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24章 :隐患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4章 :隐患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23章 :圆房←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25章 :扯证

    楚天意刚松了一口气,便见不远处有人群汇聚而来,“哥,麻烦来了。”

    “嗯。”雷策握住她的手,炙热的温度,暖了她的心,也让她不安的心,安宁下来,“家辉,去通知舅舅、舅妈,做好心理准备。”

    宋家辉犹豫了一下,凝重的点点头,提着钱袋子去了屋里。

    宋三成和吴翠华匆忙赶出来,吴翠华吓得全身都在颤抖,“天哪!村子里的人都来了,这下糟了。”

    “舅妈,您别急,他们也就是来看看情况的;不一定就知道,前几天您不是还说,他们只是问问家里的情况嘛!这会儿他们过来,也只是被货车吸引来的。”楚天意上前扶着她,连连劝慰。

    吴翠华慌乱的点着头,看向外甥,“策儿,是这样?”

    “嗯,舅妈别担心,一切有我。”雷策寒着脸,“舅舅,一会儿还需要您出面,就说是天天在家里做了些药酒给我治伤;我战友知道疗效很好后,就来拿了些回去。”

    “行。”宋三成眉头一松,雷策在外面的情况无人知晓,就是有那么一两个有钱的战友也不为过。

    吴翠华紧紧握住楚天意的手,“策儿,这样能行吗?”

    “一定能行,只要您们不露出马脚,他们就没有证据。”雷策满目寒霜,家里辛辛苦苦赚点钱;又没有偷鸡摸狗的,却要为这点动静担惊受怕,让他怎能不恼?

    “舅妈,哥说的对,您可不能慌;一慌就什么都暴露了,来深呼吸。您这样想,我们赚的都是辛苦,凭什么要让他们知道啊!对不对?”

    “对,策儿媳妇,你说的对;咱们又没做亏心事,干嘛要慌?“吴翠华瞬间镇定了。

    楚天意捏捏她的手,欣慰的笑了,“舅妈,您的心真坚强,咱们就该这么想。”不过是换位思考一下,就让一个常年呆在农村的妇女,能够快速镇定下来,恐怕许多城里见过世面的人都做不到吧?

    雷策冷冽的俊脸上,露出点点浅笑。

    “三成啊!刚才我怎么听到有货车的声音啊?”年老的罗村长杵着老年拐杖,疾步走到宋三成面前。

    宋三成状若无事的笑了笑,伸手扶着他,“罗村长,怎么这么多人都来了?”

    罗村长绷着脸,拍掉他的手,“先别打岔,有人听说你们家最近很忙嘛!晚上还经常有大货车来拉东西。”

    “村长,您听谁说的?”宋三成老脸一皱。

    “别管听谁说的,你要说说你们家这些天都在做什么就行。”罗村长摆摆手,脸上有着不耐。

    宋三成心下一跳,莫非是被人给看着了?

    “村长,您可不能听别人乱说啊!那里有经常来呀?就来了三四次,还是人家策儿的战友。”宋三成拉着村长,扬声道:“您也知道,策儿的腿受伤了,有些严重;这不,他媳妇懂一点药理,给他泡了些药酒辅助治疗。策儿喝着效果很好,就写信给战友说了说他这边的情况;策儿的战友都是上过战场的,身上多多少少都有暗伤。”

    “他们一听说这事儿啊!连夜就赶了过来,问策儿要了些喝着;他们喝着还不错,就又来了几次。后面几次他们都自己拉了泡药酒要用的东西,要策儿媳妇帮忙给他们泡上;拿到泡好的药酒,他们当天就走了。”

    宋三成这么一说,没人能找出漏洞来,唯有拉了东西来;才会开着货车来,也就是说,他们都误会了。

    乡亲们三三两两的讨论开来,之前的敌视也没了,望着宋三成眼神反而更加亲近了;中国流行的就是有人好办事儿,雷策的人脉广,他们要是有个事儿什么的求到宋三成面前,也有个希望。

    罗村长一听也就信了,“原来是这样,是叔误会三成了,三成也别往心里去。”

    宋三成心头的那根弦松了,拉着罗村长的手,“村长叔,让您吃饭的时候还跑一趟,要不,今晚就在我家吃?策儿媳妇手艺好,咱们爷俩好好喝上一杯。”

    “不了,既然事情问清楚了,我就先回去了;大家都散了吧!回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以后没证据的事儿,都别到我这会儿来说。”罗村长老脸一红,他来兴师问罪,人家还要招待他;挥挥手,杵着拐杖背着手走了。

    乡亲们散去后,与宋三成交好的邻居、朋友上前安慰,“三成啊!这事儿你也别往心里去,我们一听说村长叫咱们就来了。”

    “是啊!我们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呢!也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到村长面前说三道四的;大家都是一个村子里的人,相处几十年了,还能不了解对方?搞得兴师动众的,什么事儿也没有。”田大壮抱怨着,“我肚子可饿着呢!干了一天活儿了,还不能让人吃个清静饭。”

    站在宋三成左手边的大嘴汉子压低音量,“这事儿多半是罗琳琳干的。”

    众人一惊,不可置信的望着他,“罗家那丫头?她怎么能干这种事儿,就算她上次打策儿媳妇没打到,也不能胡诌啊!”

