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33章 :团长夫人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3章 :团长夫人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32章 :请客←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34章 :顾青岩

    “嗯。”唐力行抬头看了一眼三个连长和随军妇女,打起精神来,“赶紧坐下吃,等他们吃完了,可就得来这里蹭吃蹭喝了。”

    冯继勋呵呵笑,“这么多肉菜,他们一时半会儿吃不完。”话虽是这么说,他还是拉着妻子入座。

    罗田军和席成涛什么都没说,坐下就吃。

    这顿饭,楚天意吃的不是滋味儿,想到雷策半饥半饱的上战场,她想帮他们,可她现在没有这个能力。

    饭后,雷策组织手下的兵收拾了残局,临走前,那些可爱的大头兵们纷纷向各位嫂子道谢。

    楚天意心头暖暖地与他们寒暄了一番,送走他们之后,方才和罗英几人打扫院子。

    罗英不无感慨的说道:“还真别说,多来这么几次人都得散架。”

    “嫂子,他们一直都这样半饥半饱的?”楚天意低头扫起地上的骨头,似未听到罗英的话一般。

    “嗯,一直都这样,部队的粮食不够的时候,后勤部队还有喝粥的。”说完这话,罗英久久无法再说出抱怨的话来。

    一时间六个女人都沉默着,打扫干净院子,楚天意包了一些青菜给他们带回去算是帮忙的谢意。

    送走她们,楚天意怅然若失。

    “天天,怎么了?跟失了魂一样。”雷策从外面走来揽住她的肩头,领着她往屋里走,“身体怎么那么凉?是不是累着了?”

    “哥,我一直以为部队的人生活一定比农村人好,没想到你们也生活的这么艰难。”楚天意紧紧抱住他的劲腰,把脸埋进他怀里寻求安全感。

    揽着她肩头的手动了动,拍拍她,“这个年头,谁又能生活的容易呢?”

    “是啊!谁又能生活的容易呢?”楚天意恍然大悟,这是大势所趋,再熬几年一定会越来越好,“哥,我累了,想睡会儿。”

    “好。”雷策揽着她走进房间,反手关上房门。

    楚天意身体一僵,“哥,大白天的你关门做什么?”

    “我陪你睡会儿,两点又要去训练了,晚上可能要很晚才能回来。”

    楚天意酡红着脸颊,点点头。任由他抱上床盖上被子,被他的猿臂紧紧搂着,从羞怯到困乏,逐渐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她又觉得精神百倍,体内的温玉珠好像有治愈的功能;不管她夜里被雷策缠着如何索欢,睡一觉起来身上的斑斑痕迹都能全好。

    她一直怕当初在院子里待了一夜后身体会垮,有了温玉珠她便不用再为身体的隐患而发愁了。

    楚天意伸了个懒腰,看了看窗外的夕阳,起身梳洗一番后去厨房做好晚饭温在锅里,等他回来。

    从房间里翻找出两套雷策淘换下来的军装,用一些碎布料子将他们缝起来,做成一个个坐垫。

    针线活计是她前世落破潦倒时练出来的,那时候没钱买衣服,连饭都吃不饱;衣服破了只能用针线缝缝补补继续穿,可缝补锅的衣服总是影响美观。她就把针线活钻研了一番,在原本的缝补上加上一些元素,这样一来既美观又不会让人看出来是缝补过的。

    “媳妇,你怎么坐在地上?”雷策打开门走进客厅,便见她坐在沙发下,疾步上前把她扶起来,“快起来,现在都秋天了,地上凉气重。”

    “好。”楚天意含笑收起针线,牵起他的大掌走进厨房,给他舀好热水,“哥,洗洗手,可以吃饭了。”

    “嗯,”雷策就着洗脸的盆子简单清洗了一下手和脸,与她一同从锅里端出放在上桌。

    楚天意摆好碗筷,夫妻俩一同落座,“你今天训练了一天腿有没有不适感?”

    雷策拿起碗筷,往她往里夹菜,“没有,我训练的时候是由简到难,我不会逞强的;多吃点,都劳累一天了。”

    “能有你们训练累?对了,唐指导员有没有再找过你?”

    雷策点头,“找过,部队上的训练计划在近期内会有一次大变动。”

    “我不是说这事儿,是唐嫂子暗疾的事儿。”楚天意嗔他一眼。

    雷策轻扯嘴角,浅笑道:“知道,逗你呢!老唐说嫂子好像还没放下这事儿,让你别答应给嫂子治,他要再想想。”凑到她的唇边轻浅的吻了一下,“看吧,老唐也是想要孩子的,只是他更在乎嫂子。”

    “这么说来你们男人都一个样,不过能做到唐指导员哪样也不错了。”楚天意瞪了他一眼,“要是我也不会生孩子,你会不会直接就不要我了?”

