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45章 :双喜临门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5章 :双喜临门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柳师长、柳夫人,没什么好菜招待,两位见谅。”楚天意温和淡笑,言语谦和温润。

    柳师长摆摆手,“不来这些客套东西,咱们今天没有上下之分,随心随意就好。”

    “师长说的是,雷弟妹你也坐下吃。”顾青岩是个实实在在的粗人,在应酬这方面还是唐力行比较在行;见柳师长面色平和,目露坚定之色,忙起身附和。

    “行,那咱们就不兴这套客气的礼数,大家吃的开心就行。”楚天意顺势而下,见柳师长连连点头,心下一动,“哥,坐下吃饭。”

    夫妻俩与柳师长夫妻对面而坐。

    雷策端起酒杯,“柳师长,我敬您一杯,前天作证多谢您能出面。”说完便一饮而尽。

    柳师长爽快的端起酒杯也是一饮而尽,“你是我手下的兵,我信你不是那种人;往后这些话就不必说了,好好在部队干就是我最想看到的。”

    楚天意夹菜的手一顿,侧头看了一眼正气凌然的柳师长,心头复杂难言;这位柳师长竟是一言道尽对雷策的看重,雷策得到柳师长的看重,那雷策为何又会在战场上丧命?

    雷策浅笑落座。

    一行人吃吃喝喝,气氛空前的好。

    柳夫人吃完饭则拉着楚天意到一旁去了,留下几个男人在饭桌上拼酒。

    “小楚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楚天意不解,“柳夫人怎么这么问?”

    柳夫人拍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是这样的,最近部队有一项规定会下来,能够安排军嫂去附近的工厂上工,工资按正式工的来;我听老柳说过你还没工作,今天一见你是个知书达理的人,就想着问问你的打算。要是你没有其他打算的话,我想办法给在距离部队最近的工作介绍一份轻松点的工作。”

    楚天意笑了笑,“谢谢夫人的好意,只是我暂时可能不能上班了。”

    “为什么?”柳夫人颇为意外,如今这个社会想要过好十分艰难,还有人把能赚钱的工作往外推的?

    “一来我的身体不允许,二来我有其他的打算;只是劳柳夫人费心了,我却不能领受。”楚天意轻蹙眉宇。

    柳夫人见她似有难言之隐,也就不再追问,“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你有自己的打算我也不好强求。”

    楚天意歪着头淡笑,这位柳夫人虽然年长一些,却没有三四十年代女人的古板和一丝不苟,反而亲切有加,对她也是真心相待。

    也难怪顾青岩选择站队柳师长这边,不可谓没有道理的。

    楚天意虽然婉拒了柳夫人的好意,柳夫人却对她更加真诚,临走时拉着她的手颇为不舍,“小楚,有时间去我家玩,我就生了一个儿子,儿子也下放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平时老柳工作忙,我一人在家也是寂寞。”

    楚天意读出了她眉宇间淡淡的忧郁和幸福,应该是因柳师长而幸福吧!

    “好,有时间我一定去。”楚天意顿了顿,看了看醉醺醺的柳师长,“柳夫人稍等片刻,我去拿样东西。”脱开她的手,走进厨房里,抱了一个小瓷坛出来,瓷坛也就双手的大小。

    柳夫人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楚天意见她没有嫌弃之心,更加喜欢这位长辈,把瓷套放进她手里,“这是我自己泡的药酒,我看柳师长眼下有瘀青,想来是常睡不好;这药酒是治暗疾的,我丈夫也在用,您拿回去给柳师长试试。”

    “那可多谢了,老柳经常疼的半夜睡不着;小楚,我第一眼看到你就顺眼,慢慢观察你才发现你虽然年纪小,做人做事都很有一套。我是真心喜欢你的,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一声伯母吧!”柳夫人眉开眼笑,不管这药酒没有效果,这份心意她也领受了。

    “好,伯母。”楚天意笑语嫣然的送她走出院子,看唐力行把柳师长送上车后,这才送她上了车,“伯母慢走。”

    考虑到唐嫂子身体不好,不能让唐力行半夜送柳师长夫妻回去,也就由顾青岩亲自送了。

    看着车光远去,楚天意收回目光,转而望向唐力行,“唐指导员,这么晚了嫂子还没吃饭肯定饿了,我给她留了饭菜在厨房温着,你和雷策一起去拿吧!”

    “柳夫人说的没错,雷弟妹就是心细。”唐力行笑呵呵的夸了一句,随雷策到厨房端饭菜去了。

    片刻,唐力行端着饭菜走出来,向楚天意夫妻俩告辞。

    送走唐力行,楚天意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地,幸而一只有力的臂膀揽着她的腰身;下一瞬,被横抱起来,“媳妇,你的身体怎么这么虚?”

