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9章 :大闹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9章 :大闹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8章 :婚宴←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10章 :日常

    夜幕下,宾客都散去后,留下一些帮忙的亲朋好友;说说笑笑的收拾残局。

    “雷策,你个不要脸的,居然抢我媳妇;你给老子滚出来,把我媳妇还给我。”

    一声震天的怒吼声,将房间里正在推拿的楚天意吓了一跳,手下推拿的穴位,差点错开。

    雷策皱眉,握住她还要继续推拿的手,“扶我出去。”

    楚天意抬起眼睑,面无表情的望着他,“给你惹麻烦了。”新婚当天就被人闹上门来,任是谁,心里也会有意见吧?

    “不关你得事,扶我出去。”雷策揉揉她的柔荑,无声安慰着。

    楚天意伸手搀扶着他结实有力的臂弯,看着他穿上军旅鞋,心中五味杂陈;与他一起走出门,却被他推回了房,“进去,别出来。”伸手拿过靠在门外的腋柺,反身拉上门。

    楚天意不过是一愣神的功夫,被他关在了门后;醒过神来的她,连忙拉开门,疾步而出。

    “雷策,你个混蛋,你怎么可以明知道楚天意有婚约,还上门提亲;还有你,贱人,都是我的人了,还二嫁,欠操的死贱人。”四十五岁的葛强已经享受过女人的滋味儿,妻子死后,他也荒唐了这么些年;这次看上如花一半的楚天意,本来是势在必得的。却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直接截胡了。

    楚天意脑子一阵晕眩,这个虐待了她整整两年,让她对性产生直觉抗拒的男人,就在她的面前;葛强死后的几年里,她一直生活在恐惧和惶惶不可终日中,午夜梦回间,尽是他猥琐、嚣张、狰狞的一面。

    直到年纪大了,渐渐对这些事情看淡了;她才从那两年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但是,对男人却失望以及不抱希望,一辈子都没有再嫁人。也许,不嫁人的原因还有对雷策的愧疚与遗憾。

    雷策伸手扶了她一把,将她交给宋舅妈,“舅妈,麻烦你看着她点。”

    “好。”宋舅妈叉腰要和葛强理论了,下一刻,手里多了一个楚天意;也就歇了这想法,面带责备的望着怀里的楚天意,“你怎么出来了?这种事儿,你能躲就躲,还跑出来凑热闹。”

    楚天意让脑子清醒些,不要沉浸在过去的阴影里,“宋大娘,是我不好,我想着雷策的腿不好,就跟出来了。”这种事在不管在什么地方,只有两种解决方法;一种是不怕毁掉名声,直接站出来,强硬起来,与葛强做抗争;另一种是躲起来,让家里人出面解决。

    她不愿事事都让雷策给她担起来,她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了;她的蕊子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了。

    这下宋舅妈不好再责怪她,毕竟她是为了雷策才出来的,无奈的戳戳她的额头,“你呀!”

    楚天意笑了笑,挣脱开她的搀扶,“宋大娘,我没事,您不用扶着我。”

    “你可不能上前,新婚第一天就碰到别的男人,可是不吉利的。”象征着新娘不洁,这个罪名在如今这个年代,可是实打实让人唾弃。

    “宋大娘,我已经嫁给了雷策,就是雷策的人;我不能让雷策一次又一次的挡在我面前,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楚天意安抚着宋舅妈,拍了拍她的手,“大娘放心,我不会让葛强有机会碰到我的。”

    宋舅妈见她坚持,眼神和神态透着一股坚定,左右为难,“还是不行,哪有新嫁娘出面的?”

    “大娘,你信我,我不能让雷策一个人面对。”楚天意推开她的手,定了定神,左右看了看;疾步走到墙角,抄起一根扁担,颠了颠重量,满意地点点头。

    楚天意唇角挂着冷笑,快步朝葛强冲去,一扁担挥下;打得他嗷嗷叫,“你个畜生,什么叫我是你的人?你不会说人话是吧?老娘打得你会说人话为止。”

    扁担接二连三的落下,葛强躲的来不及,哪儿来有机会来骂,“痛,痛,别打了,别打了,我不说了,不说了。”

    楚天意可不管他痛不痛,心底不痛快的她,只想狠狠揍他,“痛?痛你大爷的,都和我爹一辈儿的人了,还想老牛吃嫩草;五百块是吧?老娘打得你去医院花五百块,反正你有钱。”

    “砰砰砰,啪啪啪……”一声声不协调的闷响声,夹杂着葛强的惊呼惨叫声,宋家门前可谓热闹非凡。

    雷策看得一愣一愣的,小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悍了?

