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61章 :被人维护的暖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1章 :被人维护的暖心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回到家,楚天意立马翻出家里仅存的中药材,利用有限的药材提炼了十人量的止血散。

    用油纸包分成十分后,分别装进她平时无事时做的小荷包你,十个荷包装的满满的;一个荷包里的止血散平均能用三次到四次左右,如果省着点用的话,能用七次。

    把十个荷包缝制在他明天要穿的迷彩服的口袋你,这才安心了。

    野外生存什么最可怕?不是毒物,因为被毒物咬后在一定范围内都能找到解药;而没有药品止血是最让人绝望的,她只盼着这些止血散他用不到,毫发无伤的回来。

    寂静的夜晚下,雷策抱着她好一番折腾,怜惜又粗野。

    天空还是一片漆黑下啊,雷策就早早起了身,穿上她给他准备好的迷彩服;立刻感觉到了迷彩服的六个口袋你沉甸甸的,伸手一摸是一个个小荷包。

    翻出裤子口袋来看,把小荷包打开,取出里面的油纸;拆开一看,鹰眸眸低泛起柔和之色,指腹摩.擦着油纸包,复而又塞回荷包你。

    雷策回头看了看仍然熟睡的小女人,拿起皮带走了。

    ......

    楚天意被窗外明亮的天光照醒,默默捶床,她忘了跟他说止血散的事情。

    “表嫂,早饭在锅里温着,你自己去吃啊!”宋家辉听到开门声,头也不抬的继续看书。

    楚天意去卫生间简单洗漱了一下,就去厨房端了瘦肉粥出来。

    “家辉,今天的早饭是你做的?”

    宋家辉抬起头,定定望着她的碗里,“嗯,表嫂尝尝好不好吃。”

    楚天意舀起一勺尝了一口,“还可以。对了,碗柜下面有四十多个鸭蛋做的皮蛋,下次煮粥的时候剥两个皮蛋切成碎粒放进粥里一起煮更好吃。”

    “行,我记下了;不过表嫂,我明天想回去一趟,等明天四月份你生产的时候再叫上娘一起过来。”宋家辉顺手关上书本,书本本就半旧了,这段时间被他们两人反复翻看已经有点烂的迹象了。

    “这么早回去?”楚天意含着勺子,抿了抿唇。

    “也不早了,等我到家也快过年了。”

    楚天意了然的点头,“行,晚上给你做点好吃的带到车上吃去,明天一早搭部队去省里的顺风车,我就不去送你了。”

    “你可别送我了,表哥刚走,又没人照顾你,你还是好好在家呆着吧!不然,表哥回来知道你大冷天的还跑出去送我,非得揍我一顿不可。”

    宋家辉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让她轻笑出声来,“算你小子识相,还有一件事我得叮嘱你;回去的路上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要管,记住啊。”

    “知道了,比我娘还啰嗦。”宋家辉皱皱眉头,低头翻开数学课本,“表嫂,这里我有个问题不懂,贫农张大伯原来向狗地主只借三元钱,十个月以后,‘利滚利’到3x(130%)......”

    楚天意拿过来简单看了看,是对数和对数计算尺,上面的每一道题都有一个十分明显的标志,在题目前后要加一句批斗及m老语录。

    “这个东西你没学过自然看不明白,这里要将题目设为x=3x1.3的10平方,然后按照前面我教你的公式来计算。”

    宋家辉也不是笨人,一看就明白了,“我知道怎么做了。”埋头苦干。

    楚天意欣慰地笑了笑,宋家辉人非常聪明,只要他肯钻就没有学不会的;按照他这个学习劲头,恢复高考第一年考试中一定能获得一个优异的成绩,考上一所好大学,“你回去的时候把你没看过的书本都带走吧!”

    “那你呢?”宋家辉摸着书本,目露不舍。

    楚天意喝着粥摇摇头,“这些书本我几乎都看完了,也能理解,题目也能做出来,再看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等过段时间再让你表哥找人多弄点书回来看,你回去以后把书本藏严实点,别被人知道了。”

    宋家辉面上一顿,惊讶的望着她,“表嫂,你都看完了?”

    “对呀!我记性好,基本上看一遍就能记住了。”

    “表嫂,你确定你还是人吗?”宋家辉气馁的瞪着她,“我在这里死命的钻研才看完数学课本,你居然就把所有书都看完了!”

