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10章 :日常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0章 :日常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9章 :大闹←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11章 :山中

    楚天意笑了笑,走过去,坐了下来。

    雷策打开小包裹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本存折本,塞进她手里。

    楚天意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打开存折本一看,惊了一下,“这些都是你存下的?”五千多块钱呢!

    “嗯。”雷策耳根发烫,俊脸紧绷,只觉心头火热。

    “你怎么存了这么多?你在部队都不用钱的吗?”他去部队十二年的时间,就存下了这么多钱,还要刨除他孝敬父母的。

    “刚开始到部队的时候,工资不高,一个月就二十几块钱;每个月给父亲寄回去二十块,就不剩什么了;后来慢慢的职位高了,才有了结余。我在部队基本不用什么钱,吃的、穿的、用的,在部队里都是统一分配的。”雷策蹙了蹙眉头,低垂着眼睑,犹豫了一下,还是继续说道:“这些年一共给父亲寄了五千多块钱。”

    这是在向她交代?楚天意娇美的脸庞上,洋溢着璀璨的笑靥,“拿了就拿了吧!你尽了心就好,也别放在心上,钱去了还会再有的;人一生挣钱,不就是为了用钱吗?用钱孝敬你父母,是应该的。”

    雷策眼底划过笑意,紧蹙的眉头也舒展开了些许,“谢谢你,天意。”

    “那……我可拿着了啊!”楚天意也不和他客气,把存着放进她的铁盒子里,与聘礼放在一起,“你以后要用钱就和我说。”

    “嗯。”雷策看着那放在一起的钱,就好像他们紧紧靠在一起一样,心头异常温暖,“以后每个月给父亲寄五块钱生活费就行了,也不用寄五十了。”

    “为什么?”楚天意愣了愣,雷策可不是没孝心的人,就算父亲、后娘对他再不好;也连续十二年从未间断过的给他们寄钱。

    雷策眼里有难堪闪过,“他把我逐出家门了。”

    “什么意思?”

    “就是把我的名字从他的户口本上除名了。”雷策低着头,楚天意感受到了他身上悲哀的气息,握住他的手,“没事,现在你是一家之主,等我们扯了结婚证,我就在你户口本上了。”

    雷策反握她的柔荑,摩擦了一下她的手背,柔腻的触感,让他心生不舍,“好。现在我的户口是单独的了;舅舅帮我办的,这段时间辛苦舅舅和舅妈了。”

    “以后多孝敬孝敬他们就是了,外面好像收拾完了,你饿不饿?我去厨房给你找点吃的。”楚天意对他这种隐晦的暗示,好笑不已。

    雷策松了一口气,他的丫头,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不饿,不用忙活了。”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起身。

    “我饿了,我可两顿没吃了。”中午吃饭就只顾着照顾他了,晚上亲戚朋友们走的夜晚,她是新过门的媳妇;也不好脸大的去找吃的。

    “是我疏忽了。”雷策说着拿掉腿上的毛巾,就要下地,“我去给你找舅妈拿点吃的。”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做碗面就行;剩饭剩菜吃着对身体不好,你等等啊!我去去就回来,你把腿敷好。”楚天意照顾着他坐了回去,又给他拧了一把热毛巾放青肿的腿上,把洗脸盆放到他手能够到的地方。

    雷策看着忙碌的人儿,整个人都暖洋洋的,“抱歉,过门第一天就要自己做吃的。”新媳妇三天不动手,是传统。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乎这些啊!”楚天意笑嗔他一眼,走出房间。

    昏暗灯光下的厨房,吴翠华蹲在角落里清洗剩下的餐具,宋家辉在一边帮忙摆放。

    “大娘,我来帮你。”楚天意挽起袖子,

    “策儿媳妇,这里不用你帮忙,马上就洗完了;你可是新媳妇,新婚三天不能沾手家务事。”吴翠华摆摆手,她的手因常年做农活和家务,皮肤成小麦色,手上也有不少伤口。

    楚天意好笑的摇摇头,“大娘,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个啊?”

    宋家辉把餐具放进碗柜里,帮着母亲劝:“表嫂,你也别和我娘抢,也就清闲这三天了,以后有得是你忙的。对了,表嫂,你怎么到厨房里来了?表哥呢?”

    “你表哥在敷腿,他的腿又青又肿的,都不知道他这几天怎么熬过来的。”楚天意不理会宋家辉的劝阻,接手吴翠华洗过的碗,放到碗柜里,“我们在房里呆饿了,来下弄点吃的,家里还有面条吗?”

    “有的,有的。”宋家辉从灶台后面,端出一个簸箕,簸箕里放着拉好的面。

    楚天意微微一愣,南方人可不怎么喜欢吃面食,“怎么有这么多?”

    “我爱吃面,娘隔两天就会拉上一些放着,要吃的时候方便。”宋家辉咧嘴笑,“表嫂,帮我也煮一碗呗?”

    “行,大娘和大叔要不要也来一碗?”楚天意接过簸箕,看了看锅里剩下的骨头汤底,正好可以用;洗好锅,放在灶上,参上水。

    “爹娘不怎么爱吃面,少煮点就行。”宋家辉把最后一叠小碗放进碗柜里,乐呵呵的帮她烧火,“表嫂,我来烧火,你煮面。”

    楚天意欣然点头,“大娘,家里还有葱和蒜吧?”

