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47章 :任务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7章 :任务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次日。

    楚天意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忙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快步走到院门前,拉开门。

    “嫂子,您好!这是雷副团长叫我们采买的鸭蛋,只买到了四十六个。”两个小战士站在门外,恭恭敬敬的把鸭蛋递上。

    楚天意眉梢带笑的把鸭蛋接了过去,“谢谢你们了,你们雷副团长给你们钱了没?没给的话我马上给你们拿。”

    “不用,不用,雷副团长给了钱的,还有剩余的;嫂子,你拿好,我们先走了。”一个小战士从迷彩服衣兜里掏出一把零钱塞给他,拉着另一名小战士,红着脸走了。

    两个小战士可真有趣,楚天意忍不住笑出声来,提着鸭蛋回去了。

    走进厨房,把鸭蛋用白酒滚一滚,再用草木灰和一应料子调好;刚要动手滚一个鸭蛋试试,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呕……”

    楚天意放下鸭蛋,冲到倒水的小槽前吐了起来。

    本就没吃早饭,胃被吐的一阵阵抽搐。

    连番呕吐下来,身体似虚脱了一般,头晕脑胀的靠在灶台上。

    等身体缓过劲来,她再不敢接触已经调好的草木灰了,那股味儿真不是她现在能忍受的。

    楚天意撑着灶台边沿起身,等了片刻,待头不晕眩了方才开始做午饭。

    米饭煮熟上蒸笼后,把前几天买回来后被雷策处理干净,分解成几块儿的猪头拿出来,放进锅里煮上;等猪头熟了以后切成片放凉,调好作料,做了一个凉拌猪头肉。

    猪头肉是雷策该吃的,吃着下酒、下饭都爽口。

    雷策回来时,午饭已经做好,“天天,你怎又下床了?”

    “我没事,别紧张。”楚天意把最后一个菜起锅,回头看了他一眼,“哥,把饭菜端上桌吧!”

    雷策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见她确实没有不适的方才放下心来,走到她身边从碗柜里拿出碗筷清洗,“媳妇,下午我有个任务,晚上不能回来了;可能要大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回来,你在家里照顾好自己,要是闷了就做点针线活或者找唐嫂子,别到处乱走。”

    “有任务?有危险吗?”楚天意一愣。

    “危险系数不高,放心吧!以前也执行过这种任务的,你在家里好好的等我回来就行;别为我担心,任务做完就回来。”雷策略带愧疚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对不起,这半个月时间不能在家照顾你了。”

    楚天意心里难受,却也不想让他瞧出不妥来,只温柔浅笑,“好,你安安心心的出任务,别惦记着我;我在家里什么都不缺,吃的用的没了也会找炊事班的同志帮忙带的。”

    雷策抬手想摸摸她的脸颊,可看到手上的水滴后改为用手臂搂着她抱了抱,“走,吃饭吧!”

    ……

    饭后,雷策收拾好厨房,看到那一堆调料,“天天,这些就是用来做皮蛋的材料?”

    “是啊!把他们裹一下就行了,不过要裹严实;本来我想自己做的,可是闻着那股味儿实在是受不了。”楚天意走上前,蹲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这些鸭蛋已经用白酒洗过了,直接裹一下,放到旁边的坛子里就行。”

    “我试试。”第一次做这东西,雷策不免小心翼翼的,做了几个感觉做顺了,速度才快了起来。

    做完皮蛋,用盖子盖上瓷坛。

    雷策起身洗干净手,见她怔怔的望着他;想到马上就要走了,心里也是万般不舍。

    默默走到她身边,将她抱在怀里揉了揉她的身体,“天天,我要走了。”

    “嗯。”楚天意点点头,鼻子酸的险些掉下泪来。

    雷策是心酸不已,亲了亲她,“对不起,媳妇。”说完,转身离开。

    楚天意看着他坚毅的背影,泪水涓涓淌下;走出厨房,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心里不舍和依赖并存,一直哭到两边太阳穴都胀痛了方才警醒着拭干眼泪,喃喃自语:“不能哭了,对孩子不好。”

    雷策一走,她总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奄奄的走进房间,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

    醒来时已是半夜十二点,楚天意摸摸饿的发疼的胃,揉揉眼睛起床去厨房热了点中午的剩饭剩菜,随便吃点又回去睡了。

    ……

    夜深人静的时候,楚天意总会惊醒,一摸旁边无人的位置,心里百般难受,便再也睡不着了。

    已经大好的罗英见她神色憔悴,总是想办法安慰她也无济于事。

    没办法之下,她只能常常过来陪她解闷,却也止不住心里对雷策的渴望;渴望他在身边搂着她睡,渴望他能够回来拍拍她的肩膀,哄着她睡觉,渴望他睡觉的时候叫着媳妇、天天。

    就这样恍恍惚惚过了十来天,连皮蛋能吃了她也没想起来。

    “弟妹,弟妹,你家雷副团回来了。”

    罗英从外面走进来便是一声喊。

    楚天意猛地回神,手里抱着还未缝制完成的小衬衫,“回来了?”