    “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楚天意一手挽着他的颈项,眼睛干涩,困倦不已,“哥,我累了,好想睡觉。”

    “睡吧!”雷策握住她腰间的大手动了动,拍了拍她的腰侧。

    楚天意安心地靠在他怀里,沉沉睡去。

    ……

    次日一早,雷策早早起身做了早饭,回房叫了她两声没醒;无奈的笑了笑,留下纸条出了门。

    刚走进部队就被唐力行拉着去了团部办公地。

    “好小子,没想到你还因祸得福了;好消息,好消息。”顾青岩一拍办公桌,哈哈大笑着从抽屉里拿出薄薄的一叠信件来扔给他,“你看看。”

    雷策利落的接下信件拆开一看,愣了愣,随即面露喜色,“这是真的?”

    “不是真的还能好似假的?老子天没亮就去师部拿回来的。”顾青岩咂舌摇头,“可真是难得见你失态一次。”

    “恭喜了兄弟晋升副团。”唐力行拍着他的肩膀。

    “同喜同喜。”雷策满面红光,“我还以为没有机会了。”

    顾青岩摇头,“你小子娶了个好媳妇,你也是个好的;这事儿是师长出面推荐你的,所以说你小子因祸得福。好好跟着柳师长干,以后你的前途不愁了。”

    ‘啪’一声双腿一并,行了个军礼,“是,团长!”

    “下达的军令从今天开始有效,你们出去吧!”顾青岩笑得开怀,一摆手让两人走。

    “是。”雷同和唐力行再次行了一个军礼后,转身离开。

    中午雷策从部队回来,家里人烟清净,眉宇微凝;去厨房一看之下一惊,急忙去了房间。

    床上的小女人睡得正香,雷策眉宇间的凝色缓了缓,走上前用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松了口气。

    “媳妇,媳妇,醒醒。”推推她的肩膀。

    “唔……”楚天意翻了个身继续睡,一会儿的功夫便再次睡了过去。

    雷策心头一紧,想到她昨日虚弱的样子,今日又这么反常的嗜睡,“媳妇醒醒,起来了,我带你去军医哪里看看。”

    “别吵。”楚天意挥开他的手臂,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哥,天亮了?”

    雷策本已松缓的眉宇再次蹙了起来,“媳妇,现在都中午了,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贪睡。”

    楚天意迷糊的摇头,“不知道,可能是昨天累着了。”

    雷策没再问,从衣柜里找出一套干净衣服帮她穿上,“媳妇,去卫生间洗脸刷牙,我带你出趟门。”

    “还没吃午饭呢,等吃过午饭再去吧!现在错过了午饭时间,再回来一趟连吃饭的时间都不够了,更别说下午还有训练。”楚天意秀气的打个哈欠,喃喃自语的走进卫生间。

    见她这般松散的状态,雷策不由更加担心,默默等着她洗漱好强硬的带她出了门。

    一路牵着她的柔荑走进临时军医处,楚天意见那简陋的军医处皱眉,拉着他的手不走了,“哥,我们到这里来做什么?我没生病。”

    “没生病也得看看。”雷策一把抱着她的肩膀,带她进了军医处。

    “雷副团,带你爱人来看病啊?”一位盘着头发的中年女护士笑呵呵的看着夫妻俩一个强硬、一个别扭。

    楚天意暮然一愣,雷副团?

    雷策把楚天意按在凳子上坐下,“麻烦徐护士长给我爱人看看。”

    “行,别急。”徐护士长把西药摆放整齐,坐到楚天意对面,“小姑娘,把你的手给我吧!”

    事已至此,楚天意也不好再别别扭扭的,再别扭就显得矫情了,“徐护士长你好,我叫楚天意。”

    “好名字,我叫你天意可以吧?”徐护士长就着她伸出的手放在软垫上,一边把脉一边闲聊。

    “可以,那我叫你徐阿姨吧!”楚天意爽快的点头,前世也有许多人赞叹过她的名字,虽然这名字只是父母敷衍而取的,但不得不承认比二姐的楚小花和三姐的楚翠花好听,并且更有内涵。

    徐护士长温文的点点头,收回手,“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好好养着就行,别再干力气活了。”

    “徐护士长,我爱人到底得的什么病?今天一直睡到现在还睡不醒。”雷策急切地握住她的肩头,这是他的媳妇,却因他而受苦受累。

    徐护士长愣了一下,继而笑了,“搞了半天你们还都不知道啊!”

    “我猜到了,只是还不确定。”楚天意耳根发烫,“现在看您这么说,我可以确定是怎么回事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