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55章 :军区医院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5章 :军区医院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饭后,雷策主动承担下洗完的事情,让楚天意先走。

    “雷策,你小子也太抠门了,柳师长可等着弟妹的药酒呢!杜军长也问了一次。这次过去可不能空手去,得给师长和军长带点去。”

    雷策本是忘了这事儿,他也确实不想把药酒给别人;经顾青岩提醒,他还真想起来了,“药酒不多了,下次吧!”

    顾青岩可不会听他的,“弟妹,还有没有治疗暗疾的药酒?两位首长都等着用……你看,是不是挪一点出来?”

    楚天意好笑的瞧了丈夫一眼,笑道:“有倒是有,就是不多了,最多还能倒出两瓶来;先给两位首长一人送一瓶过去吧!家里没有了我再泡一些。”

    没有药酒这事儿丈夫已经说出口了,她也不能让丈夫没面子,只能拿着丈夫的话去说;但是,两位首长对丈夫多有照顾,她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那就好,那就好;弟妹,赶紧装上咱们得走了。”顾青岩心满意足地催促着。

    “团长坐着等会儿。”楚天意帮着他把碗筷收进厨房,从药酒坛子里倒了两瓶药酒装上,坛子里还有大半坛的药酒。

    雷策看着那两瓶药酒黑了脸,“媳妇,下一次再有人问你就说没了,也没泡了,免得脸皮厚的都来讨。”

    “小气吧啦的。”楚天意哭笑不得,横他一眼,拧着药酒瓶子出去了。

    雷策碗也不洗了,追出去送他们离开,“媳妇,你小心点别走太快。”

    “知道了。”楚天意几步走到军车前,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

    军车驶离,车辆绕过一个拐角处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

    到了军区医院,顾青岩先把她送到了军区医院。

    “谢谢顾团长了。”楚天意下车关上车门,俏脸含笑。

    “不客气,弟妹快进去吧!院长在办公室里等你,你忙完了在这里等我就行。”顾青岩摆摆手,开车离开。

    楚天意看着车辆越来越远,不由摇头失笑,转身进了医院。

    来到院长办公室,楚天意敲了三声门。

    “进来。”

    楚天意推门而入,“院长,您好!我是楚天意。”一个中年男人坐在简陋的办公桌前。

    院长起身迎了上去,“楚同志好,您总算是来了,一路上累不累?要不要歇会儿?”

    “院长,不用歇了,我不累了。”楚天意摇头拒绝。

    “那好,我带你去给你准备的办公室看看,顺便再看看医院的环境;要是办公室有什么不妥的和我说,我会尽快让人改正过来的。”

    楚天意注意观察了一下中年院长说话时的神态和动作,发现他行动举止间都颇有照顾她的意思在里面,对她散发着最大的善意。

    “好的,那就先谢谢院长了。”

    “楚同志走吧!”院长满意的直点头,这姑娘虽然年纪小,却礼数周到、人品贵重;上一次见杜军长的时候就不卑不亢,言谈轻松自然,颇有娴静的气质。

    如今与他谈话时,依然是这般,真不知道农村怎么能养出这样的人儿来。

    走到二楼最后一间办公室,院长停下了脚步,“楚同志,您看看,这里就是给您准备的办公室,还满意吧?”

    楚天意瞧着稍显简陋,却样样俱全的办公室,满意的微微颔首,“这样就不错了。”

    “还有没有需要改动的?办公室里的东西摆放的位置需不需要调整一下?”

    “不用了,我也不是经常来,如果可以的话再安排一位中医驻进这里吧!这样一来,我来的时候办公室也能有点人气。”楚天意毫不避讳的说着问题。

    一路走来,这间办公室算是很大了,就是三个医生坐诊都挪得开;医院的房子本就紧缺,若是还为她专门空出来一间,倒是让她心里过意不去了。

    “没问题,正好我们医院有一位才平反回来的老中医,医术也是相当了得的,您们在一起坐诊也能相互探讨。”院长笑了,这个姑娘是个好的;眼神清亮纯澈,在这种时候还能想着给医院减轻负担,已是不易。

    由此一来,这位院长倒是对她更加有好感了。

    “院长,我适应一下办公室的环境,您有事就去忙吧!”楚天意伸手拉了拉白色的窗帘,漫不经心的说着。

    “行,我姓方,名正杰;楚同志叫我方同志就行,我就不打搅您了,您慢慢看。”

