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53章 :表弟来了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3章 :表弟来了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次日一早,雷策就回部队述职去了。

    楚天意醒来时已是日上三竿,身子虽有温玉珠的温养,可经昨日一.夜缠.绵的身子还是不免有些酸痛,下床时两条腿都在打颤。

    楚天意简单梳洗了一下,去厨房准备好今天的午饭,坐在饭桌前等着雷策回来。

    十二点整时,院子里响起两个行走不一的脚步声。

    楚天意起身迎了出去,“哥......家辉,你怎么来了?”

    “表嫂,我想你和表哥了就来看看。”满身灰尘扑扑的宋家辉,傻呵呵的挠挠头,满脸不好意思。

    “快进来,饭菜都做好了。哥,你招待着家辉,我去添一副碗筷。”楚天意招呼了一声,忍着身体的不适去了厨房。

    片刻的功夫就拿了一副碗筷,倒了一碗药酒出来,“你们兄弟两也许久不见了,好好喝一杯。”

    宋家辉脚边放着一个蛇皮行李包,脸上也有了青胡茬。

    “家辉,你这点时间去哪儿了?前段时间舅舅和舅妈还给我们写信说你出去闯了;可是一直联系不到人,他们也担心着急,你怎么就不给舅舅舅妈写封信报个平安呢?”

    “表嫂,不是我不写信,而是我去北边后遇到了点事儿,惹了人不敢跟家里面联系;这不好不容易出了那边也不敢回去,只能先到你们这儿来躲躲。”宋家辉喝了一口酒,满脸狼狈。

    雷策坐在旁边皱眉望着他,“惹了什么人?”

    楚天意也想问这个问题,夫妻俩都定定望着他。

    宋家辉看他们的神情就知道躲不过,“是北边****上的人,我去那边后本来想倒卖点东西多赚点钱,没想到那边的东西都被****伤的把持着;我没办法,只能找门路买些货,没想到货没卖出去就被****上的人发现了。”

    “北边的****很猖獗?”楚天意皱眉,貌似前世是有北方黑.道各种猖獗的消息,可那时候她没放在心上;一来她没生活在北方;二来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那不关她的事儿。

    “很猖獗,那边的****好像是和军队有点联系。”宋家辉含糊不清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却是让雷策皱了眉。

    楚天意握住了雷策的手,“哥,这事儿你可不能管,那边的水深不是你能趟进去的。”现在的军队还没有正式裁员,各中关系人脉错综复杂,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我知道,这事儿不是我能管的,我会私底下和柳师长说一说;让柳师长和杜军长提一提,杜军长和北方军队的领导人是生死战友,这事儿很快就能有结果。”雷策了然的一手反握住她的手,一手执筷子给她家了菜,“你好好吃菜,我和家辉聊聊。”

    楚天意点点头,低头慢慢吃起了菜,一边吃一边听他们谈论北边的事情。

    饭后,楚天意收拾厨房,雷策则拉着宋家辉去了书房。

    书房是单独隔出来的,也是当初唐力行亲自动的手,里面的隔音效果好,空间也大。

    等他们谈完,雷策领着宋家辉到客房铺好被褥,“你暂时住在这里,尽量不要出部队,等北边有了消息再说;一会儿去部队,我会和舅舅舅妈打电话报平安。”

    “表哥,谢谢你啊!”宋家辉挠着头,有些羞愧,在外面没创出什么明堂来,还要表哥给他收拾烂摊子。

    “说的什么话!你和舅舅舅妈帮我的可不少,安心在这里住下来;你嫂子有身孕了,正好平时我不在家,你在家里多帮着你嫂子做点事,她也少受累些。”雷策不置可否的摆摆手,顺手拉着他的肩膀出了房间,“走,去厨房烧水给你洗洗,一身的馊臭味。”

    宋家辉脸红了红,默默跟着他去了厨房。

    走进厨房,宋家辉被摆在正中央的大东西吸引了,“表哥,表嫂,你们买了冰柜了!这东西可是稀罕东西。”

    “嗯,家里离省里太远了吃的用的都麻烦,只能每次多买点存起来。”楚天意擦干净灶台,打开冰柜给他看,“这些东西能吃一个周了,等吃完了再让炊事班采购的同志帮忙采购回来。”

    “那还不错。”宋家辉喜笑颜开,眉宇间的愁色也淡了。

    “锅里有水,你表哥每天训练回来都要洗澡,就备了些水;你先舀了拿去洗,我再给你表哥烧一锅水。”楚天意指了指旁边的铁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

    “知道了,表嫂。”宋家辉心甘情愿的拧着捅舀水,把铁桶盛满水后提着出去了。

    等他的脚步声走远,楚天意才问道,“哥,家辉这事儿处理起来有没有难度?”