    “对,回来了,现在在军区医院。”

    “军区医院?他受伤了?”楚天意忽的起身,“嫂子,是不是雷策受伤了?我要去军区医院!”

    罗英连连摇头,“不行,不是雷副团受伤了,是雷副团手下的前三连连长,现在的一营营长席成涛同志受伤了;你家雷副团在军区医院等着出结果呢,我家老唐也没回来,只是打了个电话回来保平安。”

    “没受伤就好,没受伤就好。”楚天意松了一口气,下一刻心又提了起来,忽然抓住她的手,“嫂子,我得去军区医院看看,我不放心。”

    “你现在双身子怎么去军区医院啊?要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呢!路又烂,把你颠出个什么事儿有你后悔的。”罗英敛去脸上的喜悦,板着脸训她。

    楚天意稳了稳心神,“嫂子,我必须去一趟,你和我一起去好不好?我拿一床被子,我坐被子上就行,肯定不会颠着我的。”

    见她皱着眉,犹豫不决的样子,楚天意趁热打铁,“嫂子,你信我,我就是学医的,我的身体我知道,铁定不会出事的。”

    罗英见她兴誓旦旦的模样,又怕她在家里担心过头了,只能点头答应,“好,你抱着被子在大院外等我,我去找顾团长要个小战士送我们去军区医院。”

    “谢谢嫂子。”楚天意含笑道谢,眉宇间的愁色淡了许多。

    “咱们说什么谢不谢的,我去找顾团长了,你慢点别急。”罗英拍了拍她的手,旋身走了。

    楚天意回房抱上被子,关上大门和院门,疾步走到大院外。

    岗亭里一同志手持枪支,一身笔直的站立,似一座雕塑一般。

    这时,车辆行驶响起,一道清亮的嗓音传来,“弟妹,让你久等了。”军车停在楚天意面前,车门被罗英打开,罗英接过她手里的被子,在小车旁边的作为给她铺上棉被,“快点上来。”

    “好的嫂子。”楚天意攀着她的手上了车,越过她坐到铺好的棉被上,坐下去颇有些后世沙发的感觉;抬头见顾青岩微微侧目,从车内后视镜中望着她,“顾团长好,您也要去军区吗?”

    顾青岩板着脸点头,“嗯,要去一趟,成涛受了重伤,子弹取不出来;我是他们的团长,不管怎么样都得去一趟,就算是送他最后一程也好。”

    “取不出来?子弹在哪个部位?”楚天意忍不住皱了眉,席成涛是朱红秀的丈夫,若是席成涛出了事,依朱红秀温柔软和的性子恐怕得崩溃。

    “听医生说一颗子弹距离心脏只有一毫米,稍有不慎就会直接伤了心脏;还有一颗卡在成涛那小子的骨头缝里,依照现在的医术也是取不出来的。”顾青岩心情低落,微微垂下头。

    楚天意星眸一动,想要见到雷策的心也沉了沉;顾青岩因为席成涛的生死都这么在乎,那雷策呢?那是和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彼此的感情紧紧比唐力行差一点。

    “顾团长,先不急着去军区医院,带我去省里菜市场附近的同盛药堂。”

    顾青岩一皱眉,不解的望着她;雷家弟妹可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这时候去药堂……

    “顾团长,您要是信得过我就带我去同盛药堂。”楚天意看出了他的疑惑,却并不急着解释。

    “我自然时信你的,只是,你去药堂买什么?”话里不解更浓。

    罗英灵光一动,猛地抓住她的手,“弟妹,你是想亲自动手?”

    楚天意微微颔首,“嗯,我曾学过一套回阳镇魂针,此针能让病人彻底昏厥陷入假死状态三十秒;血液流淌速度减缓,再由我亲自动手取出他心脏部位的子弹,想来问题不大。”

    顾青岩一愣,旋即猛地回身,目光复杂的望着她,“雷弟妹,这事儿可不是说着玩的,我知道你会一些医术,可那是做手术;你可不能逞强,成涛可是我和雷策的兄弟。”

    “顾团长,军区医院的医生都束手无策,为什么不让弟妹试试?”罗英紧紧握住楚天意的手,坚定的说道:“我相信弟妹,弟妹不是信口雌黄的人;再说了,当初多少医生看过我的老顽疾,十几年来都没人看出我另有暗疾,可弟妹一把脉就知道,并且治好了我的暗疾。我相信弟妹也一定能治好席营长,顾团长,就让弟妹试试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