    宋家辉忍不住拍手叫好,“打的好,都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还想染指表嫂,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长什么样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雷策推了他一把,“别在这里凑热闹,去拉住葛强,我去拉住你表嫂;别把人打成重伤了。”那一扁担一扁担,又狠又准,回回都落在葛强身上的穴位上;再来两下,葛强得废了。

    “哦,好。”宋家辉迈步上前,一把抓住乱窜的葛强,“表嫂,表嫂,我是家辉;你可别打我呀,这个落在身上可是真疼的,嘶……”痛的腰肢一阵紧绷。

    眼看第二扁担就要落下,楚天意手臂一僵,扁担横在宋家辉头上;下一秒,便被拉进一个宽厚的怀里,一只大掌拍打着她的后背,低沉的嗓音,轻哄着,“好了,好了。”

    楚天意眼眶湿润,憋回泪意;瘪瘪嘴,闷闷的开口,“嗯,葛强太不是东西了,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说这种话。”

    “好,都是他不对,你可别再打他了;要是打死,打残了,你还得负责伺候他,多不划算。”雷策忍着笑,打了人,还这么理直气壮的,也就他媳妇了。

    “嗯。”楚天意嗅了嗅他身上独有的男人味儿,心间一阵安宁,“他再说,我还打。”

    “好。”雷策拍着她的后背,无言的纵容“家辉,麻烦你把葛强送回葛家去,顺便去和村长说明一下情况。”

    宋三成老两口看得脸上肌肉直抽,帮忙的亲朋好友们从惊愕的变化中回过神来,他们算是长见识了;面对敌人时,严打狠揍,面对丈夫时柔柔弱弱,真是名副其实的娇妻啊!

    两种极端的反应,却让人只觉得这样才对。

    宋家辉也是一阵无语,连拖带拽的把葛强拉走了,这也是个欺软怕硬的。

    宋家门前的空地上一片寂静,清风刮过,还能听到点点风声。

    “好了,好了,闹也闹过了;策儿,你带媳妇先回房,新婚当天就动扁担,真是的。”宋三成嘴上说着不满意的话,嘴角却是上扬的。

    雷策点点头,护着她,由她扶着回了房。

    “翠华,你家的新媳妇是个厉害的,别以后你娶了儿媳妇,还得被她压着。”一位身材臃肿的中年大妈,拉着宋舅妈吴翠华的手腕,“以前看着楚家小闺女是个文文静静,还蛮害羞的性子;没想到,却是个顶顶厉害的。”

    吴翠华横了她一眼,“大嫂子,要是有人这么欺着你,你还由着他欺呀?泥人还有三分泥性呢!把人逼急了,就是脾气再好的人,也得咬人。”

    大嫂子撇撇嘴,低头继续收拾东西,等吴翠华走开以后;又和其他人说着:“我好心给她提个醒,她还不领情。”

    “好了,说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赶紧干完活回家;人家家里的事情,人家才知道。娶回家的媳妇,只要对家里人好就行了,哪儿来那么多说道。”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妇女撇了她一眼,不轻不重的来了这么一句。

    大嫂子认为今天说不了八卦了,转身埋头干活去了。

    吴翠华把丈夫拉到一边,嘀咕着,“三成,你说楚家小闺女会不会太厉害了?以后压着策儿啊?”

    “瞎操心,策儿是个什么性子,你会不知道;从小就是个霸道、主意大的,就算是压着,那也是他心甘情愿的。人家小两口的事儿,你少参合。”宋三成不甚在意的走开了。

    吴翠华回过味儿来想想,也是啊!让他们小夫妻俩扯掰去吧!

    喜房里,楚天意拉着雷策坐下,“我去给你打盆热水来给你敷敷腿,再给你推拿一次;要不然,你今晚别想睡了。”

    “好。”雷策浅笑了一下,等她走出房间后,看着喜房里属于她的东西,笑容越发灿烂。

    “笑什么呢?这么开心。”楚天意端着洗脸盆走进来,把盆子放到床下,拧了一把毛巾;给他敷在膝盖下方的位置,朝他努努嘴,“你旁边那个铁盒子里,是你给我的聘礼;除了买了两套喜被和喜盆等嫁妆,剩下得都在里面,你收起来吧!”

    雷策颇为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拿起铁盒子打开一看;里面有两叠放的整整齐齐的钱,一叠是大团结,一叠则是一毛一分的,“这些钱既然是给你的聘礼,你就收着;对了,把我那个行李包左边小包里的东西拿过来一下。”

    楚天意不解的瞧他一眼,走过去来开小包的拉链,把里面的一个黑色小包裹拿了出来,交到他手里,“这里面装的什么呀?”

    “过来坐。”雷策拍拍身边的床沿,示意她坐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