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60章 :治疗席成涛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0章 :治疗席成涛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次日一早,天刚大亮。

    楚天意送走丈夫,拉着宋家辉一起做药丸和断续贴。

    两人忙活了一个上午,总算是把药丸和断续贴做好了。

    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楚天意连忙收拾东西做饭,“家辉,已经中午了赶紧做饭,东西我来收拾。”

    “收到。”宋家辉快速洗了锅,参上水,开始烧火。

    楚天意把药丸和药贴分别放在小簸箕里,数了数药丸数,一共做了六十多颗,够席成涛吃两个月了。

    “表嫂,你不是在医院里上班吗?这样每天都不去好吗?”宋家辉的了空开始找话题了。

    楚天意不甚在意,“有什么不好的?领导批准的。再说了,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每天颠簸来颠簸去的,我可受不了。”

    “也是。不过,表嫂,上班上成你这样的也不多见了。”

    “瞎说。”楚天意瞪他,“你以为那些高官的子女有几个是有真才实干的?告诉你吧!很多都是去混日子的。”

    宋家辉皱眉,将信将疑的望着她,“不能吧?他们的父母是高官,他们有这么好的条件居然不珍惜?”

    “也不能说不珍惜,你也知道十年变动,多少人辍学,又有多少人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社会造就的吧!”前世也是这般,那些本该是天之骄女、天之骄子的人被流放到乡下。等变动过去后,有真才实学的没几个了。

    被家里家长弄回去的知青们,多数都是在父辈的安排下进入某个岗位,然后得过且过。

    宋家辉了然,“表嫂,那你说我们现在这么拼命的学习,真的有能用到的一天吗?”

    “肯定有那一天,等着吧!机会往往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只要充实自己,等机会来了就是我们一飞冲天的时候。”

    宋家辉看她信誓旦旦的样子,不由自主的便信了,“嗯,那我就等着这一天的到来。”

    楚天意笑了笑,把大白菜切好后洗洗手,“家辉,我来烧火,你把肉切了;看着白.花.花一片的肉,我恶心。”

    “好。”宋家辉起身洗了手,接过她手里的菜刀,一片片片着三线肉。

    等宋家辉片好肉,放进煮青菜的锅里捋两分钟就拿了起来;这样一来,煮青菜你也有了油星儿,却不会太多。

    捞上白肉拌上作料,做成凉拌白肉。

    “家辉,把碗筷摆上桌,等你表哥回来就能吃饭了。”

    “好嘞。”宋家辉满脸含笑的放了柴和,打水洗手、洗碗筷。

    两人忙的热火朝天,这时,开门的声音,紧随着一声低沉的嗓音响起,“天天,家辉,我回来了。”

    “表哥,可以吃饭了。”站在客厅桌前的宋家辉扬了扬手里的碗筷,继而把碗筷放桌上,

    “嗯。”雷策往卫生间走。

    等他洗了脸和手出来,便见妻子和表弟已经坐在桌前喝着菜汤了。

    雷策快步走到桌前,端起清汤喝了一口,伸手拉着她的手,“天天,今天身体怎么样?”

    “很好,孩子乖也没闹腾过我。”楚天意笑的眉眼弯弯,执起筷子给他加了一块白肉,“快吃,训练了半天饿坏了吧?哥,现在天气越来越冷了,部队里什么时候停止训练?”

    “不会停止的,条件越是艰难越要克服;明天我要去参加军事演习,这次演习过后,以后的路就好走了。”

    楚天意听出了他话里隐晦透露出的机密,这次军事演习关乎到他以后的前途,“那什么时候回来?”

    “可能要十天半个月,这次军事演习是在野外,而且是最新选定的地点,里面的安全没有保障,我们是第一批进去军事演习的。”相当于试验品。

    楚天意了然地点点头,继而笑道:“行,我知道了。”

    “吃饭吧!”雷策有些歉疚的捏捏她的手。

    一家人吃了饭,雷策陪着她睡了一觉,等她醒来的时候旁边的被窝已经凉了。

    楚天意起床梳洗了一下,和宋家辉打了声招呼就端着装了药丸和药贴的小簸箕出了门。

    “嫂子,你来啦!快坐。”坐在堂屋里的朱红秀蓦的起身,把她引进屋里,“嫂子,你冷不冷?这么大冷的天儿你还过来。”

    “不冷,冬天得多动动才好,不然到春天的时候人都僵硬了。”楚天意拿起小簸箕给她看,“昨天你拿过来的药材已经全部做成了药丸和膏贴,从今天开始,席营长就能开始治疗膝盖上的伤口。”

    朱红秀看了看小簸箕,伸手接了过来,面有动容地道:“嫂子,太感谢您了!这么短的时间把那么多药材都要做成了药丸和药贴。”

    “没什么,加油有雷策和表哥帮忙也用不了多少功夫。我先给席营长看看伤口,方便吗?”

    “那有不方便的?嫂子跟我来就是。”朱红秀抱着小簸箕,领她进了卧房,“老席,雷嫂子来了。”

    本是闭目养神的席成涛骤然睁开眼,挣扎着腰起身,“嫂子!”

