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18章 :坐地起价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8章 :坐地起价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17章 :闹大←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19章 :退婚

    烈日西斜时,村子里所有的稻谷都收割完毕;由于稻谷太多,不能一次搬进大仓库。因此,在稻谷未完全晒干之前,得有人住在晾晒场上守着。

    而村子里每家出一个劳力,宋家三口劳累了一天赶收,雷策主动榄下了守粮的重任。

    饭后,吴翠华拿出一条薄被和一床单人席,塞给他,“晚上注意蚊子,被晾晒场上的蚊子咬了,很不容易好。还有啊!在晾晒场上睡容易感冒,要是实在睡不着的话,白天回来补觉;家里人手够了,不用担心没人晾晒。”

    “娘,我咋感觉表哥才是你儿子啊?往年我守粮的时候,你也没关心过我!”宋家辉龇牙。

    一巴掌落他肩头上,没好气地道:“臭小子,老娘那年半夜没叫你爹去看你。”

    “舅妈,我送哥过去,一会儿就回来。”楚天意侧目含笑,拉着雷策走了;走到堂屋外,楚天意拉住他的手臂,“哥,你等我一下。”快步走进房间里,随手扯了一个香草拿在手里。

    回到他的身边后,把香草塞他手里,“这里面装的是艾草、薄荷和碰碰草,它们的气味驱蚊很有效,记得别离身。”

    雷策浅笑,“好。”郑重的放进衣兜里。

    “娘,你看。我就说你瞎担心了吧!有表嫂在,还能让表哥被蚊子咬了?对吧?表嫂。”宋家辉高亢的嗓音传来,楚天意脸色发烫,回头看了门口的母子俩一眼,心脏乱跳;活像小媳妇出墙,被抓包一样。

    吴翠华笑了笑,拍了儿子一下,“行了,回去睡你的觉吧!策儿媳妇,你早点回来啊!”笑呵呵的关灯回屋。

    宋家辉朝两人挥挥手,“表哥,表嫂,我就不打搅你们了啊!”

    雷策苦笑,低头牵着她的说往晾晒场走;好好的气氛,被宋家辉给破坏了,看把他媳妇羞的,“媳妇,你说过和我一起去随军……”

    楚天意骤然停下脚步,抬头望着他,“你不想我去?”

    雷策俊脸上蕴开浅笑,“我已经把结婚报告和申请住房的报告寄出去一个多星期了,你就是想反悔也不行了。”

    楚天意开心的笑了,主动回握住他的手,“嗯。”

    “媳妇……”

    “嗯?”

    雷策隐在黑暗中的脸,一阵发烫,支吾其词,“媳妇,咱,咱们什么……时候同房?”

    楚天意倏地脸颊升温,这个问题也能问她?

    “那个……哥,我就不送你过去了;我先回去了,很晚了。”挣脱他的手,健步如飞地离开。

    雷策握紧被她挣脱的手,试图留着那抹温度,心下阵阵失落。

    一连十天的忙碌,总算是在九月二十日前,把全村稻谷收入了大仓库。

    宋三成脸上带着喜悦的笑,“今年的年景好,稻谷都比往年收的多。”

    “爹,这些粮食收上来,我们家也就能领到五百斤的粮食;加上表哥和表嫂的口粮,也就多个五十来斤,零零总总算下来,也就刚刚够吃。”宋家辉想到仓库里,满满一仓库的粮食,心头不是没有喜悦;却抵不过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不能收入自家仓中的抵触情绪。

    “说什么丧气话,今年应该能多分一点粮食;到时候把多得的粮食卖了,你娶媳妇的钱就有了。”宋三成脸上的喜悦不减,横了儿子一眼。

    “宋家兄弟在家没?”

    宋三成一听这声音,朗声大笑,快步走到堂屋外,“哈哈,亲家,你怎么有空过来?快,进来坐。”

    “宋兄弟这声亲家,咱们还是先别叫了。”一个脸色黑红的汉子,身材壮硕的汉子迎面走来。

    宋三成脸上的笑容一顿,把人迎进堂屋,“徐家兄弟坐。”等徐家三口坐下后,宋三成方才开口,“徐兄弟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宋兄弟……”徐家汉子看了看雷策夫妻俩,黑红的老脸上,呈现出为难之色。

    “徐兄弟有话就说,策儿是我的外甥,这里没外人。”

    徐父点点头,“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宋兄弟,你外甥娶媳妇都给了五百聘礼,我家闺女下聘的时候才五十块,是不是太少了?倒是显得我家闺女不入你的眼似得。”

    “徐兄弟,你这话我可不赞同,各家有各家的过法;我这外甥在部队上存了些钱,娶媳妇用的聘礼前和办喜宴的钱,都是他出的。我家这儿子没我外甥有出息,自然不能和我外甥比。”宋三成说这话时,注意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徐父眉头一皱,眼睛眯了起来,“宋兄弟,我家这闺女虽然比不上楚家的闺女好看,其它的可什么都不差的;你就这么打发我这闺女,恐怕不好吧?”

