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23章 :圆房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3章 :圆房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得到了卖药的钱,宋家辉赚钱的热情空前高涨;接下来的几天,每日热情满满的拉着她上山采药。

    若非第四天房间里实在是装不下药材了,宋家辉还能更疯狂的奋斗一天。

    民生药房的人把药材拉走,结算了整整四千八百块钱,一人分了两千四。

    宋家辉笑眯了眼,“表嫂,等他们再来拉几次,咱们就成万元户了。”

    吴翠华抬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别高兴得太早,策儿媳妇,今天已经有好几个人问我,咱们家怎么这段时间经常来人;而且,都是些熟面孔的,咱们这些天太惹眼了。”

    楚天意脸色一沉,“是吗?我一天到晚在家里,倒是没注意这些;既然是这样,那咱们这几天要更加小心了。等五天后他们再来拉药材,我和他们说说,之后的一个月都别再过来了,避避风头。”

    “可,我们和他们已经谈好了,每五天来拉一次药材。”宋家辉皱眉,这是要失信于人了。

    楚天意看了他一眼,见他神色黯然,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大不了我们上山采药回来多做些药酒卖给他们。”

    “表嫂,你还要炮制?杂物房里还有一千五百多斤呢!这次他们来也没透露点口风。”宋家辉一惊,瞪着眼。

    “等着吧!下一次来,他们肯定会把这些都拉走。”

    宋家辉眨了眨眼,疑惑的望着她,“表嫂,你怎么这么肯定?要是他们不要呢?”

    “等着瞧吧!行了,早点睡,明日咱们四点就起身上山。”楚天意把钱塞雷策手里,“舅舅、舅妈,我和哥回去睡觉了。”

    “去吧!”吴翠华满面愁容的朝他们摆摆手,好不容易有一条赚钱的路子了,却要因为别人的怀疑而中断。

    宋三成拍拍她的肩头,“别愁了,咱们这两次赚了不少了;人要知足,不能太贪心,及早收手也是好的。”

    “我也不只是愁这事儿,策儿媳妇的那些东西,还没卖出去完呢!她就又要炮制了。”吴翠华低声叹气,“我看她很有把握的样子,也就没说,可我这心里跟火烧似的。”

    “你在这里愁也没办法,策儿媳妇什么时候说过没把握的话?做过没把握的事儿?虽然相处的时间不是太久,但是,我看着她是个稳妥的,放心吧!”宋三成笨拙的安慰着吴翠华。

    吴翠华一想也是,不过转而一想到卖不出去,心里还是不好受,“好了,回去睡吧!家辉也早点睡,可别熬夜。”

    “好,我知道了,娘。”宋家辉目送爹娘回房,叹了口气。

    今夜,一家人都失眠了,唯独雷策心情大好,“媳妇儿,采药的事儿停了就停了,这半月你好像又瘦了。”

    “没瘦,只是身上的赘肉都没了,我倒是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楚天意脱下衣服,捏了捏腰间白润的肌肤,“这样很好,有赘肉就不好看了。”

    “还是有肉才好,抱着舒服。”雷策眼都看直了,满目渴望。

    楚天意红了双颊,钻进被窝里,“睡觉!”

    雷策脱掉衣服,把她往怀里拽,急切的寻着她的体温,“媳妇,我想要你。”

    楚天意挣扎了两下,臂力比不过他,郁闷地道:“你的腿可没好全,要是伤了元气,可得多拖几个月。”

    “不怕,有媳妇。”雷策掀开被子,俯身而上,“我们都一起睡了两个多月了。”现在圆房已经很迟了。

    楚天意翻身平躺,定定望着他热血沸腾的隐忍样儿,心有不忍,“我怕痛。”

    “我轻点,肯定不弄疼你。”雷策慢慢凑到她的唇边,轻浅印下一吻,浑身一颤;身体难受的紧,却还要顾及她的感受和身体。

    楚天意点点头,伸手挽住他的脖子。

    得到她的回应,雷策激动不已,吻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急……

    一夜颠鸾倒凤,次日凌晨四点,楚天意准时醒来,只觉腰酸背痛,全身都在痛,像被碾压过一样。

    果然,男人都是不能信的,什么轻点,肯定不弄疼她,都是骗人的;昨晚她都痛哭了,也没见他停,反而变本加厉。

    不过,两世经历让她知道了,葛强没有他厉害。

    楚天意拍拍爆红的两颊,不仅脸滚烫,连身体也热了起来,她歪楼了!

    楚天意侧头看了看还在睡的男人,不自觉地笑了;虽然很痛,但是,她是他的人了。

    凑到他的俊脸旁,轻浅地吻了一下他的轮廓,翻身起床;穿上衣服和布鞋,梳好头去厨房洗漱,“家辉,煮两碗面。”

    “嗯,哦!”宋家辉低着头,走到灶台前烧火。

    楚天意侧头看了他一眼,“家辉,你的眼圈怎么这么重?一夜没睡?还在为买卖药材的事儿难受?”