    “瞎想!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吃饭。”

    楚天意一噎,“那也不一定啊!咱们都同房半个月了,不也没怀上。”

    雷策嚼着肉菜,好笑的瞅了她一眼,“就算你不能生也关系,就咱们两人挺好的;别再胡思乱想了,赶紧吃饭,吃饭完我带你出去走走消消食。”

    楚天意满意了,虽然这话里有一半是安她的心意思,可也不乏有他的真心在里面。

    饭后,雷策洗好碗筷收拾好厨房,牵着她的手出门。

    雷策握着她的肩头,夫妻俩相依相偎的走在银白的夜空下,“哥,找个时间请你们团长和团长夫人吃顿饭吧!”

    “别请了,你安安心心的在部队陪我就行,其他的不用多想,一切有我。”雷策揉揉她的肩膀,“而且,听说团长嫂子……”

    楚天意了然一笑,“哥,你真好!不过,不论团长嫂子是怎么样的人都不能跳过他们不请;我们请了你手下的兵和唐指导员吃饭,不请你们团长吃饭也说不过去的。”

    再接再厉的说道:“你也说了团长嫂子那人不怎么样,被她抓住把柄反而不好;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请团长过来吃饭吧!一次性请完我也心里轻松点。”

    雷策眉宇紧锁,微微颔首,这些事情都是不能避免的,“行,明天我叫上团长、政委和老唐一起来。”

    “嗯,政委叫什么?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

    雷策手臂一僵,低头蹭了蹭她的头顶,叹息道:“政委叫毛进忠,你离他远点就行,这人和我们不是一道人,知不知道?”

    楚天意轻笑颔首,“我知道了。”

    “雷营长,你也在这里散步呀!听说你这次回去结婚了,这就是你的爱人吧?你们两人感情可真好,还搂搂抱抱的出来散步,也不怕污人别人的眼。”一女从阴暗的拐角处走来,手中提着一个小布包,想来是经过此地。

    楚天意两颊微热的同时也对其生出了抵触心理,什么叫搂搂抱抱污了别人的眼?是污了她的眼吧!

    雷策俊脸一沉,微微松手,“天天,这是顾团长的爱人李凤玲,你叫一声顾嫂子就行。”

    “顾嫂子好,顾嫂子这是上班回来?”楚天意敛去眼底的冷芒。

    李凤玲在灯光下冷笑,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不无嫉妒的道:“是啊!雷家弟妹可真美,难怪能把咱们部队公认的和尚雷营长抓在手里。”

    这是在变相的骂她?楚天意微微皱眉,“也说不上抓不抓在手里,夫妻过日子不就是和和睦睦,大家有商有量的嘛!再说了,我一没学历、二没背景、三没能力的人,只能在家让丈夫养了;哪能像嫂子那么‘能干’,虽然辛苦点,但也是个独立的女性,我可羡慕的紧。”

    “你什么意思?”李凤玲脸色一变,她现在的工作不是靠自身能力得来的,而是靠家族的力量得来的;背景是她引以为傲的资本,如今在这个女人嘴里却是那么不堪。

    “字面上的意思,嫂子可别胡思乱想,我也就这么一说。”楚天意不承认也不否认,经过动荡的社会学历高的没几个,她不过是点了一下她的痛脚而已,这不就跳了起来。

    “好一张巧嘴。”李凤玲冷哼一声,阴霾的盯着雷策看了片刻,越过他们走了。

    楚天意柳眉轻佻,眉梢带笑,“嫂子,慢点走,晚上路黑小心摔跤;对了,麻烦嫂子给顾团长带个信,明天中午在我家吃饭,嫂子也要一起来啊!”

    李凤玲脚下一个仓促,身体往前扑了两步方才站稳,回首狠狠瞪了他们一眼,满身阴霾的离开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调皮了?”雷策轻笑着拍拍她的肩膀,“看你把顾嫂子气个半死,不过,很解气。”

    “谁让她拐外抹角地骂我狐狸精的。”楚天意嘴角勾勒出一抹坏笑,“等着吧!明天才有好戏看,你明天不准一早就去叫顾团长;到饭点了再去叫,知不知道?”

    “你是想……”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敢在我丈夫面前说我坏话,我也要让她吃点苦头。”楚天意眉宇灵动,双眸熠熠生辉;现在可不是后世,如今的人都拥有着保守思想,要是今儿不是他们而是另外一对夫妻,被她这么一讥讽,心里不定留下多大的疙瘩。

    雷策低笑出声,“呵呵,知道了,走吧!我们慢慢走回去。”

    竖日一早,楚天意拿着肉菜单子,请部队采购的战士帮忙买了十人份的肉菜,她则在家做好火锅汤底,点燃煤炉,把汤底放在上面。

    等到她把肉菜买回来准备好,煤炉上的汤底也该出味儿了。

    做好这些,又揉了两团白面煮白面块,等吃了火锅以后吃上两碗,又解油腻又管饱。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