,移动的越来越快,似要将她的经脉撑爆般。

    楚天意顾不得头部的晕眩之感,体内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有一种随时都会被撕碎的错觉。

    右手握住左手手臂上微微凸起的小圆球,小圆球躲过右手的碰触,直接往前窜;楚天意按压不及,又被它给往前逃窜出一段距离。如此反复,楚天意又疼又累,精神力集中到极致,还是无法遏制它。

    它移动过的经脉,都似裂开了般,火辣辣的疼;楚天意有心无力的靠在床上,温玉珠感觉不到危险,又开始恢复之前缓慢的移动。

    楚天意也因此松了一口气,虽然也很疼;却不会有那种急促、疯狂窜动的感觉了,倒是比之前遏制它前行时舒服了许多。

    不过片刻的功夫,楚天意便全身布满了虚汗;当温玉珠行至眉心处时,停了下来,好似安了家。

    下一刻,一股温润的气息从眉心处散布至四肢百骸;受损的经脉得到温养,也不似之前那么痛。

    渐渐地,经脉不再疼痛,身体如浸泡在温泉一般;整个人舒服异常,似脱胎换骨一般。

    楚天意舒坦的叹谓一声,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方才起身下床,垂眸间,便见手上的青乌消失了,伤口也愈合了;连一点疤痕也没有,意外之喜啊!

    楚天意忙掀开衣袖,手臂上的伤痕也没了;掀开衣摆,身上的伤痕也消失了,太好了!这么说来,她脸上的伤痕也好了?她不用再用药水治疗身体,温玉珠果然是好东西。

    欢喜过后,楚天意又犯了愁,这才一天的时间,身上的伤就全好了,难免惹人怀疑;而且,雷策和宋家三口是看到过她脸上的淤青,这么快痊愈,简直就是妖孽。

    接下来的几日,楚天意不仅要监视身体渐渐恢复的楚伯成,晚上还要潜出去,到后山采药;她要迷惑楚伯成的视野,让他以为她身上的淤青伤痕都是被中药泡好的。嫁给雷策后,也能有个说法。

    第四天傍晚,楚天意去了一趟城里,买了两套喜被、喜盆以及红色的喜服,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喜糖;一共花去了三十多块钱,她一点都不心痛,钱都是能赚回来的,可嫁人却只有一次。

    连夜赶回村里,已是辰时,也就是八点左右的样子;楚天意烧水好好洗了个澡,再把布满灰尘的头发洗了,把头发梳理整齐,穿戴好出了房间。

    来到楚伯成的房间,瞧着躺床上的楚伯成,清冷地轻薄薄唇,“楚伯成,明天我出嫁,你最好休息好了背我出嫁;要是你让我不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c省属于南方地界,还保留着兄弟背嫁的习俗;若无兄弟背嫁的女子,会被婆家瞧不起。

    “楚天意,你个死丫头,欺负老子上瘾是吧?老子没力气。”楚伯成斜靠在床上,瞪大牛眼,企图虚张声势。

    楚天意抿唇而笑,笑靥璀璨,一把攥住他的手腕;只听‘咔擦’一声清脆的骨裂声,楚伯成的手腕应声而断,“啊……我的手,我的手,死丫头;你敢掰断我的手,老子打死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