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婚然天成 第79章 :李系下台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第79章 :李系下台

小说:重生婚然天成 作者:彭家小囡
第78章 :喜事连连←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第80章 :舍友

    1978年1月,考生间发生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暴动,zf下令彻查。

    一时间,人心惶惶。

    一番大肆彻查下来,爆出了大批上台官员利用私权徇私舞弊,私改试卷及分数等现象;导致原本能回城的知青一度绝望,zf经查实后,将录取通知书补发到了人头上。

    柳长青迅速将收集到的李派一脉的所有犯法资料整合,上交纪委。

    不过短短三天时间,纪委的人就顺藤摸瓜,李派一脉的人陆陆续续被双规,只要属于李派的人统统被赶下台,损失惨重。

    李柏章一家当权其间行事嚣张跋扈,徇私舞弊,贪赃枉法之事数不胜数;经查实,现取消李柏章党籍。

    接着,杜战国以雷霆之势,横扫李派一脉掌控的势力,归拢到他的手下。

    李柏章彻底成为过去式!

    “大伯,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李家人坐在李柏章家的大厅里,李凤玲六神无主的望着一大家人,第一次知道心慌为何物。

    “没办法了,”李柏章低头抽着烟,无暇顾及客厅里脸色煞白的一众小辈,“这次,咱们是钻进了人家设的套子里,自家人没帮到,还把所有人的坑进去了。”

    “我们这一派的人只有几个外围的官员还在官位上,可那几人都起不了作用啊!”李柏章惆怅地抬头望着李凤玲,“小玲,你以后安安稳稳,好好跟着顾青岩过日子;我们娘家没办法再帮你了,你也别像以前那么霸道,惹顾青岩不快。”

    李凤玲双眸无神,紧紧攥着双手,也不知她听没听进去。

    李柏章沉沉叹了口气,“罢了,你们都好自为之吧!赶紧把家里的家底转移,咱们没办法在a省呆了;带着家底回老家去吧!至少在老家还有个安身立命之所。”

    “大伯,也许还有办法。”李凤玲发狠的盯着某一处,“咱们是站在罗家身边的,之所以罗家不愿意帮我们,是因为我们不能让他们得到更大的利益;只要我们有了筹码在手,还怕罗家不帮忙吗?”

    “咱们李家还有什么筹码可用?”以前是听话办事,站对了队才跟着水涨船高;如今……树倒猢狲散了!

    李凤玲抬起眼睑,目色凶狠,“大伯,你还记得楚天意那个小贱人吗?”

    “那个女人也只是个医者而已,她能有什么筹码给我们?”李柏章语气之中满是轻视,“上一次让人去抓她就是听了你的话,逼她交出断续贴没成功;如今,柳长青都已经把断续贴实验出来,并且上交了,咱们再拿到断续贴还有什么用?”

    本就是谁先抢到就是谁的功劳,柳长青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断续贴,更加显得他的无能;致使罗家对李家生了不满,在这次彻查当中才没有保全李家。

    他们已经被抛弃了。

    “楚天意那个小贱人可不止有断续贴的药方,她还有药酒的配方;顾青岩经常从她那里拿药酒回来,听他说喝了以后身上的旧伤也不痛了,效果出奇的好。”小贱人除了有点美貌,就那点药方能够笼络人了。

    李柏章扫了她一眼,“行了,你就别出馊主意了。先不说你大伯我现在一点实权没有,怎么抓她;就是她在上面已经挂号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动的,一个不慎咱们李家都是完蛋。你走吧!收敛收敛你的坏脾气,等顾青岩忍受不了你的时候,你就是想后悔也后悔不了了。”

    男人最是了解男人,要是他的妻子是这么个脾气,早被打发了。

    “我不甘心。”李凤玲脸色狰狞,她是天之骄女,在军队里也是人人都得忍让的人上人;一朝被打落尘埃,工作没了,丈夫对她的感情也不深,让她怎么忍受以后的日子?

    “不甘心也得忍着,你要记住,你现在什么也不是了。”李柏章不耐烦的扫了她一眼,以往还觉得这个侄女只是有点小脾气,人还是大方得体的;没想到,家道刚刚中落就显出了本性,“你们给我听着,我现在已经不是师长了,都给我快点离开a省;你们在a省做下的事情不少,要是那天被有心人翻出来,我可没办法保你们。”

    大厅陷入沉寂之中,小辈们面面相觑。

    “听见没有?”李柏章一怒,他刚下台,这侄儿侄女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听到了。”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李柏章收敛怒气,将目光移向从始至终都保持沉默的三家人,“二弟、三弟、四妹,你们什么时候离开?”

    “大哥,我不想走。”中年妇女坚定的望着他,“只要我们还在a省,就有东山再起的一天。”

    “大哥,四妹说的对,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回去了我们拿什么养活自己?一天到晚面朝黄土背朝天吗?”回去后还得受不少嘲笑。

    李柏章深沉的看了他们二人一眼,目光落在坐在旁边的三弟,“你呢?你怎么想的?”

