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59章 :确诊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59章 :确诊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感染了?”唐力行在一边皱眉,“嫂子,里面感染了是不是还得一次手术?”

    “只是轻微感染,暂时不用再次动手术。一会儿我开个方子让人去把药买回来,我做一些消炎去肿的药贴就行;里面的感染主要是因为消炎不当,没大事儿。”楚天意抿了抿唇,“席营长,我需要给你把把脉,确定一下你的伤势具体情况。”

    腿都被看了,把脉算什么?席成涛伸出手,“那就麻烦嫂子了。”

    楚天意将食指和中指搭在他的脉门上,脉象时稳时乱,时虚时实,“暂时问题不大,也幸好是发现的早;你要是再过几天发现神经有损想要修补起来可就麻烦了,到时候治疗腿上的方子里我再加两位修补神经温补的就好。”

    “嫂子,你吓着我了。”朱红秀红着眼眶,端着白肉碗的手都在颤抖,“还以为老席的腿……”

    “席弟妹可别哭了,席营长的腿上治是能治,就是麻烦些;接下来的两个月,你可能要遭些罪,多注意着点他腿伤的变化,别出现什么不良症状才好。当初雷策的腿伤,我也是天天注意着,就怕伤口生变;毕竟是伤着了,骨头都裂开了,有病变什么的都属于正常的。”

    雷策鹰眸暗沉,深深看了她一眼,薄唇紧抿,她从来没和他说过这些。

    “好好,老席的腿可得麻烦嫂子了,我会看好他的。”朱红秀红着眼眶连连点头。

    楚天意拍了拍她的手臂,“你家有纸笔吗?我现在就给席营长开两个药方,一个给席营长调理身体,一个用来治疗腿伤。”

    “有的,嫂子等等,我去拿。”朱红秀担心的看了看床上的丈夫,又看了一眼楚天意,这才出了卧房。

    楚天意闻着房间里的味道,胃一阵轻微的反涌,房间里的空气也不流通很是烦闷,“哥,我先去客厅等,你和唐指导员陪着席营长聊着。”

    “嗯。”雷策捏了捏她的手。

    楚天意莞尔一笑,拉着罗英去了客厅。

    两人刚坐下,朱红秀就拿着粗糙的纸笔走了过来,“雷嫂子,纸笔拿来了,麻烦你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席营长好歹叫我一声嫂子,又是我家雷策的兄弟,给席营长疗伤是应该的。”楚天意这话并未压低音量,发房子也不是膈应的。因此,卧房里的三个大男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席成涛心里涌出感动来,感激的望着雷策,“副团,谢谢你和嫂子了。”

    “说什么谢不谢的。”雷策瞪他一眼,妻子这么做的企图,他岂能不知?这时候他要是拖后腿就是蠢货。

    “对,说谢伤感情,等你好了咱们再一起聚聚,好好吃一顿。”唐力行在一旁帮腔。

    “呵呵……”席成涛咧嘴一笑,“行,不说谢,以后副团和嫂子用得到我的地方尽管说。”

    雷策拍拍他的肩膀,“嗯,这就对了。”

    楚天意写好药方交给朱红秀,“席弟妹,两个药方上我没写用量,都是按斤称的,等买回来以后我做的时候再分用量。”

    各种药材的药性和药效不同,用量多了、少了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这种写药方不写用量的做法也只是为了保险,毕竟现在是特殊时期。

    就算是改革开放之前,中医方面的医者都很少拿出药方,就是为了做到家传和自身医术不被窥视。

    “雷嫂子,我知道的;以前在老家的时候,就有一个中医医术很好,可我从来没看他拿药方给别人,都是自己开药或者叫徒弟去买药什么的,药方绝对不会交给别人。”朱红秀感激的接过药方,紧紧攥在手心里,“雷嫂子,谢谢你。”

    “不用谢,你赶紧托人买药回来吧!”楚天意笑着摇摇头。

    罗英抓住她的手,“是啊!席弟妹,你赶紧托人买药回来才是正经的,想感谢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

    朱红秀点点头,哽咽道:“嗯,好,我这就去找顾团长帮忙;你们坐会儿,今天晚上就在我家吃,顾团长送了一只老母鸡过来,晚上杀了炖上。”

    “吃饭就不用了,我家有亲戚,你照顾好席营长就行;这会儿我该回去午睡了,你也多歇歇,女人要吃好睡好皮肤才能好。”楚天意摇头笑着拒绝。

    朱红秀破涕为笑,“还有这说法?嫂子可真逗。”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女人睡不好,身体会越来越差,最明显的就是皮肤松弛没有弹性,还暗淡无光。”现在的人连吃饱都成问题,置于保养上的问题可以忽略不计了。

    “弟妹,你说真的?”罗英将信将疑。

    楚天意认真而坚定的颔首,“自然是真的,女人一旦不睡好,会出现很多难以预料的小状况。”