    “方院长慢走。”楚天意回首点点头,星眸中泛起点点笑意。

    方正杰回以一笑,旋即离开。

    楚天意选择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拉开笨重的抽屉,抽屉两边放着两本病例表格和空白的药方;看病后要填写病人的病例和应用的药方,这都是这个年代特有的看病方式。

    中间是几支钢笔和墨水,基本的东西倒是都准备的十分齐全。

    关上抽屉,楚天意看了看旁边的一个小炉灶,是用来烧水喝的;办公室旁边还配了一个小卫生间,走进卫生间里看了看,里面放了两张毛巾和两块香皂。

    香皂是用来洗手用的,有的病人不光要把脉,还得实际查看内部;像这些就比较麻烦,没香皂不行。

    这时,楚天意听到办公室里有一道沉重的脚步声传来,回身走出卫生间,便见一个满头花白的老人家正在收拾办公桌,办公桌上整整齐齐放着一叠药方和案例。

    “这位师傅,您是方院长调来的吧?不知您怎么称呼?”

    老人回头看了她一眼,“小姑娘就是院长说的那位医术高明的年轻医生?”

    “高明谈不上,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楚天意谦虚含笑,走到办公桌前帮忙一起收拾办公桌。

    老人家脸色回转,望着她点点头,“姑娘倒是个谦虚温和的性子,老头子姓秦,上秦下湛。”

    还是个内涵丰厚的老人家,楚天意笑着点点头,“秦师傅,您好!我叫楚天意,秦师傅要是不嫌弃唤我一声小楚就行。”

    “好,小楚。”秦湛淡漠浅笑,似一派老儒般。

    楚天意不再说话,默默帮着他把东西收拾好后,这才开了口,“秦师傅,以后我可能不能经常来,这里就麻烦您了。”

    “没事,我会多看着点办公室的,卫生我也会打扫干净的。”秦湛那双眼睛似能看透世事般。

    “那以后可就麻烦秦师傅了。”楚天意给他递上最后一件东西,见确实没有需要收拾的东西后方才道:“秦师傅,这里暂时没事儿了,我得先走了,您忙着。”

    “去吧!注意着点身边的事儿。”秦湛说完便顾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这是在提点她?楚天意愣神间,他已经去了卫生间。

    呆立片刻后,楚天意回过神来,拧着眉宇出了办公室。

    楚天意迈过医院门诊部后门,被一阵暖意袭来,抬头看了看从云层里露出的太阳,心头一怔。秦湛都一把年纪了,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那他说这话是发现了什么?

    楚天意那双盈盈星眸泛起冷意,心下冷笑,不管是谁都别惦记她,她可不是软柿子。

    迈步上楼,来到院长办公室,“方院长。”

    “楚同志,您怎么上来了?办公室还满意吧?”正在喝茶的方正杰手抖了抖,起身迎着她坐下,亲自给她倒上一杯清茶,“楚同志喝茶。”

    “谢谢方院长,喝茶就不用了;办公室我很满意,秦师傅人也很好。我过来是和你告辞的,这就得走了。”楚天意接过茶杯弯腰方到茶几上,并不喝。

    “这么快?”方院长看她一眼,直起身来,“行,我送你下去。”

    “不用了方院长,我自己走就行,院长不用忙活了,再见。”楚天意不由分手的挥挥手,出了院长办公室。

    方正杰看着她的背影离开。

    “院长,院长,有个重病患,刚从地方送来的;就剩一口气了,我们医院的医生都束手无策,您快想想办法吧!上面的人催的跟什么似的,那一个个的大头兵闹着要拆了咱们医院呢!”

    方正杰皱了眉,“吼吼什么?那些兵也就说说而已,还能真拆了医院不成?”

    不说这是军区医院,就是普通地方医院,他们也没那拆的权利。

    “是是是,他们确实不敢拆,可那个重伤的军官要怎么救您老给个注意。”穿白大褂的医生暗暗翻白眼儿。

    “伤在什么地方?”

    “在胯下,和命根子擦身而过,罗医生都说了能救他,但是,以后都没法传宗接代了;对方死活不同意,留着一口气都要拖着,倔的很。”

    “走,一起去看看。”方正杰领着医生大步走出办公室。

    来到走廊上,哀嚎声和哭闹声一片,墙体两边站着几名护送的士兵。

    “让让,让让,院长来了。”医生推开围在病床周围的人,让方正杰越过人群走到了病床前。

    “院长,院长,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营长……”一行士兵满含希翼的望着他。

    方正杰感受到了他们的期望,低头拉开病人的腿;子弹直深入胯下,遗憾的摇摇头,“伤到的是精囊,没办法保证他以后还能传宗接代。”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