    “我和大哥一起走,a省恐怕要变天了,我们在a省别说生活下去了;现在就是有点势力的人,都能置我们于死地。”他们李家作威作福许多年,得罪的人他们都数不过来有多少了;这时候不走,等着让人作践吗?

    “好,三弟回去收拾东西,我们尽快离开a省;明天早上就走,在火车站汇合,二弟和四妹既然不想走,那就在a省好好活下去吧!”李柏章没有他们那么乐观,这事儿明显就是有人做绝了。

    李凤玲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李柏章说到做到,第二天一早就带着李家老三一家登上了回老家的火车。

    李家老二和李家老四两家人则在a省艰难的挣扎着活了下来,渐渐被人所遗忘。

    ......

    半个月时间,笼罩在a省上空阴霾被彻底挥散,北大迎来了第一届新生。

    入学的学生们怀着对未来的希望,脸上有着发自内心的欢笑,整个北大都呈现出一种特有的朝气。

    “啊……北大,我来了!”宋家辉站在北大古朴的校门外,拿着录取通知书仰望天空。

    “这小子高兴疯了。”宋三成指着他对雷策说着,语气之中充满自豪和骄傲。

    “考上北大是应该高兴。”看到这些年纪不一的新生,他的心里也难免生出波澜,“走吧!早点进去报名。”

    宋三成提着一个行礼包,拉着激动忘形的儿子进了校门。

    一个青年男子从报名台前走来,向宋家辉伸出左手,“你们好,我是北大这一届物理学院的新生万家俊,今年二十五岁。”

    “你好,你好,我是这一届信息科学学院的新生,我叫宋家辉,二十三岁。”宋家辉伸手与之交握。

    万家俊笑道:“以后国家肯定少不了信息技术人员,宋同学选择这个专业很正确;这次来报名的只有你一个吗?”

    “不是,还有我表嫂。我表嫂是外国语学院的,同学知道外国语学院和信息科学学院的学生在哪儿报名吗?”

    “知道啊!我昨天就来帮忙了,走,我带你们去。”万家俊拍着他的肩膀。

    “来我和你介绍一下。”宋家辉带着他走到雷策他们面前,“这是我表哥雷策,在a省部队当兵;旁边这位就是我表嫂楚天意,她是外国语学院的,这是我爹娘。”

    “伯父伯母好,楚同学好,你和你爱人很般配;我是物理学院的学生,你们叫我万同学或者万家俊都行”

    此人举止大方磊落,倒是让人心生好感。

    “你好,万同学。”楚天意朝他点点头,“我也觉得我们很般配。”

    “哈哈哈,楚同学是个有趣的人。”万家俊爽朗一笑,转而落在身姿挺拔,高大魁梧的雷策身上;伸手与之交握,“您好同志,我很佩服军人,您是我所敬佩的哪一类人。”

    “你好。”雷策淡淡点头。

    万家俊见他冷淡的样子,了然一笑,“来,让我带几位去报名吧!这里离外国语学院最近,我们先去外国语学院保命,行吗?”

    “那就谢谢你了。”楚天意浅笑,对眼前这人又多了几分好感,懂得尊重他人的人通常都能活的别人的尊重。

    “不用客气,我们都是同学嘛!”万家俊笑着引着几人去报名处,“这位同学,你好。这位同学是你们外国语学院的,麻烦给她登记一下。”

    报名台的同学抬起头看到楚天意,顿时眼前一亮,笑眯眯的拿出表格,“好的,总算是来了一个外国语学院的新生了,我们在这里坐了快一个小时了,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来来来,把这张表格填了,我看看给你把宿舍安排在那里。”

    楚天意拿出录取通知书放在报名台上,就着报名台的笔填完表格交给他们,“填完了,还有什么需要办理的吗?”

    “暂时没有了,这是你宿舍的钥匙,宿舍是四人间,有书桌、阳台等。因为咱们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有点少,所以得和其它学院的学生一起住。”

    “好的,谢谢。”楚天意接过钥匙,和宋家辉一起去报了名,各自拿到了宿舍的钥匙。

    楚天意一转身就看见吴翠华正好奇看着各处景色,“舅妈,舅舅,我们现在要去宿舍;你们和宋家辉一起去他的宿舍吧!我和雷策去看看我的宿舍在哪儿。看完宿舍没事的话,就在校门外汇合行吗?”

    “行,我们和家辉一起去;你们两个人,要不要我带着孩子?”吴翠华看了一眼熟睡的两个孩子。

    “舅妈,不用了,孩子们睡着呢!不吵不闹的,你和舅舅去看看家辉的宿舍吧!”楚天意摇摇头。

    “行吧!”吴翠华看了看两个孩子,抬头看向万家俊,“万同学,麻烦你了。”

    万家俊得体斯文的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麻烦,我带你们去家辉的宿舍吧!北大校园很大,一不小心就会迷路的。”

    “那行,天意,我们先走了;校门口汇合啊!”吴翠华打了声招呼和宋家辉父子走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