    罗英下意识的摸着脸,“难怪我的脸色越来越差,皮肤也有了松弛的迹象,原来是我晚上熬夜睡不着熬的;弟妹,有没有办法改善?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要成名副其实的黄脸婆。”虽然她已经是黄脸婆了。

    朱红秀被这一吓,身体抖了抖,想想乡下老人家那又黄又老又皱的松弛皮肤,顿时一阵后怕,“难怪我们乡下的女人都老的那么快。”

    “是啊!所以,我们女人要善待自己。”自身的条件改善了,得意的是丈夫,得了丈夫喜爱的女人才会在生活中如鱼得水。

    “弟妹,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些;以后每天我都要早点睡,早上多睡会儿。”

    “嗯,就要这样。想一想明明才三十四岁的女人,皮肤却老的跟五六十岁一样,那得多恐怖?”楚天意出声吓一吓她们,两人对她都是真心的好,她自然也希望她们能过的幸福美满。

    “不行,以后一定得八点就睡。”罗英摇摇头,甩去脑中的恐怖画面。

    朱红秀也在一边附和。

    见她们已经被吓住,楚天意笑呵呵的点头告辞,“嫂子,我们该走了,弟妹还得去顾团长哪儿,我们可不能耽误她。”

    “也是。”罗英扭头喊了一声,“老唐,我和弟妹要回去了。”

    “来了。”唐力行匆匆结束话题,与席成涛说了一声就拉着雷策出了卧房。

    一行人相继走出席家,在席家门口分道;朱红秀去团部,雷策和唐力行则带着妻子回去午睡。

    ……

    夜幕降下,朱红秀提着一大包中药材来了雷家,“雷嫂子,药材已经买回来了,这是药方。”

    楚天意理所当然的收回药方,“药材放这里就行,一会儿让家辉收拾,你先回去照顾席营长?”

    “也好,那我就先走了。”朱红秀扫了一眼地上的大包,匆匆告辞离开。

    目送朱红秀离去,楚天意扭头朝客房喊了一声,“家辉,睡了没?没睡的话出来帮忙。”

    “来了。”宋家辉疾步走出客房,手里拿着一本书,“表嫂,要我做什么?”

    “把这些药材烘干,捻成粉末,明天我起来再做药丸和药贴;记住了,每一种药材都要分开放,今晚就辛苦你了。”

    “行,没问题。那位席营长的伤很严重吗?要这么多药材。”他也是听表哥表嫂闲聊的时候了解了一点。

    楚天意打开药材包裹,翻了翻,“跟你表哥当初一样,只是没你表哥的伤情那么严重。”

    “哦,这就难怪了。”宋家辉把书放在桌上,走到药材包前蹲下身来,从里面抱出一包分类放好的药材去了厨房。

    雷策一边走出卫生间,一边走到她身边,“哪儿来这么多药材?”伸手置于她眼前,示意她起来。

    楚天意抬眸一笑,纤细白嫩的手放在他黑而宽厚的大掌里,接着他的臂力缓缓起身,“洗完了啊!这些都是席弟妹送来的,今天没时间做了,我让家辉把药材处理好;明儿起来再做成药贴和药丸,让席营长外敷内服,痊愈的快一些。”

    雷策顺势揽着那单薄的肩膀,半搂半抱的推进房里,让她躺倒床上,“放空心神,快睡。”

    “嗯。”楚天意望着他那如刀削般的侧脸,莞尔,暖暖浅笑着闭上眼。

    雷策拍了拍她的肩膀,见她呼吸平稳后才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耳边传来柴火爆裂的声音,抬步走进厨房,默默走到灶台前把药材方进已经洗好的大锅里,让药材慢慢烘干。

    “表哥,你怎么来了?表嫂睡了?”

    “睡了。”

    宋家辉凑头望着大锅里,“表哥,可以把之前放进去烘干的药材拿起来碾碎了,现在碾碎是最好的,一碾就碎成粉末了。”

    “嗯,好。”雷策捡起本就在锅里的药材,方进碾辣椒的石头罐子里,拿着石头棒慢慢碾着;石头棒子一按,药材一碾就碎。

    宋家辉守着灶里的火,控制在中火左右的程度,“表哥,现在表嫂越来越爱睡觉了,要不要叫我娘过来照顾着?这样一来你和表嫂都能轻松很多。”

    雷策摇头,“暂时就这样,等你表嫂月份再大一些再说;你什么时候回去?再有一个多月就该过年了。”

    “我想过两天就回去,北边****那边的人应该不会再追着我跑了。”宋家辉慎重的说着。

    “放心吧!那边的最高长官给了准话,一定会抓出部队里的杂碎;你放心回家,等明天四月份你和舅舅舅妈一起过来吧!回家以后别再折腾了。”

    “知道了表哥,赶紧把药材碾完,我们也早点睡。”

    两人就此饭过这一页,兄弟俩通力合作,在十点前把所有药材都碾碎包装好,放在灶台上温着;现在是冬季了,在阴凉的地方药材会受潮的。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