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58章 :席家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8章 :席家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57章 :拉壮丁←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59章 :确诊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宋家辉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楚天意每天学习时间是六个小时,宋家辉也得随时陪同,跟着她一起学。

    楚天意看出他并不热衷于学习,便有意无意的出一些有趣的习题给他,把他的兴致提上来;渐渐地能明显感觉到宋家辉开始投入到各项科目中,学习也越来越认真。

    有时,在她停下来休息后,他也锲而不舍的追求着一个公式或问题的研究。

    足不出户的学习了十来天,学习知识的收获十分明显;宋家辉将之前遗落下的学业也逐渐拾了起来,学习兴致甚至比她还要高。

    晚上吃了饭,厨房交给宋家辉收拾,雷策则伺候她梳洗上床。

    两人躺在床上,雷策拦着她的腰身,大掌有意无意的抚摸着她的小腹;那里已经开始显怀,摸起来有凸起的感觉。

    “媳妇,成涛膝盖里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现在在医院观察着;医院方面问你有没有时间,有的话去一趟医院。”

    楚天意动了动身体平躺在床上,“时间倒是有,只是现在我这样也不方便去医院了,你和医院方面说一下;让他们把席营长送回来吧!在部队里治疗也是一样的。”

    “也行,到时候让他们把所需药材都送过来。你现在怀着身孕不适合太劳神,你把方案交给随行来的医护人员,让他们接手实施治疗,你就安心养胎。”赞同的点头,深以为然。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席营长的伤势没有当初你那么严重,治疗起来也不会像那样痛苦。”当初,他的伤势是过了半个月才开始治疗的,治疗起来自然要麻烦一些;毕竟,已经耽误了一些时日,万幸的是没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雷策浅笑颔首,“明日我就和顾团说这事儿,清院方尽快把席成涛送回来。”

    “嗯,睡吧!困了。”楚天意往他怀里凑,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上眼,“哥,你下面离我远点,膈的慌。”

    “哦。”雷策往后挪了挪,把那僵硬的地方远离她。

    楚天意往他怀里拱了拱,双手握住他的手臂入睡。

    夜半时分,雷策骤然睁开眼,眼里饱含****,身体难受的厉害,整个虎躯都僵硬了起来。

    想离妻子远点,又怕吵醒她,故而一动不敢动,一夜未眠。

    ……

    楚天意醒来时,习惯性的看了看旁边的枕头,果然见枕头上放着一张纸条:粥在锅里温着,记得吃。

    “这人。”

    楚天意拿起纸条放在胸口,温馨暖意溢满心间,也只有这个男人才会全心全意的呵护她。

    在床上懒散够了才起床,穿上这个时代保守的衣服;拉开房门,见宋家辉盘膝坐在地上,就着茶几翻看着书本,“家辉早。”

    宋家辉看了看简陋的手表,“可不早了表嫂,都十一点了。之前有个小同志来说有一个叫席成涛的营长被送回来了,让你有时间了就过去看看。”

    “什么时候来说的?”往卫生间方向走得脚步顿了顿。

    “九点过的时候吧!”宋家辉头也不抬。

    楚天意点点头去了卫生间,简单梳洗一番后去厨房吃了温在锅里的稀粥。

    感觉肚子里有了三分饱后就不再吃了,从冰箱里取出肉来解冻。

    “表嫂,你别动,我来帮你洗。”

    楚天意扭头一看,见他冲进厨房的急切样,也就把肉仍在盆里不管理,“那行,把肉解冻了吧!我先煮饭。”

    “好,表嫂你烧火就成,我帮你把水盛进锅里。”宋家辉洗了锅,盛了小半锅水盖上锅盖,“表嫂,以后这重活你就别做了,表哥说了,你怀着身孕不能提重东西。”

    “嗯?”楚天意颇为意外,雷策可不像是会说这话的人,“你确定是你表哥说的?”

    “好了,好了,是我说的;表哥只是提了一下,让我在家帮着你,重活不能让你做而已。”宋家辉一边洗着冻肉,一边用眼角瞟着她,瞧着她的脸色行事。

    楚天意唇角轻勾,摇摇头,“行了,赶紧把肉解冻,再把青菜洗了,再过个把小时你表哥就要回来了。”

    “知道了。”

    宋家辉速战速决,三两下解冻了肉,再把青菜洗干净切好,“表嫂,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来烧火。”

    楚天意让出位置给他,两人配合着,一个小时足够做好饭菜了。

    “咔擦。”

    听见开门声,楚天意心头泛出喜悦来,是对丈夫归来的喜悦,“家辉,摆饭。”说完,快步走出厨房。

    赫然撞在一个结实的胸膛上,一股男性气息扑面而来;下一刻,腰肢上便被一双大手掌握住,“哥。”