    “你可躺着别动,我给你看看伤口。”楚天意双手做了一个让他躺下的手势。

    席成涛怔怔的躺下。

    朱红秀将小簸箕放在一旁,端了一根小凳子进来,“嫂子,您坐。”

    “好。”楚天意坐在小凳子上,任由朱红秀卷起他的裤卷;一看那动过手术的伤口已经红肿不堪了,还有一点青紫色在上面,伤势已经在往以前雷策的伤势上发展了,“席弟妹,你家有备用的酒吗?”

    朱红秀一听这话顿了一下,愣愣的点头,“有的,嫂子要?那我去拿。”疾步走出卧房。

    片刻的功夫后,拿着一个小酒壶进来了,“嫂子,家里备用的酒都在这里,老席平常不爱喝酒,所以酒不多。”

    “够了,席弟妹去拿个小碗过来,顺便再拿一盒火柴来。”楚天意捏了捏席成涛的膝盖,膝盖上方一片已经有了些许细小的肿块。

    “好。”

    朱红秀拿着小碗和火柴回来,放在床边。

    楚天意把酒壶你的酒倒了小部分到小碗里,又把火柴点燃放进碗里;刹那间,火苗熊熊燃烧。

    等酒烧了一会儿后,楚天意亲自用手沾了酒精往他膝盖上涂抹按摩,“我一会儿用力的时候会很疼,席营长忍忍。”

    “嫂子放心治,我没问题的。”席营长毅然点头。

    楚天意从心里对他产生了敬意,这个军人是和她丈夫一样的男人,对痛从来不说出口。

    手下力道忽轻忽重,直按地席成涛双.腿颤.抖,却还死死咬牙忍了。

    随着楚天意按摩的时间越长,席成涛的痛感越重,渐渐的大汗淋漓。

    朱红秀在一旁几次想伸手阻止,都生生忍住了;去厨房拿了毛巾来给丈夫擦去脸上的汗水,裹了裹毛巾放到他嘴边,“老席,疼的受不了了就咬着这毛巾吧!”

    席成涛一口咬下,喉咙里发出如困兽般的嘶吼声。

    楚天意把碗里最后一滴酒用完才罢手。

    “好了,已经把膝盖里的寒气疏导了。席营长很坚强。这会儿受罪比以后受罪好,现在可以给席营长上药了。”退开两步,“席弟妹,你来给席营长上药吧!以后的药贴都得有你给席营长换。”

    “好,好。”朱红秀隐忍着心疼从一旁抱过小簸箕,拿起里面的一贴药贴,“嫂子,这个要怎么贴?”

    “贴在膝盖正中央就行。”

    “嗯。”朱红秀展开药贴,盯着他红肿不堪的膝盖,一咬牙把药贴盖在他的膝盖上。

    席成涛疼的心抽抽,双手紧握成拳。

    “拿两根绳子把药贴绑在腿上,绑绳子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绑牢;要是药贴掉了,药效会减半的。”楚天意站在一旁悉心指导。

    朱红秀按照她的话,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本该是几十秒就能完成的工作硬是被她做了好几分钟。

    绑上药贴后,朱红秀大大松了口气。

    楚天意拍拍她的肩膀,“好了,这里是二十副药贴一天一换,前面几天会药效发挥出来后伤口会又疼又痒,甚至痛到钻心;席营长一定要忍住,不能动不能挠不能碰,知道了吗?”

    “知道了,嫂子。”席成涛咬牙回着。

    楚天意满意笑道:“你知道就行,药丸是一天一颗,能帮助你吸收药贴的药效。”

    席成涛痛的浑身冷汗淋淋,这会儿也没缓过劲儿来,“好,我知道了,麻烦你了嫂子。”

    “好好养着,听你们副团长说明天要参加军事演习,你养好伤让他们回来后给你好好讲讲。”

    “呵呵......”席成涛笑了笑,嘴里满是苦涩。

    楚天意看他嘴角的苦涩,心下了然,“好了,我该走了,你好好休息。”

    “嫂子,我送送你。”朱红秀起身立于她的身侧。

    楚天哟摆摆手,“算了,不用送了,你照顾席营长吧!”

    “我还要腾簸箕给嫂子,顺便了。”朱红秀不容拒绝地与她一起出了门,走进厨房后,朱红秀给她盛了热水到脸盆你,“嫂子,你洗洗手吧!怀着身孕闻着酒精味儿不好受。”

    “行。”楚天意也不矫情,把手放热水里。

    朱红秀给她递上洗衣粉,楚天意涂抹在手上简单搓了搓,冲洗干净收,朱红秀也把簸箕腾出来了。

    送她出了门,朱红秀又回去照顾席成涛了。

    席成涛拉着她的手,顿了顿有些哽咽,“媳妇,要不是我的腿伤着了,这次的军事演习我也能去了。”

    朱红秀满心沉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不出安慰的话来,只能默默陪着他。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