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22章 :闷声发大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2章 :闷声发大财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21章 :药材买卖←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23章 :圆房

    周柏林低头深思片刻后,抬头,主动打破平静,“看雷先生眉宇凌厉,双眼犀利,雷先生的兵种不是普通兵种吧?”

    “抱歉,无可奉告。”薄唇轻抿。

    周柏林皱眉,随即舒缓,“是周某唐突了,想来雷先生的兵种是国家保密兵种。”

    雷策微微颔首,便不再说话。

    楚天意端着一个粗糙的小碗走来,放到周柏林身前,“周先生请喝茶,这是农家自制的金银花凉茶,里面加了薄荷和金银花;能消热去火,清热祛毒。周先生刚到这里,正适合去去热气,凉快凉快。”侧身回到雷策身边。

    “多谢雷夫人。”周柏林端起粗糙的小碗,也不嫌弃,慢慢喝完,连连点头,“嗯,不错,味道很奇特;虽然喝着凉爽,但是不伤肠胃,不错,不错。”

    “周先生能喝得习惯就好,农家没有什么好东西,若是周先生喝不习惯的话,我们还真没有拿得出手来招待你的东西。”楚天抿唇浅笑,娇颜如花,自有一股悠然娴静之态。

    周柏林眼底有惊艳一闪而过,随即淹没在眼底,“雷夫人说笑了,这可是好东西,金银花的药用用途也很广泛,能喝到金银花凉茶也是这时候的一种享受了。”

    楚天意稍稍颔首,“周先生,我还想和你谈一笔药酒买卖,就是不知道周先生对这方面的东西感不感兴趣。”

    “药酒?”周柏林目色一凝,“雷夫人,药酒可不好销售。”

    “现在不好卖,不代表以后也不好卖;药酒和酒一样,都是越来越醇的,越醇药效越好。药酒在养生和治疗内外伤上,都有奇效,这种东西迟早会兴起。”

    周柏林左手碰了碰右手,抬头道:“雷夫人手里现在有药酒吗?我要先看看药酒的疗效和药效再说话。”

    “没问题,周先生请稍等片刻。”楚天意起身回到房间,从给雷策喝的药酒坛子里取了一小杯出来;走进堂屋,拿给周柏林看,“这种药酒是给我丈夫喝的,我丈夫的腿在越战时受了伤,这是给他辅助治疗的。”

    周柏林抬头看了看她,又将目光落在雷策身上,见雷策点头;方才端起来,尝了尝,皱了皱眉,“不知雷夫人是怎么炮制的?将药效发挥到了极致;一口喝下去就如药汁一样,药味儿极其浓烈,甚至盖过了酒味儿,”

    “个人有个人的炮制手法,这种手法是我独家秘制,无可奉告。”楚天意摇摇头。

    周柏林咬牙,看那坐在一起的两人,眸色暗了暗;真不愧是夫妻,连说出的话都这么像,“嗯,那么,像这种成效的药酒,雷夫人有多少?”

    “周先生先说说价钱,以及能吃得下多少。”

    周柏林默算了一下带来的钱数,“按照这种药酒的功效,我给你每斤六块五毛钱,大约能吃得下五百斤左右;不过,这只是前期的,我运回去试用一下。若是行销的话,那就继续在雷夫人这里进购,如何?”

    “周先生爽快!那就按照周先生说得来办;我这里有治疗风湿的、补气溢血的、调理脾胃的八珍酒、滋阴补血的当归酒、益寿补酒……”楚天意拍板决定,六块五毛钱一斤,绝对是高价,“就是不知道周先生是要一种药酒,还是各类药酒各来一些?”

    周柏林一惊,继而大喜,“各类的都来一些吧!不过,我都得看看成色和药效。”

    “好的,我这就去给周先生每样端一杯来试试。”楚天意笑意盈盈的起身去厨房,拿了七八个小酒杯,来到杂物房;一种药酒提取一小杯,端着木质托盘回到堂屋,把药酒放在桌上。

    “周先生可以每一种都试喝一下,不过……我事先得说清楚,里面有两种药酒如果一起喝的话,可以媲美寒石散。”

    寒石散又名五石散,具有壮阳、强体力,治阳痿功效;不过,不能忽略它让人性情亢奋,浑身燥热,身体肌肤的触觉变得高度敏感的功效,简直相当于另一种媚药。

    周柏林脸色难看的动了动左手食指,“我看看就行,喝就算了。”

    楚天意开怀轻笑,笑声悠远悦耳。

    周柏林老脸一红,一杯一杯的端起来闻了闻,轻咳一声,“咳……雷夫人,您这些药酒都很好,一样给我装一些带走吧!”

    “好的。”

    宋三成夫妻俩静静坐在旁边,听着他们谈话。

    一个时辰过去,宋家辉带着会计人员回来了,会计人员对周柏林汇报,“老板,药材一共有三十多种;并且,每一种药材都高达五十斤,这里是具体的记录。”拿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递给周柏林。

    周柏林接过笔记本,送到楚天意身前,“我就不用看了,雷夫人请确定一下;若数据无误,那咱们就可以开始结算了。”

    楚天意也不和他客气,起来开简单翻看了一遍,“嗯,和我预计的差不多,周先生请便!”

