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48章 :锋芒初露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48章 :锋芒初露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47章 :任务←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49章 :妻为先

    顾青岩深深看了他们二人一眼,望着楚天意郑重地点点头,“行,就让你试试,不过,我得问一问,弟妹有几分把握?”

    “现在还没看到病人,往低了算只有六分;等看了病人的子弹位置和卡入方位才能给出准备的答复。”楚天意目中一喜,上辈子她只用过一次回阳镇魂针,便再也没有遇到过需要使用此针阵之人;倒是让她遗憾了许久,这门手艺也有些生疏了。

    “有六分成功率就很好了,行,到时候我会和医院的领导商量;你只管做手术就行。”顾青岩心里有了希望,紧绷的脸也放缓了些。

    罗英握住她的手,拉了拉她的手,与她对视一眼。

    一路上,开车的司机频频打量着楚天意,心里七上八下的。

    到了同盛药房外,罗英担心楚天意的身体,跟着进了药房。

    “先生,我又来了,这次来是想找先生帮帮忙。”楚天意开门见山。

    药房先生见是她,顿时笑了,“欢迎欢迎,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吗?”

    “不知先生这里有没有金针?没有金针有银针也行;我有急用,若先生有的话还请割爱。”楚天意磊落大方的态度取悦了药房先生,只见药房先生哈哈大笑,“你这姑娘倒是光明磊落,我这里有金针也有银针,还有一副玉针至今无人能开封。”

    “玉针!”楚天意目光一亮,“先生,能给我看看吗?”

    “行,你们等一会儿,我去后面给你们拿。”药房先生说完转身去了药房后方。

    一会儿的功夫,药房先生手拿三副裹好的小包走来,将其一一打开摊放在她们面前,“姑娘请看,这是我祖上前辈传下来的玉针,此玉针用之得当比金针、银针更加实用。”

    “这我倒是听说过,据说玉针之中蕴藏着一种无形的天然之气,用的好不仅能在病人体内留下生机,比金针、银针之类的针灸都要好上数倍。”楚天意点点头,顺着他的话说下去,“可惜,我一直没见过玉针,这次托先生的福,长见识了。”

    伸手摸了摸玉针,顿觉冰凉玉沁手感上佳,有一股特殊的气息缠绕在她的指尖上。

    “呵呵,姑娘是识货人,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先生客气了,我姓楚,名天意;咱们也算是熟人了,先生如是不嫌弃可以叫我小楚或者天意都可以。”攀个关系不为过,这位大叔从始至终都对她释放着善意,“不知先生怎么称呼?”

    “我叫白木,你叫我白叔就行。”白木爽快的道出真名来。

    “白叔。”楚天意尊重之中不乏亲切,从这一声‘白叔’叫来两人都感觉清静了很多。

    白木哈哈大笑,“小楚,既然你叫我一声白叔,那这副金针就给你当见面礼了;玉针是我师门的东西不能送你,不过借你用用是可以的。”

    楚天意也不刻意询问对方师承何门,连连推脱,“我叫您一声白叔可不是为了您的这副金针,我拿钱买。”掏出十块钱放在药柜上。

    “小楚,长者赐不可辞。”白木温润的脸色一敛。

    楚天意犹豫了一下,确实如此,多个朋友也是好的,“那就多谢白叔了。”

    “不谢不谢。”白木摆摆手,复又笑了起来。

    楚天意收起玉针,看了看旁边的罗英,对白木道:“白叔我们有事得先走了,有人等着救命;下次有时间我再来,到时候您可不能嫌弃我搅了您清静。”

    “肯定不会,欢迎你随时都来;我看你一身医术不弱,有机会我们好好切磋切磋,一起探讨探讨。”

    这话一出,楚天意对他的好感顿时又上升了一个层次,心知他不是拘泥于礼数的人也就放开了,“没问题,有时间我就过来;白叔,我们走了,再见。”

    “再见。”白木点头目送二人离去。

    “拿到了?”顾青岩从车里伸出头来。

    楚天意点点头,“拿到了。”抬了抬手里的金针小包。

    “上车。”顾青岩给她们打开车门,罗英把楚天意推上车后,她才跟着上了车。

    军车渐渐驶离同盛药堂……

    军车停在军区医院,楚天意等人相继下车,顾青岩对司机同志道:“小徐,你和我们一起走。”

    “是,团长。”小伙子一军礼跟着三人走进了军区医院。

    七零年代的医院很是简陋,整个医院都是两层楼的;以黄、白、青色为主,完全没有后世医院的华美干净。

    走过弯弯绕绕的走廊,来到走廊尽头。

    楚天意一眼就看到了满身狼狈是血的雷策,疾步上前拉着雷策的手,“哥,你没受伤吧?”