    宋家辉抬起勉强一笑,“是啊!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赚钱的路子,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断了。”

    “谁说断了?家辉,就算是暂时做不了,不代表永远都做不了。”楚天意从碗柜里拿出小碗和牙刷、粗盐,开始刷牙。

    “真的?”宋家辉猛地来了精神。

    楚天意点头,“嗯。”

    “我信表嫂的,啊!我忘了往锅里掺水了。”宋家辉看着冒烟的锅,猛地窜出去,接连舀了几瓢水倒进去;这才回到灶台前,继续烧火。

    两人简单吃了碗面,背起背篓上山了。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傍晚时分,接货的开着货车来了。

    这一次直接停在宋家门外,周柏林从车上走下来,一口气未歇,满脸笑容,开口就说:“楚妹子,你的药酒太好卖了,用过一次的人都回来又加量买了一些回去;五百斤根本不够卖,市里还有好多人家预定了,都是些有钱有势的人。”

    “卖的好就行,对了,周大哥,你怎么亲自来了?”楚天意呵呵笑着。

    “来和你谈谈药酒的事儿,现在药酒的价格提高了;从这一次开始,每种药酒的价格增加一块钱,钱我都带足了,咱们一次性结清账目。”周柏林拍了拍火车座位上的钱袋子。

    “家辉,你带着张汉大哥他们去清点草药。”楚天意若有似无的点点头,交代了宋家辉一句。

    对周柏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他请到一边,“周大哥是厚道人,我不怕你骗我,就按照你说的来;还有一事,既然你来了,我就直接和你说了。我和家辉采药的事儿好像有人知道了,接下来的一个月我们都不会再大肆采药,这样一来就无法供应民生药房了。”

    周柏林松了一口气,“民生药房也被人盯上了,有人找了红卫兵到民生药房去闹,说是我私下买卖,占人民的便宜;要是我没点背景,这会儿都被批斗了。我的意思也是停一段时间,现在有药酒跟上,药房里的生意不会差。”

    “那就好。”楚天意眉眼微缓,显然也是松了一口气。

    雷策走到周柏林身前,低头问道:“谈完了?”

    “嗯,先停一段时间看看。”楚天意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而将目光移向周柏林,“周大哥,你也小心点,赶紧清点完就走吧!”

    村里的人消息没有不通的,货车的声音那么多,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好。”周柏林看了他们夫妻俩一眼,转身朝放置药材的房间而去。

    楚天意拉着雷策去杂物房,把二十多个酒坛子里的药材都打捞了上来,“哥,你把药渣用一个袋子装起来,等他们走了,我们再把药渣晒干烧了;这些可都是配方,一旦流出去,这些药酒的炮制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

    “好。”雷策大步走出杂物房,去问吴翠华要了一个大口袋回来,把药渣都倒了进去;拖到角落放着,帮着她把酒坛子封口,“好了,你去把衣服换了。”

    楚天意低头一看,脸一红;碎花布衣服已经粘在身上,把整个曲线都映照了出来,“这……我怎么出去啊?外面那么多人。”

    “算了,你等着,我去给你拿衣服。”雷策疾步出去,一会儿的功夫,拿着一套衣裤走进来;快速剥了她的衣服,伺候她穿上,“快点,药材快清理完了,他们要过来了。”

    “怎么这么快?”楚天意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把脏衣服塞进装着药材的麻袋里;跺了跺脚,松了口气。

    雷策把麻袋塞进杂物堆里做了一下掩饰,拍拍手走到她身前,“多了个周柏林帮忙,药材的数量和种类、价格清算的特别快。”

    走出杂物房,楚天意看到周柏林,便道:“周大哥,药酒都在里面,你叫人搬出来吧!当初我买的酒就有两千多斤,只多不少;上一次卖了五百斤给你,这一次只算一千五百斤的整数吧!结算了钱,你们赶紧离开,我怕村子里的人赶来。”

    “行。”周柏林郑重一颔首,回首朝五个工人使了个眼色,“去,全部搬上车,用药材隔开,别碰着了坛子。”

    工人们迅速行动,从货车上拿出一个宽大的长梯子来,二十个上百斤的酒坛子,顺利搬上货车。

    周柏林拿出钱袋子,放在她的面前,“这里是一万五千块,药酒一万一千二十五元整,其余的都算是药材的钱;多了也不用找了,我们先走了。”一挥手,工人们坐上货车车厢,扶着酒坛子。

    “好,周大哥也小心点。”

    “嗯,楚妹子、雷兄弟、宋兄弟,下次再见。”周柏林郑重其事的朝雷策颔首示意,转身上车。

    大货车掉头离开。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