    周柏林回头朝会计人员交代了一声,“把具体钱数算出来,还有,加上五百斤药酒钱,每斤是六块五毛钱。”

    会计人员就着周柏林身边的位置坐下,拿出一个小算盘,噼噼啪啪的算了起来。

    “算出来了!老板,药酒一共是三千二百五元整,所有药材加起来是一千九百六十八斤;把所有药材价格分开计算,白花蛇舌草七十斤,一斤两毛钱,就是十四块钱;田七两百三十八斤,八毛钱一斤……零零总总加起来,一共是四千七百九十三元六毛九分。”

    “总数是八千零四十三快六毛九分钱。”会计人员算完账目,把账本递给周柏林。

    周柏林简单看了一遍,又推给楚天意看;楚天意看过后,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周先生这位会计师很不错,算账快也不会出半点数据问题。”

    “呵呵……张汉,你跑一趟镇上的银行,取两千块钱出来。”周柏林从皮包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身后的工人,“林爱国,你去村外把货车里的袋子提进来;小心点,别被村民看到。”

    “好的,周老板。”两人接过支票,一同走出堂屋。

    半响后,林爱国就抱着一大包进来,‘砰’一声放在地上;灰尘四起,现在的地面不是后世的水泥地,而是泥土打平的地面。

    周柏林指着袋子,道:“宋兄弟,雷夫人,这里是七千块整,还有一千零四十三快六毛九分钱等张汉回来就给你们。”

    “好,周老板是爽快人,以后我们合作的机会还很多;不如,周老板以后叫我楚天意吧!一直先生、夫人的称呼,倒是显得陌生。”赚了钱,也帮宋家改善了经济情况,楚天意的笑容异常灿烂。

    周柏林笑了,“行啊!不过,叫名字太见外了,不如我叫你妹子吧?”

    这时候的风俗就是这样,妹子大哥什么的,才显得亲近,“可以,周大哥。”

    “楚妹子,既然我都叫你妹子了,那我问个私人问题,可以吗?”周柏林笑看她脸上的微笑,见她点头,方才问道:“楚妹子摘取山上的药材,不怕被抓吗?”

    楚天意无所谓的笑了笑,“不让他们知道不就行了,我和家辉每天天没亮就上山;晚上天都黑近了,才把药材都弄回来。”

    周柏林由衷地赞道:“原来是这样,辛苦妹子了,妹子可真能干。”

    “我不觉得辛苦,什么样的人过什么样的生活,把辛苦当成乐趣也很不错的。”楚天意挑眉,接受这声赞美。

    “哈哈……妹子这话说的太对了,把辛苦当成乐趣才不觉得辛苦,说得太好了。”周柏林激动的一拍桌,仿佛找到了知己之感。

    楚天意含笑点点头,随即眉宇轻敛,“周大哥,今天可能要麻烦你们晚上再离开了,白天搬药材肯定会被全村人知道的,我不想惹麻烦。”

    “没事,只要大娘和妹子包饭就行。”

    两人相谈甚欢,彼此又有利益牵扯;一天的时间,已经到了彼此了解的地步。

    夜幕下,宋家辉和雷策帮着工人把药材搬上车,送他们离开后;回到宋家,楚天意把钱分了分,推了一个袋子给宋家辉,“舅舅、舅妈、家辉,零钱我就不要了,只要整数四千,这里是四千零四十三快六毛九分钱,收好。”

    “那不行,表嫂比我辛苦多了,还有三千两百五十块是表嫂卖药酒的钱;这个钱,说什么我也不能收。”宋家辉把钱袋子推回去。

    吴翠华也在一旁帮腔,“家辉说的对,策儿媳妇啊!你不用分这么多给他,给他点辛苦费就不少了。”

    “舅妈,这是家辉应得的,我炮制的药酒也有他一半的功劳,分他一半是应该的,您就不用放在心上了。”楚天意把手里的钱袋子塞进雷策手里,“累了一天了,我们先回去睡觉了,你们也早点睡。”

    说完,拉着雷策走了。

    “这,这,策儿媳妇……”吴翠华还想叫住她,却被宋三成拉了回来,“好了,策儿媳妇说是家辉该得的,就拿着;别在这时候为钱的事争,以后家里给策儿和他媳妇留一间房,他们想什么时候回来都有地方住。还有,他们有需要帮忙的时候,我们尽量帮衬着点就行。”

    吴翠华看着那一袋子钱,“唉,也只有这样了,策儿媳妇也太……”

    “娘,表嫂这是故意帮衬我们呢!”宋家辉脑子转的快,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关键。

    “要帮衬也不是这么帮衬啊!”吴翠华白了儿子一眼,提着钱,回房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