    雷策剑眉紧蹙,刚要开口说话,手却被拉了一下,扭头看向楚天意。

    楚天意朝他摇摇头。这时候说话,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会落下话柄;反而让舅舅舅妈受人钳制,这种人情世故,雷策还是欠缺了一些。

    雷策忍下这口气,反手紧紧握住她的手。

    “徐家兄弟,你这是拿我家策儿媳妇做筏子,想坐地起价?”吴翠华脸布寒意,

    徐父好整以暇的笑,“没有的事,只是……你家外甥娶的这个媳妇也太强势了一些;我家巧儿是个乖巧的,要是在聘礼上短这么多,嫁进来以后,可就是被你外甥媳妇压一辈子的事儿。”

    “徐家兄弟,你为女儿的心,我明白。”宋三成叹了口气,“可我们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你也是知道的;村子里能拿出五百块的聘礼钱的人,屈指可数。”

    “我也知道这事儿为难宋兄弟了,可我不能不为巧儿着想。”徐父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家辉,这是你的婚事,你是个什么想法?”宋三成拿出旱烟,满心抑郁的抽了一口。

    宋家辉眼含怒意,“爹,我虽然很遗憾,但是徐大叔无心结亲,那就退了吧!咱们家不能因为取一个儿媳妇,而背上债务。”看了一眼沉默坐在一旁的雷策夫妻俩,“再说,表哥和表嫂才是我们家的亲人,一个没嫁进门的女人;也想压在表哥表嫂头上,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话说的不好听点,她就是个外人而已。还没嫁进来就敢在我们宋家撒野,要是娶回家,还不得成了搅家精。”

    宋三成笑了笑,歉意的望向徐父,“徐兄弟,我这儿子说话是难听了点,不过也在理;聘礼钱退给我们就行,至于聘礼的物件,我们就不要了。”

    徐父脸色一变,怒拍桌面,“啪……你这是要悔婚?我告诉你,不可能。”

    几人围桌在一个八仙桌前,这一动作,无疑是挑衅。

    “徐汉生,是你坐地起价,逼着我们家欠债。”吴翠华也是怒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雷策和他媳妇碍着你女儿什么事了?非要用他们做筏子,把我们逼进死胡同里。”

    徐汉生指着吴翠华的鼻子便骂,“吴翠华,我告诉你,五百块聘礼钱,你不给也得给;想退婚就退婚,你把我女儿当成什么了?还有你,宋家辉,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一退婚,我女儿还有什么名声可言?你们定亲两年了;这点事情都不肯为她做。”

    宋家辉何时被人这般指着鼻子骂过?满心难堪,“你女儿的名声重要,我家人的死活就不重要了?我真要为了你的女儿,薄待我的父母吗?”

    “家辉,闭嘴。”宋三成呵斥住他满口决绝的话,视线转向徐汉生,“徐家兄弟,家辉虽然说话难听了点;不过,我们也是这么想的,这婚事就罢了。你只要把五十块聘礼钱退给我就行,下聘时的东西什么的,就不用了。”

    雷策拍了拍楚天意的手,一瘸一拐的走到宋三成身边,“舅舅,我和我媳妇搬出去,徐叔应该不会担心女儿嫁进来受罪了;徐叔,你说是不是?”

    “不行,五百块聘礼,一分也不能少。不仅聘礼要出,我女儿嫁进来以前,他们也得搬出去。”徐汉生见雷策退步,反而愈加得寸进尺。

    “你……”宋家辉指着他。

    宋三成一把拉下他的手,满眼怒火,“徐汉生,当年他们定亲的时候,是你说的留你女儿三年,今年是最后一年;现在你又要找借口要钱,别欺人太甚。”

    徐汉生混不啬的喊道:“宋三成,是你偏心,你外甥媳妇能用五百块聘礼娶回来,我女儿怎么就不行了?”

    “我外甥娶媳妇,没花我一分钱,那是他自己在部队里存下来的。”到了这一步,宋三成也不再相让。

    徐汉生争得脸红脖子粗,寸步不让,“我不管,没有五百块聘礼,你儿子就别想娶媳妇。”

    “徐汉生,我外甥都退了一步了,你竟然还咬着不放。”宋三成气的全身发抖,“家辉,去请你四爷爷,你和徐巧儿的婚事是你四爷爷保的媒;让你四爷爷来做个见证,咱们立刻,马上把这婚事退了。”

    “好!”宋家辉巴不得这事儿早点了解,脚下生风的走出堂屋。

    雷策上前一步,手臂被一双手拉住,悄声道:“哥,你不能去,大丈夫何患无妻?一看徐汉生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发现的早,退了婚事,家辉还能找娶个更好的。你这会儿出去,不仅解决不了事儿,还会给自己和舅舅、舅妈添麻烦。”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