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19章 :退婚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19章 :退婚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雷策生生顿住脚步,满心煎熬的望着舅舅和舅妈。

    徐汉生被这突如其来地变化,弄了个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朝宋三成扑了过去,“宋三成,不准退婚,宋家辉,你给老子回来……”

    宋三成被他的疯狂行为吓了一跳。

    雷策疾步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拖到一边。

    “雷策,你个丧家犬,放开我。”徐汉生满头大汗的猛烈挣扎。

    雷策多年当兵之人的力道,不是徐汉生这个农家汉子能比的;徐汉生多番挣扎之下,仍旧挣脱不开,“雷策,你这个杂种,放开老子。”

    楚天意微微皱眉,不悦地看了一眼他一眼,轻启红唇,“徐家大叔,你这么闹又有什么意思呢?说破大天去,今儿你坐地起价的事,都是你的错。就算我们家家辉退婚,也是情有所缘。”

    “呸,贱人,生了一张狐媚脸,我女儿没你漂亮就连聘礼都少了四百五十块;你风光了?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徐汉生一甩脸子,反正都撕破脸了,也不怕再得罪一个女人,“嘶……雷策,你就是弄断老子的手,老子也是这么说。”

    雷策下手的力道更重了几分,恨声咬牙切齿;脸色阴晴不定,阴恻恻的望着他,“闭嘴……”

    眼见场面就失控,楚天意快步走出堂屋,回房拿起一根针;邪笑着抓起一把新采摘的天南星、黄杜鹃、附子捏碎,涂抹在缝衣服的针上。

    走进堂屋,行至徐汉生身边,手起手落,利落的将针插进了他的睡穴记。

    只见徐汉生两眼一番,昏死过去。

    雷策松开手,徐汉生彻底瘫倒在地;迈腿来到她身边,僵硬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生气!”

    “你看我像是在生气吗?”楚天意吟吟浅笑,笑靥如花地望着他。

    定定望着她的鹰眸缓了缓,“不生气就好。”

    “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我又不是傻子,干嘛自己气自己啊!”楚天意好笑撇了他一眼。

    吴翠华担忧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无知无觉的徐汉生,“策儿媳妇,你这么一扎下去,他不会出问题吧?”

    原本被气的气息不稳的宋三成,这会儿也是满怀担忧的望着她。

    “舅舅、舅妈放心。”楚天意拿出那根缝衣服的针,星眸灵动,泛着别样的光彩,“我只是在针上涂了一点麻醉的药汁而已,针扎在他的睡穴上,药汁发挥的药效更大一些;所以,他才会立即晕倒。”

    宋三成和吴翠华均是松了一口气,吴翠华道:“策儿媳妇,你有分寸就好。”

    “四爷爷,您里面请。”

    宋家辉的声音传来,宋三成立刻从凳子上起身,迎了出去。

    “四叔,您可算来了。”伸手扶着颤颤巍巍走来的老人家,让他坐在八仙桌的上位,“您坐,今儿这事儿要劳您做个见证了。”

    老人家坐在凳子上,背有些驼,苍老的手放在桌面上,“三成,你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家辉这小子急急忙忙地拉着我就走,也不和我说清楚,只说要我做什么主。汉生怎么躺地上啊?你们也不扶他起来。”

    “家辉,策儿,扶着你徐家大叔起来。”宋三成朝二人使了个眼神,见两小子扶起了徐汉生;这才转身,与老人道:“四叔,徐汉生这事儿做的不地道啊!家辉和徐巧儿都要办婚事了,他现在跑来跟我要五百块聘礼,这不是明摆着找事儿嘛!”

    “汉生真这么做了?”四叔老脸一皱,浑浊地双眼迸射出一抹精光。

    宋三成默默点头,叹了口气。

    吴翠华给四叔端上一碗凉茶来,“四叔,您喝茶,这是策儿媳妇煮的;能去暑气,喝着也爽口。”

    四叔低头看了看那碗清澈的凉茶,端起来喝了一口,淡淡点头,“不错。三成,那依你之见,是想解除婚约?”

    “是。”宋三成坚定的点头,却不好在老人家面前说是非。

    可吴翠华没有那么多顾虑,“四叔,我们宋家要不起这样的儿媳妇,还没嫁进门呢!她爹就敢来要五百块聘礼;好笑的是,起因是我家策儿娶媳妇就是用的五百块聘礼,怕嫁进来被我家外甥媳妇压着。您老说说,这样的儿媳妇,我们敢要吗?”

    “糊涂!”四叔一拍桌,满头华发随着颤了颤,“怎么这么糊涂啊!他这是想亲家结不成,结仇啊!”