    楚天意端碗站起来,转身往厨房走,留给他一个背影,“那只能说明你笨。”

    宋家辉瞪着她的背影嘴角狠狠抽了抽,气狠的拿起书就是一阵拍打,“太气人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我就不信了,我笨我勤奋点,还不信追不上你了。”

    “对,就该有这样的势头,所谓笨鸟先飞嘛!呵呵......”楚天意放下碗走出来。

    不咸不淡一句话何地勾起了宋家辉的好强心性,“对,笨鸟先飞。”

    接下来一天的时间,宋家辉都扑到了课本上,看来是发了狠。

    楚天意微微一笑,晚上做了一顿好吃的,又给他摊了十块肉菜饼;家里没有山药,只能做点菜夹在里面。

    隔日一早,楚天意送走宋家辉,整个家都冷冷清清的,一点人气也没有了。

    把宋家辉房间你的床单被套都拆下来洗了、晾上,把家里有些霉味儿的衣服都翻出来洗了一遍,再把家里也打扫了一遍。

    做完这些,她又闲了下来,无所事事的有点烦闷,突然很想念远在几十公里外的雷策了。

    有他在家,家里热热闹闹的,没有他的家连说句话都能听到回音,太静!让人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

    最后没了办法,楚天意只能翻出雷策那些穿破的衣服,想着法儿的缝缝补补,争取让其看不出是缝补过的痕迹。

    接下的一段时间,楚天意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忙碌状态,不是给席成涛复诊就是到处走走;也幸好唐力行也跟去了军事演习,每天都能拉着罗英一起散步。偶尔也会去冰天雪地的山脚下走走,这样一来,时间倒是好过了许多。

    半个月过去,一点雷策的消息也没有。

    肚子一天一个样儿,可能是温玉珠的缘故,她的身体一直很好;即使是怀着身孕也不会觉得有负担,只是喜欢睡觉而已。

    上午是给席成涛复诊的时间,楚天意早早来到席家。

    席家现在已经围满了人,有团部当兵的,也有医生护士之类的。

    “弟妹,你来啦!上面的领导听说席营长的伤势已经好转,现在都能下地走动两步而且不跛脚,就派了两名骨科医生和两名护士过来查看。”罗英在她来的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她。

    楚天意点点头,反握住她的手,“嫂子,他们讨论出什么结果来了吗?”

    “没有,这些医生可没有弟妹这么好的能力,他们也只是虚讨论一番而已;刚才还嚷嚷着想把席营长接去军区医院好好检查检查呢,要不是席营长坚持不去,这会儿都被抬走了。”罗英压低了音量。

    从她的话语中,她听出了不悦的味道来,“嫂子,我知道了。我们去看看他们说什么。”

    罗英扶着她走进人群,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这话。

    楚天意听见稍微高挑纤瘦的中年男医生说着:“席成涛同志的腿伤从外表上看上去恢复的是不错,可真的那样吗?没有真实数据我可不信;上面的领导叫我们下来查看就是为了确保真实性,席成涛同志不配合我们也没办法知道具体数据。”

    站在他旁边,慈眉善目的老医生却出声反驳,“可看他恢复的现状是很不错的,刚才我摸了一下骨,发现他的骨头长得非常好;而且,外面的皮肉也恢复到了正常肤色,连血脉流动的迹象也很正常,我认为暂时不需要席成涛同志去医院检查了。一来他的腿上还未彻底恢复,二来他自己也坚决反对。”

    “那你说没有真实数据,要怎么给上级一个答复?”

    老医生摇摇头,“也不一定必须叫席成涛同志回医院检查啊!我听说这次给席成涛同志后期治伤的是咱们医院上任不久的中医,据说经验很是丰富,出手还没出过差错,很得杜军长的赏识。不如,我们去见一见这位医生,顺便也能探讨一下医学方面的知识。”

    楚天意听的连连点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看看人家说的这话多占理,还让人找不出话柄来。

    “费医生,您是老前辈了,按理说晚辈不该驳您的意思;可我听说这位新上任的中医只是个十分年轻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少本事?要说她能治好席成涛同志的腿,我可不信。”

    “唉我说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有志不在年高,英雄不问出处。连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啊?你这么多年都白活了。”

    楚天意还没生气,罗英就忍不住出声了。

    两人的谈话不仅被打搅,还被人不带脏字儿的骂了一通。中年医生脸上不好看,回头一看是个年近中年的妇女,脸色更加难堪,“你知道什么是中医吗?有经验和实力的中医都是年老的,一个年级轻轻的小姑娘能有多少见识?”

    “你才没见识呢!我家弟妹厉害着呢!把脉就能看出腿伤的病症;你没做中医的实力不代表别人也没有,一把年纪的人还这么浮躁。”罗英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眼,望向年老的费医生,“还是这位费医生明事理。”

    “我说你这人,头发长见识短,怎么还和我顶上了。”中年男医生气愤难当,从他出师以来,还没人扫他的脸面过。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