    大嘴汉子拉了他一把,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了才道:“你们知道就行了,可别说出来。”

    “行了,行了,我们知道了。”

    宋三成摆摆手,拉着他们的手就走,“既然大家都来了,走,到我家里喝一杯去。”

    “还是不用了,我们得回家,家里媳妇孩子都等着呢!”

    “是啊!三成,你也别我们客气,咱们有时间再好好喝一杯。”大嘴汉子憨厚的咧开嘴笑,拉着一众人离开了。

    宋三成目送他们远去后,才招呼着吴翠华三人回去;进了屋,宋三成一下子摊在了地上。

    “舅舅,您这是咋啦?”楚天意和雷策上前扶他坐到凳子上,楚天意连连拍抚着他的背“舅舅,您可别泄气,这会儿千万泄不得气;舅妈,赶紧给舅舅倒杯水来缓缓,受了惊吓泄了气,可是会生病的。”

    “好,好……”吴翠华急忙去厨房舀了一碗金银花凉茶,“策儿媳妇,赶紧给你舅舅喝下去。”

    楚天意接过碗,一口一口的喂到宋三成嘴里,“舅舅,您心里慢慢缓过来,别急,别急。”

    宋三成整个肚子一阵难受,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的;喝了一碗金银花凉茶后,才渐渐缓了过来,“没事儿了,没事儿了,策儿媳妇坐着吧!你也忙活一天了。”

    “唉,我不累,舅舅,您再坐会儿,然后起来走走;我去做饭,吃了饭再说其它事儿。”楚天意拍着他背上的穴位,和雷策交换了一个眼神后,方才去了厨房。

    吴翠华跟去厨房帮忙,“策儿媳妇,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吧?”

    “过去了,舅妈放心吧!哥的战友多着呢!谁还能去求证?”楚天意打理好灶台上的污渍,开始做饭。

    悬在心里的大石落地,吴翠华也忙着帮她洗菜、摘菜,“那就好,那就好啊!吓死我了,还以为今天要被拉出去在村里批斗了;那可就真没脸了,咱们宋家在村子里住了几辈儿了,可不能在我们这一辈儿断了根。”

    楚天意只是笑了笑,没接话。

    吃了饭,楚天意把得来的钱分了分,这一次她和宋家辉一人分了七千二百五十元整。

    宋家也成了村里的隐形万元户,吴翠华乐的合不拢嘴,“策儿媳妇真能干,就这么两三个月的时间,赚了这么多。”

    “娘,您能不能收敛点?财不外露,财不外露。”宋家辉皱眉,一脸嫌弃。

    吴翠华一听不乐意了,拍着他的脑子一顿念叨,“你还敢嫌弃老娘了;这辈子老娘就没见过这么多钱,你娘乐一乐怎么了?”

    宋家辉抱着头,“娘,您可别再打了,可别把能给您赚钱的儿子打傻了。”

    “臭小子。”吴翠华气笑了,拍了他一巴掌,也就放过他了。

    楚天意看的眉梢带笑,“接下来一个月能好好歇歇了,等周大哥再来的时候再做打算;要是周大哥不来了,这生意咱们就放放吧!这次也算是赚够本了。”

    “要是康洪药房的人也来就好了,咱们还能多赚点。”宋家辉摸着桌上的钱袋子,心情有些抑郁。

    楚天意眉心一蹙,眼底划过一抹暗芒,“家辉,人要知足,不可贪婪;康洪药房的人明显就是敲诈你,这次没来有可能是和周大哥遇到了同样的麻烦,找不到路了。只是周大哥比较有耐心,而康洪药房的老板没那耐心;还有一种可能,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和你做买卖,所以,你也别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宋家辉略带沮丧的重重点头,“我知道了表嫂。”

    宋三成见儿子听嫂子的话,也没意见,“策儿媳妇,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碗筷就不用你管,早点回去洗洗睡吧!”

    楚天意点点头,起身,“行,舅舅,那我们走了;您和舅妈也早些睡,你们年纪大了,可不能熬夜。”

    “舅舅,舅妈,我们回房了。”雷策起身提着钱袋子,和她一起走出堂屋。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