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27章 :落后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27章 :落后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26章 :启程←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28章 :到A省

    “到市里的车要走了啊,没上车的赶紧上车。”

    一声大喊声,打破了一家人絮絮叨叨的温馨氛围。

    雷策扭头看了一眼扒在车窗上的汽车司机,一手提着军用行李包,一手拉着她告别宋家三口,“舅舅,舅妈,家辉,我们该走了,你们也回去吧!以后家里有事儿,就给我们来信,我们会尽量赶回来的。”

    “知道了,赶紧上车,一会儿没座位了;到了部队记得写信回来告诉一声。”吴翠华含泪,推着他们上车。

    楚天意鼻子泛酸,站在车门边朝他们挥挥手,“我们知道了,一定会写信回来的;家辉,照顾好舅舅舅妈。”

    “好。”家辉高喊一声,看着表哥护着表嫂,在拥挤的人群下被挤上车,眼里突然有了湿意。

    汽车调头,缓缓使出车坝。

    楚天意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远的宋家三口,眼里地朦胧泪意再也止不住的落了下来;重生回来到现在,改变了命运轨迹,也多了几缕牵挂。

    雷策右手放在她的肩膀上,鹰眸盯着窗外,无声地安慰她。

    楚天意朝他的怀里靠了靠,彼此静默。

    到市区时,已是晌午,雷策牵着她的手,找了个附近的小摊位坐下。

    中年老板放下正在收拾的碗,笑呵呵的走来,“两位吃点什么?我们这里的豆花饭特别地道,吃过的人路过这里的时候,都会再来吃的,两位要不要试试?”

    听到这句话,让她想到了后世的广告词;楚天意瞟眼一看,摊位很小,胜在干净,于是笑了笑,“那就来两份吧!”

    “好的。”老板眉开眼笑的给他们上了两份豆花饭,还很善解人意的给雷策的饭碗里多添了一勺饭,“你们慢慢吃,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

    “行,谢谢老板。”雷策道了谢,把筷子分给她,“快吃,吃了赶车去c省,上了火车你就能好好休息了。”

    楚天意点点头,拿起筷子,把碗里的米饭分了一大半给他,“哥,你多吃点,吃饱些。”

    “你吃这么点儿,能行?”雷策皱眉望着她的中碗,碗里就还有一个底了。

    “坐了一个上午的车,胃有些不舒服,吃不了这么多;不吃完浪费,你帮我吃了吧!”楚天意点点头,笑着拿起筷子,细嚼慢咽的吃了起来。

    雷策看她确实没胃口,眉头锁了起来,默默吃完饭,“媳妇,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方便一下。”起身朝车站另一个方向走去。

    楚天意微微蹙眉,她虽然第一次来市里,但还是知道的,那个方向绝对没有茅厕。

    老板摇头失笑,“姑娘不用担心,你丈夫这是给你买吃得去了,那个巷子里有一家卖饼的,味道还不错。”

    柳眉轻挑,“老板,结账。”

    “姑娘有没有粮票,粮票五毛钱;直接付钱的话,要五毛五分钱。”

    “付钱。”楚天意拿出五毛五分钱交给老板,提着军用行李包,跟了上去。

    走进黑暗的巷子,看着那略显窘迫,却坚定的现在摊位前的高大身影,楚天意温暖的笑了。

    “媳妇,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在原地等我吗?”雷策在她微笑的目光中,别扭的走到她面前,把用油纸包好的饼子递给她,“试试看有没有胃口,上次我回去的时候,在这里吃过一次;味道还行,分量也足。”

    楚天意放下军用行李包,接过油纸包裹的饼子;打开包装,咬了一口,满口油星泡子,“好难吃!”秀丽的眉宇轻锁在一起。

    “难吃吗?”雷策低头要了一口,嚼了嚼,“还行啊!”

    楚天意低头看着饼子上紧挨着的两个牙印,俏脸微红,有瞬间的失神,“哥,你吃着有没有很多油星泡子?”

    “有啊!怎么了?”

