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62章 :人心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62章 :人心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楚天意星眸微动,冷笑,“辱人者人恒辱之。这位医生也是老资历的人了,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你......”中年医生寻声望去看到她娇俏美丽的容颜一怔,话说到途中就停了。

    楚天意从他身上移开眼,朝老年医生伸出手,“费医生您好!我是楚天意,这次负责席营长术后恢复的医生。”

    是的,她现在已经是医生了。

    费医生欣赏地望着她,对看不起她的人淡定自若,面对给她说了话的人展现属于她的真诚,是个.宠.辱不惊的孩子。伸出手与她的手交握一下,下一瞬就放开了,“你好,小楚同志。你是好同志,也是个有潜力的同志。”

    “谢谢,还请费医生多多指教。”楚天意浅笑,对这位老医生生出了一份好感来。

    “好说,好说。之前一直听院长大力称赞你,如今一见,小楚同志还是一位拥有独特人格格魅力的新新女性,以后小楚同志有什么需要帮忙和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来找我,咱们一起探讨探讨。”费医生沉稳大气。

    “一定。”楚天意点点头。

    中年医生见此脸色大变,从他被调回来以后,在军区医院也工作好几年了,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一位老资历前辈的帮助;怎么这个刚出来的女人就得到了老资历的费医生的好感,还给了承诺。

    “费医生,今天我们来是要拿席成涛同志的伤情数据的。”

    费医生不悦的扫了他一眼,朝她点点头,“卢医生,上级没有下命令一定要席成涛同志回医院接受检查;只是让我们查看席成涛同志伤情情况,现在看过以后,伤情确实恢复的很好,我们也该走了。”

    “费医生......”

    “不用多说,这事儿我会和上级领导说明;还有,请注意一下你的个人行为,不要给伤者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我们是为伤者服务的人群。”

    费医生说完,卢医生的脸色大变,瞬间变得苍白而难堪。

    楚天意笑意盈盈的道:“费医生,既然您来了不妨在团部多停留一会儿,您也能多了解了解席成涛同志的伤情;这样一来,您回去以后也好给上级领导解释,您认为呢?”

    “是,很对,是该留下来好好了解了解,那就麻烦小楚同志给我们说一说具体情况了。”费医生对她进退有度的行为很是赞赏,如若不了解清楚,回去也不好交代,她的邀请倒是解了他们的困局。

    中年医生冷哼一声,扭开头。

    费医生顿觉难堪,人家小姑娘都知道给你解围,你还不领情,什么东西。

    “小楚同志,麻烦你了。”

    “应该的。”楚天意欣然点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人走到席成涛的面前;楚天意微微弯腰,看了看他敞开的伤口,“席营长,感觉如何?”

    席成涛冷冷瞧了一眼卢医生,转头时,脸色与眸色均是柔和了许多,“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疼了,现在药贴贴上去就感觉很是沁凉。”

    “说明骨头已经大致长成,接下来就是恢复期的;这些药贴用完就可以不用了,把药丸吃完就差不多能恢复了。”楚天意伸手查看他的膝盖,确定骨头已经完全恢复才收回手。

    “能这么快恢复还得感谢嫂子。”

    楚天意抬手打断他的话,调侃道:“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这半个月天天听你说感谢的话,我都听腻了。”

    “呵呵......”席成涛尴尬的挠挠脸。

    “傻笑什么呀!嫂子还有几个月就得生产了,到时候我亲自照顾嫂子坐月子;把感谢挂在嘴边,还不如做点实质性的。”朱红秀拍了拍他的肩膀,一面是安慰他,一面是表明她心里有着同样的感激。

    楚天意笑出声来,“哈,对,就该如此。”继而话题一转,“费医生,想必您也看过席营长的伤情了,我再简单说一说席营长德尔恢复情况;席营长的膝盖属于子弹打穿膝盖骨,骨头碎裂所致。现在骨头已经基本长好,骨缝也在渐渐愈合,与新长出来的骨头相契合,相信再过五十天就能完全痊愈。”

    “小楚同志,因为之前席成涛同志的手术是我和另外一名医生亲自主刀的,那骨头已经被子弹完全破坏了;碎骨也已经被我们清理干净,刚才我看了席成涛同志的愈合情况后,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一个成年人的骨头还能重新从里面长出来。不知小楚同志能否解答一二?”

