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13章 :到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3章 :到访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12章 :治疗←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14章 :翻脸

    雷策嗅着女儿香,被生理需求折磨得痛苦不堪;拉过被子给她盖肩上后,那股女儿香才淡了许多。

    雷策闭上眼,好不容易压下躁动,体温渐渐回归正常。膝盖及小腿犹如千万只蚂蚁在撕咬爬动般,虽不让人疼痒难耐,抓不得,动不得。

    逐渐得,蚂蚁似爬进了骨头缝里,一个劲的往里面钻;骨头被挤得生疼,雷策满头大汗的坐起身,侧头看了看睡沉了的小女人,给她牵了牵被角。挪挪身体,靠在挂着蚊帐的墙体上,汗水顺着脸颊滑下。

    楚天意猛然醒了过来,翻身而起,一时间有些茫然;待看到他满是汗水的侧脸后,脑子瞬间清明,“很疼吧!”

    雷策侧目望向她,鹰眸饱含痛苦,还流露出点点歉意,“弄醒你了。”

    “无碍,是我睡觉习惯了浅眠。”楚天意摇摇头,浅眠的习惯是从前世带来的,也是拜葛强所赐;几十年都没能改过来,睡觉的时候,若是没有安全感,永远睡不好,有点风吹草动,就能立马吓醒。

    “你继续睡,疼一会儿就过去了,我能忍得住。”

    楚天意睨他一眼,若他不把手握住膝盖,她还真会相信他忍得住,“我都醒了,还怎么睡?行了,我给你按摩按摩,缓解一下胀痛感。”

    “不用,睡吧!”雷策忍着胀痛的不适感,挪了挪腿,尽量离她远一些,“今天累了一天,再不好好休息,明天该精神不好了;睡不好的话,对身体也不好。”

    “啰嗦。”楚天意按住他的左大腿,怀揣被子,掀开他的裤筒,脸色稍齐,“腿上的淤青好些了,没有睡前青肿的那么厉害了。”

    雷策颔首,嘶哑着声道:“药很有效。”

    楚天意似笑非笑的窥着他,双手寻着他小腿上的穴位按摩着,“你的腿用处可大了,不给你用点好药,以后我可没福利。”

    “福利?”雷策诧异。

    “对呀!至于什么福利,你以后会明白的。”楚天意朝他顽皮的眨眨眼。

    雷策看直了眼,面如桃花,媚眼如丝,也不过如此了吧!

    楚天意眉宇间带着得意的笑,低眉顺眼地静静为他按摩,轻言细语的问着,“雷策,你在部队平常都是怎么过的啊?每天除了训练,还可以做什么?”

    雷策被她的娇媚和话题拉开心神,腿上的疼痛也不是那么剧烈了;低头看着腿上那双白皙的柔荑,心底划过一股暖流,暖彻心扉,“嗯,每天训练的项目多,有时候,一天时间还完不成预定的任务。”

    “这样啊!那你们可真够累的,难怪你的腿受伤了,肌肉还这么硬,按的我手疼。”楚天意喃喃抱怨了一句,他全身上下的肌肉又硬又膈人。

    “呵呵……”雷策摇头失笑,“这也是没办法的,以前的训练不是这么累;自从越战后,部队才逐渐增加了一些训练项目。”

    楚天意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你上过战场吗?”

    “上过,才进部队那会儿,也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兵;后来,越战爆发,就被拉上了战场,军功多了,才一级一级的升上来了。”雷策风轻云淡述说,眼底却有着沉痛。

    楚天意勉强笑了笑,按着他腿上穴位的力道加重了几分,吸引他的注意力,“面对战场上遍地马革裹尸,心里很压抑吧?”

    “嗯,很压抑,很痛苦;很多战友因为发泄不出来,憋出了心理病,退伍了。”雷策说道这里,情绪比之先前更加失落。

    “其实,退伍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他们陪着父母妻儿安度日子。”楚天意故作轻松的安慰着,这些话却那样的苍白无力。

    “是啊!”雷策默默吐出一口浊气,“也许,他们退伍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我也这么安慰过自己;可,每每想到他们离开时,对部队不舍的眼神,我都无法自欺欺人。”

    一时间,床帏间的气氛异常沉重,

    楚天意停下按摩的手,凑过去抱住他的腰,用侧脸与他的脸紧紧相贴,“雷策,这就是现实,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我们不能抱怨现实的残酷,只能在残酷中找出另一条光明大道。一直沉浸在过去的痛苦和回忆里,你不觉得太空乏了吗?”

