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37章 :吓唬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37章 :吓唬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大哥,只要你给我一千块钱,我肯定说到做到。”雷陈坚定的瞧着夫妻俩。

    这要钱的成大爷了!

    雷策气笑了,“雷陈,什么都别说了,你现在就走吧!”

    “大哥!”雷陈惊疑不定的站起身,“我可是你亲弟弟,你连弟弟娶媳妇都不愿意出点钱?”

    “这是出一点钱的事情吗?你多大了?二十三了,还要我养你到什么时候?”雷策心头的火气也蹭蹭地往上冒,“你连娶媳妇的钱都拿不出来,你还娶什么媳妇?娶回来了你也养不活。”

    “你怎么就知道我养不活?我娶回来了还能饿着她怎么地?大哥,你太看不起我了;现在我只要一千块钱,其它的什么都不必说了,你只说给不给就行。”雷陈气红了眼。

    问人同父异母兄弟要钱要的这么理直气壮地他绝对是第一人。

    楚天意握住他的手,“哥,冷静点。”

    雷策反手紧紧握住她的柔荑,冷眼看着雷陈,“我说过,我不会出这钱,你要是想娶媳妇就自己赚。”

    “你说的不给是不是?”雷陈双目赤红。

    雷策冷漠的说道:“我不会再给你钱。”

    “好,这是你说的!你别后悔。”雷陈怒气冲冲的走出客厅,一路出了大院,看到人也不打招呼。

    走出大院后雷陈放在冷静了下来,叉着腰站在大道上回头看了一眼部队,狰狞地冷笑,“不给钱是吧!你给我等着。”

    ......

    楚天意静静陪着他坐在沙发上,看着丈夫上下起伏的胸口,眼里泛起冷芒。

    雷策鹰眸深邃的望着茶几坐了一会儿,伸手抱了抱她,“天天,这段时间你注意一点,要是雷陈再来也别叫他进来了,让门岗直接把他轰出去就行。”

    “好,我知道怎么做了。”楚天意回抱着他,“哥,其实,这事儿本来不该叫你回来的。”

    “你做的很对,我是你的丈夫,一丈之内才叫夫;别为这事儿挂心,我该去训练了,你在家里别胡思乱想。”雷策揉揉她的头,********在怀,满心温情,不舍的松开她,

    “嗯,你去吧!”楚天意送他走出家门,这才转身回了客厅,望着沙发上那两个脚印叹了口气,“幸好当初做了沙发套子把整个沙发都套了起来,不然这两脚直接踹在沙发上课就难洗了。”

    褪下沙发套子,换上新的;把脏了的套子拿去卫生间里清洗干净,晾在院子里。

    夜幕将要降临的时候,楚天意整理好家里的事情做好饭等着雷策回来;听到院子里有脚步声传来,楚天意笑着起身迎了出去,“哥,你回来啦!”

    当看到他身后的三个人时笑脸一僵,“哥,他们是?”雷陈是认识的,那两个一胖一瘦的女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你叫她陈大婶就行,旁边那个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你叫她雷春花就行。”雷策上前握住她的手,见她脸上有疲累之态,微微有些心疼。

    原来是雷家的那两个女人啊!楚天意笑呵呵的没理他们,“哥,饭都做好了,咱们进去吃饭吧!”

    “嗯。”雷策牵着她的手走进客厅,看到饭桌上丰盛的饭菜,“怎么又做这么多菜?”

    “你每天辛辛苦苦的训练,伙食得跟上,不然你身体可受不住。”楚天意牵着他的手入座,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腌肉到他碗里,“你尝尝,前两天刚做的腌肉,今天能吃了。”

    雷策夹起来塞进嘴里,满口肉香,“很好吃。”

    楚天意笑了,“好吃就多吃点。”

    两人温馨氛围中故意以往那三个不请自来的人,雷陈看着满桌肉菜怒了,“楚天意,你什么意思?我在的时候你就做三个菜,还全都是丁点荤腥不沾的青菜,晚上你们两人就做这么多肉菜。”

    “小贱人,你敢虐待陈儿。”

    陈大丫和雷春花两人二话不说就朝楚天意扑了过去。

    眼见两人尽在眼前,楚天意诡秘一笑,并未躲开;下一刻,她便被一直大手拉了起来搂进怀里。

    “噗通!”陈大丫扑到凳子上,雷春花笨拙肥胖的身体扑在桌上,半边饭菜打翻在她的身上。

    雷策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起身。

    楚天意起身看了看地上以及桌上打翻肉菜,那都是她辛苦一个多小时做出来的。

    陈大丫顶着一头肉菜利落地起身,指着雷策的鼻子就骂,“雷策,你个小杂种,果然不是我生的这心底这么歹毒;让一个女人虐待你弟弟,一口肉都舍不得给他吃。”

