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17章 :闹大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7章 :闹大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16章 :秋收←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18章 :坐地起价

    “我看她根本就是看不起我们,她结婚的事儿,可是连我们谁都没有通知;也不知道是不是婚前有个什么,不好意思通知我们。”

    “我婚前有个什么,你们这么清楚么?”楚天意冷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草地上的几个女孩儿,“你们还想不想嫁人了?不想嫁人的话说一声,我不介意成全你们。”

    “天,天意。”刚才说话的女孩儿,脸圆圆地,一双杏眼带着无言的无辜姿态。

    罗琳琳手肘碰了她一下,“有什么可怕的。”转而,望向楚天意,嘲笑道:“没想到你不仅脸皮厚了,变得不识好歹了;还有了偷听人说话的习惯,真不知道你爹娘怎么教你的。”

    何秀香眼神躲闪了一下,随即附和道:“天天,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想听,正大光明的站出来,我们也不是不让你听的;你这样偷听的名声要是传出去,可不怎么好听。”

    楚天意冷然笑道:“呵呵…...你们这是做了长舌妇,被我抓了个现行;现在又来威胁我,你们可真行,不知道你们家有没有教养这个东西。可真是典型的,当了****,还要立牌坊。”

    其他小姑娘被说的面红耳赤,她们很不想承认,可她们确实这么做了。

    “楚天意,你别在这里呈口舌之快;不管谁对谁错,今儿你必须给我道歉。”罗琳琳眼中浮现得意之色,“要是不道歉,那你们宋家和雷家都别想在村子里过安生日子。”

    几个女孩吃惊地望着突然变脸的罗琳琳,“琳琳,你怎么……”

    “我怎么了?今天要是她不给我们道歉,我们的名声就全毁了。”罗琳琳眉宇间有着凶狠之色,现在的她年纪还小,还未真正成长起来;一旦让她成长起来,这个女人,绝对是个狠角色。

    一时间,几人都有些权衡不定。

    何秀香眼神晦暗不明,“琳琳说的对,只有她认错,我们才不会坏了名声。”

    楚天意轻笑一声,“罗琳琳,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有病就赶紧治。”转身往回走。

    “不准走,今天你不道歉,就别想走。”罗琳琳疾步上前,揽住她的去路。

    楚天意看着眼前满脸狠意的女人,淡笑推开她,“罗琳琳,你现在敢揽住我的去路,我就敢把这事儿闹到村长哪儿去;本来想放你一马,既然你上赶着找死,那我们就把这事儿闹到人尽皆知为止。”

    “你敢!”罗琳琳目色更厉。

    “有何不敢?”楚天意轻佻柳眉,嘴角轻扬,面若桃花;有一种张扬肆意之美。

    罗琳琳目光闪烁,伸手一把从她脸上划过。

    楚天意侧头不及,被她的指甲抓了一层皮,血跟着脸颊往下滑落;反手便是一巴掌,“啪……罗琳琳,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抬起眼睑,那眼中戾气尽显。

    罗琳琳大骇,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她,“啊……楚天意,你去死吧!”猛地朝她扑去。

    “你死了,我也不会死。”楚天意冷然一笑,闪身躲了过去。

    “砰……”罗琳琳摔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琳琳,你怎样了?”何秀香连忙上前把她扶起来,满目责备的看向楚天意,“天天,你怎么可以打琳琳。”

    见情势不对,在田里满怀喜悦收割的乡亲,纷纷上了岸,往这边赶过来。

    雷策第一时间来到她的身边,抬起她的脸,指腹为她拭去血珠,“天天,你这脸……”

    “怎么回事?咋就打起来了?”罗家人迅速赶到,拉着罗琳琳上上下下的看,但见罗琳琳满脸灰尘,鼻子和脸颊上擦出了血,“怎么回事?”

    “爹,楚天意,她打我。”罗琳琳哭的一脸脏乱,指着楚天意一阵委屈的哭,“我们说着话呢!她突然就推了我一把,她太坏了。”

    罗父恼怒地将目光转向楚天意,“雷策,你媳妇儿怎么回事儿?莫名其妙地打我女儿。”

    “罗叔,您的女儿做了什么事,你还不知道吧?”楚天意拉下雷策的手,脸上四条血痕露了出来,“你看看我的脸,您的女儿莫名其妙地上前就给我四条伤口;还是在脸上,她究竟安的什么心?”