    “难度是肯定有的,不过那都是上级的事儿,我们制药把事情报上去就行了。”雷策轻笑,揉了揉她的头发,嗓音低沉的问道:“身上还疼不疼?”

    楚天意耳根一热,娇嗔他一眼,“知道疼你昨晚还那么用力。”

    “忍不住啊!”雷策一本正经说出这话来,让楚天意忍不住腹诽一句‘闷.骚’。

    雷策撩拨了她一下,不敢惹毛她,搂着她一起坐在灶前的凳子上,“你坐着陪我,我烧水。”

    楚天意可有可无的点头,“嗯,哥,我和你商量个事儿。”

    “说。”雷策握住她的手,拿着火钳往灶里塞木材。

    “等孩子生下来后,我想好好学习,以后国家一定会更加繁荣富强,没有一技之长和文凭以后会吃亏的;我想着,以后就算是你不在家,我也能一个人去上班找点事情坐。”更重要的是部队上以后都是靠人脉和钱来走路的,她不能让雷策身上的胆担子太重。

    她不能在前途上帮他,却能在钱财方面帮他。

    雷策赞同,“这想法是对的,我也支持你好好学习,只是现在各所大学都已经封闭了;你要读书也只能等高考恢复后才有希望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别太累,看书也要有计划才行。”

    “嗯,我没看多久,一天两三个小时而已。”有前世的基础,她看这些书本并不吃力,反而得心应手。

    “你心里有数就行,现在你的首要任务是好好养胎。”雷策看着她平坦的腹部,心头柔.软不已;那里面有他们骨血相连的孩子,一种生为父亲的责任感油然而生。

    楚天意笑着点头,听着他唠唠叨叨的说着话;低沉富有磁性嗓音在耳边缭绕。让她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烧好水,雷策盛好水放进桶里,提着铁桶与她一起出了厨房。

    “媳妇,你在沙发上坐会儿,家辉应该快洗完了;我提进去和他一起洗,你等我。”提着铁桶走进卫生间。

    楚天意坐在沙发上,听着卫生间里隐约传出来的水声和说话声,摇头淡笑。

    这男人是个十足十的闷.骚呢!不过这样的性格她喜欢。

    两个男人洗了澡,坐在客厅里说了一会儿话就各自去了房里午睡去了。

    “媳妇,陪我睡会儿。”雷策牵着她进房,拉着她躺到床上,鼻息间嗅着她身上独有的女儿香;行动比心的反应更加快,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上下其手。

    楚天意无奈的放平身体,让他为所欲为。

    ......

    雷策私底下和柳师长谈了一番,“师长,这事儿上面能不能解决?”

    “解决是一定的,让你那兄弟安心在部队住着就行。”柳师长给了承诺,雷策便放下心来,“那就好,那我先回去了,师长。”

    “去吧!对了,老子的药酒要喝完了,你那里还有没有多的?给老子拿两瓶来。”

    “有也不多了,下一次来的时候给您送一瓶过来。”雷策说完便走出了办公室,他可不傻,药酒是媳妇儿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每次都拿这些药酒做人情,累的还是他媳妇。

    “臭小子,记得给老子送过来,你要是没时间过来让顾青岩给老子送来。”柳师长一拍桌,对雷策离去的背影吼着。

    雷策就当没听见。

    ......

    过了两日,顾青岩从医院回来了,同时也拿了楚天意的行医资格证过来,“弟妹,这是行医资格证,杜军长交代了要亲手交给你。”

    “谢谢顾团长。”楚天意笑着接下,目光灵动带着神采,“有了行医资格证,我以后可就能放开了。”

    “是啊!以后弟妹有空就去省医院坐坐。院长知道你有身孕来回都不方便,就在医院你给你留了一间宿舍,去了以后可以在里面住。”顾青岩眼里泛着笑意,有了她得少许多死亡几率。

    军区总医院住的都是高层和军人,都是国家需要的人才。

    楚天意笑着点头,“我会经常过去看看的,到时候可能还要麻烦炊事班的同志。”

    顾青岩爽朗大笑,“没事儿,你要是去军区医院就和我说,我送你过去也行;有时候我也要去军区医院开会、拿资料、做汇报什么的,顺路的事儿。”

    并未因为楚天意享受了特殊待遇而觉得心里不平,反而对上级领导的决定十分赞同。

    “那这样吧!以后顾团长去军区的时候也顺便带我一起吧!只要你去军区我也去,免得来回不方便。”还是搭顺风车。

    “行。”顾青岩爽快答应下来,“弟妹,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弟妹有时间去找你嫂子说说话。”

    楚天意送走顾青岩,不由皱了眉,找李凤玲说话?别恶心她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