    “就是,娘,当初你就该把他摁在水缸里淹死。”雷春花嘴里塞着肉菜,还一手抓了一把,一边嚼一边往嘴里塞。

    “春花说的对,老娘当初嫁进雷家的时候就该把你淹死,现在也轮不到你来虐待我的儿子;雷策,你个杂种,当初要不是看你长大也是个劳力,老娘早就弄死你了。”陈大丫深觉女儿说的有理,指着雷策骂起来是一点都不收敛。

    雷策紧握双拳,怒气翻涌的瞪着那对母女。

    楚天意知晓他是真怒了,可碍于这里是部队大院,真闹起来可没发收场;更何况,从名义上来说,这人确实是他的长辈,他不好出手也不能出手。

    可时她不怕,楚天意疾步走出客厅,到院子里把门关上;返回厨房抄起一把菜刀朝正在大骂的陈大丫砍去,“陈大丫,叫你一声婶子是看在雷策的面上,你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今天我楚天意就砍死你,免得以后一直缠着我们。”

    雷春花吓了一跳,急忙往后跳开,看着楚天意冲过来,急忙一把拉着陈大丫跑雷陈身后躲着,伸出头畏惧的看着那如煞神般的女人,“楚天意,你砍死了我们,你也得死。”

    雷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傻了,等他想逃的时候身后却被母亲和妹妹抓住衣服,想逃也逃不了了。

    “我把你们三个都砍死再自杀,我一个人换你们三个值了。”楚天意站在桌前,朝三人伸出菜刀,“你们不是很会撒泼吗?来啊!和我手里的菜刀撒泼试试。”

    本是怒火中烧的雷策看到这一幕,心头的火气莫名的散去,鹰眸划过笑意,“天天,把菜刀放下。”

    “不放,今天我就砍死他们,儿子要不到钱就把老娘都拉来,他还是个男人吗?简直就是个人渣,世上少几个人渣也没什么不好的。”楚天意那坚定的星眸直直盯着他们,让他们心惊胆战,“雷策,赶紧叫她把刀放下。”

    雷策扫了他们一眼,“我的话不好使,谁让你们惹她的。”刚才那句劝言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楚天意绕过桌子,快步朝他们扑去,“这个家我说了算,你叫雷策也没用。”刀刃起落。

    “别,别杀我!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雷陈看着那越来越近的刀刃,双腿发软,阵阵颤抖。

    “对对对,有话好好说。”雷春花拉着陈大丫连连往后退。

    刀刃眼见就要落在雷陈脸上停了下来,楚天意一挑眉,“好好说?”

    “对,好好说,我保证,我娘和春花绝对不会再撒泼了,咱们好好说。”雷陈近距离接触死亡,吓得肝胆俱裂。

    楚天意目色一狠,“那我花了一个多小时做的饭菜就这么浪费了?你们不赔偿?”

    雷陈斜眼看了看那满地狼藉,咽了咽口水,“赔,赔,肯定赔。”

    “这可是你说的。”楚天意拿到的手一抖,刀刃又与他的脸又近了一点,“赔!”

    “我说的,我说的,娘,快拿五块钱给我赔给大嫂。”雷陈看着那刀刃就怕随时会落下来,看那样子不像是吓他们的,两次扑砍都是用了全力的。

    陈大丫看看女儿,又看看儿子,颤.抖地从衣服内袋里拿了一叠十块、五块、一块、一毛的出来;也不敢数了,颤颤巍巍的递给儿子。

    雷陈拿到一把钱,忍不住骂娘,不是说了只给五块钱的嘛!

    “给,给,给,都给你,你别杀我。”还是把钱递给了她。

    楚天意接过钱,看了看塞进衣兜里,“这可是你给我的,不是我硬问你要的。”

    “嗯,我非要给你的。”雷陈都快吓哭了,双腿颤抖的厉害,感觉下一刻就会摔倒在地了。

    楚天意满意的收回手里的菜刀,回到桌前放下菜刀,数了数钱数。

    雷陈双腿一软,吓瘫了。

    陈大丫和雷春花忙上前把雷陈扶起来,“楚天意,你个没爹没娘的小贱人,把钱还给我们。”

    楚天意回首的瞬间目光一厉,“你说什么?”手缓缓摸上菜刀。

    “没,我什么都没说。”雷春花紧紧抱着雷陈的手臂,连连摇头,那里还有刚才的嚣张。

    楚天意轻笑,数了二十块钱出来塞进衣兜里,攥着剩下的走到他们面前,“这些钱还给你们,装好,没回去的路费可别找我们要。”

    雷策嘴角出现一抹浅笑,微微侧头,敛去嘴角的笑意。

    “来吧!现在咱们能好好说话了,你们来找雷策要钱是吧?”楚天意拉过一根凳子坐在三人面前。

    雷陈艰难的点头,“不,不要了!我们不要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