    外甥和儿子,那个更重要?还用说吗?居然找这样的借口来要钱。

    宋三成感慨,“谁说不是呢!所以,这门亲事,我们不能要了;只是,对不住您了,之前给他们俩保媒,搞成这样收场。”

    “要真这么说起来,还是我这老头子好心办了坏事;当时,要不是他亲自来求,我还不想出面呢!”老人家翻了个白眼儿,“行了,既然是他不对,你们想退婚就退吧!”

    宋三成抹了一把脸,难看的笑了笑,“四叔,真是对不住您,今中午就留在这里吃吧!策儿媳妇烧了一手好菜,您也尝尝她的手艺,顺便,咱们爷俩也喝上一杯。上一次喜宴……”

    “吃饭喝酒什么的等等再说,你们下聘的时候,钱和东西可不少,这些是要怎么处理?是要回来,还是怎么着?”四叔一抬手,打断她的话。

    “四叔,我是这么想的,不管怎么说,我家退婚,于女方都有些影响;我们只拿回来五十块聘礼钱就行,其它的东西,我们也不要了。您看这样行吗?”

    老人家点点头,“行,你是个厚道的,就这么办吧!走,带着汉生回徐家,当着大家伙儿的面,把事情说清楚。”

    “唉,好咧!”宋三成扭头道:“策儿媳妇,这人能弄醒吗?”

    “能的。”楚天意在徐汉生身边蹲下,银针刺入他的人中,银针旋转一动;见他眼珠在动后,猛的取出银针。

    徐汉生一下子坐起身来,一片茫然的看了看众人;当看到老人家的时候,一个激动,扶着桌子站了起来,“四叔,您怎么在这儿?对了,一定是宋三成叫您来的。四叔啊!您可一定要给我家巧儿做主啊!宋三成看不上我家巧儿,当初就不应该答应婚事。”

    “同样是娶媳妇,他儿子怎么就比外甥差了这么多?现在不但不一视同仁,还要退婚。四叔,当初巧儿和宋家小子的婚事可是您保的媒,您可不能不管啊!”

    “啪……你还有理了,宋家要是有五百块,什么样儿的媳妇娶不到?非要你女儿。”四叔一拍桌,怒了。

    徐汉生振振有词的道:“四叔,我怎么没理了?既然外甥能出五百聘礼,他怎么就拿不出来了?就算拿不出来,不是还有他外甥嘛!”

    “搞了半天,原来是打我表哥的主意呢!”宋家辉被气笑了,“四爷爷,您听听,想占便宜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咱们村子里还是头一次见这种人,纵然他女儿是个天仙我也不会娶的。”

    人都是有脾气的,把别人的好脾气,当成自己厚脸皮的资本,也是够了。

    四叔也是气得不轻,摆摆手,“徐汉生,什么都不用说了;去你家,当场把事情说清楚。宋家给的聘礼钱,也退还给三成吧!”

    徐汉生傻眼儿了,“四叔,您怎么也这样?说退亲就退亲。”

    “徐汉生呐徐汉生!当初是你来求我,说的是看中了家辉这小子的人品,我才出面给他们俩保媒的;你如今这般做为,是想干什么?找茬也不是你这么找的。你这是逼他们宋家成全你的私心,不成全你就是他们的不对。这样的亲家,要是我,我也不会要。”

    老人家这话说明狠,也说的明白。

    徐汉生呐呐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想了想道:“那我不要这钱了,这婚,还是别退了。”

    “晚了!”

    宋三成扶着老人走出堂屋。

    徐汉生匆忙追出去,拉住老人,“四叔,我不退亲,我也不要钱了。”

    “唉……”四叔看了他一眼,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走吧!现在不是你说不退就不退的,这样的亲家;别说宋家了,就是我这个老头子都不敢要啊!三成,拉着他走。”

    “我不退亲,不退亲,退了亲我家巧儿可怎么办啊?我不会把聘礼钱还给你的。对,对,对,只要不把聘礼钱给你,这婚事就退不了。”徐汉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哈哈哈……聘礼钱我不拿出来,你们谁也别想退亲。”

    “成啊!不拿出来,是吧?那我不要这聘礼钱了,看你家女儿的名声能好到那里去。一个连聘礼钱都不要,执意退亲的男方;让大家看看,女方的品性能差到什么地步。”宋家辉被逼急了,撂下狠话。

    “家辉,你们这是咋啦?什么退亲不退亲的?”一个乡亲看他们拉拉扯扯地,便上前问了一句。

    “就是,你们这是在搞啥呀?”

    “好好的退什么亲啊!徐家丫头看上去还不错,退亲了,你还能找到更好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宋家辉脑袋都要说炸了,被气疯的他,把徐汉生做的事儿,竹筒倒豆子般,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