    雷策被问的哑口无言,彼此沉默良久;雷策忽然笑了,“你说得对,也许他们已经找到属于他们的光明大道了。”一语点醒梦中人,却是他怀里这么一个小丫头说出来的。

    楚天意双手撑在他的肩头上,盯着他的双眸认真打量了一番,方才放下心来,“雷策……”

    “叫哥。”雷策环住她娇软的身子。

    “嗯?”楚天意两腮酡红,闻着他身上独有的味道,心下一安;闭上眼,享受这难得的一刻温馨。

    前世的四十几年,她从来不知道被一个男人抱着,会是这么有安心、踏实;一种名叫安全感的情绪,溢满胸腔。

    温香软玉在怀,雷策心头火热,情不自禁的揉揉她的秀发,“叫我哥。”

    “哥……”软软糯糯的嗓音,叫的人心里乏软。

    “嗯,真好听。”雷策毫不吝啬的称赞,寻着她的耳垂,轻轻吻了一下;滑嫩的触感,让他发出一声喟叹。

    “雷……哥,咱们不能。”楚天意缩了缩身体,把小脑袋埋进他的肩窝里,“等你腿好了。”

    “好。”雷策胸口发出阵阵压抑而又愉悦的轻笑,抱着她躺下,拍拍她的肩膀,“睡吧!累了大半夜。”

    楚天意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这一夜,两人都睡得十分沉,窗外微露的晨光照射进来,也没让两人醒来。

    “叩叩叩……策儿媳妇,你醒了吗?”

    一声喊,对楚天意而言,犹如惊天雷声般将她震醒;猛然坐起身,揉了揉一头秀发,“醒了,舅妈有事吗?”

    “何家闺女来找你了。”

    楚天意整个人一怔,脑子一瞬间清醒过来,回头看了一眼跟着她起身的雷策,“她怎么来了?”

    雷策被问的一脸莫名。

    楚天意恍然,这会儿何秀香还没见过雷策呢!穿好衣服,迅速梳好头,“哥,你慢慢收拾着起来啊!我先出去了。”不待他回答,便急急忙忙的拉开门,走了出去。

    雷策默默摇摇头,坐在床上,侧身叠好被子;杵着腋柺,起身出门。

    “天天,你可算来了,怎么这么晚才起啊?”何秀香一脸天真,声音甜美的询问着。

    楚天意皱了眉,冷声道:“秀香,你还是个姑娘家;没嫁过人,自然不懂,等你嫁了人就知道了。”幸好她没正经婆婆,不然,因为这句话,她得受多少磋磨?

    何秀香羞红了脸,拉着她的手,“天天,你不知羞,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我说什么了?”楚天意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抚开她的手,“你在这儿站会儿,我去刷牙洗脸,等会出来和你聊。”越过她,走进厨房。

    “唉,天天……”何秀香一跺脚,恼怒的瞪着厨房;一个高大的背影,从她身边走过。何秀香回过神来,看着他的背影,一瘸一拐的进了厨房;撇撇嘴,满目不屑的嘀咕。

    楚天意正刷着牙,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朝他笑了笑,“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雷策摸摸大平头,笑了笑。

    楚天意恍然大悟,“你这大平头还真是方便呢!要不,什么时候,我也去剃个大平头。”星眸蠢蠢欲动。

    雷策脸上的笑一敛,鹰眸锐利的瞪着她,“胡闹,不准糟蹋自己。”走过去站在她身边,在牙刷上撒上一些盐粒刷牙。

    “行,听你的。”楚天意爽快的一点头,把最后一口漱口水吐了,凑到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都听你的。”

    雷策呆呆地端着碗,缓缓扭头看着她欢快的背影,唇角轻勾;勾出一抹回味无穷淡笑来。

    楚天意打了凉水,用毛巾擦擦脸,“哥,我先去见何秀香了,锅里有香味儿,应该有面条;你先吃着,不用管我了。”

    “吃了再出……”雷策皱眉望着厨房门口。

    “天天,你收拾好了?”何秀香站在原地,脚下轻踢着地面上的小石子,“天天,你说你好好地,干嘛不嫁给我二哥,嫁这么一个瘸子;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楚天意眉宇间泛起冷意,星眸中寒芒一闪过,“别乱说,雷策只是腿受了伤,又不是好不了了。”

    何秀香亲亲热热的挽着她的手臂,扬声道:“谁知道呢?你说是吧?”

    楚天意怒了,这是明目张胆的算计她呢!掰开她的手,甩开,“秀香,你究竟想做什么?”

    “不想做什么啊!我就是来找你说说话而已,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凶?”何秀香呐呐的望着她,伸手去挽她的手臂。

    楚天意看了心烦,摆摆手,后退一步,“何秀香,我警告你,别打我的注意;你这么做是想让我们夫妻离心是吧?咱们谁都不是傻子。”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