    雷策身体也一颤,回头一看见她脸色红润才将心中的担忧忍了下来,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席营长受了重伤,就央着唐嫂子带我来了;正好顾团长也要过来,就一起来了。”楚天意定定凝视着他,见他脸色虽然苍白了些却并无大碍,这才放下了心,“席营长的情况怎么样?”

    “不乐观。”雷策摇头,转而扶着她坐到旁边的椅子上,“坐好,小心被来来往往的人碰着。”

    顾青岩前脚到,柳师长后脚便来了,“顾青岩,成涛怎么样了?”

    顾青岩还未说话,手术室里出来的主治医师便开了口,“柳师长,您可算是来了,席同志的情况不容乐观;子弹取不出来,血流不止啊!现在也只能输着血延迟死亡时间了。”

    柳师长老脸脸色一变。

    顾青岩心下一急,猛地上前一步,“师长,让雷弟妹试试吧!雷弟妹有六成把握能取出紧挨着心脏的那颗子弹。”

    “真的?”柳师长从悲到喜,脸色变幻不定。

    “对,雷弟妹亲口说的。”顾青岩回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由雷策照顾的人,“雷弟妹,你来和师长具体说说吧?”

    那名主治医师三十六七岁的样子,一看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姑娘,就皱了眉,“顾同志,柳师长,她年龄也太小了……”

    柳师长打断他的话,“英雄不论出处,年龄小一些怎么了?小楚啊!你过来和我们具体说说,要是可行就得拜托你了。”

    雷策心下不安。

    楚天意起身走上前,“柳师长,您好!刚才顾团长已经说了,我只有六成把握,还有四成没把握;你们若是相信我,我必定用尽平生所学救治席营长。”

    多的她也不愿多说,说再多也没有做的事实来的有说服力。

    柳师长见她胸有成竹,想到唐力行曾经说过她治好了雷策的伤腿,咬咬牙点头,“行,成涛就交给你了。”

    “柳师长,不可啊!”主治医师急忙伸手拦,“她有没有真材实料也不知道,我可不能放她进去;里面是一条人命,我不能拿人命开玩笑。”

    “顾青岩,给老子把他拖下去。”柳师长瞪着主治医师,“你******没本事还不能让老子找人治了,一边去。”

    楚天意看这场面要闹僵,出声劝道:“柳师长别生气,这位医生也是为席营长负责;不如让这位医生和我一起进去如何?只是要委屈这位医生给我当助手了。”

    柳师长看了她一眼,脑子你转了几个弯,“行,你不准多说话,一切听楚天意同志的吩咐,不然老子毙了你。”

    主治医师额头上出了密汗,“柳师长,您要这么做我也没办法,只是这人是您请来的,若席同志出了事您和她可都得负全责。”

    “老子负责,赶紧给老子滚。”柳师长伸手一推,把他推手术室的门上,“小楚,成涛拜托你了。”

    楚天意郑重地颔首,随主治医师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的医生护士都愣了一下,“罗医生,她进来做什么?”

    “人家是柳师长找来的,说是能取出席同志心脏旁边的子弹;反正我们都没办法,就让她试试吧!”主治医师罗医生心头不忿,进了手术室却不敢晾着她,“你需要些什么?”

    “给我准备一套手术服、酒精和火,把你这里的手术刀全部用酒精泡一泡再用火烧火,速度要快。”楚天意也不客气,直接吩咐。

    “行,你等等。”主治医师转头就叮嘱护士,“去把她需要的东西准备上来。”

    护士点点头,推门离开。

    片刻,护士推着一个护理架进来,架子上有一盒火柴、两瓶酒精和几个空盒子。

    “给我留一个盒子,我要亲自给金针去毒。”楚天意走到护理架前,拿起手中的小包摊开;金针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在众人不解的眼神中把大大小小类型的金针放进铁盒子你。

    倒上半瓶酒精,点燃虚火。

    等时候差不多后,楚天意方才灭了火,用实火烧一烧金针;待准备好金针,楚天意将金针摆放在消过毒的托盘你,抬头一看,手术室你的医生、护士都望着她,暗暗不悦。

    “你们在做什么?席营长的伤可等不起。”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有了刚才的愣神,即使大家心里都有疑惑,却不好意思问出口了;低下头,各自忙活各自的活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