    “对呀!罗叔,刚才我也看到了,楚小妹连手都没动;是琳琳直接扑上去就给人家一爪子,我还真不知道罗琳琳是这么个性子,惯会颠倒黑白的。”田大壮站在旁边,皱眉瞧着罗琳琳。

    “我也看到了的,当时我正在挠谷子。”

    “楚家小妹还一直笑着和她说话,她扑上去就挠人家一爪子;楚家小妹这才还了她一个耳光,罗琳琳不服气,直接扑上去又要打楚家小妹。楚家小妹躲开了,结果,罗琳琳就摔在地上了。”

    和雷策一个晾晒场的汉子,因为开雷策玩笑的缘故,倒是对楚天意多了几分注意;在这时候,便成了不可或缺的人证。

    现在的农村人大多数淳朴,而且心底善良;没有后世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今天罗琳琳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就已经输了。

    村民们看向罗琳琳的眼神,带着审视。

    罗父一见那血痕,低头看了一眼略显心虚的女儿,心下也就明了了;“啪……”反手扇她一巴掌,“我真是把你惯坏了。”

    转而歉意的望着楚天意,“天意啊!这事儿是我家琳琳不对,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你这脸要紧不?咱们去找罗赤脚看看?”

    楚天意眼底划过冷意,说来说去,罗琳琳的爹还是想她出面解决这事儿,“罗叔,今儿这事儿看在您的面子上,我就不追究了;不过,她做的事儿,说的话,您还是得好好问问吧!要是遇到个性子烈的,真能杀了她,再自杀。”拉着雷策转身走出了人群。

    这番话,让村民们不得不多想,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一切的不是,都指向罗琳琳。

    吴翠华从田里赶来,拉着她的手,“策儿媳妇,你的脸咋样?会不会留下疤啊?”

    楚天意笑了笑,舅妈这补刀的功夫,真给力,“舅妈,没事儿的,不过是皮肉伤;我回去用草木灰化水洗一遍就行,我先走了。您和舅舅赶紧忙吧!太阳越来越烈了,你们中午早点回来吃饭。”

    “好,好,脸上要处理好啊!”吴翠华拍拍她的手。

    “我知道的,舅妈。”楚天意回以一笑,转而看了一眼雷策,越过吴翠华回去了。

    楚天意和罗琳琳,两种不同的反应和态度,在乡亲们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罗父沉着脸,在村民异样的眼光中,粗鲁的拉着罗琳琳往回走;刚进院子,罗父就把罗琳琳一把摔在地上,“说,你究竟说了什么话,让楚天意在大庭广众之下,都不放过你。”

    “爹,我没说什么啊!真没说,您相信我。”罗琳琳满身脏污,满脸愁容,泪水顺着脸颊落。

    “啪……”罗父忍了忍,还是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琳琳,你怎么还是不明白,今天这事儿你不说,村里人迟早也会知道的。你那些小姐妹,你真以为她们都是真心对你的?不是,她们回去一定会和父母交代;到时候大人之间传开了,你认为你还能瞒得住?”

    “爹……”

    罗父额头两角青筋暴起,“说,我知道是什么事,才能帮你把影响降到最低;你要是不说的话,你才是真的毁了。”

    罗琳琳咬咬牙,把方才之事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罗父气的全身发抖,“你怎么能说这种蠢话?难怪楚天意对你这么不留情面,你今天受的罪,简直是活该。”带着怒气,甩手而去。

    在那么多人面前说不让雷家和宋家好过,不就是变相的败坏他们罗家的声誉。

    罗琳琳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盯着院子大门,恨得咬牙切齿,“楚天意,我今天挨得打,都是拜你所赐。”一连挨了三个耳光,让她怎能不恨。

    楚天意回家,用烈酒把伤口洗了一遍,才开始做午饭。

    响午,宋家三口和雷策回来后,在饭桌上,又问了问今天的事儿。

    楚天意自然是知无不言,完了,低下头,“罗琳琳在我这里也没讨着好,以后她的婚姻,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儿呢!”

    吴翠华探究的看了看她,实在是从她脸上瞧不出不妥来;这才颇为感慨的道:“是啊!今天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村子里这会儿恐怕都传遍了;我们隔壁几个村子在本村都有姻亲来往的,罗琳琳在我们这一片,不好找婆家了。”

    “那也是她自找的。”宋家辉不满道:“她都这么说表嫂了,表嫂还那么轻易的放过她,真是便宜她了;罗琳琳在村子里一直横行霸道,就像有病一样,谁都得让着她才对。”

    宋三成打断宋家辉的愤愤不平,“好了,家辉,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谁都别再提;罗家丫头也是少不更事,没必要记一辈子。吃饭,吃了休息一个小时,再去打谷。”

    吃了饭,雷策牵着她的手回房,刚关上门,便把她抱在怀里,歉意地道:“这事儿,不会就这么完了。”

    楚天意朝他微微一笑,在他结实宽厚的胸膛上蹭了蹭,“嗯。”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