    “当然可以的。”楚天意温和浅笑,尽显沉稳大气,“骨头损坏在一定程度上说是不可愈合和痊愈的;但是,在中医学中有一种说法叫‘枯木逢春’,当一个人的身体被毁坏到极致时,只要中药材使用得当配置正确标准的药方就能刺激股骨头再生。”

    费医生精神一震,“是中医学中传说中的股骨头再生的医术吗?”

    “是的,费医生也听说过?”这种医术只有师门的人才会,在外面确实是个传说;并且是个流传并不广泛的传说,很多医药界的人士都不知道。

    费医生激动地连连点头,略显浑浊的双眼紧紧盯着她,“对,我记得是十年前在我导师口中得知的这个事情,我一直认为只是个虚无的传说而已;毕竟,骨头一直是医学界不可再生的人体机构,多少年来都无法攻克这项难题。”

    “小楚同志,没想到你做到了!有了这个药方多少人都能站起来,我们很多战场上退下来的战士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退役的;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腿、手、背脊骨等地方损坏不得不退役,要是以后都能治好这类伤情将会给我们国家保留怎样的实力?太难想象了。”

    “小楚同志,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把这药房献出来?”

    楚天意心下一惊,师门是她不能说的秘密,“为国家服务嘛!自然是愿意的,不过,拥有药方也是没用的;研制断续膏的药贴需要我的独门手法,其它方法制作出来的药贴不仅药效会大大减低,还会留下后遗症,一步错,步步错啊!”

    费医生如被一桶凉水从心头淋下来一般,刚才的兴奋激动刹那间消散,理智回笼;她这是在警告他,他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楚天意微眯双眸,见他挣扎不甘的样子,准备下一剂猛药,“再有,这药方是我师门的东西,师门规定不得将门内药方售卖或赠送他人;否则,将会视为背叛师门,逐出师门。请见谅!”

    费医生动了动唇,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人家师门的东西怎么可能贡献出来?

    见他歇了心思,楚天意也不把事儿做绝了,“不过,我可以研制一个改良的断续贴,若是研制成功我会上交国家,为医药界尽一份力。”

    “真的?”费医生瞬间原地复活,精神劲十足,“若是真研制出来的话,小楚同志可是给医药界做了一份大大的贡献了,到时候将会有无数的人因你而重生;我代表医药界先谢谢小楚同志,可能小楚同志还不知道,我是医药协会的副会长,要是小楚同志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将竭尽全力。”

    “那可多谢您了。”楚天意笑了笑,要不是为了丈夫,她还真不想劳累一场;不说费医生没得到药方会不会甘心,就连旁边的卢医生也不会听过就罢,一旦这事儿捅到上面可就不好解决了。

    她先将这事儿转了一个弯给了费医生希望,就算到时候真有人因为她不交药方而给她穿小鞋,也能拉拢一个帮忙周旋的人。

    卢医生站在旁边眼中晦暗不明。

    “小楚同志啊!那这事儿就劳累你辛苦了。你看天色也不早了,席成涛同志的伤情已经确定,我们也该走了。”费医生激动的双手都在颤.抖,还要故作镇定。

    “那好,我送送你们。”楚天意向朱红秀使了个眼神,“席弟妹,一会儿我就补回来了,席成涛的腿上已经在稳定恢复中了;以后,我会隔几天过来复诊一次。”不会每天过来了。

    “行,我知道了。唐嫂子,雷嫂子路上小心点;地上有雪,走路的时候稍微慢点。”朱红秀扶着席成涛躺下后,把一行人送到门外。

    楚天意送走了两位一声,星眸泛起冷芒,“嫂子,你有没有接到唐指导员的消息?”

    “没有,都走半个月了到现在还没消息,也是急死人了。”罗英一说到这事儿就皱了眉,满脸忧色。

    拍拍她的手,楚天意强笑道:“嫂子别急,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你才别担心才是,看你笑的比哭还难看,你怀着孩子呢!”罗英扶着她往回走,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的看看地下,“其实,我就是着急人没消息,他们只是去军事演习,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至少不会有丢命的危险。”

    “是啊!至少没有丢命的危险。”楚天意失神地喃喃低语,随着腹部一天天大起来,她的心情也偶有起伏。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