    楚天意拿起行李包塞给他,拉着他往外走,“吃着有油星泡子,说明他用的油不好;这是用过好多天的油了,又拿出来摊饼子卖,所以吃着满口油泡子。这样的油吃了对身体不好不说,也解不了油馋。”

    油的营养都被反复利用完了,吃在肚子里,相当于废品。

    雷策郑重其事的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那下一次不在这里买了。”

    “好。”楚天意摇头失笑,她倒不是非要表现出嫌弃来;而是,雷策身体里的暗疾刚好,一些给身体增加负担的食物,能避免的,还是让他尽量避免的好。

    在平常生活中,她也尽量不吃剩菜剩饭;因为里面没什么营养价值不说,还有一种微型毒素,会给身体的五脏六腑增加压力。

    两人踏上去往c省的汽车,车里只有十来个人;汽车出发后,沿路捡人倒是捡了不少。

    这样一来,就降低了前进的速度,等他们到c省汽车站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半;离火车发车只有二十分钟了,雷策不敢多做停留,带着她前往火车站,买了票直接进了车厢。

    现在的车厢是铁皮子车厢,火车的速度与条件也无法与后世相比;然而,这个年代交通不发达,要是走远了,也只能选择条件简陋、吵杂、速度慢的火车。

    “天天,跟紧我。”雷策松开她的手,拿出车票,找到两人的位置;可惜,位置离得有点远,一个在进车厢的第一列第三个,一个在第第二列第五个。

    雷策皱着眉,拉着她坐到第一列第三个位置上,“一会儿我和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换一下票,咱们就能坐一起了。”

    楚天意点点头,“好,把行李包放在里面的位置吧!”这个位置安全。

    “嗯。”雷策依言照做,放好行李后,拉着她坐下。

    火车开动的时候,没有人或者扩声器通知,对没上火车的乘客来说,是一种卡时间的考验。

    “先生,这里是我的位置,请您让让。”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雷策起身道:“这位嫂子,我想和你换一下票,可以吗?”

    那女人皱眉,打量他一番,摇摇头,“不行。”

    雷策剑眉紧蹙,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楚天意起身,歉意地说道:“嫂子,这是我的爱人,是我有些晕火车;我爱人想就近照顾我,能否换一换票?”

    女人再次打量了他们一番,虽有不情愿,却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也就点了点头,“好吧!把你的票拿出来,我们换换。”

    换了票,女人去第二列第五个位置上了,夫妻俩俱是松了一口气。

    火车缓缓驶离站台,还没出c省,黑暗便降临了。

    楚天意望着车窗外微暗的万家灯火,褪去了亲人离别的伤感,她的心头溢满喜悦。

    “天天,吃饭了。”不知何时,雷策去列车前面,端了两个小饭盒回来。

    楚天意笑了笑,端起饭盒打开一看,米饭、蔬菜都已经泛黄了,还散发着一股馊味儿,“哥,别吃,都馊了;你去把饭扔了,打两杯水过来。”

    “天天,只是刚有点味,能吃的。”

    楚天意皱眉,气恼地瞪了他一眼,拿起两个饭盒,从车窗外扔了出去;弯腰从座位下的行李包里拿出两个杯子,“看着行礼。”

    雷策目瞪口呆的望着小女人穿过过道,走到车厢边沿处接了两杯开水回来,“天天,那些东西真能吃的。”他们都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谁没吃过馊饭馊菜的?他怎么就娶了一个娇气的媳妇。

    “废话,谁说不能吃了?”楚天意恼了,把水杯放在桌上,扯着他坐下;压低音量不悦地轻斥,“不过,吃了坏肚子,你看我什么时候给你吃过隔顿的剩饭剩菜了?隔顿的剩饭剩菜里多多少少都带了毒素的,吃了对身体不好,还会给五脏六腑增加运转压力。”

    雷策抿唇,看了一眼对面望着他们的两个大男人,想说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楚天意弯下腰在行李包里掏出四个鸡蛋丢进一个杯子里,又拿出一个用油纸包着的大包裹;打开包裹,里面装着十来张面饼,散发着浓浓地油香和薄荷香,倦了一块面饼给他,“就着热水吃吧!”

    一天了,两人就中午吃了一顿像样的饭,雷策这会儿早饿了;也没心思和她争论馊饭馊菜能不能吃了,喝了一口热水,三两下把饼子吃完,“天天,你这不是面饼吧?”

    “是用山上的野生山药加肉做的,野生山药自身带有黏性,所以,肉能与山药紧紧相连,不会出现肉末掉下来的现象。”楚天意端起他喝过的水就喝了起来,“野生山药性温,吃了对腰、腿、骨关节以及五脏六腑都有一定调理作用,你可以多吃点。”

    “嗯。”雷策又拿起一块啃了起来,确实有肉味儿。

    坐在对面的两人看的直咽口水,楚天意面带微笑,从包里拿出一块山药肉饼递给雷策,朝他使了使眼色。

    雷策点点头,把山药肉饼递给他们,“两位要是不嫌弃,也尝尝我媳妇做的饼子,大家吃着才香。”

    “不,不用了,你们吃,你们吃。”两人连连摆手,无功不受禄,也是这个时代的人拥有地特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