    “有的,切好放在碗柜后面,你自己拿。”吴翠华说完,手脚麻利的继续收拾剩下的小件。

    让楚天意意外的是,碗柜后面居然还有香油,这时候的香油可贵了;人都还处在猪油不够吃的阶段,谁有那闲钱买香油啊!

    楚天意拿出两个大碗,三个小碗,放好调料;勾兑好汤底,锅里的热水一烧开,就把面条下了,“好了,家辉灭火吧!”

    “现在就灭?面条能熟?”宋家辉惊异的问着,“表嫂,您会煮面吧?”

    “别瞎说,你表嫂在家里就是一把手,怎么会连面都不会煮;天意肯定有她自己的煮法,看你表嫂怎么做。”吴翠华扔他一根木材,“把它放里面去。”

    “好吧!”宋家辉放好木材,站起身,看着锅里的面条,慢慢浮了起来;惊奇了,“娘,您快来看,面条真浮起来了。”

    吴翠华朝儿子翻了个白眼儿,“行了,别做出那丢人样儿,把手洗干净。”

    宋家辉笑眯了眼,到一旁的水桶里,用清洗碗的水,洗了手。

    楚天意起面,按照分量放进碗里,“好了,大娘、家辉,我端去放见里和雷策一起吃;我会顺便叫大叔进来吃面的。”从碗柜旁边的槽里拿出五双筷子,放在碗上,端起两碗面。

    “行,去吧!”吴翠华看了看她手上端的一大一小的碗,不放心的问了一句,“你的够吃吗?”

    “够了,我的饭量不大,我先走了。”楚天意快步走出厨房,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黑影正在扫地,拉高音量喊道:“大叔,厨房里做了面条,吃完再扫。”

    “知道了。”宋三成远远回了一句,又忙活起来。

    宋家辉端起大碗就吃,一口进去,睁大了眼,“真好吃,又香又有劲道,回味无穷啊;表嫂做的真好吃,比娘您做的好吃多了。”

    “臭小子,有种你以后别吃老娘做的。”吴翠华笑骂一句,端起碗尝了一口,连连点头,“是不错,都可以做来卖了,这手艺没得说;以后你表哥有福了。”

    宋三成扫完,回厨房看那娘俩吃的满嘴油。

    “爹,快来吃,表嫂做的可好吃了;我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宋家辉仰头把汤底一起喝了,舒服的拍拍肚子,“吃饱了,真舒服。”

    “没出息。”宋三成笑骂着,端起碗吃了一口气,忍不住连连点头,“嗯,不错,好吃。”

    “是吧!表嫂这手艺没得说;要不,以后咱家的饭菜都让表嫂做?”宋家辉眼珠一转。

    宋三成拍他一巴掌,“乱出主意。”

    楚天意推门而入,见雷策乖乖敷着腿,满意一笑,“来,赶紧吃。”

    “舅舅、舅妈吃了吗?”

    楚天意把大碗面送到他面前,“正在吃,我煮了五个人的量,赶紧吃。”

    “嗯,你够吃吗?”雷策看那小碗里小小的半碗面,担心的眉尖轻佻。

    “够了。”楚天意低头慢慢吃完面,看了一眼吃的正香的雷策,放下碗,洗洗手;取下敷在他腿上的毛巾,由轻到重的为他按摩,“我听大叔、大娘他们说,你这几天一直拖着伤腿准备婚礼?”

    雷策目光闪烁,垂下眼睑,点点头。

    “你也太不把自己的腿放在心上。”楚天意给他按摩完,拍打着他的腿;看到他膝盖上方一点的地方露出那一点结疤的血痂,伸手,轻轻的抚了上去,“就是这里吗?伤着骨头了。”

    “嗯,也许……”后面的话,他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楚天意以捏骨探查了一番他手上的膝盖,现在的医院也不知道有没有ct,骨头伤的严不严重也不知道,“医生怎么说的?”

    “也许好不了了,也许会有奇迹。”只是那奇迹太飘渺了。

    楚天意的指腹抚过他的膝盖,指尖点了点那血痂,“医生都说了好不了,你怎么还会相信我?”他们第一次见面,在他的面前,她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村姑;而她提出的交易,他却答应了。

    他是本就不抱希望的吧!

    雷策没想到她会问这话,“咳……就是……也没什么,就是想相信。”

    骗人!

    “明天我上山一趟,可能要晚上才能回来。”

    “去山上做什么?”雷策眉宇紧锁,“山上太危险了,有不少大东西,还是别去了。”

    “你的腿伤需要地药材,只有山上有;外面卖得药多多少少都损失了一些药效,达不到最佳效果,所以,我必须去一趟。”楚天意顿了顿,看了他一眼后,继续道:“我身上的淤青,就是自己上山采的草药治好的;山上没你想的那么危险。”

    “那就让家辉陪你一起去。”雷策仍然不放心,盯着她白皙嫩滑的脸庞,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别拒绝。”

    楚天意无法,“好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