    “嗯,我回来了,今天做什么好吃的了?”雷策嗅了嗅空气里的饭香味儿。

    “做了白肉、凉拌了两个小菜,吵了一个青椒肉丝,都是你爱吃的。”楚天意从他怀里退了出来,厨房里还有一个人呢!她可没有让别人观赏恩爱的习惯,“快去洗洗。”

    “嗯,这就去。”雷策顶着满头大汗,不舍得松开怀里温软的娇躯,转身去了卫生间。

    楚天意和宋家辉把饭菜摆上桌,雷策也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哥,赶紧坐下吃饭,吃完了我们一起去看看席成涛通知;之前有个小同志来过家里一趟,带了话让有空去一趟。”

    “嗯,可以。”雷策吃着饭,含糊不清的回着。

    一家人吃了饭,碗筷交给宋家辉,楚天意从锅里拿出温着的白肉,“这是给席家留的白肉,给席弟妹他们送些过去。”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雷策站在她身后,鹰眸柔和的望着她窈窕的背影;接过她手里的碗,牵着那温软的柔荑走出厨房,“我拿着,你去换身衣服穿厚点,今天下雪了,外面很冷。”

    推着她进了房间,他则靠在墙上,低头看着碗里的白肉,静默地等着。

    待听到轻微的脚步声后,雷策才直起身体走进房间,炙热温暖的大手牵着她的小手,“家辉,看着家里,有人来就说我们去席成涛同志家里了。”

    “知道了,你们就放心去吧!”

    雷策看了一眼从厨房里伸出头来的人,拿起门边的军大衣披上,揽着她的肩膀走出院子。

    整个家属区银装素裹,片片小雪密密麻麻不断从空中飘落,堆积在地面上。

    “小心点。”雷策转而扶着她的腰身,把她的娇躯整个护在怀里。

    温暖的怀抱让她的嘴角逐渐上扬,伸手抱着他的劲腰,“今天好冷啊!”

    “嗯,脚冷不冷?”雷策低头看着她脚上的棉鞋,“过两天雪更大,你别出来走动,要是有事就叫家辉给你跑腿。”

    “我平常不怎么出门的,都是唐嫂子和席弟妹她们来找我说说话什么的。”楚天意顽劣地捏了捏他腰上的软肉,感觉手下的肌肉一紧,嗤嗤笑了起来。

    雷策反手握住那只温软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默默往前走。

    楚天意笑呵呵的腹诽:闷骚。

    一路走过几座小院,走进了席成涛分配到的院子里。

    “弟妹,外面下着雪,你怎么过来了?”在小客厅里和朱红秀聊天的罗英见她和雷策从外面走来,急忙起身过来扶着她坐到冰冷僵硬的椅子上,“你家雷副团也是,这么大的雪还带着你出来。”

    “嫂子,你可别念叨了,这不是席营长回来了,就想着来看看,确认一下他的伤势才能制定治疗方案嘛!”楚天意安抚了罗英,从雷策手里接过白肉碗递给朱红秀,“弟妹,不知道席营长现在方不方便让我看看伤势?”

    “方便的,方便的。雷嫂子,你来就来了怎么还拿肉来啊!”朱红秀看着手里的一碗白肉,还冒着热气,“雷嫂子跟我来,雷副团也一起来吗?唐指导员在里面陪着老席说话。”

    “嗯。”雷策点头。

    朱红秀端着白肉,带着他们进了卧房。

    罗英疾走几步,跟上楚天意的脚步,伸手扶着她。

    对于她的细心和照顾,楚天意心神领会,反握住她的手。

    “老席,雷副团和嫂子来了。”朱红秀一边走一边喊。

    进到卧房里,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体味儿,这是普遍房间里都有的味道。

    “副团,嫂子好。”

    楚天意见他脸色青白,耳朵轮廓也泛着不健康的青色;一眼便看出了他身体的结症所在,“席营长感觉身体怎么样?”

    “还好。”就是全身都酸痛没有力气,不能动而已。

    楚天意礼貌的问道:“我能看看你腿上的伤口吗?”

    席成涛有些为难。

    雷策一把掀开他腿上的被子,那条做过手术的腿就暴露了出来。

    “副团,你怎么……”嫂子是个女人,还是雷副团的爱人,怎么能让嫂子给他看腿呢?

    “多嘴。”雷策动手解开他腿上的绷带。

    楚天意低笑,这时候的男人还真可爱呢!走到雷策身边,低头仔细查看了一番他的腿伤,“伤口红肿,里面有轻微的感染,膝盖上的肌肉有些萎缩的迹象。”

    手指碰了碰他的膝盖,膝盖上的肌肉肿胀僵硬,“里面的神经也有损伤,应该是医生做手术的时候不小心伤着了。”

    朱红秀手一抖,望着席成涛的样子红了眼。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